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花颜策 > 第825章 (大结局五)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花颜闻言,心神巨震,看着花家祖父,一时间,言语无力。

花家祖父心疼地看着她,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温和慈爱地感叹道,“你对自己下魂咒,灵魂落入四百年后,是逆而为,而先祖对怀玉帝使用送魂术也是逆而为,逆之事,本就不可为,所以,你身受其苦,灵魂永世活不过当年你死去之时,而先祖受了罚,赔进去了一条命,苏子斩出生,深受寒毒所苦多年,若非遇到你强行为他夺蛊王,他也活不过弱冠。”

花颜抿唇,白着脸静静地听着。

“一切有因有果,种下什么因,结什么果。”花家祖父叹了口气,“你与怀玉帝是一桩孽缘,哪怕两世,能逆再遇,也改变不了宿命。我连你哥哥也瞒着,就是不想你这丫头想不开,没想到,苏子斩到底聪明,竟然悟透了他的命才是你魂咒的解药。”

花颜身子晃了晃,慢慢地坐在霖上。

花家祖父看着她,“丫头,看开点儿吧,你们的生死,是命。”

“我不信命。”花颜咬着唇,尝到了唇齿间的血腥味,红着眼睛,“一定有办法救他,爷爷,先祖临终还前了什么?”

花家祖父道,“除了这一句话话外,还也许是他错了,阴错阳差,错失了你们最可能相守的一世姻缘,再结姻缘,便是逆了命,你是凤星之命,四百年后,苏子斩则不再是龙星,你自然与他再无法续前缘。”

花颜闭上眼睛,一字一句,犹如万钧,“我要苏子斩活着。”

花家祖父蹲下身,看着她,“丫头,何必执着,他有他的归路,你已是太子妃,他即便活着又能如何?有时候,也许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不。”花颜摇头,红着眼睛道,“上一世他深受江山枷锁,不能为自己自由活着,这一世,他能摆脱枷锁,也能够为自己自由活着,他已放下我们的过往,完全可以闲时看花,品茗赏月,游历下,自由自在。”

“丫头,你执着他活着,可曾问过他是否愿意?”花家祖父轻叹。

花颜含着眼泪,“祖父,您,一个人哪怕连命都不要,也想另一个人好好活着,难道就就不想亲眼看着如何好好活着吗?无论是他还是我。否则,他又何必倾扎寒毒之苦多年?何必用了蛊王?何必活到今日?无论是上一辈子,还是这一辈子,他没有一日安顺过,我想他活着,余生安顺。”

花家祖父沉默。

花颜喃喃地,“回来这一路,我就在想,若是我倾尽灵术,能不能保住他的命。想来想去,大约是不可能的,我若是能救他,怕是我也会死,我死的话,对不住云迟,更对不住他以命救我,也对不起云辰。爷爷,我似乎走入了死角,出不来了。您帮我想想,有什么法子?”

花家祖父将手放在她头顶,又沉默许久,道,“将他送去云山禁地吧!他以命救你,愿云山禁地的先祖能庇佑他。”

花颜伸手抹掉眼泪,点头,“我这就将他送进云山禁地。”

“嗯。”花家祖父颔首。

花颜站起身,快步除了祖祠。

花家祖父看着花颜匆匆离开的身影,转向花家列祖列祖的排位,叹息,“愿先祖们保佑。当年,我们花家开启临安大门,放太祖爷通关,本就对不住他。如今,愿先祖们庇佑他一命,一生安顺,否则颜丫头一生都不会开心。”

花颜出了祖祠,直接去了苏子斩以前在花家居住时的院子。

花离正从院中走出来,见到花颜,对她道,“十七姐姐,我刚刚将子斩哥哥送来,他的确累了,已经歇下了。”

花颜停住脚步,想着时日无多,必须抓紧时间,对花离道,“你再进去喊他,跟他,他立马收拾妥当,与我走。”

花离一愣,“十七姐姐,你要带着子斩哥哥去哪里?”

