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诱夫入怀:喵系萌妻别病娇! > 第1107章 可悲……可怜,却也可恨!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107章 可悲……可怜,却也可恨!

平民也好,贵族也好,炎司黎其实从来不在乎。

他想要的,不过是陪伴在池婉身边而已。

这也是,司黎的想法。

或许是共用一个身体太久了……

他和他……似乎已经渐渐融合成了一体。

就连想法,都被他潜默移化了呢。

深邃的眸中闪过一抹温润,炎司黎缓缓盯着看向窗外的池婉。

如果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命运,总是在和他开玩笑。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

她或者她,都永远不会回头看他一眼。

心间钝痛,炎司黎嘴角那抹笑,变得百般聊赖。

出乎意料的是,池婉却在此时蓦然回头。

看到的,就是他嘴角那抹一闪而过的落寞笑意。

他的身上,并没有墨尘枭那种孤傲的王者气息。

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墨尘枭的孤傲,是因为他不屑搭理任何人。

而炎司黎的,却是深深的寂寥。

莫名的,她心里产生了一丝同情。

人不会一出生,就是这种阴鸷的性格,一定是遭遇了什么,才会导致他变成这样。

可悲……可怜,却也可恨!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说说你以前的事。”

犹豫了片刻,池婉开口道。

“你在怜悯我?”

轻笑一声,炎司黎问道。

“……是!”

池婉点头。

她以为,他会发怒,会说我不稀罕任何人的怜悯。

出乎意料的,炎司黎却说,“这样也不错……至少……我能在你心里留下些什么。”

明明仍然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却让她心里的怜悯越发浓厚了。

“你想听谁的故事,我?还是炎司黎?”

缄默了片刻,炎司黎开口道。

“炎子寒,我想听炎子寒的过去!”

池婉认真道。

“确定不是想通过炎子寒的过去打探炎枭的过去?”

炎司黎轻笑道,可语气了却没有任何调笑的成分。

反而带着一股子戾气。

“你是你,他是他,我想知道他的过去,直接问他就是了,何必多此一举,这不是脱裤子放屁么。”

翻了个白眼,池婉几乎是用鼻子哼出的这几个字。

“也是呢……”

轻笑一声,炎司黎垂下眼帘,似乎在思索着如何开口。

那对他来说,可悲可叹的一生。

那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的一生……

等了许久,池婉也没有等到他开口。

“你组织语言的能力这么差的?”

“算了……忽然又不想说了,就吊着你胃口好了……这样,你才不会对我失去兴趣。”

抿唇,炎司黎浅笑一声,不再开口。

池婉:“……”

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说过吧!

“千年了,一直活在仇恨中,你不累么?”

池婉指的,是他和墨墨的仇。

虽然她并不清楚,他们的仇恨是如何产生的。

能如此长久的恨一个人,从某种程度来说,也算是痴情了!

“这样挺好……”

唇角绷的紧紧的,炎司黎淡然道。

因为如果不恨,他就没有了存在下去的意义。

可悲,却又可笑的理由,不是么……

“如果有机会,找个人恋爱吧,甜蜜,比苦涩更容易熬下去。”

轻咬着唇.瓣,池婉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