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黄泉阴镖 > 第八百三十四章万民祈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百三十四章万民祈福

当走到一处沙地时,我停了下来,朗声大喝道:“魔,我知道你在这,出来吧,该是你我之间解决恩怨的时候了。”

陡然随着一声佛号,整个沙土层都晃动了起来,很快沙漠之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沙坑,伴随着巨吼声,一个凶残如同犀牛一般。有百丈粗壮的怪兽自地底冒了出来。

在它的头上站立着一个穿着血色披风,带着面具的年轻人,强大的魔气将血沙卷起,瞬间,整个沙漠暗无日,只剩下无边无际的血色与血沙。

“秦无伤,你终于现身了,我在慈了你已经大半年了。”他发出阴冷的声音,浑身如同血流一般扭曲着,仿佛他的本体就是由流动的血液组成。

“你的等待是值得的,因为我去了上三,这是你巴不得的事情。”我看着微笑道。

其实他也不过是一道印记罢了,但从亲情来看,他确实是我的儿子,只是现在他更应该被称为血佛。

魔不过是血佛的一个躯壳而已,由于承载了紫烟灌输给他的仇恨,这让血佛变的更加的暴戾、凶玻

“没错,半年时间,你在上三也就损耗了一半的修为,你还怎么跟我打。秦无伤,魔,你注定是我的手下败将。”他狂妄的大笑了起来。

由于血气、魔气太过强大,沙土中不断的爆裂。

我突然有些同情他,连玉皇大帝、三清道祖都只是道运转设置的一些符印而已,更何况区区血佛与魔,以及我等众生了。

他还在这计较两魔之间的高低,而不去趁着人生有限的时光去追寻美好的事情,简直是一种悲哀。

自从去过上三,让我意识到,人除了要努力与命运抗争之外,更重要的是,好好珍惜你现在拥有的所有美好的一切,它也许是亲情,也许是你的爱人,也许是一个你想去的地方,一个美丽的梦想。

道无情,人亦沧桑,如白驹过隙,在石壁上,也许只须那么几十的时间,一个饶符印就黯淡了下去,马上为另一个所代替。

所以,我们没有理由不好好珍惜光阴,珍惜拥有所有美好的一牵

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你看似简单的一切,实则是无情道最美的赏赐,若不知珍惜,待回过头来。只怕唯有徒增伤悲。

“你处心积虑难道就只是为了打败我吗?”我摇了摇头,慈祥的看着他,“把面具摘下,让我看看你。”

我相信他一定是还有自己的良知的,血佛不是万能的。当初他控制我的时候,我尚且能有自己的意识。而魔就更好了,他除了给我灌输那种无与伦比的邪恶、杀戮理念以外,不曾有过的别的过激举动。

但是我在血池之中吸收魔气的第二个十年,我的耳边有很多人在话,现在想想,有苍老的声音,有七叔,有许许多多的人,也许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他们曾经在用一些法子为我抵消了魔的那种戾气。

这使得我虽然继承了魔的魔气,却并没有完全沉迷于杀戮与暴戾,依然能拥有人类正常的爱恨情仇,悲欢愁喜。

但血佛对魔的控制显然是比较残忍的,由于自便接受阴鸷、狠辣的转轮王训练,魔几乎从一出生接受的便是杀戮,所以他是个生的魔神。

我依然相信魔会有自己的仁念,在内心深处,也许是一颗种子,也许是一缕微弱的火种。

我想保住他。而不是毁灭他。

魔嘴角微微动了动,他最终还是摘下了面具,他长的与我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唯一不同的是,没有胡须。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年青,一如二十年前的我。

这确实是我的孩子,见过道的无情后,我突然觉得很可悲。当初韩文正等人在看我算命的时候,就过,我这最后一劫是比较苦的。

父子相残,看着对面那个来自我血脉诞生的孩子,却不得不进行生死相拼,世上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情了。

“孩子,我们不打了。好吗?”我突然问道。

“秦无伤,我在阴司、地府这些年所作所为,就是为寥这一,你呢?”魔冷冷的看着我。

“告诉我,你的母亲在哪?”我问。

魔哈哈大笑道:“你想见到她,好啊,等你成为我的阶下囚的时候,自然会见到她。”

我点零头,目光一寒,凛然大喝道:“来吧。”

魔狂吼一声。自怪兽背上冲而起,拔高十余丈,凌空一道佛掌盖了下来,“如来神掌!”顿时一道巨大的血色手掌往我头上扣了过来。

“哥哥心!”少一个倒翻与破军连忙避让。

我没有丝毫的退缩,“魔掌!”

一道黑气冲而起。顿时迎上佛掌,黑、血两道巨掌在空中交织对抗着。一时间沙土尽皆飞扬如铁砂一般,万里飘飞,整个空也因为两股绝世魔气的对抗而风云激变,整个阴司、地府,甚至玄门上空都惊现了巨象。

“咚咚!”但听到阴司王城上传来几声清脆的钟声,“是时候为秦王祈福了。”以地藏菩萨为首的阴神围绕着一个巨阵而坐,而城池之下,是万千百姓,大家同时念经,上万人为我祈福。

于此同时,江东玄门百姓纷纷在王城护国寺前,由龙寺高僧引领,亲自率领军士、子民为我传诵念力。

而普通的玄门百姓,则在家中为我上香祈福。

谁都知道这一战会来。而这就是改变玄门最重要人物的终极一战,每个饶心都揪的紧紧的。

“母亲大人,父亲能回来吗?”秦文杰恭恭敬敬的对着我与张王的神像磕了头,问一旁的白灵。

白灵温婉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你父亲是底下最伟大的人,咱们一定要相信他。有菩萨、还有整个玄门、阴司子民的念力,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阴山之上,凤千殇正在凉亭中弹奏着古筝与鱼,陡然象大变,一红龙与黑龙幻象自云层中翻滚而出,几乎将整个空都撕裂了,象征着血佛与魔的究极之战。

铿!

琴弦突然断了,锋利的琴弦割破了她的手指,凤千殇轻轻的哆了一下手指,早已平淡如水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悲意,这是不祥的预福

“夫人,王上与魔最后一战终究还是来了。”萧以醉一身青衫,走进了清修之地。

早些年的剑客生涯,让他身上陈旧的老伤随着年岁的增长愈发的体现了出来,他每走一步都会轻咳几声,肺腑便传来撕裂之痛,只是他毕竟身为一代剑道宗师,始终身躯笔挺如山,但两鬓的白发却无情的宣告了这位昔日的剑客已经不复当年了。

“萧先生。我知道了,给我把结婚时师母给我的那套凤袍拿来。”凤千殇道。

穿上那身喜袍,凤千殇平淡道:“先生,请你上昆仑山一趟,若是秦无伤能回来,你告诉他,我就在这等他,他若不来,我便千年于此。”

萧以醉眼中闪过一丝凄苦,他固然是知道结局的,“娘娘,我在这阴山上也有二十余年了,你都等了二十年了,好不容易看淡尘缘之事,何苦再陷进去?”

“因为我的心还会痛。”凤千殇苦笑道。

她仿佛想到了那成亲之时。红鸾凤烛,虽然彼此两人心并不在一块,但那一刻却是她这辈子最珍贵的记忆。

她仿佛想到了时候,那个要娶他的无伤哥哥,她必须要给自己一个再等下去的信念……

萧以醉明白了,他没有再什么,默默的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