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程绾绾的手抚上程南的手,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脸颊。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程南脸上,满是憔悴。

程绾绾不想知道,莫毅琛和程南在办公室里谈了什么。程绾绾也不想知道,程南为什么缺席了发布会。程绾绾更不想知道是什么改变了他的想法。

程绾绾只是心疼,好心疼。

程绾绾讨厌莫毅琛,他就像散不去的魂,是个魔鬼,时时刻刻出现在程南的世界里,惹他不开心。

而程绾绾不想程南不开心。

“为什么不说话,恩?”

程绾绾抬手捧着程南的脸,

“程南,抬头看看我,好不好?”

程南抬起了头,看着程绾绾,无声放下了所有戒备。

看着程绾绾的程南,眼神无疑是放松的,比任何时刻,见到任何人,都要来的放松。

程绾绾拂了拂程南皱起的眉头,满脸心疼,嘴上带着嗔怪的语气。

“我不喜欢你皱眉的样子,一点也不好看。”

“绾绾,对不起,我,”

程绾绾用手盖上了程南的嘴。

“不要说,我现在不想听,”

“程南,不管是因为什么出现了意外,发生了什么,我已经原谅你了,”

“绾绾,”

程南拿开了程绾绾的手,握在手里,牢牢地握在手里。

莫毅琛曾经告诉过程南,要让程南忍。

莫毅琛说现在还不到时候,说分手闹矛盾都不是明智的选择,该装的还是要装下去。因为程绾绾是个聪明人,即使自己不曾做过,可在那样的染缸里长大,看过听过很多,要小心被她嗅出味道来,不然事情不太好收场。

而且程南也不希望她知道事情的真相,若非迫不得已,他不会如此做的。

事实证明,莫毅琛想的太多。

程绾绾或许是个聪明人,但对程南,她付出了全部的信任,她傻得可以。

程绾绾发现,他的手是那样的冰凉,冷冷的,就像冬夜里的雪。

程绾绾是抱着侥幸心里的,她或许此时已经意识到了一切,或许更早,但她依然觉得他和她之间不至于到了如此。

她可以一次次的为他找上许多个合理的借口与理由,直到自己再也想不出了为止。

会有那一天吗,程绾绾不知道,但她希望那一天不要到来。

程绾绾坐到了程南的腿上,想要吻上程南的嘴角。

却被程南一把推开了。

“我不值得,”

“不要拒绝我,好不好,”

程绾绾看着程南,搂着程南的肩,程南看着程绾绾这个样子,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昨天是谁嚷嚷着不要的,恩?”

“可今天是今天了呀。”

这俏皮娇羞的语气。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自然是不能够拒绝的了。

“绾绾,是你先招惹我的。”

是啊,程绾绾,是你想先招惹我的。

所以不要怪我,不要恨我。

程南吻上了程绾绾的唇,绵长且细腻,如果程绾绾细腻一点,是能够发现程南闭上眼时,眼角是带着泪的。

没过多久,程南的手搂住了她的腰,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压在身下,如此,又是一番欢好。

程绾绾穿上程南让人送来的衣服后,斜躺在沙发上,翻着那些无聊的杂志,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呆呆的盯着那一张脸。

程南正在处理文件。

程绾绾看着他的侧脸,真的是一张让人犯罪的脸哇。

“我饿了,”

程南听到这三个字,邪魅的一笑,看了眼斜躺着的程绾绾。

“我不介意再要你一次的,”

饶是脸皮厚如程绾绾,都脸红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她说的是她饿了,肚子饿了,不是她饿了。

可她说的就是她饿了呀。

“我说的饿是说,你要和我一起吃晚饭吗?”

