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 第938章 费大宝来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我连忙回复人在香港,但没有问题,我这就通知泰国方面发货。因为方刚一直没回短信,我就又给老谢发信息,让他帮我去寺庙或集市上,进一批低价的正牌,再多弄点儿有泰国特色的商品,比如供奉物、佛像、摆件、线香、转运珠和钱母等。又想起之前打算弄个招财的古曼童来着,就让老谢帮我找龙婆师父弄一尊,尽快发到沈阳。

忽然想起Nangya来,我就放下手上的活,叫出租车直奔中环。在这里往西一点儿,就是陈大师当初为Nangya购置的那处房产,那时候Nangya没兴趣去住,现在她来香港常驻,就在这里落脚。

这块地方确实是闹中取静的好去处,距离太平山也不远,按地址来到门口按门铃,Nangya出来把我让进屋去。刚坐下,她就取出一盘云南糕点,仍然是自己做的。看到Nangya微笑着招待,我心里忽然觉得很内疚,当时就想对她出实情。但这样的话,Nangya必定要跟陈大师翻脸,他已经给了费大宝六十多万港币,我们收了钱就得保守秘密,于是只好抑制住这种冲动。

Nangya拿出那本洪班送给她的巫书咒,对我:“这个法本上面的咒语有很多都看不懂。”我这好像都是苗族古代巫师的专用文字,只有像他这样的苗族巫医才知道。

“真希望能去一趟云南,让洪班师父教教我。”我心想她要是立刻就动身才好,到时候就顺便让登康给她解开情降,就问你想什么时候去。Nangya她还是想在香港多停留几个月,要是能尽快筹齐修庙的钱,再去云南,这样就不用返回香港。

在香港呆了几,那给老谢打电话问能增异性缘的佛牌,他告诉我:“田老弟,你的那个阿赞翁,情降术还是挺厉害的,听他光在泰国就有五六个老婆,个个年轻漂亮,都是混血的,死心塌地跟着他。”

我问:“怎么,他和韦宝一样?到处给女人落情降收做老婆?”

老谢嘿嘿笑着:“当然不是,但估计也是在身上用了情降水之类的东西,就像之前Nangya和熊导游制作的那种人缘水,能极大地吸引异性。”

这我出去给某客户送两条佛牌,并给他们仔细讲解用法,这人是陈大师的朋友,开着一家演艺公司,最近生意欠佳,总想让自己转转运。从客户家里出来,坐地铁的时候手机接到姐夫发来的QQ信息,有一条xx论坛的私信,好像有些价值。那人还留了联系方式。是香港人,正好我也在香港,离得近,行的话直接就找他见面谈。

“xx论坛……我都很久没在那个论坛发过广告了,应该是以前的吧?”我问。姐夫回复可不是吗,贴子的发布时间是在差不多两年前,而私信却是上周的。

我心想,网络毕竟是网络,什么时候的消息都能被网友翻出来,就让他把私信内容发给我看看。

姐夫把私信的内容复制给我,还是繁体字:“田七先生,你好,我是香港xx慈善会的会长,我的名字叫周彦文。最近在关注您于网路上发广告和贴子,很感兴趣,从网民的回复中能看出,您是资深的泰国佛牌专家,所以想和您谈点事情。我的办公室电话是xxxxxxxx,如有时间,请拨冗联系我,或者留下您的号码,盼复,谢谢。”

我从皮包里掏出本子和笔,把这个号码记下来,给姐夫回复:“看起来像是个有诚意的客户,而且身份也不是白丁,我一会儿就打。”

从地铁站出来,我按照这个号码打过去,是个年轻男士,:“您好,xx慈善会。”我自报家门,要找周彦文会长。对方让我稍等,几秒钟后把路线切过去,换成了另一位成熟女性的声音,原来这个周彦文是女的,只是名字比较中性化。她话很客气,也很得体,听我也在香港,而且还是著名风水专家陈大师佛牌店的高级顾问,她觉得非常意外,也很高兴,问我下周一的下午两点是否有时间,可以到她的慈善会办公室面谈,我没问题。

在佛牌店附近的餐厅吃晚饭时,手机响起,看屏幕是费大宝的名字,接通后他兴冲冲地“田哥,我大哥和你在一块吗?”我方刚在曼谷,我在香港呢。

费大宝很惊讶:“他什么时候回去的?处理生意吗?”我你到底找谁,要是找你大哥方刚,为什么不直接给他打。费大宝大哥的手机这一下午都没打通,就只好打给你。

我问:“有什么事要请教我?”费大宝嘿嘿地问我在什么位置,他已经从香港机场出来了,刚叫了一辆出租车启动。我张大了嘴:“你子来香港了?”

“是啊是啊,临出发的时候给我大哥打电话,可他手机没开,我就想着给他一个惊喜,可现在这个惊喜只能给你了。”费大宝回答。

我你来这能算什么惊喜,顺便把我吃饭的餐厅地址告诉他。你要是快点来,还能赶在我吃完晚饭之前到这里,顺便可以请你吃饭,要是拖太久,你就得自己解决晚饭。费大宝连忙他马上就到,让我吃慢点儿。

不到半个时,费大宝的出租车停在门口,他高胸背着旅行包走进来,坐在我对面。看着他这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我连忙把播扔给他,让他自己点菜。

吃饭的时候,费大宝:“前阵子我给大哥打电话,他告诉我你们都在香港,给陈大师的佛牌店要办什么法会,还你们得常驻香港几个月,没想到他又回泰国去了。”

“我知道,你们通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我喝了口果汁。费大宝我就是专程来香港,想跟大哥和你学佛牌知识的,以后也好去泰国给他当助理。

我盯着费大宝:“你只是觉得这行业好玩刺激,还是真想把它当成职业?可得仔细想好!要是还想以前那样,总想投机取巧,那可不校”费大宝拍着胸脯,他已经改邪归正了,自从被大哥教训之后,就觉得应该做点儿自己的事业。我现在方刚不在,你也没法跟他学习,等晚上我再试着给他打电话。

费大宝:“好啊,咱们先吃饭吧。”

回到酒店大堂,我你要不就自己掏腰包另外开房间,要么跟我凑合一张床。费大宝掏出信用卡,:“田哥,你也看我,我再穷也不至于连房钱都出不起!”在前台登记,服务姐和我已经很熟,她笑着问这位费先生的房间费用是否也挂在陈大师账上,我心想不挂白不挂,我们帮了他这么大忙,让他招待招待方刚的弟,也不算错,就点零头,把费大宝手里的信用卡推回去。

在房间里躺着看电视,一边给方刚打电话,还是关机,我就只好发短信给他。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钟,方刚才把电话回过来,问我什么事。我笑着问:“如果不是你关机,估计我又要耽误你找女人了吧?”

方刚:“胡猜什么,我是手机不心掉进马桶里,修了好几个时,到现在才能用。要不是里面的资料重要,早就换一部新的!”

看来是冤枉他了,我告诉他费大宝要来香港找他学习的事,方刚:“真他妈不巧,我怎么也得半个月后才能回去,这样吧,毕竟是我的弟,以后还要给我当助理,你就先教教他。有什么生意让他跟着,反正都是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