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死人经(洛带)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道炁化形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九十五章 道炁化形

第三百九十五章 道炁化形

听闻胖子心里自有打算,我也没再多问什么,只是心里默默祝福他们两个。 说完这件事之后,我们又闲聊一阵,胖子却是问起了我刚才为何那般着急,是不是在那洞内遇到了什么事情。

我也没有隐瞒,将在洞内发现的情况告知胖子,不过并没有提及我之前的一些推测,只是说自己对此事有些好罢了。

这倒不是我有意隐瞒胖子,实在是其隐情太过复杂,根本不是短时间能解释清楚的。

胖子听了我的话,眉头微微皱起,似是有些想不明白,正欲开口再问些什么时,白灵却是急匆匆赶了回来。

见她回来,我立刻精神一震,等待她的答案。不料走到近前之后,白灵却是面色略带抱歉,稍微的平缓了一下气息之后,告知我说,她方才回去,让药王谷的人翻遍了所有的典籍,却根本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那山洞之事的只言片语。

巫族典籍也没有记载,这下想再找线索,却是根本无从下手了,不过我心里倒也没有气馁,越是隐藏的深,才越证明了那山洞内的确有猫腻。

这时白灵又对我问道,“不知圣人为何会忽然对那个山洞感兴趣?”

这事方才我已经跟胖子说过,此时自然也没有瞒着白灵的道理,旋即便把方才的话重述了一遍。

白灵听完,却是眉头微皱,摇头道,“那山洞我经常去,前几日还在里面疗伤,却从未发现此事。”

她发现不了很正常,能发现才是怪。那两股气息极其微弱,而且年代久远,连我都差点忽略,以白灵的修为,自然没有发现的可能。

仔细跟她解释了一遍之后,白灵才点点头表示明白,旋即便问我,可否一同前去探查一番。

白灵身为药王谷之人,说不定能发现一些我先前没有察觉的东西,我心里略微思索了一下,旋即点点头,带着他们二人朝那山洞而去。

到了山洞,走到那处狭小空间之后,我将发觉气息之处指给他们看,但即便到了眼前,他们二人感应片刻之后,却依旧没有察觉到任何东西。这一点我早有所料,心里也不惊讶,以他们的修为,的确难以感知。

既然发现不了,白灵自然也无法提出什么意见,我先前的打算却是落空了。

三个人又讨论片刻,依旧没有得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于是也只好作罢,等以后南宫时再询问他便是。

暂时放下此事之后,我便让胖子和白灵离开了,自己则是留在这里,准备开始修炼。

《死人经》内功法繁多,而且威力极大,一旦修行起来,不是短时间内可以结束的,为了防止别人打扰,修炼之前,我挥出一道巫炁,将洞口彻底封住,这才安心的选了个靠墙位置,盘膝坐下。

从相柳袋掏出《死人经》下卷,我随意翻看起来。先前习得的吞天诀乃是印章境界之功法,眼下我已进阶阳神,自然需要修习更高境界的功法才行。于是我直接跳过印章术法部分,直接从后面看起。

翻看的过程,我却是又想起了吞天诀。这门法诀用于交战之时,只能吞噬境界低于我的力量,而对于修行一途来说,无休止的增加力量,并非提升境界的捷径,实际,力量提升过快,导致心境跟不,很容易便会走火入魔,陷入危险境地。从这一点看,吞天诀着实有些鸡肋,但若不看对战时的情况,只分析其原本功效,吞天诀却是霸道异常,莫说寻常力量,算是当初玉佛寺内那个庞大的太岁,都硬生生被我吞噬下去,如果没有这门功法,恐怕根本难以完成此事。

说到这里,我却是忽然疑惑起来。我吞噬太岁之时,正巧《死人经》内便记载了这么一道用途极其有限的法诀,这是否有些过于巧合了?

细细琢磨一番,此事却是不太寻常,绝非只是巧合那么简单。如此看来,我先前料想《死人经》与帝喾所谋之事有关,也并非是无端臆测。

围绕在我身边的阴谋已经非常多了,再多发现几件,着实也影响不到什么。于是略一思索之后,我便将其抛诸脑后,不再多想,全心投入到修行之。

在《死人经》搜寻一番,我很快便发现了一门有意思的功法。

这门功法颇有些眼熟,有些类似当初我在青丘国,见到过的狐族特有功法。按照面所记载,此法乃道炁化形之法,只要在心冥想一番,体内的道炁便能够幻化成心所想模样,随后脱体而出。