程绾绾摸了摸肚子,是真的好饿呀。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好好吃饭呢。

“不了,还有很多文件要处理,回程家吧,”

程南像是想起了什么来,又低下头处理文件了,然后不经意的说了句,

“你爸爸应该担心了,”

程南很少提起程绾绾的爸爸,很多时候,也都只是称呼一句,“程董事长”,显得后辈很有礼貌。

“好的吧,”

程绾绾撇撇嘴,合上了杂志,从沙发上起来,理了理裙摆,穿上鞋子,拎上包,就打算离开了。

“那我走了,”

程南一副“这么快”的表情,说走就走,也不多待一会。

程绾绾看了一眼程南,解释了一下。

“我是真的饿了。我又不是你,要吃饭的呀。”

是的,程南这个人,忙起来,都不记得吃饭的,好像吃饭对他不是必需品一样,都成神仙了。

就算是吃,很多时候,都不是在饭点。

很多时候,都是在程绾绾的强行要求下,说是陪程绾绾吃的。

“我吃你就够了。”

程南看着程绾绾,阴险的笑了笑。

程绾绾不想再搭理他了。

“小颜颜,”

一走出办公室,程绾绾就给容颜打电话了。

“你现在在哪儿呢,出来吃饭呗,”

对方那头是一脸的黑线呀。

“大小姐,你怎么还有心情吃饭,还出来吃?!”

程绾绾换了一边的耳朵听。

“那我总要吃饭的呀。再说了,怕什么,那些记者也不敢当着我的面派,装看不见他们的存在呗,反正离得远,不影响吃饭的,”

“我怕呀,我可不要和你同框出现,拒绝!”

对方拒绝了你的邀请。

容颜又不是傻子,现在出去那可是捆绑炒作,倒霉呀。

“容颜!你就说!还是不是姐妹!

“好吧,老地方,”

话不过三巡,容颜就败下阵来了。主要还是实在不想受程绾绾的骚扰了。

程绾绾无非就是那些个把戏,一哭二闹三上吊。

估计她再不答应,她就要哭诉,她的委屈与不容易了,然后在顺带数一数从前的陈年往事,最后就是用一些很有道理的歪道理让人觉得好像确实有道理的说服了别人。

哎呀,倒霉啊倒霉,委屈啊委屈。

“OK。”

程绾绾满意的挂了电话,进了电梯。

她们一起长大,性情却全然是不同的,可以说是大相径庭,容颜最怕的就是话多的人,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她耳边多说话。

很多时候,容颜都是呆在家里,看上一整天的书,就这样过了一天。

而程绾绾是最怕无聊,最是一个坐不住的人。

也是委屈了程绾绾,一个话痨,身边呆的尽是一群不愿意说话的人,性子还总是冷冷的,一个比一个的冷,一个比一个难搞,总要自己哄着。

没办法,谁让自己是仙女呢,伟大呢。

程绾绾对着电梯背景板里的自己,骄傲自满的笑了笑。

“这儿!”

容颜一到,就看到角落里坐着的人朝她挥了挥手。

看来心情还是不错的。

“怎么不定个包厢,在外面吃啊?!”

容颜还没坐下就开始左看右看的,有些担忧。

这狗仔可是到处都有的,再说这风口浪尖的,换做是旁人早就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了,程绾绾这风风火火的,倒是一点也不知道避嫌。

果真是程绾绾。

“就两个人,订包厢多浪费啊,”

程绾绾喝了口水,和吃了口凉菜,招呼容颜可以坐下来了。

“放心啦,这里一般人也消费不起的,认得都是个脸熟。”

“那倒也是。”

容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放下包就安心的坐下了。

这家餐厅是圈内一个明星开的,里面的东西算不上多好吃,价格那可是高到爆炸,说是图个精致,也是圆了自己一个想开一家有格调的餐厅梦。

来这里吃饭的基本上都是圈内好友,其他的就是一些执着到疯狂的并且有钱追星的粉丝。

程绾绾和容颜,两个都沾不上边,却是这里的常客,原因是这个娱乐圈内身价挺高的女明星正在交往的对象是程绾绾和容颜的发小(至于是谁后面会提到的),听说他们好像快要结婚了,当然是一掷千金,身价倍涨。

“菜都点好了,你看看有什么要加的,”

程绾绾拿了菜单给容颜看,

“差不多,”

容颜就扫了一眼,就表示同意了。

程绾绾也只是给她意思意思而已,她知道,容颜向来没什么意见的,而且她不喜欢点菜,每次也都是你点什么就吃什么,还好她们的口味相近。

容颜总是说,因为饭是必需品,所以才每天吃,吃什么都一样,不必那么讲究。

这一点,倒是和程南还有那个莫毅琛,像极了。

作死啊作死啊。

“那我让他们上菜了,我都快要饿死了,”

