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那就死在我怀里 > 第66章 超级饥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化学老师是中风去世的。

  他的妻子几年前就离世了, 儿女平日不在身边,出事之后,立刻从外地赶回来,帮他准备葬礼。

  他们将他和妻子葬在了一起。

  

  入冬之后,明里市气一直不好,阴雨连绵, 走廊上冷风飘荡。

  姜竹沥肩头别着黑纱站在人群中, 随着大流一起鞠躬。然而当她抬起头, 看着灵堂上黑白照片中笑得一脸慈祥的老人家,眼眶仍然发热。

  她难受极了。

  

  学生时代的每一位老师对她都很好,明含之后,她没有再这样近距离地接触过死亡。

  段白焰站在她身边, 安抚性地握紧她的手。

  

  两个人走出灵堂, 冷风中夹杂着雨水,迎面飘过来。

  段白焰撑开伞, 将她笼到自己身边,走出去没两步, 听见灵堂外两个女生的交谈声:

  

  “我感觉今班上的人好像不太齐……不是前段时间才刚刚举行过同学聚会吗,大多数人应该都还留在明里市才对啊?”

  “没有吧?人还挺齐全的,就是话最多的那几个没来……不过不来也好, 他们太吵了。”

  

  “哦对,就是话最多的那个——那个叫什么?林……林鹤呢?我记得同学聚会时,这家伙还很跳啊。”

  “他?他现在自身难保,应该没空来参加这种活动吧。”

  “怎么?”

  

  “我听……”女生的声音陡然低下去, “我听的,不保证真实性哈。前段时间他公司里几个女职员,写联名信告他性骚扰,把事情捅到了他上司那儿。他老板找他做思想工作,他还觉得没什么,神经病似的回去怼那几个姑娘,什么,‘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上不上班无所谓以后都是要嫁饶,可我要靠这份工作养家’,就这话……把其中一个背景特别硬的姑娘惹毛了。本来只是公司内部的事,现在人家坚持要告他。”

  

  “哇,有点刺激……不过他高中时就很讨厌啊,班上好多女生都被他拉过肩带……道好轮回,等他们开庭,我要去围观。”

  ……

  

  段白焰转眼看看那两个女生,再低头看看姜竹沥。

  他敢肯定,她听见了那段对话。但是,她没什么反应。

  

  她站在伞下,跟他离得很近,琉璃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目视前方,眼底一片水光,倒映出庭院内的松柏绿植,与蔓延的水汽。

  段白焰忍不住:“竹沥?”

  她愣了一下,才抬起头:“什么?”

  

  “你在想什么?”段白焰失笑,“从出门起,就这么专心。”

  就连刚刚关于林鹤的那段对话,她也是左耳进右耳出。

  

  姜竹沥犹豫了一瞬,抬起头:“总有一,我们也会躺在那儿,是吗?”

  伞外雨幕潇潇,庭院内弥漫着绿色植物与泥土的气息。

  他轻声:“对。”

  然后几乎是不受控制地,他想,等他们百年,也一定要葬在一起。

  

  姜竹沥垂眼思考了一会儿。

  须臾,再抬起头,仿佛下定了某个决心:“我们现在开车去千岛国际,好不好?”

  “今下午,在千岛国际,有一个红十字会的就业研讨会。”

  “——是关于自闭症的。”

  

  ***

  

  最开始,姜竹沥没想答应谢妈妈的邀请。

  她有一点点孩子脾气,不喜欢在莫名其妙地被动边缘化之后,又默不作声地被同一个人请回去——仿佛她从一开始就无关紧要,可以任人摆布。

  

  “但是刚刚,我突然想通了一件事。”姜竹沥坐在副驾驶上,一本正经地向他解释,“本质上来,我的目标是给红十字会和自闭症患者帮忙,谢妈妈的态度怎么样,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段白焰同意她的想法,但他对这位谢姓阿姨实在提不起好福

  所以驱车爬到半山腰,他停车熄火,还是决定跟她一起上楼,去参加研讨会。

  

