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那就死在我怀里 > 第102章 程西西x熊恪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02章 程西西x熊恪⑦

  程西西声音有些哑, 带着点鼻音,听起来发软:“你怎么在这儿……”

  熊恪默不作声,垂着眼看她。

  

  姑娘眼睛揉得红通通,他突然也提不起气了。

  半晌,抬起臂,手掌从她肩膀上拂过, 一片枯叶跟着飘飘悠悠落下来。

  

  程西西还想什么, 背后传来暴躁导演的吼声:“你们干什么呢!想砸死我吗!”

  

  楼上的道具组赶紧跑下来道歉, 上面的三角铁架是他们昨搭的临时背景,本来牢牢固定在二楼阳台,不知怎么就松动了,竟然一整个儿地翻了下去。

  

  导演吼完, 稍稍平息怒气, 才转过来看程西西——背后那个身形高大、器宇轩昂的男人。

  架子砸下来的瞬间,是他一只手拉住程西西, 另一只手用力拽住导演的椅子往后拖了一把,他才没被砸到。

  

  导演站起来, 感激地朝他伸手:“刚刚谢谢你。”

  这一抬眼,他就看到了站在男人身后不远处、委屈巴巴的熊一诺。

  

  导演微怔,立刻想起那被打断的饭局:“您是熊总的哥哥?”

  熊恪微微抿唇, 跟他握手:“熊恪。”

  

  几个人简单交谈几句,何筱筱笑着带韩采薇走过来,一一打招呼。

  初春时节,她仍然穿得很清凉, 笑吟吟地向熊一诺问好,熊弟弟跟在哥哥身后,没有搭理她。

  何筱筱脸上表情僵了僵,转而去跟导演搭话。

  

  对于这位不讨人喜欢的老同学,不管是她本人还是她带的艺人,程西西都不想看见。她逃避现实似的缩在熊恪身边,揉完左眼揉右眼,揉完右眼再来一遍……

  “别揉了。”熊恪好气又好笑,“会发炎。”

  程西西乖乖停下来。

  

  她动作刚停,身后的暴躁导演又吼起来:

  “哦,她身体不舒服我就要把她的场次提前,程西西也不舒服,我怎么没见她这么多事?!”

  韩采薇声:“那正好把她的场次推后嘛……”

  

  熊恪捕捉到关键信息,声音一沉:“你怎么了?”

  “我没事。”程西西赶紧摆手,“只是有点上火,扁桃体发炎,喷点药就好了。”

  

  微顿,她又眨眨眼:“那个……大熊,我昨一整晚都待在剧组。”

  “嗯。”

  “半夜的时候,有24时水果店的外卖哥敲门,给我送了很多吃的。”

  “……”

  

  “因为没有署名,我就把它们扔掉了。”她颇为惋惜,“那个蓝莓看起来好好吃,可惜来路不明。”

  “……”

  熊恪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好像也不是粉丝送的……”她苦恼得真情实意,“不知道是谁。”

  熊恪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是我。”

  

  程西西微微张嘴,装作一副很惊奇的样子。心地抬起眼,眼睛blingbling地看着他,乖巧得像只睡鼠。

  “我下一次……”他有些僵硬地道,“送吃的,会提前跟你。”

  

  程西西心里乐坏了,想跳起来尖叫一下。

  然而表面上还要故作平静,偷偷摸摸地碰碰他的手,装得很娇羞:“谢谢你呀。”

  

  熊恪摸摸她头顶那搓软毛,导演抱歉地走过来:“西西。”

  程西西转过去。

  

  “你下场戏可能要往后推一点。”导演有些犹豫,跟她商量,“因为有人她身体不舒服,想把后面的场次提前。”

  程西西一脸乖巧,却没有话。

  

  “当然了,如果你之后有别的安排,不想换的话,也没关系。”导演赶紧,“可以不换。”

  何筱筱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太好。

  刚刚她把好话尽了,才勉强将韩采薇的脸面找回来一点。

  怎么导演只看程西西一眼,就又立刻改口了。

  

  “没关系。”程西西声音的,努力把自己想象成一朵受了委屈还卖乖的白莲,露出哪怕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也坚持原则不还手的懂事表情,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正好我也不舒服,我休息一下吧。”

  

  完,她有意无意地往韩采薇的方向看了一眼,只一眼就立刻收回,一副不太敢跟前辈对视的可怜样子。

  导演语气温和:“那你多休息一下,我晚点来联系你。”

  

  完,他转身,脸色立刻又冷下去:“场务呢!快点把这里收拾干净!……”

  

  其他人离开之后,的角落渐渐安静下来。

  程西西微微垂着脑袋,脸上用于卖乖的委屈表情还没来得及收起,长睫毛一抖一抖。

  

  熊恪以为她不开心,伸出一只手,刚想安慰她:“程……”

  

  下一秒,程西西两眼冒绿光,原地蹦起来:“哈哈哈哈!今是什么日子!你一来探班我就不用工作了!我们去吃饭吧!按照韩采薇那种NG速度,我们玩到黑再回来都没关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熊恪:“……”

  

  ***

  

  离拍摄地最近的饭庄也在二十公里以外,开车要四十分钟。熊恪是坐熊一诺的车来的,但走的时候……他不打算带弟弟。

  熊一诺快哭了:“你,你开我的车,泡着你的妞,还,还不准我上车?”

  有没有理?

  

  “你不是来探班的吗?”熊恪反问,“我只是借用你的车,晚上之前就会回来。等我回来,你的班也刚好探完,到时我们再一起回去——两全其美,有问题吗?”

  

  熊一诺在心里爆哭。

  看人拍戏哪有看哥哥嫂子谈恋爱好玩啊!拍摄地荒郊野岭,他哥就把他一个人扔在这儿!

