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花颜策 > 第822章 (大结局二)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十三星魂护送着苏子斩来到了黑峡谷的最高峰,入目处,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峰顶岩石背风处的云让,他虽没见过云让,但一眼便识出了他。

云让的怀里抱了一团锦被,锦被里露出了一个脑袋,粉雕玉琢,玉雪可爱。

苏子斩见过时候的云迟,看到孩子的那一瞬,浑身一震,移不开眼睛地瞧着他。

云辰也瞅着苏子斩,乌溜溜的眼珠好奇地盯着他,片刻后,嘴吧唧两下,对着他吐了一个泡泡,然后,咿呀咿呀地对他伸出手。

云让看着暗卫簇拥在中间的苏子斩,明明是酷热的气,他却裹了一件稍有些厚的披风,容色青白,气息虚弱,他见怀里的云辰伸手去够他,愣了一下,抱着云辰站起身,温声打招呼,“子斩公子。”

苏子斩点点头,视线移开又落在云让面上,声音清淡,“云世子。”

云让微笑,对他介绍,“想必子斩公子猜出来了,这位是殿下,太子妃月前早产,殿下如今刚满月。”

苏子斩视线又移回云辰脸上,点点头,清冷的眸光渐渐地温柔,和声,“殿下,很像太子殿下。”

云辰笑着颔首,对他道,“殿下初见子斩公子,似乎很喜欢你,他这般伸手够你,就是想让你抱呢。”

苏子斩抿起嘴角,看着云辰的模样,“我染了风寒,不宜抱他,以免过了病气。”

云让闻言点点头,伸手按住了云辰的手,温声,“子斩公子尚在病中,等他好了再抱你,乖。”

云辰扁了扁嘴角,不太高心模样,眼巴巴地瞅着苏子斩。

苏子斩心下一暖,握了握拳,最终还是后退了一步,移开了视线。

不绝本来躺在岩石上睡觉,如今醒来,走了过来,看着苏子斩,对他皱眉,“你这子怎么回事儿?怎么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样子了?”

苏子斩目光转向不绝,淡声道,“染了寒气,总也不好。”

这时,青魂陪着花颜来到,闻言立即开口,“神医,你快给我家公子看看,他已病了一个月,请了大夫,我家公子心脉开始衰竭,药石无医。”

不绝眉头拧在一起,形成好几道褶子,“心脉开始衰竭?药石无医?怎么回事儿?”

青魂摇头,“月前公子染了风寒,便开始不好了,好几个大夫都没法子治。”

“你伸出手来,我来看看。”不绝着,又看向花颜,“动武了?”

花颜点点头,面色有些不好地看了苏子斩一眼,没什么。

苏子斩走到一处岩石下坐下身,对不绝伸出手。

不绝跟着走过去,伸手给他把脉,须臾,眉头打成一个结,神情凝重地质问苏子斩,“怎么会这样?你身体不是好了吗?怎么如今心脉在衰竭?你做了什么?”

苏子斩摇头,“没做什么,染了一场风寒而已。”

“多久前的事儿,具体到哪一日?”不绝问。

“一个月零五日前。”青魂在一旁。

不绝面色一变,转头看向花颜。

花颜心神一凛,一个月零五日前正是她生云辰的日子,她看着苏子斩,开口的声音有些沙哑,“一个月零五日前,你做了什么?怎么会染了风寒?”

苏子斩看了她一眼,摇头,“没做什么。”

花颜转向青魂,“你来。”

青魂看向苏子斩,白着脸没出声。

花颜恼怒,拔高了音,“苏子斩,你跟我实话,你做了什么?”

苏子斩看着花颜恼怒,忽然笑了,他面色虚弱苍白,笑容却如云破月开,“那一日严军师带着大军在神医谷与安书离打的难解难分,我连营帐都没出,又能做什么?”

“你别以为你能糊弄我,你一定做了什么。”花颜不相信苏子斩什么都没做,若他什么都没做,青魂不可能不敢,她走近一步,盯着他问,“我问你,你身体好好的,突然心脉衰竭,是不是因为我?”

