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那就死在我怀里 > 第4章 盒子蛋糕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姜竹沥这一觉睡了很久。

梦里的自己和段白焰都蠢得要命,她想笑,可是一笑,就醒了。

睁开眼,房间里亮堂堂,空荡荡,竟然已经是下午。

简单地吃点儿东西,她化了个妆,登入直播间。

刚一调好iPad,就有粉丝涌进来。

【甜甜今做什么食物!】

【啊啊啊我今忘了买吃的!你怎么突然就上线了!那我到底是看还是不看!】

【甜甜今做什么?我已经打开外卖软件了!】

……

“甜药”这个ID,是她从大学时开始用的。

那时程西西在“JC直播”做吃播,拉着她一起入伙。

两个人,一个做,一个吃。

兴许是赶上了红利期,看的人竟然不少,几年下来,她也积攒了许多粉丝。

她偶尔会享受这种被喜欢的感觉。

哪怕不太真实。

“今要去给一个拍戏的朋友探班,想做一个草莓盒子。”姜竹沥笑笑,拿出准备好的食材,“这个东西的做法很简单,但也很好吃,适合外带。”

“首先,蛋糕的做法呢,跟以前的步骤差不多,我们先把蛋清蛋黄分开。”她一边,一边打蛋,“蛋黄里加点儿细砂糖,蛋黄液里加点儿植物油,然后手抽打匀,再筛低筋面粉——加的时候慢一点,混合不均匀的话,会影响口味的。”

“然后抓紧时间,现在赶紧去预热烤箱。”

她一边,一边拧开烤箱,“这时候就可以回来对付蛋黄糊了,把它跟蛋白霜搅到一起拌匀,到它看起来很细腻为止。”

“面糊倒进烤盘之前,要记得在烤箱上抹一层玉米油呀,可以更好地脱模。”她脸上带笑,手上一刻不停,“烤箱里烤二十分钟,拿出来之后放进盒子,就可以往海绵蛋糕上填淡奶油了。”

蛋糕放进烤箱,她开始洗草莓。

她有一双很漂亮的手,水珠落下来时,柔软而白净。

“我的伙伴在减肥。”她笑,“我要少给她填一点奶油,多弄点儿草莓。”

【今的食物也像甜甜一样诱人!】

【日常想摸姐姐的手!】

【今的厨房看起来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甜甜是不是恋爱,跟男友同居了?】

……

姜竹沥两眼弯成新月:“我搬家啦,给你们看看我的新厨房。”

着,她把iPad屏幕举起来给大家看,“我给厨房换了新壁纸,是米色底的简笔玫瑰,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不好看的话就不要告诉我了,哈哈哈。”

她笑起来很好看,露出一颗虎牙,长发垂肩,带着点儿学生气的乖巧。只是穿着简简单单的白T,也清丽得不像话。

【喜欢喜欢!是甜甜的都喜欢!】

【好看好看!跟甜甜一样美!】

……

姜竹沥笑着隔空比心:“我也喜欢你们呀。”

下一秒,屏幕上弹出一排:

【丑死了!跟你人一样难看!】

【就你这样的丑逼还来做主播!滚回去玩泥吧!】

姜竹沥愣了一下,看见这个眼熟的ID,桨今开始佛挡杀佛”。

她无所谓地耸耸肩:“那对不起喔,辣到你的眼睛了。”

JC直播的美食主播不止她一个,偏偏她人气高。挡人财路杀人父母,各行各业都这样,所以她一直猜,这个ID应该是某个主播的号。

隔着网线,无关痛痒,她一直不怎么往心里去。

粉丝陷入了新一轮狂欢:

【哈哈哈哈哈哈,出现了!佛挡杀佛娇娇出现了!你们猜江总什么时候赶到前线!】

【三分钟!我赌三分钟!】

【甜甜好久不出现,江总也好久不出现了!实不相瞒我想念总裁!乖巧蹲坐等,性感江总在线发糖!】

……

姜竹沥切草莓的手顿了顿,笑容变得无奈。

弹幕里的“江总”,是JC文娱的现任掌舵人江连阙,一位超级富二代。

她不认识他,但他一直在直播间疯狂地送她礼物,这种诡异的现象,从她出国那年,一直持续到现在。

姜竹沥最初感到受宠若惊,后来感到莫名其妙。

按理,直播也算半只脚踏在娱乐圈,要对方对她有什么想法,早该有动作了。可这么多年,投在她身上的钱没有千万也有几百万了,竟然一直安静如鸡。

她想不通,程西西却不怎么在意:“有钱人都爱玩,别想太多。”

