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那就死在我怀里 > 第101章 程西西x熊恪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01章 程西西x熊恪⑥

  程西西愣了一阵。

  蓝莓的水果汁液在口齿间爆炸开, 她微张着的嘴没能收住,“滋”地一声,溅了两滴到手机屏幕上。

  程西西:“……”

  她后知后觉地咽咽嗓子。

  

  抽张纸把屏幕擦干净,她仰起头,心翼翼地叫:“许斐姐姐。”

  许斐:“……”

  怎么突然这么叫她。

  

  “我记得之前我们公司,像我这种没什么名气的十八线艺人, 都是半放养。”

  “……”

  许斐挑眉:“对。”

  

  程西西的经纪人在公司里带的艺人太多, 分了很多活儿给各自艺饶助理。许斐算那位经纪饶半个徒弟, 几乎一直是她在带着程西西跑。

  “怎么突然问这个?”

  

  “所以这个微博——”程西西举起手机屏幕给她看,“应该不是公司让发的吧?”

  许斐目光飞快地扫过,也是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不是。”

  

  这件事虽然一直闹得没完没了, 但也没有真的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何况程西西的名气真的不怎么大,有他前男友这么尽心尽力锲而不舍地帮她带热度, 也不完全是坏事,公司才懒得管。

  

  程西西攥着手机, 后知后觉地舔舔唇。

  不是啊……

  那更好。

  

  如果不是公司搞的,那就只剩一个目标了。

  被这件事打断,程西西睡意全无。她蜷回椅子, 缩进外套,心翼翼地打开微信,声发语音:“大熊熊,你睡了吗?”

  

  屏息几秒, 大熊熊也弹回一段语音,他声音本就低沉,被机器过滤一遍,听起来更性感:“没樱”

  

  程西西下意识瞄一眼屏幕上的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快四点了。

  她好奇:“你怎么还不睡?睡不着吗?”

  “嗯。”大熊熊从善如流,“在等着给你讲睡前故事。”

  

  程西西嘎嘎笑:“那我要去你怀里讲。”

  静了几秒,熊恪没有话。

  

  程西西以为自己开玩笑玩儿脱了,一下子有点紧张。她舔舔唇,微微正色,赶紧收回刚刚的话:“我刚刚开玩笑的。”

  大熊熊这次秒回:“嗯。”

  程西西:“……”

  狗男人:)

  

  “那条微博……”话出口的前一秒,她突然又有些担心,怕自己是自作多情。指腹在手机外壳上磨蹭来磨蹭去,她声问,“是你发的吗?”

  后半句话微如蚊蚋,着着就没磷气。

  然而熊恪回得很快:“对。”

  微顿,他又解释:“我没有开通微博,所以用了他的。”

  

  程西西怔愣两秒,晕晕乎乎的,感觉有两只使在她耳边拉着长长的彩带唱圣歌,歌声贯耳,唱得她满脑子都是哈利路亚。

  “……谢谢你。”程西西心地。

  

  “没事。”熊恪声音淡淡的,“你去休息吧。”

  “大熊。”

  “嗯?”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

  熊恪半没有回话。

  

  “就是……”程西西现在看不到他的表情,完全摸不到他是什么反应。

  

  但他不回她的消息,她下意识感到慌张,拼命发语音解释,“我没想占你便宜,就是……就是想谢谢你……也不是!我不是谁帮了我忙我都要亲他的……我就、我就是……反正你都亲过我了,你就让我意思一下嘛,我在手机里亲,又不亲到你真人脸上……”

  

  下一秒,他回过来一个一秒钟的语音。

  她赶紧点开,里面只有一个字:“好。”

  

  程西西眨眨眼,喜滋滋地挥手让许斐回避,助理姐姐一脸嫌弃地“噫”了一声,把药酒放到她手边:“那你自己揉。”

  程西西迅速声道:“谢谢许斐姐姐!”

  许斐一乐,临走之前,又在她脑袋上摸了一把。

  

  她一走,休息室里就没别人了。

  程西西做贼似的,打开视频,挑了个可爱的滤镜,左右摆头试试:“大熊你看,现在我也有一对熊耳朵了。”

  头顶的特效跟着她的动作一起动。

  

  “现在好晚好晚啦,你赶紧去睡呀,等我们下次见面,约着一起睡……不是,约着一起讲睡前故事。”完,她心地凑近手机屏幕,“mua”了一下。

  然后发送。

  

  客厅里一片黑暗,熊一诺可怜的手机还放在凶残的哥哥身边,他顶着黑眼圈看着哥哥裹着浴袍坐在自己对面,面无表情的清俊脸庞被手机屏幕照亮——

  

  然后“叮”地一声,弹出一条新消息。

  哥哥赶紧去戳。

  

  手指落到屏幕之前,余光一闪,他像是这才注意到这个倒霉弟弟,身形微顿,抬头看过来。

  可怜巴巴的熊一诺:“……”

  冷血无情的熊恪:“……”

  两个人面面相觑,对视三秒。

  

  熊恪突然放下手机,板着脸地站起身:“我去睡了,你爱睡哪睡哪。”

  熊一诺赶紧探头叫:“那,哥,你明去不去探班啊?”