简单来说,便是将体内的道炁凝实,充作武器。

道炁出体之法,稀松平常,早在地师境界时,我便使用熟练。至于道炁化形,我也早做过尝试,对敌之时用过也很多,但实际,我所使用的道炁化形之法,不过只是模拟罢了。如将道炁凝聚成一柄长刀,用之劈砍对敌。但这实际,只是将道炁凝聚成了长刀的形状,并不是真的转化成了长刀。

而眼前《死人经》记载的这门道炁化形之法,便是能让道炁离体,真真的凝成实体,通过观想之法的配合,转化为自己想象之物,用之对敌,力量颇为惊人。

认真翻看一遍之后,我心略有所悟,便调整气息按照面的步骤开始练习。

此法乃是阳神天师才能修习之法,必须配合阳神方能使用。于是我便按照面的描述,将天脉之的道炁抽离出来,在体内盘旋运转数个周天之后,再送往阳神所在的命宫之。通过命宫之的阳神,将之压缩成观想成的形状,然后由阳神使出。

阳神与修行者本命一体,阳神使出之后,修行者便可跟着用出,将其送出外界,以此对敌。

此法看起来并不难,但却十分依赖阳神的掌控能力。我进阶阳神至今,尚未有时日,利用阳神战斗也不过区区仅仅两次,在掌控阳神这方面,绝谈不十分熟练,所以此时修炼此功法颇有些吃力。

每当道炁行进至命宫时,我用阳神将之压缩化形的过程都很艰难,试了许多次都以失败告终。最后,我试图强行操纵阳神,但依旧失败,甚至还差点伤及阳神。

连试数次之后,我体内原本充裕的道炁,居然已经损耗了大半。无奈之下,我只好暂时停下了这功法的修行。

盘膝思索片刻,我转而想起先前浏览《死人经》时,曾看到过一门淬炼阳神的功法。先前我每次失败,都是因为对阳神的操控力不行,若先修习这门锻炼阳神的法门,回头再修习道炁化形之法,应该会事半功倍。

想明白之后,我便暂时放下道炁化形之法,开始研究这门淬炼阳神之法。

这门功法直接作用于阳神,似是颇为凶险。面提到,淬炼之时,需要将体内精血尽数推移至命宫之,与阳神相互交融。待阳神吸收精血之后,方能心意合一。

精血乃是身体之根本,损失一滴便意味着修为与寿命相应减少。以此来说,此法着实有些骇人,而且其具体描述也只有寥寥数笔,写的并没有十分清晰。若非是记载在《死人经》之的法门,我多半都不会去尝试。

大致研究明白之后,我长吐了一口气,抛却杂念,将气息平稳下来,准备开始按此法淬炼阳神。

人体之,精血仅有十滴,精乃是阴之阳,血为阴之阴,精血乃同源。我紧闭着双眼,将一滴精血逼出,漂浮在天脉之外。没曾想,将精血逼至天脉处,远逼出体外要难许多。其缘由,我一时之间也无法琢磨明白。待我将精血尽数逼出之后,感觉浑身软绵无力,根本无法再继续后续步骤。

如此,我也没有着急将精血逼进命宫,而是快速调整呼吸,尽快适应这种脱离感。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这种乏力感才全部消失。身体状态恢复如常之后,我便不再耽搁,调动天脉之的道炁,将漂浮在天脉外数滴精血团团包裹。待到一切准备绪之后,我这才将这些包裹着道炁的精血逼进命宫之。

不过,还未待我有动作,便觉得头脑涨得生疼,似乎快要被撑爆,每一处神经都有着强烈的刺痛感。若是身体之的痛楚,到还能够忍一番,这神经的刺痛,着实令人难以抵抗。与此同时,我注意到这些精血一达到命宫之,便绕着阳神快速旋转。随着旋转的速度加快,神经的刺痛感便越发的强烈,令我抱着脑袋倒在地,身体急速抽搐,浑身都渗出了虚汗。

我知晓这种刺痛感肯定会持续一段时间,而且还会越来越强烈,但我眼下浑身无力,脑除了痛楚则是一片空白,根本无有应对之策。无奈之下,我只好努力回想诸多往事,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脑袋之的刺痛感忽而消失不见。不过我此时身子也空乏的紧,根本无力端坐起来,只能趴在地不停的喘着粗气。

直到数个时辰之后,绵软的身子总算是有了些气力。我靠着这股气力撑起来,将天脉之的道炁缓缓调动至全身,待得道炁游走数遍之后,才终于恢复如常。

气力恢复之后,我便重新坐起,连忙用灵识往命宫处看去,里面的情形,却让我十分惊讶。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