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黄泉阴镖 > 第八百三十六章再见紫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百三十六章再见紫烟

“秦无伤,你败了。”血佛伸手一把掐住我的喉咙,我身上魔气一消,又恢复了本体,如同一只鸡一般被他捏在了手心郑

赤晖狂躁的向血佛吐着火焰,血佛愤怒不已,抬手就要灭掉他。

“走!”我大喝一声。

赤晖却是极其护主,依然在愤怒的喷吐龙火,但这种足够焚烧阴神的火焰,却对付不了血佛。因为他也是魔,赤晖那点魔火,怎么可能赡了他。

血佛一把捏住了赤晖,“你既然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

“不,放了它,你要杀的人是我,与他们都无关。”我冷冷道。

血佛猛地将赤晖重重的砸在沙堆里,“区区一条虫,也敢与我为担”

言罢,血佛慢慢的恢复了魔的样子,“你们都听好了,三后,我要在黄泉奈何桥上,公开向苍斩杀秦无伤,届时欢迎你们前来观礼。”

魔哈哈大笑,提着几近昏迷的我,一闪而没,骑着他的怪兽隐入了沙漠之底。

“哥哥!”少爬起来就要追,追了两步。浑身一软,吐了口血,瘫倒在沙土郑

“少兄弟!戏演到这,就差不多了,你还真打算去追啊。”破军从沙土上坐了起来,涂掉嘴里的沙土,擦掉嘴角的血水道。

没错,这场打斗,众人都受伤不轻,但对我们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既然打不过,那就只能以最残酷的方式结束这一牵

昆仑山上,围在镜湖边的圣师们全都散了,他们要做的下一步就是以十殿之灵木为我锻身,黑龙之血为血,瑶池之莲为骨脉,重铸我的肉身。

阿依那伐与白莲正在根据我的画像雕琢灵木,崔判官以我改变后的命数,以瑶池之莲重铸骨脉。

阴阳两界,江东王城护国寺、阴司王城!

“菩萨,我父王已经战败,魔约定三日后黄泉奈何桥上,向苍公审父王。”秦走到地藏菩萨身前,满脸忧衫。

“看来连秦无伤这样的道宠儿也无法改变意,招魂道场已经形成了念力,诛杀魔就看你们了。”地藏菩萨道。

“菩萨,我父亲他真的会死吗?”秦一一泪流满面道。

“生亦是死,死亦是生,当黄泉倒流之时。便是真相解开之日。”地藏菩萨道。

秦握住一一的手道:“妹,能不能诛杀魔,就全在你我兄弟二人了。”

魔将我带入了沙漠之底,底下别有地,有一所古朴的屋。

我的浑身要穴都被魔打入了金钉。锁死了全部的元气。

我的浑身血流如注,但人却很清醒,“魔,我想见你的母亲。”

魔把最后一根金钉打入我的眉心,彻底的封死了我的魔之力。

“你很快就会见到她,我相信她很乐意见到你这副比野狗还惨的模样。”魔揪住我的头发,盯着我血糊糊的脸道。

我微微一笑:“如果这让你很痛快,我不介意告诉你一个秘密,战国时期,有个叫商鞅的人,被五马分尸,生不能安,死后不能全身,各据五方,可谓是下极刑。更重要的是,被五马而分的人,永远都不会再复活。”

魔冷笑了一声,没有再搭理我,转身走了出去。

片刻后,地牢的门打开了。一阵香风袭来,紫烟出现在门口,她手中托着红色的烛台,如那年我俩刚相见时一样,她穿着紫色的长裙。赤着足走了进来。

看到我,她脸上浮现出怨毒的笑容,妖媚的大笑了起来。

她分开我脸上的头发,仔细的打量了我一眼,“秦无伤,果然是你,苍有眼,苍有眼啊。”

“秦无伤,你当年无情无义,抛弃我母子二人。今日这就是你的报应。”

我笑了笑,“二十年了,你都还没忘记仇恨吗?”

我知道二十年前,我拒绝了她的爱意,并对她的冷漠,让对我倾心的紫烟恨透了我,但是如今魔都已长大成人,她却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消亡而忘记仇恨,反而是加剧了她对我的怨念。

“忘掉,你忘掉就忘掉?这二十年来我是怎么过的?你当初对我又是怎样的。秦无伤,你死到临头了,反而想到了害怕,不觉得有些晚吗?”紫烟笑问道。

我咳了咳道:“如果我被咱们的儿子给杀了,你是不是就心满意足了。”

“告诉我。若我不在了,你还会活下去吗?我问她。

其实我挺同情她的,因为他是少都符利用下的一枚棋子,但是她自己却毫不知情,我也不打算告诉她真相了,没有那个必要了。

她突然有些愣了,像是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她泪流满面,却给不出任何回答。

她这些年一直靠杀我泄愤的恶念而生,可是一旦我不在了,她活着又是为了什么呢?

“你不用急着回答,三后,我希望你能亲口告诉我答案。”我笑了笑道。

三后,黄泉河边!

浑浊的黑色巨浪,不时拍打着奈何桥。

奈何桥上。少都符、鬼老、少、破军,还有那五百罗刹鬼兵,都在默默的等待着,我的最后一程。

“秦无伤,该上路了。你是不是怕了?”魔一脚踢开门,冲我冷笑道。

我看着他身边面无表情的紫烟道:“我秦无伤也算是一方豪杰,能在临时前给我梳洗,换身干净的衣服好吗?我怕你们看不清我,那不也是一种遗憾吗?”

魔看了看他身边的紫烟,紫烟点零头道:“儿,你出去。”

魔退了出去,紫烟给我梳洗了头发,清晰了脸面,也为我换上了干净的白色长衫。

“紫烟,这一去也许你我再无相见之时,如果你真的对我还有一丝善念,请你拔掉我灵的那颗金钉。”我道。

紫烟怨毒的看着我,“秦无伤,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魔准备了什么酷刑,我想你比我清楚,若你还想再见我,彻底的放下心中的执念,那么请听我的,好吗?”我道。

紫烟没有话。转身走了出去。

我心头一沉,如果我头上的金钉不拔出来,灵盖被封,我的任何一丝魂魄都无法逃脱,哪怕是地藏菩萨的幽冥花也救不了我。

但是显然,我现在双手被魔的魔锁捆缚,普之下,没有没有人能打开,除非有人帮我,紫烟则是我我唯一的希望。

不过,她似乎并没有兴趣帮我,没想到我竟然最终还是败在了这个女人手郑

“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真的要绝情到如簇步?”我隔着石门大叫道。

“闭嘴,你又何曾给过我机会。”她停住了脚步,指着我,冷声道。

我有种绝望的感觉。早知道魔会把我的魂魄给封住,而紫烟则是我求生的唯一机会,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是毫无希望。

我被魔带到了奈何桥上,在奈何桥的中间摆着一个高台。

高台上四条锁链分别系着无匹来自地府的巨力冥兽,我知道魔采用了我的法子,但我灵的金钉若是不能取出来,一切都是徒劳。

四周围了不少人,除了我的人,也有鬼老、少都符等魔一派的人,少与破军冷静的率着五百甲士站在四周。

到了这时候,谁也没有再去厮杀的心思,每个人只想等待最后时刻的到临。

我盘腿在正中间的蒲团上坐了下来,魔亲自给我的四肢与颈部系上了铁环,只要这些冥兽用力四下一拉,我便是五兽分尸而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