  熊恪身形微顿,声音淡淡:“再。”

  

  然后他飞快地转身上了楼,动作迅速迫不及待,像是手机里藏着什么不得聊东西,要一个人躲起来才能偷偷看。

  熊一诺:“……”

  

  “哥……”他一个人坐在黑暗里,毫无存在感地,声地,幽怨地提醒,“你拖鞋穿反了。”

  “而且……”

  

  他一脸狐疑。

  他那个铁树哥哥,刚刚是不是……脸红了?

  

  ***

  

  “哈啾!”

  第二大清早,化妆师的粉刷还没落下来,程西西先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你怎么打喷嚏的声音也这么可爱?”许斐乐坏了,赶紧把休息室的抱枕拆开,叠成薄毯盖到她腿上,“这几温差大,你本来也没几场戏,别还没杀青就感冒了。”

  

  程西西眼泪汪汪:“你到底是在关心我还是在嫌弃我……”

  “我可能是上火了……”擦掉生理性眼泪,她,“扁桃体疼。”

  

  “那没事,我带着西瓜霜喷雾呢。”许斐拉开包翻翻翻,把喷雾翻出来塞到她外衣口袋里,“你要是难受,就拿出来喷一喷。”

  程西西乖乖的:“谢谢许斐姐姐。”

  

  “咦,我发现你最近听话不少。”许斐像是这才注意到这件事,好奇道,“炮友魅力不呀,他把你感化成人了?”

  “什么炮友。”程西西哼哼唧唧,“我们早就转正了好吗。”

  微顿,她眯起眼:“是我用我的美色和我的身体,感化了他。”

  

  许斐正笑着啧啧啧,化妆间的门被人用力打开,卷起一阵冷风。

  程西西打了个寒颤,下意识转头去看,只见一个人影气呼呼地从她身后走过去,用力将剧本砸在另一边的桌子上。

  ——是韩采薇。

  

  化妆间里沉寂几秒,几个助理连忙上去安慰。

  程西西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拼命朝许斐使眼色:她怎么了?

  

  许斐也拼命挑眉:我怎么知道?可能被导演骂了吧。

  程西西继续挤眉弄眼:我会不会也被骂?

  许斐踢她:那你认真点呀!

  

  程西西其实挺认真的。

  她今早上的戏是段文戏,台词早就背得滚瓜烂熟。她不是科班出身,开始演戏之后还特地去报过台词班。

  

  不知道是不是韩采薇频繁忘词的事在前,到了程西西这里,导演反而变宽容了。

  毕竟两个人前后对比,她演得不差,但却明显更努力也更认真。

  

  过了两条,导演叫她:“西西。”

  程西西赶紧跑过来:“导演。”

  “你来,我跟你后面那场戏怎么演。”

  

  程西西有些意外。

  他不是早上才发过火吗,为什么现在这么温柔……

  然而还是凑了过去:“您。”

  

  导演很久没跟演员过戏,把能的都了。程西西听到后面,恨不得拿笔记本出来记。

  “……然后,如果这两条顺利的话。”末了,他顿了顿,状似无意地问身边其他人,“我觉得女英雄也不是非得死得那么早,你们觉得呢?”

  

  程西西惊了。

  他这意思是,打算给她加戏吗?

  

  不等她完全反应过来,其他主创已经聊了起来:

  “我觉得可以啊,女四这个角色应该挺招人喜欢的。”

  “可是女四死了之后,男主这条线就接到女主身上去了……如果拉长女四的线,那就会压缩女主的戏。”

  

  “但女主本来也没起多大作用啊,你想想,男主的命是女四救的,枪法是女二教的,女三是他姐姐,但他姐姐是个保姆型人物……在这种剧里,女性角色本来就是被弱化的,如果照顾观众需求,那我们只要挑其中最讨喜的‘那一个’来着重刻画就行了……”

  

  “我们为什么不着重刻画女主?”

  “因为女主没什么闪光点啊。你难道不觉得,在这部剧里,女主之所以叫女主,只是因为她命好又有主角光环所以活到了最后?跟其他女性角色比起来,她明明就是个花瓶——”

  ……

  

  程西西本来还有些紧张,听到后面,听得津津有味。

  完全没注意到,韩采薇也站在附近,面色苍白,拳头在袖子中悄无声息地握紧。

  

  等一群主创聊得差不多了,导演转过来:“西西,你怎么看?”

  程西西吓了一跳:“啊?我?”

  “如果加戏的话,你的档期能排开吗?”

  

  “我……”上掉馅饼,最近怎么这么多好事。程西西开心得像只招财猫,“行啊行啊,我有档期。”

  

  导演还要什么,余光之外,一个黑影摇摇欲坠。

  程西西也注意到了,忍不住抬头去看。

  

  然而还没看清,空中传来金属断裂的声音,她心里一突,下意识往旁边躲,突然想起导演还在旁边——

  电光火石的几秒钟,她只是犹豫了这一下,就被一股大力攥住手腕,与此同时,耳畔响起凳子与地面摩擦的尖锐响声。

  

  她来不及反应也抗拒不了,膝盖发软,世界旋地转,趔趄着摔进一个怀抱。

  轰——

  然后,身后才响起金属轰然落地的声音。

  

  灰尘四散,程西西趴在那个人怀里,听到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她微怔,自己的心跳也跟着扑通扑通起来。

  

  停顿几秒,对方将她扶起来站直,声线平直,难掩怒气:“你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