  可是哥哥超凶,他不敢怼。

  

  “那,那好吧……”熊弟弟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脸上还要强行微笑,“没……没问题……”

  

  好在程西西是个有良心的:“熊弟弟,你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呀?我们回来的时候,可以带给你呀。”

  熊一诺立刻在心里抹干眼泪,拍拍屁股爬起来:“有,有好多。我列个清单,麻烦嫂子了。”

  

  然后两个人交换了微信。

  越野车绝尘而去。

  

  趁着熊恪开车,程西西在手机上查吃饭的地方。这么一搜,她才发现饭庄竟然建在一家商城里,这样的话……

  她摸摸下巴,开心地想——

  吃完饭之后,约会的地方也有了。他们不用跑太远,在商城里就能玩一下午。

  

  正这么想着,手机接连震动,熊一诺的消息跟藤架上的葡萄似的,一串一串往外冒。

  程西西大致扫了眼内容,微微一怔。

  她思考一阵,敲下一个字——

  “好”。

  

  熊恪注意到她刚刚在发呆,分心问道:“怎么了?”

  “许斐交代我点事。”程西西挠挠头,面不改色地撒谎,“让我早点回去。”

  “那我们吃完饭就回去。”

  

  “不……别,其实也不是那么着急,韩采薇又NG了,她让我们多玩玩,尽兴一点。”

  “……”

  

  车滑进停车场,两个人走进电梯间,加入人流。

  生活里真正能认出程西西的人其实不多,但保险起见,她仍旧戴着口罩和鸭舌帽。

  

  姑娘站在电梯前分辨楼层时,表情格外认真,眼睛亮晶晶的。

  熊恪喉结滚动。

  

  “我们吃什么好呢……”程西西陷入思考,“烤肉太油,韩料太腻,烤鱼又太咸……”

  “不如先上去看看。”熊恪抿唇提议,“逛到哪家吃哪家。”

  “好呀。”程西西喜欢这种解决选择恐惧的方式,快快乐乐地跟着他一起进电梯上楼。

  

  商城内部是半开放构造,现在正是午饭时间,不断有站在店外招徕顾客的服务员,微笑着向她们递出播。

  程西西收了一摞,都不怎么喜欢。

  

  绕完整个第三层,两人乘扶梯上第四层。

  有熊恪在身边,程西西觉得熟悉的世界都变新鲜了,忍不住扒着电梯往下看,没看两眼,就被熊恪拉回来。

  

  他低斥:“你今年三岁?”

  程西西知道自己在抽风,默不作声地垂下脑袋。

  

  “三岁孩儿都知道,不要扒着电梯往下看。”熊恪只好放软语气,“掉下去怎么办?”

  程西西不话,头顶软毛一动一动。

  

  熊恪有些无措,两个人走下电梯,他下意识握住她的手:“看路。”

  手掌相合,程西西触电一样,微怔,整个人都后知后觉地亢奋起来。

  

  走出去一段路,熊恪想放开。

  然后发现……她胶水似的死死握着他,他放、放不开了。

  熊恪:“……”

  

  他张了张嘴,想让她松手。

  然而视线一下移,就看到她红红的耳尖。姑娘牵着他的手左顾右盼,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副认真挑选吃饭地点的样子,红晕却不受控制,在白皙的皮肤上肆无忌惮地狂奔,一路从脖子蔓延到耳朵。

  

  好、好像……

  熊恪喉结微动,无意识地也握紧她的手。

  有,有点可爱。

  

  ***

  

  两个人最终去吃了牛蛙。

  挑这家店没别的原因,因为店门口放了个音响,无限循环《跳蛙》。

  

  这首歌和这个店配到一起,程西西莫名感到残忍。但闻见空气里的香气,又觉得它……透出一丝丝.诱人。

  程西西摩拳擦掌。

  

  然而一坐下来,熊恪就板着脸告诉服务员:“不要辣。”

  程西西:“……”

  她难过地看向熊恪。

  

  “你不是扁桃体发炎?”

  “……是、是的。”

  程西西无话可。

  

  但没有辣椒的牛蛙就像清汤寡水的四川火锅,毫无灵魂可言。

  牛蛙很新鲜,可她吃得有些难过。心里的计算器噼里啪啦地计算热量,她没吃几口,就停住继续夹肉的手,开始……舔骨头。

  熊恪:“……?”

  

  他僵了僵,没忍住:“还有很多。”

  着,甚至把锅都往这边推了推。

  

  “我……”程西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没关系,你不用管我,你吃肉,我舔舔骨头就行了。”

  “……”

  “程西西。”熊恪突然一脸严肃地放下筷子。

  

  正心翼翼舔肉的程西西被他这样子吓一跳:“嗯?”

  “你可以大胆吃。”熊恪一本正经,“我带了钱。”

  “……”

  程西西心情复杂。

  她该怎么解释,这不是钱的问题。

  

  不过……

  脑子里灵光一闪,她突然想到刚刚上车时,熊一诺给她发的那些长长的消息。

  旁敲侧击也好,开门见山也好,熊弟弟在向未来的嫂子求助,她觉得她得帮帮他。

  

  “你好像比我有钱很多。”程西西的心思九曲十八弯,顺着话茬声问,“我之前一直没问过,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呀?”

  熊恪惜字如金:“有矿。”

  

  程西西心里哈哈哈,跟她相处一段时间,连他都会开玩笑了。

  “我家里也有矿!”她笑着踢踢他,“你正经一点!”

  

  熊恪抬头看她一眼,没话。

  程西西一个激灵,呆愣两秒,难以置信。

  

  下一秒,他放下筷子,腰杆笔直,一脸严肃地:“正经一点,我家里真的有矿。”

  微顿,他又沉声补充:“你吃得起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