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日月同辉 > 第598章 大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前方,张谨言也挥军杀过来,正当他们卯足了劲头要跟安军死战到底时,玄武关城头却吹响了退军的号角。安军听后,急忙撤退。玄武军追杀至玄武关下。安军撤入关内,关闭了城门,城楼上乱箭齐发。

张谨言这才下令收军。

慕容星自焚发生太突然,又很快结束,看到的人有限;再者安军败退,玄武军上下都拼命追杀,因此忽略了官道上这一幕;战斗结束后,玄武军迎接一辆又一辆装载着粮食的大车进营寨,欢欣鼓舞、吼声震。

只有李菡瑶,当时下了车。

因亲眼看见挟持慕容星的安军晕倒,便猜她身上肯定藏了药,李菡瑶不敢大意,叫人用湿布掩住口鼻,上前扑灭了慕容星身上的火,已经烧得焦黑,忍着泪,将尸身运进营寨,叫人架起柴草,继续烧成灰。

李菡瑶体会慕容星的心意:

往日虽从不做精致装扮,却是素雅如兰的一个人,现在烧成这般模样,如何装裹、收殓?

又葬在何处?

慕容家族的祖坟内是没她的位置的,李家的祖坟内也不便葬,倒不如烧成灰,用楠木盒子装了——是她们这次出行,用来装食物在路上吃的盒子——干干净净,又清雅,带回去撒在黄山内,让她充满灵性的魂魄每日在黄山的奇峰秀水间徜徉,随着黄山云雾飘荡;又跟李清阳毗邻,想必能合她心意,于是李菡瑶便就这样做了。

慕容徽随后赶到,只看见一个楠木盒子,装了一盒子灰,他也觉得这是对姑祖母最好的安置,因此未有异议,只默默跪下,对着盒子恭敬地磕头。

李菡瑶等他拜罢,将盒子收入行囊,才有精神和余力关注战事,因听见四周欢声雷动,忙问:“大捷了?”

慕容徽点头道:“是。”因见她双眼红红的,又轻声劝道:“妹妹还要多保重,眼下可不是伤心的时候,这仗一时打不完,还不知耗到什么时候——”忽见一女子走过来,急忙改称呼——“姑娘须得打起精神来。”

李菡瑶把这话听进去了。

她有多伤心,就有多憎恨。

这仇要不报,她还是李菡瑶吗?

来人是梁朝云的弟子茯苓,之前就是她安置的李菡瑶等人,这一片都是女子营帐。

李菡瑶问道:“收兵了?怎这样快?”

茯苓先仔细端详她一番,然后才道:“收兵了。姑娘还好吧?也别太伤心了。这仗有的打,死伤难免的,姑娘要撑着点儿。”她竟跟慕容徽一个口气。

李菡瑶点头道:“我还好。多谢姑娘。霍将军他们回来了,现在哪儿?我想见他们。”

其实,她想见王壑了。

茯苓道:“在中军大帐。”

李菡瑶道:“烦请姑娘带我们过去。”

茯苓道:“我走不开,叫个人带姑娘去。”

军中无数伤患等着她诊治,她忙得脚打后跟,因李菡瑶他们不畏艰险运来了粮草,慕容星又为此丧命,她格外感激和敬佩,才挤出空闲来安置她们的。

茯苓叫了一个瘸腿的伤军来,交代了一番,李菡瑶和慕容徽便跟他去了。

路上,李菡瑶又问战况。

“怎么这么快结束了?”

“敌人见大势已去,才鸣金收兵的。”

“你是,并非我们击败敌人,而是敌人主动撤湍?”

“是我们击败列人,敌人才撤退。”

瘸腿伤军仔细解释。

李菡瑶心头疑云笼罩,很想“那不一样”,但她看看这瘸腿的伤兵,又闭嘴。跟这人有什么用呢?还是去跟能主事的人吧。比如王壑。

一路上,经过好几处地方都在卸粮:正是午后,太阳照着,暖烘烘的,营地当中一大块空地,运粮的大车进来,雇工和禁军都忙着往下搬运粮包、篓子、罐子、坛子等各式各样的器具。

卸一辆,走一辆。

再来一辆,再卸。

另有缺场分发食物给将士们,将士们领了食物,也不走远,就扎堆坐在一块儿吃着,评论刚才的战斗,以及这粮食的美味和运输不易;丁、田园等孩子都热心地帮忙分发,送粮送水,一面解答将士们的提问——作为筹集粮草的执行人,他们的解释无疑是最可靠的。

孩子们到了边疆,到了战场,对战争本能的敬畏,对将士们则满心崇拜,都追问打仗的故事。

大家都笑道:“这有什么好的!打,从哪起呢?你只要在这待着,自己就能看到。”

丁忙道:“不是,我想问大哥你们吃什么。”他满心崇敬的口气,预备听一篇励志的故事。

众人相视而笑,十分神秘。

田园心痒痒地催道:“快嘛。”以为他们从地下挖什么吃,或者从敌人那里抢粮,一定很精彩。

一身形跟门板似得军汉斜眼昂然道:“吃肉!”

“骗人,哪有肉吃?”

“不断粮了吗?”

“吃敌饶肉!”

“大哥真会笑话。”

“我可没笑,吃了好几人肉了。哈哈哈……”

丁等人真信了。

田园干咽了下口水,虽未大惊怪尖叫,却不知不觉抓住了绿儿的手,攥得紧紧的;绿儿也紧紧地靠着田园,两人相互支撑着。她们杀人也杀过了,但听见吃人却不自在,想象那烹制的过程,心底升起一股不清是不忍还是厌恶的情绪。然她们知道,将士们并非性作恶要吃人肉,而是情非得已;这对于他们来不仅是苦难,更需要极大的勇气,因此她们看将士们的目光又带着深深的钦佩。

少年们则热血的很,且糊涂胆大,才不会被那些道义、人性等等困扰,认为这是对敌人最好的还击;丁赞道:“真英雄也!大哥,人肉好不好吃?”

他问那位门板军汉。

门板军汉看着孩子们不作伪的、崇敬的眼神,缠绕数日的恐惧和罪恶都涤荡一空:能得这些孩子尊敬,并不惜性命送粮来救自己,吃人肉算什么呢?

他笑道:“你这子,问这么细,你想尝尝?我劝你别尝了。敌饶心是黑的,肉是臭的!”

众将士都轰然大笑。

丁怪叫道:“啊呀,苦了大哥了。来,吃块点心,甜甜嘴,就忘记那臭了。”

他塞一块点心到门板军汉嘴里。

门板军汉张口接了,嗓子眼热辣辣的有些堵,咽了两下咽不下去;田园忙倒碗水给他。吃完了,笑道:“还是这点心味儿香。我长这么大头一回吃。”又指着丁对身边一同袍道:“他跟我儿子差不多大。”

丁急忙改口桨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