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死人经(洛带) > 第四十章 截胡?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打定主意之后,我便在沙发上调息起来,没过多久,体内经脉中的巫炁便恢复了充盈。然后我将方才的青州鼎拿出来,抱在双手掌心之中,调动体内巫炁,向鼎内输送。

跟当初第一次发现这种小鼎时的情形一样,我的巫炁甫一接触小鼎,那鼎上就传来一股剧烈的吸力,仿若长鲸吞水一般,撕扯着我的巫炁,疯狂吞噬。

随着实力增长,此时我天脉内的巫炁早已今非昔比,然而识曜圆满的修为依旧不足以满足小鼎的胃口,不过这次并未出现上次我无法控制的情形。等天脉内的巫炁接近枯竭之时,那小鼎内的吸力逐渐放缓下来,我随时都能将其切断。

不过我并未这么做,而是继续努力将体内残存的巫炁送入小鼎内,与此同时。我开始调动巫炁源石,化解体内储存的海量巫炁。

上次在尸阴宗内,那巨型太岁临死之时,输送到我体内的巨量巫炁,我根本无法完全吸收,只吸收了很小一部分,剩余巫炁储存在我的天脉内部。这段时间,由于我停留在识曜圆满境界,这部分巫炁根本无法吸收,此时却是正好拿来补充消耗。

一边补充,一边继续往小鼎内输送,巫炁逐渐在我体内达到了一种平衡,源源不断的传输到小鼎之内。

我本意是想尽快将足够的巫炁送入小鼎内,以便尽早发现这小鼎所谓的“开启”之后,会有什么变化。这样的话。我身上还有其余五枚小鼎,到时也有时间全部开启。不过一番尝试之后,我还是停住了动作,逐渐将体内巫炁与小鼎的连接切断了。

虽说有天脉内部储存的巫炁补充,但小鼎在吸收巫炁的同时,还有一股剧烈的撕扯,这种撕扯之力并非只是针对巫炁,而是仿若黑洞一般,对我整个人都不断的拉扯,似乎要将我的血肉灵魂一并吸入。

一开始这种感觉还不太强烈,但随着时间积累,吸扯之力越来越强,最终我只好放弃一次将其充满的心思。

饶是如此,停下来之后,我大概估算了一番,这一次输入进小鼎内的巫炁也有了三四倍于我本身修为的数量,按照梁天心的说法,我每天灌输一次,七日方能将其填满。也就是说,小鼎所需巫炁我已经填充了半数左右。再有一次,便能将其开启。

我收起小鼎,继续打坐调息,利用储存的巫炁,很快便将天脉内巫炁补满。

巫炁充盈之后。方才那股因为小鼎的撕扯之力带来的不舒服也完全消失,眼见天色不早,我和衣靠在沙发上,逐渐沉沉睡去。

第二日一早,我醒来的时候。狐女瑶瑶已经坐在了客厅。我看了她一眼,心里微微有些诧异。

我修为不俗,且本身睡眠也浅,能无声无息起床坐到我身旁不远处,这狐女瑶瑶倒是也有几分不俗。

起床之后,瑶瑶还是那副羞涩模样,我打了个招呼,便自顾去洗漱了。

用过早餐之后,我把米鼎城叫了过来,交代他说。让他这几日照顾好瑶瑶,我要出去一趟,少则一两日,多则三五日便能回来,让他无比保护好瑶瑶的安危。

米鼎城自然是连连点头答应。倒是瑶瑶,听到这话,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脸紧张慌乱,张嘴支支吾吾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她初次离开父母,早已把我当成了主心骨,此时骤然听到我要离开,慌乱也是在所难免。

我笑着走过去,好生劝慰了一番,结果这小丫头越劝越委屈,大大的眼睛里明显笼上一层水雾,估计小嘴一瘪,马上就能流出泪来,弄的我没来由一阵愧疚。

照理来说。李林奇和小狐女把瑶瑶托付给了我,我必须得寸步不离陪在身边才能安心,但这次我出门,是要回深圳取那被警察当作物证的冀州鼎。

经过殷商王陵一事后,我几乎成了大陆玄学界的公敌。此时回到大陆,只要被玄学界之人发觉,必定人人喊打,危险自不必说。我一个人还好,进退都可自如,但要带上瑶瑶,一旦出事,非但顾不上她,连我自己都可能受到拖累。

好说歹说才终于把瑶瑶劝住了,小丫头一边流泪一边点头,看模样真是委屈到了极点,最后还结结巴巴的强调了一边让我一定快点回来。

我连连保证之后,她总算擦干眼泪看电视去了。我则是简单收拾了一下行囊,一拍肩膀,把蛇灵这家伙叫了出来。

昨日梁天心离开之时。在我胸口留下了一个黑煞印。虽然梁天心信心满满,但以我此时修为,轻松将这黑煞印祛除也不在话下,只是为了稳住梁天心,我不能直接将其抹去。昨晚决定要去深圳取冀州鼎时。我便想了个主意,打算将这黑煞印从我身上移除,暂时放到蛇灵这家伙身上。只要还能感应到黑煞印,梁天心就应该不会有什么反应。

如此一来,蛇灵也能留下来保护瑶瑶。也算是两全其美的法子。至于我离开的这几天,梁天心会不会来找我,那就只好听天由命了。他要真来,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有蛇灵在,至少不会吃亏便是。

蛇灵出现之后,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大爷模样,被我一顿好说歹说,加上威逼利诱,蛇灵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我的要求。接下来,我调动体内巫道二炁,还动用的九星天罡第九步之力,才将胸口的黑煞印完全移除,放置到了蛇灵身上。

做完这一切,我吃过早餐之后,便离开了米家庄园。临走之时,米鼎城听说我要去深圳,特意派了司机,开车送我。

港岛距离深圳极近。虽说要经过海关,但米鼎城这种地位的商人,两地之间经常走动,车上挂的有免检的通行证,有他相送,能方便许多,我自然也没有拒绝。

离开米家庄园,一路车行,大约三个多小时后,我便到了深圳。

因为距离上次离开没过多久。所以我也没有联系王永军、张坎文他们,更没往自己的风水玄学店去,而是直接让司机把我送到了深圳市公安总局。

上次因为果园地窖案,我曾参与到了调查组内,那段时间,我经常出入市总局,对里面的情况也很熟悉,虽不知道那次事件的物证存在什么地方,但却知道市局的档案室所在。

大白天不好做事,我便先找了间宾馆住了下来,米鼎城派来的司机早得了嘱咐,并未离开,而是留下来,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到时再带我一起回去。同时,这几天也能供我差遣。

米鼎城的好意,我自然也没拒绝,安排司机也住了下来后,我便回到自己房间继续打坐调息了。

此时我体内巫炁早已充盈,只要再将巫炁输送到那枚青州鼎内,便能将其开启,不过因为晚上还要潜入市局寻找冀州鼎的下落,我也没有心急,只是调息自身状态,并未再研究青州鼎。

打坐调息之中,一天时间很快过去。夜幕降临之后,我跟米鼎城的司机交代了一句,便离开了宾馆,来到市局外面。

市局周边无所不在的监控,对我自然没有任何作用,稍微用了点手段,我便安全进到了内部,循着记忆,很快来到档案室,一番检索之后,找到了上次果园地窖案的卷宗。

根据卷宗上的信息,再加上市局总部的建筑结构图,我很容易便来到物证室,找到了果园地窖案的存留物证,只是我将所有的物证翻了一遍后,却压根没有发现那冀州鼎的踪影。

我心里一沉,莫非有人也发现了这小鼎的不俗,截了我的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