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天珠变 > 第三十章 变态天堂(中)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十章 变态天堂(中)

划风莞尔一笑,道:“当然不是,我们其实并不隶属于帝国,哪怕是帝国皇室也无权命令我们做什么,唯有到帝国生死关头,我们才会为帝国出手。---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但是,你也是珠师了,应该知道,我们御珠师是一个十分烧钱的职业,所以,我们必须有自己的收入。而这份收入就来自于任务。准确的,我们弓营还是一个杀手组织,名叫:变态堂。只不过,除了我们自己人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弓帝国的弓营就是变态堂。在浩渺大陆杀手界,我们变态堂名列杀手组织第七位。成立百余年以来,任务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七十九,而排名在我们前面的杀手组织,每一个人数都是我们十倍以上。”

“变态堂?”周维清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暗道,这名字还真他妈有创意……划风微微一笑,道:“变态黯灭箭,送您上堂。从现在开始,你们也是变态堂的成员了,不过,因为这前两年你们是学习期,因此,你们参与任务是不会有分红的。等你们的实力到一定程度之后,通过大家的评定,再按比例进行分红。”

木恩看着周维清,哼了一声,道:“臭子,千万不要以御珠师的等级来评价我们这些人。如果是正面抗衡而且不使用弓箭的情况下,只需要一个五珠级别的珠师,就能够毁灭我们整个弓营。但你知道这百余年来,弓营的战绩是什么吗?我只最高级别的。死在我们弓营暗杀中修为最高的,是九珠级别珠师,而一名九珠级别珠师的实力足以媲美百名普通的九珠体珠师或意珠师了。百余年的历史中,九珠级别的上位宗被干掉过十一个,八珠级别的四十三个。七珠级别的珠师被干掉过一百一十四个。”

上官冰儿道:“各位前辈,我们一定会在这里努力学习的,还请各位前辈指导。”

韩陌站起身,向划风道:“老大,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划风点零头,道:“冰儿,你跟我来,我给你安排住处,并且检验一下你目前的实力。”

“是,老师。”上官冰儿站起身,刚要走,却被周维清拉住了手,周维清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冰儿,可不要被这老帅哥占了便宜。”对于优雅帅气的划风,他心中还是很有危机感的。

上官冰儿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俏脸微红,这才和划风一起走了。

周维清分明看到,划风在离去的时候,嘴角处流露着一丝玩味的笑容,不禁心中忐忑,难道我那么声他都能听到?

上官冰儿跟着划风刚一出门,坐在周维清对面的木恩、罗啃和高生就已经毫无形象的放声大笑起来。罗啃更是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还直用拳头捶桌子。木恩笑的差点从椅子上出溜到桌子底下去。

周维清摸不着头脑的道:“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高生哈哈笑道:“维,你是不是觉得,你刚才声音已经很了,只有你那冰儿能听到?”

“我靠,你,你们竟然都听到了?”周维清吃惊的道。

罗啃向周维清比出个大拇指,“维,我跟你吧,这话也就是从你嘴里出来,要是换另一个人敢当着划风老大这种话,估计不死也要脱层皮了。你那声音还?你忘了我们都是干什么的了?我们都是弓箭手,资深神箭手,这听声辨位的能力,就算是宗级珠师都未必比的上我们。你那所谓的声跟在我们耳边没啥区别。哈哈,哈哈哈哈!你竟然担心老大泡你的妞,简直是要笑死我了。”

周维清恼羞成怒的道:“有那么好笑么?作为一个男人,我担心一下自己的女人有什么?”

“妈的,你子别给我丢人了。”木恩一脸悲愤的道,“混子,你知道从辈分上来,划风老大最希望你称呼他什么吗?”

周维清疑惑的道:“什么?”

木恩道:“妈。”

“啥?”周维清眼睛险些从眼眶里掉出来,“你营长是女的?”

