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花颜策 > 第824章 (大结局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七日后,花颜带着苏子斩回到了临安。

踏进临安城门的同时,收到了安书离的书信。安书离在信中已于四日前杀了严军师,严军师五十万兵马战死十万,剩余四十万,悉数收编。他与云让、梅舒毓已带着九十万大军前往关岭山。

花颜早已料到是这个结果,简略地给他回了一封信,她已到临安。

花颜回临安,并没有命人给家里传信,于是,当她踏进花家大门时,门童惊的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高喊,“姐……太……太子妃回家了!”

门童这一嗓子顿时使得安静的花家瞬间热闹起来,家中的人都迎了出来。

花颜笑着拍拍门童的头,问,“爷爷可在家里?”

“在家在家。”门童连忙回话。

花颜点头,看了苏子斩一眼,抬步向太祖母的院子走去。

门童注意到她怀里抱着的孩子,追着走了两步,心翼翼地问,“姐,您怀里抱着的是谁啊?”

花颜笑着回答,“他叫云辰,是我与太子殿下的孩子。”

门童“啊”了一声,好奇地看着她怀里的孩子,“原来是殿下啊,他真好看。”

花颜笑着点头,云辰长开了,是挺好看的。

花离、花容年纪,腿脚比别人快,很快就迎到了院门口,看着花颜眼睛发亮,“十七姐姐,你回来啦!”

“嗯。”花颜笑着看了二人一眼,“不错,都长高了。”

“子斩哥哥。”花离、花容又给苏子斩见礼,同时对夏泽、不绝、忠子打招呼。

苏子斩点点头,连日的奔波,让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

花离问,“子斩哥哥病了吗?”

花颜抿起了嘴角。

苏子斩笑了笑,没答话。

花离看着二人神色不对,转向不绝,不绝叹了口气,对他摇摇头,“进去再吧。”

花离点点头,不再多问,目光转向花颜怀里的云辰,“好漂亮的孩。”

“花离公子,姐了,这是姐与太子殿下生的殿下。”门童立即道。

“啊!殿下啊。”花离睁大眼睛,看着粉雕玉琢的云辰,正乌溜溜地睁着眼睛看着他,他一下子欢喜的不行,“怪不得这么漂亮。”完,又纳闷,“少夫人还有一个半月才会生,不是十七姐姐你与少夫人相差也就一个月吗?怎么如今殿下都出生了?”

“早产了,如今云辰已快一个半月了。”花颜笑道。

花离又惊了一下,“怎么会早产呢?”

花容一把将花离拉过,“就你话多,十七姐姐刚进门,让她喘口气,有什么话等十七姐姐歇过来再问。”

花离挠挠脑袋,“也是。”话落,他对花容问,“殿下是不是很漂亮?”

“自然。”花容又多瞅了云辰两眼,雨雪可爱的人儿,裹在锦被里,看起来乖乖巧巧的,而且一点儿也不怕生人,不哭不闹,眼睛特有神,真招人喜欢啊。

一行人着话,谈论着云辰,来到了太祖母的院子。

太祖母、祖父、祖母等人已等在了院门口,就连大着肚子的夏缘都惊动了,匆匆地来到太祖母的院子门口等花颜,她知道花颜每回回家,一定先去太祖母的院子。

“哎呦,我的老眼睛没花吧?颜丫头怀里抱着个孩子?她生了?”太祖母眯着眼睛看着远远走来的花颜等人,问身边的人。

祖父、祖母也睁大眼睛看,“还真是抱着个孩子。”

夏缘眼神好,点头,“看起来是早产了,幸亏母子平安,我师傅也跟着来了。”话落,她“咦?”了一声,“子斩公子的脸色怎么如此苍白虚弱?看起来像是大病的模样?太子殿下正在关岭山打仗,花颜这时候回花家,且子斩公子也跟着来了,想必出了很重要的事儿。”

夏缘有时候很聪明,对花颜又了解的深,所以,一预料郑

“我看到你弟弟了,也长高了,抽挑了,俊的不校”太祖母笑呵呵地,“子斩这孩子啊,大约受伤了,有不绝在,不会有事儿的。”

花家祖父看着苏子斩,面色染上几分凝色,没接话。

花颜走近,笑着一一喊人,“太祖母、祖父、祖母、嫂子!”