她到死都不会忘了她生云辰那一日,灵魂深受撕扯,曾有几个瞬间,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要脱离身体而去,后来,她死命地压制着,才死死地拽在身体里。

那种感觉,没有人能体会,也没有人能知道。

后来云迟出现,她生下云辰后,却奇迹般地治愈了,无论是身体,还是她的武功灵力。她惊喜之余觉得不可思议。

如今,他觉得上没有那么巧合,就在她生云迟恢复的那一日,苏子斩偏偏开始生病,心脉枯竭,药石无医。

她想着,眼睛不由自主的红了,慢慢地蹲下身,蹲在苏子斩面前,轻声,“我以前常喊你怀玉哥哥,如今你换了一个人,我也换了一个人,却是怎么也喊不出口了,苏子斩,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你做了什么?是不是用你自己换了我的命?”

苏子斩看着花颜,她已经扒了混入军中穿的铠甲,身上穿的一身浅碧色罗裙,手臂上挽着轻软的同色丝绦,似乎一如两世他初见的模样,他恍惚了片刻,笑着伸手摸摸她的头,眉眼渐渐柔和,声音却与花颜一样暗哑,“我真的没做什么,就是不经意间染了风寒而已。”

花颜挥手拂开他的手,腾地站起身,“你少骗我。”话落,她不再看他,转向青魂,站在他面前,死死地盯着他。

青魂哪里受的住花颜的目光,“噗通”一声跪在霖上,垂下头,咬牙用力地,“公子不让属下告诉您,公子其实是……”

“青魂!”苏子斩厉喝一声。

青魂顿时住了嘴。

“苏子斩!”花颜转向苏子斩,咬牙切齿,“你敢拦着他不让他试试?您信不信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我倒要看看,是我先死还是你先死。”

苏子斩抿唇,脸色又恢复清寒。

“!”花颜震怒,威压之气死死地将青魂笼罩住,“你不告诉我,我怎么救他?“

青魂浑身一寒,顶不住花颜的威压,沉默片刻,豁出去地,“公子当日不知为何突然感知到了您大限将至,于是动用了咒术,对立誓,以自己换您。”着,他抬起头,红着眼睛,声音沙哑,“没想到咒术真的管用,从那日开始,公子的心脉就开始衰竭,药石无医……”

花颜脸色发白,身子向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身子踉跄,一连退了三步,云让眼看花颜要栽倒,连忙走上前,伸手扶住他。

云辰似乎从来没见过她娘这副模样,似乎也吓住了,“哇”地一声哭了。

孩子的哭声很大,一下子打破了山峰上的死寂。

花颜白着脸看向云让怀里的云辰,云辰脸皱在一起,哭的眼泪横流。从他出生后被不绝打了一巴掌哭了好半后,这一个多月来,花颜还没看到他再哭,不高兴时只扁着嘴角,一副委屈到不行的表情。如今这是他第二次哭。

花颜看着云辰,一时间心里如乱麻一样,乱成了一团。

云让见花颜站稳,松开她,低头哄云辰,“乖,不哭。”

云辰却哭的更厉害,任凭云让怎么哄都哄不好。

苏子斩忍不住站起身,来到云让面前,瞅着云辰看了一会儿,扬眉低嗤,“东西,你哭什么?又没人揍你。”

标准的苏子斩式的语调。

云辰从糊住的眼睛里睁开一条缝,看着苏子斩,忽然不哭了,伸手找他抱。

苏子斩无奈地看着他。

不绝此时也不知道该什么,看了花颜一眼,见花颜红着眼睛死死地抿着唇,他叹了口气,他就嘛,怎么花颜病的都要死了,他都没办法,她却生了孩子后突然就好了,他还生令下后因祸得福了,原来不是。

他看着苏子斩道,“你根本就不是染了风寒,若是能抱的动,抱抱他没关系,过不了病气。”

苏子斩闻言从云让的怀里伸手抄起云辰,抱在了自己怀里。

云辰眼泪珠还挂在脸上,见苏子斩抱他,立即呵呵呵地笑了起来,孩子的笑声不大,却听得出很开心。

苏子斩瞧着他,扬眉露出笑意,“东西,你倒是很招人喜欢,比你爹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