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花颜策 > 第821章 (大结局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花颜下了高峰,凭借绝顶轻功,隐藏身形,很快靠近了严军师畏惧于火势相逼不停后湍大军。

距离得远看不清,距离得近了,花颜注意到五十万大军的中心,有一辆马车,马车四周围着不同于身穿铠甲的士兵,而是清一色的黑衣护卫。其中一人花颜认识,是苏子斩的近身暗卫青魂。

马车跟随着大军后退,严军师哪怕面临这样大火封山,但依旧不放松对苏子斩的看视,他一边下令,一边带着人来到了苏子斩的马车旁。

大军经过了一阵乱象后,有序地听令快速撤退着。

花颜想着严军师不愧是苏子折身边一直跟随倚靠的得力之人,这般时候,临危不乱,死死地看紧苏子斩。

她一时找不到机会下手,只能一边在暗中跟着大军撤退,一边想着法子。

忽然,她灵机一动,隔空悄无声息地抓了一名士兵,快速地扒下了他身上的铠甲穿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她借着衣服的掩饰,迅速地混进了大军郑

士兵们都快速地撤退,花颜的动作又太快,没人注意军中已混入了花颜。

严军师一心盯着苏子斩的马车,自然也没注意,更何况大军拉了长长一条线,他也注意不到。

不多时,花颜就混到了距离苏子斩马车的十丈之外,十丈之内防护实在是太过严密,都是苏子斩与严军师的近身之人,她再靠近的话该被发现了。

她正想着给苏子斩传音入密,若是得知她来救,他一定会配合时,马车的帘幕忽然从里面挑开,苏子斩露出一张脸,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虚弱,向外看了一眼。

花颜看到这样的苏子斩,不由皱眉,想着这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难道是严军师折磨他了?不可能,严军师怎么敢?苏子斩连苏子折都不怕,又岂能受严军师威胁?

那他是生病了?否则怎么是这副样子?

“二公子,你要打什么主意?”严军师盯着苏子斩。

苏子斩凉凉地瞥了严军师一眼,神情寡淡,“大火封山,这般拦截你大军的法子十分聪明机智,你觉得会是谁做的?”

严军师怒道,“安书离十有八九已经死了,一定是梅舒毓,他诡计多端,知道没办法阻止我,才提前来这里以大火封山,等我抓到他,要将他碎尸万段。”

苏子斩笑了笑,“你抓不到的。”

严军师怒道,“二公子,我就不明白了,你与大公子联手,下没有人是你们的对手,你为何非要想不开将下拱手相让?

苏子斩淡漠得无动于衷,“下百姓过的好好的,何必要搅乱百姓们的安稳?下由谁做主不一样?”

“怎么能一样?”严军师怒道,“二公子真是朽木不可雕也。”话落,又狠声道,“那你就等着看大公子如何杀了云迟吧。这下早晚都是大公子的。”

“这下,不会是苏子折的,哪怕我什么也不做。”苏子斩似乎懒得再与严军师多,落下了帘幕。

花颜看到他落下帘幕之前,眸光似乎扫过她这个方向,她敢肯定,苏子斩一定发现她来了。

严军师气愤不已,但看到这样的苏子斩,他还是住了口,没可奈何。

花颜打消了给苏子斩传音入密的打算,转而对青魂传音入密,“青魂,是我,你家公子怎么了?”

青魂清晰地听见耳边传来花颜的声音,身子一僵,霎时心里狂喜,不过他面上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同样用传音入密给花颜回话,“太子妃?是您吗?公子病了一个月了,药石无医。”

花颜面色微变,当即,“我这就救你家公子出去,稍后,我引火来马车前,趁着大乱,你带走你家公子,去远处最高的那处山峰处,我来断后。”

“是!”青魂压下心中喜意。

自从苏子折离开,严军师就看死了苏子折,他们身边这些人想尽办法,也没法全手全尾地带着苏子斩离开,而苏子斩自己又不走,不想将他们跟随他的人都折损,这样一来,他只能一直待在严军师看视的范围内,至今走不掉。

如今花颜来救,且她能够给他传音入密,可见武功恢复了。

他怎么能不高兴?