“云山禁地。”花颜沉声道,“也许那里能救他。”

花离点点头,“十七姐姐稍等,我这就进去喊子斩哥哥。”

花颜颔首,等在门口。

不多时,花离从里面出来,他身后跟着已沐浴后换了一身干净衣衫的苏子斩,他脸色苍白,行止虚弱,站在门口,看着花颜。

“走!”花颜看了他一眼,眼眶又红了红。

苏子斩想要什么。

花颜不让他开口,“你什么都不要,我的脾气你该是最了解。不到什么法子都没有的地步,我是不会放弃的。”

苏子斩闭了嘴。

花颜吩咐花离,“去备车,先扶他上车,我去太祖母那里接云辰。”

花离一惊,“十七姐姐,你也要带云辰进云山禁地吗?”

“嗯,他离不得我,我若是悄悄走了,他一准发脾气,怕是你们谁都哄不好,还是跟着我的好。”花颜道。

花离点点头,伸手扶了苏子斩去坐马车。

花颜去了太祖母处,祖母、夏缘等人都围着云辰话,见到她来了,太祖母似乎也知道了什么,叹了口气,“你们这些孩子啊,就是不让人省心,你一个个的,怎么就这么命苦?下多少人生活顺遂,偏偏你们求不到。”

花颜挨着太祖母坐下,对众人,“我这便带子斩去云山禁地,也许那里能保他以命。云辰我也……”

她话音未落,云辰本来被抱在祖母怀里,立即一把拽住了她袖子。

话音顿时笑了,看着他,“娘也带上你。”

云辰顿时高兴了。

“哎呦,这么丁点儿大,就人精似的,可了不得。”祖母讶异,“他竟然听得懂,知道你要走,竟是要跟着。”

花颜笑着将她离开京城没打算带着他时他拽着不松手的事儿了,众人都笑起来,纷纷啧啧出声。

祖母笑着将云辰塞进花颜怀里,“你都带着她赶了这么久路回了临安,带着他去云山也好,那就带着吧。”话落,她收了笑,“颜丫头,凡事不要太执着。有运数,人也有命数。”

花颜抿唇,没话。

祖母叹了口气,知道劝不动她,“你多想想太子殿下。你的命也挂着他的命的。”

“我晓得。”花颜这回点头,正是因为想着云迟、云辰,她才不敢行差就错一步。

太祖母拍拍花颜的手,“好孩子,无绝人之路,去吧。”

花颜颔首,站起身,告别了太祖母、祖母等人,抱着云辰出了太祖母的院子。

夏缘送花颜出府,低声,“若非我如今没法子跟着你,以免你还得分心顾着我,我也跟着你去了。就让师傅和夏泽跟着你吧。云山禁地是神灵之地,一定会让子斩公子好起来的。”

花颜看着她,“你好好养胎。哥哥他……”

“你哥哥的事儿我已知道了,师傅早些年研究出的那些毒药方子我都樱在月前得到消息后,我已让人搜寻药材,前日刚搜寻齐了,昨日已制成了药丸,命十七送去了。他如今还在淮河南岸,不能挪动,十六陪着他,十七快的话需要四五日到地方,只要他服用了解药,当日就会醒,你放心吧。”夏缘道。

花颜心下一松,终于露出了连日来的第一个真实悦心的笑容,“我就知道哥哥娶了你真是没错。你好好养胎。”

“嗯。云山禁地无纷扰杂事,你也多注意身体。”夏缘看着她,“若是万一……我是万一……子斩公子……你可别想不开,诚如祖母,人有命数。”

花颜轻轻吸了一口气,“好!”

夏缘见她听进去了,答应了,心下一松,不再多。

花府门口,花离早已安排妥当,苏子斩已坐在了马车中,花离见花颜抱着云辰出来,对她道,“十七姐姐,我送你们去云雾山。”

“好。”花颜点头,抱着云辰上了马车。

不绝、夏泽、忠子连忙上了后面的马车跟上。

一行人离开了花家,向云雾山而去。

半日后,来到了云山禁地,上一次禁地开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