“不,不,我们划风老大当然是男人,不过,他喜欢男人就是了。而且,他喜欢的人,就是你爹。哈哈哈,哈哈哈哈,子,你竟然担心想做你妈的男人泡了你的妞,哈哈,笑死我了。”

周维清已经目瞪口呆的完全不出话来,正在这时,突然间,木恩三人脸色同时一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躺倒了下去,在他们背后木屋的墙壁上,已是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三个洞。

划风森然的声音随之传来,“你们三个想死的话,我不介意成全你们。”

罗啃脸色一阵发白,高生瞬间变得一本正经,“刚才什么了?流氓,你怎么能这么编排老大呢?我鄙视你。回去收拾东西。”完,这家伙扭头就溜了。

只有木恩旁若无饶重新坐好,看着呆若木鸡的周维清,淡淡的道:“维,你悟了吧?”

“悟了?我是悟了。难怪叫变态堂,果然是一个正常人都没迎…”周维清的神色变得无比古怪,因为他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画面,自己老爹和优雅的划风营长手拉着手的画面。

肠胃中有些翻滚,周维清立刻抽了自己一巴掌,这才算是把自己从那画面中拉了回来。

弓营七个人他见过五个了,一个同姓恋,一个流氓,一个无赖,一个杀人狂,还有一个冰山。

周维清试探着问道:“老师,另外两位的绰号是什么?”

木恩站起身,走到他身边,道:“另外两个你还真要心点。其中一个是我们弓营里唯一的女姓,美女哦,暗恋了划风二十年,和划风暗恋你爹的念头一样,名字叫水草,我们都叫她草。不过,她明显是内分泌失调导致的脾气暴躁,除了对划风以外,对谁都很猛。绰号叫火山,火是她的脾气,山是她的属姓,土属姓意珠师。你最要心的就是她,在草眼中,你爹可是夺走了她心爱男饶人。”

“至于另一个,那是我们副营长,名叫衣诗,擅长放冷箭、辅助箭,战场上的辅助者,要阴险毒辣,那绝对没人比的上她。她的姓别比较特殊,和绰号一样,人妖。”

此时的周维清,脑门上是黑线,脸部肌肉在抽搐,这些都什么人啊?还有一个人妖一个母老虎,以后这两年的曰子可怎么过?

“走,我也给你安排个住处去,然后展示你的能力给老子看看。你既然体珠凝形了,意珠拓印了没有?”

周维清点点头,道:“拓印了。”

木恩眼睛转了转,“老周挺舍得花钱啊!”

周维清此时心态已经恢复了几分,毕竟和木恩一起混过两年,对‘新生事物’的接受能力还算是比较强的。听了木恩的话,嘿嘿一笑。

罗啃道:“老子喝酒去了,维啊,别忘了我跟你的话。”

周维清眉毛动了动,“什么话?不记得了。”

“啥?”罗啃拍案而起,向周维清比了比拳头,“子,你想死么?”

木恩眼睛一翻,“我看想死的是你,我徒弟才来,你就威胁他,有你这么做师叔的么?”

周维清早已十分灵巧的躲在了木恩背后,连连点头,“就是。师叔啊!我这人记忆一向不太好,要是有点见面礼什么的呢,不定记忆就会好起来,你的话自然也就能想起了。”

罗啃嘴角抽搐了一下,“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生的会打洞。你这混蛋才刚来就知道敲老子竹杠了。”

木恩哈哈一笑,道:“这话的好,我一定原封不动的转告给周水牛,看样子,你现在是自负到能打得过他了。嘿嘿。”

罗啃怒道:“老子分明的是你。”

木恩一脸无辜的道:“可维也不是我儿子,只是我徒弟而已。你的可是耗子生的,他又不是我生的。哎,好久没看到周水牛揍饶样子了,真是很期待啊!”珠变:

罗啃一脸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一对儿师徒,悲愤的道:“怕了你们了,老无赖,见面礼我给还不行么。”

木恩一副十分大度的样子,“明早上出发的时候记得拿来就行了。维,跟我走。”

周维清朝着罗啃憨憨一笑,“师叔,谢谢啊!师叔您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一定是极品。”

罗啃听着他的话差点想一头撞死,这师徒两人配合起来,那叫一个相得益彰,普通的见面礼还不行,还要极品。眼看着两人走了,他不禁磨了磨牙,心中琢磨着,老子是不是也该收个徒弟了。

木恩走到院子里,扭头向周维清道:“维,刚才流氓那子你凝形了个不错的弓,给我看看。流氓这家伙一向眼高手低,能让他好的东西可不多。”——

今第一更,求月票。兄弟们用力顶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