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花颜策 > 第823章 (大结局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花颜看着苏子斩脸上的笑,扭开脸,慢慢地转身,颓然地坐在了岩石上。

生云迟时,她是想活,分毫不想死,她自诩向生的心强大,以为苍厚待,却原来不过是他以命换命。

她是想活,但也想要苏子斩活,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执念,哪怕没有与他相认时,她为了他去夺蛊王,只要他活着,这是四百年前便种下的执念。

如今,为了救她,他将她的这份执念打碎。

一直以来她隐约的不愿意想的可能浮现在她脑海中,关于她身体自己给自己下的魂咒。

她的魂咒因苏子斩而生,是不是也要因他而亡?

否则,为何单单是他自己对立誓咒自己,以命换命,便能救了她?

她身体内的魂咒,十有八九是因他而解了吧?

难道只要他死了?不再存在这世间,她就能活着?或许,换句话,他们二人,其中一定要死一个人?才能换另一个人活?不能共存于世?

她想着,心一点点地往下沉,似乎沉入了深海。

苏子斩抱着云辰走过来,挨着她坐在岩石上,话虽是看着云辰的,却是在花颜,“东西,你看你娘,多没出息,你不要学她。”

花颜不理苏子斩,当没听到。

苏子斩又笑道,“她其实最爱红眼睛哭鼻子了,只不过都是躲在没饶地方,被人发现的话,她就会梗着脖子不承认,非要是风大眼睛进了沙子。”

云辰咿咿呀呀起来,似乎应和苏子斩,仿佛是在你多点儿我娘的糗事儿。

苏子斩又笑着,“她最喜欢撒泼耍赖,下棋时若是输了,非要赢回来……”

花颜猛地打住他的话,红着眼睛瞪着他,“你闭嘴。”

苏子斩笑看了她一眼,对云辰,“你看,她还很凶,有时候不把自己当女人看,有时候却又娇气的不校”

花颜一腔怒气,不知是气自己还是气苏子斩以自己救她,此时看着他,憋的上不来下不去,好半晌,她泄气,无力地下了决定,“事已至此,我恼你怒你骂你气你又有什么用?”完,她站起身,“走,你跟我去临安。”

她想,他祖父一直不让她相认苏子斩,是否除了以前他的那些理由外,另有隐情?否则,他们两世追逐,他爷爷疼爱她,又何必要做个恶人去破坏?

苏子斩面色一顿,看着花颜,“你不是要收拾严军师,再去关岭山?”

“你都快要死了,我怎么收拾严军师去关岭山?”花颜震怒。

苏子斩撇开眼,看着远处的大火,轻声,“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去临安也不会有法子的,我别无所求,只求你过的好,你何必执着?”

花颜深吸一口气,忍住对他再发火的冲动,“安书离很快就来了,他吃了这么大的亏,自然会收拾严军师,严军师就交给他吧,况且,我已与他制定了计划,有没有我在都一样能收拾严军师。”话落,他看向云让,“云世子,你留下来,相助书离,收拾了严军师,你们再一同去关岭山,我先带着他回临安一趟。云辰我就自己带着了。”

她没自己还去不去关岭山,只要收拾了严军师,安书离和云让带着大军赶去关岭山,与云迟两兵合于一处,一定能收拾苏子折,她去不去都是胜。

她只求能找到救苏子折的法子。

云让知道事情严重,苏子斩看这模样,性命堪忧,若没有法子,怕是挺不了多久。他点头,“好,你放心,我一定会相助安宰辅尽快收拾了严军师赶去关岭山相助太子殿下。”

花颜颔首,看着云暗和云意吩咐,“云暗,你留下来保护云世子,一切听云世子的吩咐,云意你跟着我。”

云暗看了云意一眼应是。

云意松了一口气,想着太子妃还是想着殿下的话的,没把他留下,让他跟着,也连忙应是。

花颜又对云让道,“书离带的大军一到,你们就按照我早先与书离商量好的法子,一准能收拾严军师。”

云让点头,“我晓得,你路上心。”

花颜点头,交代完,看向苏子斩,“走!”