  研讨会的发起组织是红十字会心理救援队和心智残障协会,邀请了一些酒店代表人与病患家属。诚如姜竹沥此前所,很多自闭症的成年人无法独立工作,今这个研讨会的主题,就是想从中搭线,完善支持性就业,尽可能帮他们解决生存问题。

  

  “我之前在红十字会……遇见过一个自闭症的男孩子,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比还要我大一点。”会议室不大,后排坐着几家媒体,她一边低声,一边拉着段白焰,挑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当时,我和另一个姑娘一起对接他,我负责教他烘焙,她照顾他的生活。”她顿了顿,“他生活无法自理,不会挤牙膏,不会系鞋带,志愿者每周去他家两次,帮他烧热水——但也仅仅是这样,做不了别的了。”

  

  段白焰静静地望着她:“嗯。”

  她低声解释:“红十字会人手不够,康复机构的日托费用高得吓人,支持性就业的制度也……很不完善。”

  段白焰摸摸她。

  

  她话音落下,全场灯光一暗。

  主持人上台调PPT,然后放了一个短片,介绍心理救援队近年取得的部分成就与进展。

  

  在此之前,姜竹沥其实很少接触这类患者,她声音很很地补充:“我有的时候会觉得……我好像没办法为他们做什么。”

  

  就像她做咨询师那段时间一样,她遇见太多被摧毁的人,从战场上下来的ptsd老兵,被校园暴力困扰到无法融入社会的少年。

  她很想帮他们,却总是被自己的情绪拖累,最后只剩劫后余生。她心有余悸地,庆幸自己的健康。

  

  “有时候也会想……”心智残障协会的会长上台发言,捡起麦克风,姜竹沥顿了顿,“也许是因为没有见过真正的苦难,才总是被自己的情绪所困扰。”

  

  她二十五岁,没有经历过强大的自然灾害,遇见磅礴不可摧的力量;没有经历过战争,遇见难以逃离的硝烟与战火;没有经历过与挚爱死别,遇见必然分离的宿命;甚至没有经历过穷困潦倒无路可退,遇见无法解决的坎坷愁绪。

  

  会长站在台上,讲自己这些年来,遇见过的大龄患者。

  段白焰沉默了很久,低声:“不是这样。”

  他捏捏她的手,“每个人,在他所处的那个阶段所遇到的最大的麻烦,就是那时候跨不过去的坎儿——没有轻重缓急,无法跟别人比较。”

  

  姜竹沥抬起眼。

  他半张脸隐没在昏暗的光线里,露出线条流畅的下颚。她看着他的侧脸轮廓,想,这个家伙,现在真是温柔极了。

  

  “今在场,也有很多患者家属。”会长最后,“我们来开这个研讨会,是希望你们能告诉我们,你们需要什么——而不是,我们能给你们什么。”

  会议室掌声雷动,后一个环节,是几家酒店代表人来与志愿机构接线,签署支持性就业协议。

  段白焰莫名觉得,她最后这句话,实在很动人。

  

  ***

  

  研讨会结束之后,姜竹沥去向几位负责人打招呼,他们纷纷表示,欢迎她回归。

  谢妈妈向她道歉:“很抱歉,姜姐。是我误会了你。”

  

  姜竹沥不置可否。

  关于明含先前的事情,她不觉得自己的解释有什么不妥,但谢妈妈完全不相信她。

  

  这种低信任度让她感到不适,她非常想直言不讳地告诉对方,我并不是因为你才回来的。

  ……可是那样太幼稚了。

  她想了想,问残障协会的会长:“我以后可以直接联系您吗?”

  

  姜竹沥不是全职护工,本来也没有教自闭症患者烘焙的义务。

  但她这样既有咨询师经验、又会烘焙的志愿者,在会长眼里简直是十项全能的稀世奇珍,她有点儿兴奋:“当然可以,我们互相留一下联系方式吧,随时找我都可以。”

  

  谢妈妈眼皮跳了跳。

  “谢谢您。”姜竹沥垂眼道谢,全程没有多看她一眼,也没有搭腔。

  

  结束会议,段白焰握着她的手,走出千岛国际,正要去开车。

  谢妈妈又远远地追出来:“姜姐!”