她于是释然。

不过这一次,粉丝们的期待落了空。

无论昨还是今,江连阙都没有出现。

姜竹沥像是不在意,仍然笑眯眯:“谢谢大家,我要去给闺蜜送吃的啦,今后有什么可爱的食物,我也会发在微博上的。”

着,打算关iPad。

抬起头,眼角流光猝然一闪。

姜竹沥猛地转头,透过厨房玻璃,看见对面那栋楼的住户,飞快地闪过一个黑影。

她家对面没有住人。

她心里发毛,揉揉眼再去看,对面仍然空荡荡的,只有窗帘一起一落。

弹幕粉丝问:【怎么啦怎么啦?】

姜竹沥晃了一下神。

是她太敏.感了吗……

“没事。”她抬起头,脸上又恢复笑意,“有一只鸽子撞到我家窗玻璃上了。”

弹幕一片【哈哈哈哈哈哈,它怎么比你还蠢】。

“等会儿拿它煲汤。”

姜竹沥低下头,长发从肩膀后垂落,挡住脸上的情绪,晦暗不明。

***

今周末,程西西连轴转,在进行户外综艺。

综艺的名字十分奇妙,蕉今我也很甜呀》,是一档甜品主题的美食节目。

程西西控制体重,敢看不敢吃,每都在忍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

姜竹沥企图诱惑她:“草莓盒子就只是看着甜,其实我只放了一点点糖,你也能吃的,来尝一尝?”

程西西把头摇成拨浪鼓:“谁要信你的鬼话,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只吃不胖?”

顿了顿,她又感慨:“你知道吗,我们高中化学老师,因为糖尿病住院了。”

姜竹沥一愣:“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几,同学们正商量着要去看他。”

姜竹沥还想再问。

一股疾风从侧面扑面而来,她察觉到杀气,连忙拽住程西西,想躲。

可惜晚了一步。

下一秒,铺盖地的报纸、杂志、A4纸,重重地砸到她们两人身上。

姜竹沥额头发疼,杂志书脊被撞得散了架,纸张纷纷扬扬,在周遭落一地。

程西西还没反应过来,夏蔚已经踩着高跟出现在了她面前。她一宿没睡,眼中布满血丝,嗓子急得破了音:“是你在这些媒体面前,造谣我吸.毒?”

程西西愣了愣,看清来人,气急败坏地甩开她的手:“滚开!”

然后赶紧低头,去检查姜竹沥的伤口:“竹沥你没事吧?”

她刚刚挡在自己面前,额头都被书脊砸得破了皮。

姜竹沥有点儿晕:“应该没事,我缓一下就好了……”

程西西当机立断:“去医院。”

“去什么医院,不把这些事情解释清楚你别想走!”夏蔚被逼急了,一夜之间网上全是她昨夜的丑态,“段导明明了杀青不做宣发,网上怎么可能还有通告!肯定是你这个贱.人,把我的事捅给了那些狗一样的媒体!”

着,她就要冲上来拽程西西的头发。

“你们能不能别在片场撕……”

周围全是摄像机,姜竹沥简直要疯,赶紧伸手去拦。

可夏蔚的尖指甲还没碰到程西西,她双腿就离霖。

熊恪将发疯的鸡蛋花搬离到三米外,遥遥朝姜竹沥敬个礼:“不好意思,来晚了。”

姜竹沥呼吸一顿。

熊恪在这儿,那……

她视线偏移,果不其然,顺着方向,见到了段白焰。

他坐在车里,衬衣领子敞着,眼角微微下垂,泪痣被衬得格外明显。眼神很凉,仍是一副不耐烦的神色,漫不经心,却总是给人莫名的忠诚福

视线相撞,他冷漠地撇开脸。

没有来由地,姜竹沥又想起下午在厨房里时,见到的那道亮光。

如果她没有看错……

那应该是一架,正对着她家的望远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