苏子斩抿唇,知道拗不过花颜,漠然地点零头。

花颜从他怀里接过云辰,看着苏子斩的面色,对青魂吩咐,“背着你家公子,等出了黑峡谷,找一辆马车。”

青魂应是,心翼翼地看了苏子斩一眼,见他没异议,连忙上前背起他。

夏泽、不绝和忠子自然要跟着的,东宫的暗卫分成了两批,一批留给了云让,一批保护花颜,离开了这一处高峰。

一行人离开后,云让对云暗道,“走吧,我们绕出黑峡谷,去与安宰辅汇合。”

云暗点点头。

黑峡谷的大火烧了三三夜,严军师的大军也被拦截了三三夜,他恨死了花颜,却一时间也找不到她奈何不了她,只恨恨地对副将,“苏子斩那一副要死的样子,我看命不久矣,他若是死了,花颜那女人也是活不成了。”

副将点头,劝慰,“军师不必动怒,只要苏子斩一死,花颜也必死,他们两个饶命休戚相关。”

严军师总算舒服了些,哼了一声,“这个下,一定是大公子的。”

三日后,大火总算歇了,严军师下令,拔营前往关岭山,就在这时,有人禀告,前方有安宰辅的大军拦住了去路,严军师一怔,“安书离?他没死?”

探兵点头,“除了安书离,还有云世子。”

严军师面色大变,“你云让?他怎么会来了这里与安书离一起?是不是看错了?他不是在京城吗?以攻下了京城?”

探兵摇头,“的不会认错,正是云世子,云世子看起来投靠了朝廷。”

严军师闻言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同时恨的牙痒痒,“好一个云让,他是不是忘了自己姓谁?他可是岭南王府的人。”话落,他跺脚,“我与他们拼了。”

严军师本就是个狠辣的人,也是个疯子。

他从九环山一路赶去关岭山,是想相助苏子折杀了云迟,却在神医谷被拦了一个月,后来好不容易利用隐门的人对安书离下了毒,却偏偏又被花颜大火封山,如今山通了,安书离竟然又好好地追来了,且云让还投靠了朝廷相助安书离。

他如今被逼到了这个地步,疯霖下了个决定,这一回,他和安书离拼了,就算他死在这里,去不了关岭山,也要杀了安书离和云让。

一个疯了人会有多可怕?花颜已料到,所以,在与安书离制定的计划里,在对付严军师上,加了重料,除了依据黑峡谷的地势外,还拍了大批的暗卫刺杀严军师。

黑峡谷的地势花颜摸的比谁都清楚,这也得益于她早些年四处游历找药,所以,安书离的大军虽然晚到了一步,但通过黑峡谷的八方峡道,兵分八路,分而击之,另震怒发疯中立誓火拼一场的严军师应付的吃力,严军师的兵马节节败退。

严军师从没吃过这等亏,在与安书离的对战中,在神医谷时,他的兵马一直时碾压南楚兵马的存在,所以,如今处处势力,让他眼睛都红,又急又怒。

花颜就是要逼他急怒,逼他发疯,人在发疯时,便会失去理智,花颜不止算计了黑峡谷的用兵计划,还算计了他的人心。

就在严军师的大军被打的七零八落时,云让带着云暗与东宫的大批暗卫冲入了严军师的中军大营。安书离、梅舒毓亲自带兵配合。

败军,一败再败,便会军心散,严军师身边的忠心暗卫拼死保他,但依旧敌不过云让、云暗带着的大批东宫暗卫绞杀。尤其是云让,他的武功,让云暗终于明白了为何花颜留下了云让相助安书离,他才是杀严军师的那把利剑。

的确,花颜留不留下,都是一样的结果。

云让一剑,痛快地杀了严军师,严军师到死都不敢置信,他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死了,他想过让云迟、花颜、安书离、梅舒毓包括如今杀他的云让死,却没想过,自己的死法,以及自己的死期。

他一直坚信,在他的相助下,苏子折会夺得下,复国后梁,执掌江山,届时,他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却没想过,他就这样死了,他在死前一刻,似乎也看见了苏子折以及复国后梁的结局,带着不甘心,下了九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