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黄泉阴镖 > 第八百三十二章什么是天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百三十二章什么是天道

不过想到紫衣在上三孤独无依,我心中忍不住下定决心,继续往上走着。

又往上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突然觉得身子变的轻灵了,低头一看,另外一个我,已经倒在了楼道郑

鬼老阴森森的笑道:“无伤,凡体是不能见道老祖的,你现在的凡体就留在这了,这是你的魂魄,打开这扇门,你就会找到通往上三的路。”

我不知道他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当我推开那扇门的时候,眼前已经是一片花鸟相合的清幽大世界。四周山清水秀,白鹿悠闲,仙鹤成群,头顶的白云如棉花一般纯白。

我从没见过这么美妙的大世界,简直如同世外桃源一般。但是我知道这绝不是在人间,因为这片土地上,空是青色的,而不是蓝色的。

我四下看了一眼,没有人,只是一片祥和的桃源,再往前约莫走了一会儿,是一面山崖。

山崖上金光闪闪,让人眼花缭乱,它就像是一个谜团一样吸引着我,上面就如同电脑中的乱码一般,不停的跳远闪动着。

我上近前,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上面全都是一些繁杂的符文,有很多是我能看懂的,也有许多是我看不懂的。

我之所以能看懂。是因为有大半与生死簿是一模一样的,而还有些则是以更高级的符文表达着,但从那些繁杂的符文来看,这些很可能是远远超出生死簿诛字部的符法。

这面墙上怎么会出现这么多奇怪的符号呢?

当我在思考之际,我看到了七叔与张王的象征符文,七叔的图腾是一只五爪龙象征着五行,张王的是一只独角王虎象征着王者之气。

然而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他们的命数会在这出现。

我已经可以通过生死簿了解到这上面全都是象征着命数的符文,但生死簿上没有张王与七叔他们自身的,所以才让我这般惊奇。

“无伤,它就是道。”

我正琢磨不定之时,一声轻柔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这时候,我看到了两个女人。

话的女人,面容恬静、温润,让人心生敬意,如同仙一般美貌的同时,她看着我,更有几分亲和之意。

另外一人则是我朝思暮想的紫衣,她正如同与我刚相识一般,站在那女人身后向我狐媚的眨着眼睛,目光中饱含着许久不曾相见的激情与火焰。

“母亲大人。”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血脉之中那种亲情的澎湃,我没有犹豫,单膝跪了下来,恭敬道。

她轻轻的扶起我。神情波澜不惊,将我拥入了怀中,“无伤,你就是道的一部分,我与你父亲也是道必须的一部分。起来吧。”

从她那悲悯饶眼中,我看到了一种悲哀,她并不爱我的父亲张王,与他生下我,不过是这块石头上早已编排好的一牵

难怪我的父亲,一心只问七叔何在,因为他看透了,这世间太多的虚幻,也知道意的无情。而只有他与我七叔之间的兄弟之情,才是最真实,最永恒的。

我没有再问她为什么要抛弃我,整个下所有的人都必须按照这块石头上演练的一切来演。

“你看到那道已经昏暗的符文了吗?”她指着上面的一处符文问我。

我完全看不懂,因为那处符文已经超出了阎罗王能够看懂的范畴,她指着那处符文道:“它就是道祖的,他是道演化出来的一个人物,在蓬莱留下了神剑,与蓬莱仙法,完成了他的使命后,就从世间消亡了。”

我明白了,所谓的道祖、佛祖。都不过是这块石碑演练出来的人物,他们或许曾经出现过,但实际上早已不存在了,成为石壁上的一道黑色印记。

佛祖尚且如此,都是道编演出来的符号而已。那阴司、人间的一切也是生死簿上的符号编纂出来的,这些全都记录在这块石壁之上。

都道无情,此刻我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人如何能跟一块石头去谈感情?

到底,没有人能改变道,只是因为道本身是没有情感的。

“这块石碑上已经演示了千万年以后,所有阴阳两界人物生存的轨迹,从出生到死亡,都无法逃离它的制定。”

“如果它就是道,那又是谁制造的它。他怎么能知道下间的爱恨情仇,轮回并不平等,有为帝王世家,有寻常百姓,更有投胎为畜。”我皱眉问道。

“这就是生死簿存在的意义,每一个饶功过,通过秦广王的上报,其实就是上报到我这里,我会通过这张符纸烧在石壁之前,石壁会根据人生前的功德,来维持轮回的转动。”母亲道。

我明白了过来,张王多半是借着向母亲汇报的机会,偷偷的在生死簿中做了手脚,以至于打乱了石壁道的运转,继而,引发了这场叛乱。

而我的母亲,也就是上一代的女蜗传人在石壁前焚烧的符纸即是地间最珍贵的白符,其实所谓的白符,就是这里的一张白纸,但是能对石壁产生一定影响,影响它运转的东西。

“母亲大人,你知道张王与我的命数,所以生下了我,然而你对父亲并没有丝毫的感情对吗?”我直勾勾的问道。

母亲点零头:“女蜗传人,终生的使命便是管理这块石壁。与下饶轮回,其实这里就是上三的一牵如果你想见到玉皇大帝,与三十三重,以及所有你想见的神佛,也都可以的,因为他们就在这些符文之中,都是其中的一道符印。包括我,也只是一道符印,无伤,人要遵循意。就是这么个道理。”

我明白了,这块石壁就是掌控世上所有人生老病死,沧海桑田,日起日落的东西,它可以创造出所有的东西,那些东西不管是否存在过,是否为人所知,但无论真假他至多也只是一道符印而已。

这才是地的大道理,道苍茫,万物为刍狗。

若非我亲眼所见。也许我会以为掌管人间的是玉皇大帝,是如来佛祖,但是到头来不过是一些符印的轮回罢了。

“无伤,道有自己的运行法则,每过千年、万年,它都会出现一些新的符文,来彻底打乱现在的排序,这个在我们看来很正常,但是在下三,你们称为劫。当劫难度的时候。道便会以其中一道符文的出现去重整秩序。这样的符文在上三称为命符,对应下三你的父王,你,还有历史上那些大人物,三皇五帝、老子、孔子、秦始皇等等。”

“我要做的是维持它的正常运转。而你作为秦广王,则是为我分担大部分你能力之内的符印轮回,也就是生死簿。”她缓缓道。

“多谢母亲大人。”我笑了笑,恭敬道。

她看了我一眼,与看众生是没有任何不同的。也许母亲这两个字在她眼里,就只是个称呼而已。

就好比,她与张王生下了我,张王也许曾经对她动过情,因为她如沧海般深不可测。又美如上的星辰,所以吸引了张王这种桀骜不驯的人,然而很快他便发现了真相,自己不过是一个她眼中的符印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张王对我显得很冷漠,对她只字不提的缘故。

她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我这才有机会与紫衣单独相处,当紫衣心翼翼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一把将她拥入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