程绾绾招了身旁的一个服务员,这就让他们准备上菜了。

菜上齐了,程绾绾就开动了,她是真的快要饿死了,不是说说的。

毕竟床事太耗体力了,还是和那个禽兽的床事。

“祖宗,别急着吃哇,”

容颜看着程绾绾狼吞虎咽的,表示一脸的无奈。

她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心,这可是不是小事啊。

程氏企业的千金被绯闻男友,对方还是风成集团的总裁,在蝶庄当场捉奸在床。今天上午还被晾在了发布申明会上。

大家的风向标昨天还只是讨论“捉奸”的事情,今天下午就开始讨论“抛弃”的结果了。

而且还带上了各自的企业集团。

容颜这个局外人都看的着急,怎么看着对面大口吃饭并且津津有味的女人,一点也不在意呢。

“怎么样?”

容颜关心的问候。

“什么怎么样,”

“我是说你还好吗?那个,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吵架啊!”

容颜的语气有些试探。

“程南啊,没有啊,”

听到这样无关痛痒的回答,容颜表示真的很惊讶。

至少也是女人的名节,男人的脸面呀。

“不会吧,这样的事情,他都没有生气,不应该呀,你家那位脾气可不太好啊,不太好哄的!”

程南这个人,容颜是不熟的,顶多因为程绾绾的关系,打了几个照面,后来更多的是因为对莫毅琛的痴恋,才调查了一下这个风成集团的行政总裁。

但程南的名声在外,总归不会是假的。

传言虽是传言,可也得有人言,才会有人传。

就像谣言一样,有人传,就有人信,有人信,就会有人遭殃。

“你是怎么搞定的呀?!”

容颜真的表示很好奇。

“总归是男人么,床上哄哄么好了,还能怎么哄!”

额......

这样的话语,程小姐说出来,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害臊呢,还吃的很欢快,应该是很享受的吧。

“看不出来南先生这么大度,”

“我也没想到,”

程绾绾撇撇嘴,又往嘴里塞了一口菜。

容颜瞥见程绾绾脖颈处的吻痕,怕是,确实是很享受的。

这两个人,真的是。

程绾绾刚开始和程南在一起没多久的时候,就向容颜吐槽过这个男人,说他道貌岸然,是个衣冠禽兽,表面一套,床上一套,根本就是个纯流氓。

容颜那时还调侃她,两个流氓,刚好一对。

毕竟流氓还要流氓治。

“那程伯父那呢,估计要被气炸了!”

吃到一半,容颜才想起。想着程绾绾这个人,估计那天晚上被程南从蝶庄抓了回去,也没想着或者来得及给家里打个电话吧。

“这不打算和你吃完饭,就回家陪一陪我爸。”

“那你心还真够大的,”

容颜汗颜。

“爸爸是我爸爸,永远都是,又不会跑,男人要是跑了怎么办,”

程绾绾将筷子往旁边一放,双手托在桌上,这般说道。

“再说了,我爸风里雨里那么些年,抗压能力很强的,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给我打一通电话,消息也没有,OK的,”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行吧行吧,你总有道理的,论没心没肺,全南城怕是只有你一个。”

容颜也不想过问了,反正每次都是这样的,吵架还是论理,容颜都是说不过程绾绾的,何必自讨没趣。

“没事就好,我还担心了好久,打你电话也没人接,”

不过容颜还是很好奇呀,这件事情一出,风成就找人封锁了消息,现在的热闹都基本上是网上那些人在那里自己臆想,算不得真,也当不得真。

“话说,你是怎么就在蝶庄和人上床了,还被捉奸在床,够可以的啊,”

程绾绾眼神有些异常,不过容颜没有察觉出来,但依然是很轻快的语气,好像事不关己一般,

“接了条消息,就去了,然后就被人算计了呗,”

容颜没有注意到程绾绾灰了一半的眼眸,和刚才全然不同。

程绾绾把昨天在蝶庄的事情,大概的同容颜讲了一番,但跳过了前半部分,就是关于程绾绾为什么会去那里的原因和为什么这么轻易上当的原因省略了,只是把后半部分叙述了一番。

至于前半部分,程绾绾自己也要好好梳理一下,在还没想清楚和确定之前,程绾绾不打算将它无意或有意或者恶意的和任何一个人联系在一起。

“怪不得,程南到的那么快,估计是有人特地通知的,”

容颜听了之后理性的分析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