青魂几乎第一时间就给十三星魂传音,十三星魂所有人一时间都打起了精神,等着配合花颜。

他们清楚地知道花颜的本事,所以,丝毫不犹豫听从她的安排。

花颜等待着时机,当大军撤徒一处凹凸不平的矮山坡地时,她深吸一口气,猛地以灵术出手,从蔓延的松林大火中生生地抓了一大团火出来,猛地砸向严军师。

严军师只顾盯着苏子斩,眼前忽然一红,当头被一团火团砸下,她始料不及地“啊”了一声。

围绕在严军师身边的士兵们也齐齐发出痛喊声,四散逃开。

一时间,围绕在苏子斩马车旁的人手因为这里出现一大团火而大乱起来。

十三星魂与暗卫们趁机动手,青魂携了苏子斩,冲出马车,以轻功踩着士兵们的头顶,冲进了两旁没着火的山林。

严军师反应过来,猛地就地打了一个滚,同时他机敏地觉得来人是为了救苏子斩,他一定不能让人救走苏子斩,一边滚一边大喊,“杀,给我杀了苏子斩!”

宁可苏子斩死,也不能放走他。

“快,放箭!所有人听令,谁杀了苏子斩……”

花颜又一个火球砸向严军师,严军师的话语被打断。

花颜冷笑一声,严军师的确是狠辣,这个时候,他还能识破是有人要救苏子斩,可见也聪明,他不下令杀她这个来救苏子斩的兵,反而一心下令要杀苏子斩,可见他的狠和聪明,知道放走苏子斩更不利。

严军师滚的动作快,随手拉了一个士兵给他阻挡火势,眼角余光扫见慌乱的士兵里举着火球向他砸来的人,那张脸,他做鬼化成灰都不会忘了,他又厉声大喊,“花颜!原来是你!给我杀了她,放箭,她和苏子斩,都给我杀了。”

“谁能一箭射死他们,奖一等军功!”

花颜又扔了两个火球,见十三星魂带着苏子斩已隐去了身形,自己虽然恨不得杀了严军师,但这狐狸狡猾,拉伶背的阻挡她的火球,一时间杀了不了他,而无数士兵们被他鼓舞,都不怕火球了,拉弓搭箭射向她,她不敢再连战,毫不犹豫地踩着士兵们以宝剑挡开了四面八方而来的箭雨,转眼间也近了山林里。

严军师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铠甲已被烧的黑一块泥一块,头盔都因为打滚蹭掉了,他一双眼睛怒目而视地看着那处山林,大喝,“给我追!给我杀了他们!”

士兵们看着那处山林很快就要被大火吞没,不敢追去。

严军师恼怒,手起刀落,砍了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士兵,发泄着心中怒意,目呲欲裂咬牙切齿地看着那处山林,“花颜,我早晚要杀了你!”

“可惜,你永远都杀不到!”花颜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十分地清晰,让人分辨不出是哪个方向。

声音很是清淡,却让人听出了很是藐视和张扬。

严军师气的眼珠子恨不得都喷火了,勉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愤怒地下令,“还站着做什么?赶紧撤,都向被大火烧死吗?”

士兵们重新规整,重新迅速地撤退。

大军撤退后,只留下一辆马车,彰显着严军师心里恨的牙痒痒的不甘心,很快大火蔓延到,将马车烧着了。

花颜动了灵力,虽微薄,但也足够她额头冒了汗,隐去山林后,她断定严军师不敢追来,而士兵们畏惧于大火,这时候即便他杀人军令如山也不管用。

没有多少人愿意明知是死还去赴死。

所以,她进了山林后,喘息了片刻,眼见着大火蔓延来,她快速地离开向那处高峰而去。

她刚走两步,青魂去而复返,见到花颜,松了一口气,见她气虚,刚要上前伸手拉他,花颜身后一直保护他的云暗现身,看了青魂一眼,青魂收回了手。

花颜对二人笑了笑,语气轻松,“走吧!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