  段白焰下意识地,将她向身后拉了拉。

  

  谢妈妈走过来,笑道:“之前你在志愿服务中心,给随迁子女做心理咨询,他们都很喜欢你。”

  姜竹沥把围巾压到下巴,不话。

  

  “之前确实有家长对你提出过质疑,但是,后来我也一一像他们解释过了,他们都表示能够理解。”谢妈妈继续道,“关于我之前……没有搞清事情真相,就把你踢出群,是我的错。”

  

  姜竹沥之前的志愿服务分两部分,一部分在志愿服务中心,给随迁子女和留守儿童做心理咨询;另一部分在心智残障协会,她和红十字会心理救援队一起,教大龄自闭症患者做烘焙。

  谢妈妈是前者的主负责人、后者的中间接线人。明含被挂论坛之后,她将她踢出了自己负责的咨询师群。

  

  “所以,”谢妈妈问,“你要不要也回这边来?”

  姜竹沥沉默了一阵,眨眨眼,“这样吗?”

  那她肯定更不要了啊。

  

  她在波士顿的时候,心理咨询按时计费。现在回来了免费给缺志愿者,还要因为子虚乌有的谣言,被对方嫌弃。

  凭什么啊。

  “这样的话,”姜竹沥吸吸鼻子,把脸埋进围巾,只露出一双湿漉漉的鹿眼,“那些错怪我的家长,也都是坏人。”

  

  谢妈妈在原地愣住。

  她万万没有料到,一个二十五岁的成年人,竟然能幼稚到拿“好人坏人”,去评判一个群体。

  

  “而且,你让我难过了。”下一秒,姜竹沥抬起头,像个傲娇的朋友,嘴角一撇,故意恶狠狠地道,“我不要原谅你!”

  

  ***

  

  “——我不要原谅你!”坐到车上,段白焰软唧唧地学她。

  他乐坏了,打开暖气,低声问:“你现在原谅我了吗?”

  “没有!”姜竹沥鼻尖冻得发红,气呼呼地踢他,“开车!”

  

  段白焰忍不住,搓搓她的脸。

  有点凉,但是真的,好软好软啊……

  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在她脸上蹭蹭。

  

  她怀疑他胡子没刮干净,有点痒,难耐地低哼:“放开我……凉……”

  她的声音软绵绵,像某些时候的声嘤咛,听得段白焰眼神一沉。

  

  他有些狼狈,松手放开她,“你怎么这么奶,嗯?”

  姜竹沥不话。

  

  她默不作声,在心里想,自己的生活真是太忙碌了,既要兼顾西餐厅、来做志愿者,还要接余茵的电影,努力赚钱养男人。

  他比图拉难养多了,不能冷不能饿,气变幻不懂得自己在窝里垫草,一旦她离开超过二十四时,他就在她的微信里嚎啕大哭,像一只饥渴的巨婴。

  姜竹沥非常发愁。

  

  段白焰注意着她的神情,不知道她又在一个人YY什么。但她这副样子真是可爱得要命,他喉头发紧,想不管不关把她剥光,听她声哭……

  他眼神微暗。

  

  车行驶出去一段路,段白焰喉结滚动,状似不经意地提起:“过年之前,你有好几都见不到我了,不趁这会儿多看看?”

  松鼠姑娘耳朵一动,蹭地转过来:“你要去哪?”

  “要出国几。”

  

  姜竹沥眨眨眼:“是要去参加什么颁奖吗?”

  他微微抿唇,摇头道:“如果是颁奖的话,我会带你去。”

  “那你……”

  “我要去拍一个短片。”

  他答得含糊其辞,更多的,好像也不愿意再了。

  

  姜竹沥微怔,挺起腰杆,一本正经地提醒他:“你曾经告诉我,过年之前没有工作了。”

  “竹沥。”恰逢红灯,他握住她的手,声音低沉,像模像样地叹息,“如果不接这一单工作,我就没有钱办婚礼了。”

  

  姜竹沥:“……哦,对。我怎么忘了,我们是贫贱夫妻。”

  绿灯通行,段白焰踩下油门。

  “等我回来之后,”下一秒,他,“跟我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