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斗破苍穹之水君 > 第705章 殷勤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在吕无瑕的盛情邀请之下,玄机道人也答应了前往魁宗做客的要求。

吕无瑕在高兴之余,目光,也总是不由自主地,向着马车上瞟去。

显然,她还没有忘记,方才马车中传出来的那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以及玄机道人那一声恭谨无比的“前辈”。

玄机道饶武功,吕无瑕方才已经见识到了,翻手之间,就废掉了三十多名铁骑会的精铁骑。

要知道,作为香贵精心培养的底牌之一,这些精铁骑可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若非占着骑射的优势,她们这十几个人,当真是完全不够看。

如此武功,简直比她那位宗主父亲还要厉害!

那么,能让玄机道人言听计从的“前辈”,又将会是何方神圣呢?

可惜,一道薄薄的幕帘仿佛带有神奇魔力一般,彻底隔绝了马车内外的交流,吕无瑕连半分呼吸跟心跳声都听不到,更别窥探了。

因为年纪极其接近的缘故,两人很快就聊开了,开始姐姐妹妹地叫了起来。

“林妹妹生的这般美丽,想必平日里也没有少被那些登徒子们纠缠吧?”

“哪有,吕姐姐这般,才叫威风呢!”

林穆璇这句话,完全不是恭维。

她的武功,虽然要强于吕无瑕,但在朱仙镇的时候,一来没有如同香家这般值得一提的黑恶势力,二来,玄机道人也一向要求她低调行事,林穆璇自然不可能像吕无瑕这般,带人前呼后拥,巡视领地了。

“对了,吕姐姐是如何知道,铁骑会打算来找我等的麻烦呢?”

并非林穆璇多心,实在是吕无瑕出现的时间太过巧合了一些。

如果不是对方也是一位美丽的少女,而是英俊风流的少侠的话,她或许已经开始怀疑,这是否是铁骑会的一出双簧了。

毕竟,香玉山派遣精铁骑出动的事情,虽然未必会是什么隐秘,但也应当不会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这个,倒也不是什么秘密。”

吕无瑕轻笑一声,抬头一声唿哨。

当即,众人头顶的空上有一声高亢的鹰啼应和,旋即,一道灰色的影子从云层中钻出。

“本宗内有一位驯兽大师,能训练鹰隼,以作侦查之用,所以精铁骑在出动的时候,我便知道了。”

着,吕无瑕也抬起右臂。

空上的灰影得了示意,也立即化为一道黑影,直接扑了下来。

林穆璇定睛一看,是一只神骏的灰鹰,稳稳停在吕无瑕的右臂之上,锐利的目光,正灼灼地扫视着在场众人。

“厉害!”

少女不禁竖起了一根大拇指,由衷地称赞道。

林穆璇的称赞,既是给吕无瑕,也是给她背后的魁宗。

以这灰鹰的体型,自空上扑下,其所附带的力道,足以让一个强壮的成年男子的手臂都直接脱臼。

然而,吕无瑕看起来并不粗壮的手臂拖住灰鹰,却是抖动都没有抖上一下,可见其内力不凡。

不仅如此,以飞鸟走兽作为耳目,如今的玄机道人也能做到,因为只要是玉笔画出来的生物,她都能轻松控制。

而且,只要画出足够巨大的白雕,甚至能乘之飞翔。

只是,这完全就是玉笔的功效,或者是江前辈这位仙饶功劳,跟自己没有丝毫关系。

相比之下,魁宗的这一手,可就是实打实的驯兽之术了。

就连一旁的玄机道人,目光也忍不住在这神骏的灰鹰上,稍稍停留了片刻。

比起林穆璇,她想的俨然要更多一些。

此法,若是用在两军交战上,当能起到神效。

固然,这灰鹰再怎么通人性,都不可能口吐人言,无法传递什么具体的信息。

同样的,对于那些善于潜藏行迹的高手来,也收效甚微。

只是,仅仅是能检测敌军主力的动向这一点,便已经是极具价值了。

“当不得妹妹如此夸赞。”

吕无瑕却是谦虚道:

“况且,以道长的本事,解决这些精铁骑根本就是易如反掌,反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吕姐能有这份心,便已足够了。”

玄机道人罕见地插了一句嘴,听得吕无瑕眉开眼笑。

在她眼中,这位美丽的道姑已然是足以媲美宗主父亲的超级高手,而且,都有着铁骑会这样一个共同的敌人,若能拉近双方间的关系,自然是件大大的好事。

“我跟妹妹一见如故,不如接下来,共骑一骑如何?”

吕无瑕笑着邀请道,她当然更想跟着林穆璇进入到车厢之中,好一探那位“前辈”的真容。

可惜,虽然她言语中隐隐有所暗示,但林穆璇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出来一般,因而也只是先退而求其次了。

“共骑一骑?”

林穆璇面上微微泛红,就算对方也是女子,要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也觉得有些羞涩。

“穆璇,你骑这匹马吧。”

少女还在犹豫间,玄机道人却是忽然开口。

“是,师傅。”

听到玄机道饶声音,林穆璇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吕无瑕面对玄机道人似笑非笑的目光,心底也是不由得漏跳了一拍,她总觉得,自己的几分心思,已经被对方给看穿了。

不过,表面上,她还是一派镇定:

“道长,这样马驹受得了吗?”

林穆璇的担忧是很有道理的,因为江淼所画的乃是双驾马车,需要两匹马来拉动。

少了一匹马,虽然未必就拉不动,但速度自然大减,而且对马力的过度消耗,也很容易影响到马匹的寿命。

不过,玄机道人却是微笑着摇摇头:

“放心吧,我的马匹,跟别人家的可不太一样。”

以玉笔绘制出来的动物,其实都是由地能量凝聚出来的,自然不像普通生物一般,需要吃喝拉撒。

而且,也完全没有体力方面的限制,根本就是一台另类的永动机,即便是往死里压榨,也根本不需要考虑用废聊可能。

看到玄机道人如此自信的神态,吕无瑕好奇的目光,也不由得就落在了那两匹拉车的枣红马的身上。

只是,这一看,吕无瑕便是一声惊呼,一对杏眼瞪得浑圆无比,再也舍不得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