太祖母又“哎呦”两声,点头,不错眼睛地看着她怀里抱着的孩子,“这是你生的?”

花颜笑,“嗯,是我生的。”

“真好看,是个子?他叫什么名字?”太祖母笑呵呵地问着,伸手去接,“快,我很久没见着刚出生的孩子了,给太祖母抱抱。”

“他叫云辰。”花颜笑着低头,对睁大眼睛的云辰,“这是娘的太祖母,你叫太祖外婆,让太祖外婆抱抱好不好?”

云辰虽,但这孩子脾气秉性可不,这么长时间花颜发现了,什么事情得他自己同意,否则就不干不乐意。

面对眉眼慈和的老太太,云辰显然很给面子,听了花颜的话,伸出手找太祖母抱。

太祖母乐的合不拢嘴,连忙接过云辰,抱在怀里,笑呵呵地掂拎,“孩子不大,还挺重,长的结实好。”

祖父、祖母围上前,一时间都欢喜不已。

夏缘也围着瞅了云辰一会儿,见云辰从太祖母的怀里转到祖父的怀里,又转到祖母的怀里,她挺着大肚子没法抱,只能眼馋地看着,对花颜话,“怎么就早产了呢?”

花颜简单地将她病了一场的事儿了。

夏缘点点头,又看向苏子斩,打了招呼后,问花颜,“子斩公子这是怎么了?”

花颜抿唇,“他为了救我,自己咒自己,心脉开始枯竭,药石无医。”

夏缘猛地一惊,再看苏子斩的眼神就变了,“师傅也没法子?”

“没有!”花颜摇头。

夏缘脸色也不大好,“怎么他自己咒自己就能救你呢?难道是因为你身体内的魂咒与他……”

“嗯。”花颜颔首,“我也没料到。”

四百年前,她自己给自己下魂咒时,边没想过解,原来魂咒的解法,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吗?连不绝都没有法子,除了回来花家,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办法。

夏缘伸手拉过她的手,花颜的手冰凉,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你别急,也许会有法子的。”

“嗯。”花颜看了一眼祖父,见他正瞅着苏子斩,眉心凝着,想着她猜测的对,祖父一定知道什么。

众人围着云辰热闹了一阵后,与苏子斩、夏泽、不绝等人话。

太祖母拉着苏子斩的手往屋里走,絮叨地,“你这孩子,怎么受伤了?你这身子骨也太弱了,如今回了家,就好好补补,我让厨房给你多做些好吃的。”话落,又对夏泽,“你这孩子也是,太清瘦了,跟竹竿子似的,也要补补。”

苏子斩微笑,容色温和,“多谢太祖母。”

夏泽笑着点头,“我以后多吃饭多锻炼身体。”

“嗯,都是好孩子。”太祖母笑呵呵地带着人进了屋。

花颜没往屋里走,而是来到祖父身边,对他正色道,“爷爷,我有话问你。”

花家祖父点头,“走吧,跟我去祖祠,那里清净,你回家,也该去给列祖列宗上柱香。”

“行!”花颜痛快地点头,转身对花离吩咐,“子斩身体不好,一路舟车劳顿,定然累及了,他还住原来的院子,你一会儿就带着他去休息。”

花离点头,“子斩哥哥的院子一直留着,有人打扫,很干净,直接去住就校十七姐姐放心,一会儿我就进去带着子斩哥哥去休息。”

花颜点头,跟着祖父去了花家祖祠。

一路上,花家祖父问了花颜近来的一些情况,花颜一一答了,二人着话,来到了祖祠。

推开祖祠的门,里面一众花家先祖的排位,花颜挨个给先祖们上了香,在香火缭绕中,转向花家祖父,“爷爷是不是一直以来瞒了我什么事儿?如今您总该告诉我了吧?”

花家祖父点点头,看着四百年前的一个排位,声音沧桑,“四百年前,先祖临终弥留之际留了一句话,他在送怀玉帝魂魄入四百年后世时,窥破机,你的魂咒因他而生,只有他死,你才能解开魂咒。这是我一直隐瞒你的事儿,也是我当初不想你与她再续前缘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