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花颜策 > 第820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如今关岭山云迟带着的兵马与岭南王和苏子折的兵马也在进行拉锯战。一旦严军师先一步到达,岭南王和苏子折瞬间被注入了大批兵力,云迟势必危难凶险。

严军师最是明白苏子折,所以,哪怕让隐门的人对安书离下了剧毒,也依旧没有再恋战,不敢再耽误下去,他要赶着去要云迟的命。

云迟是南楚的支柱,只要杀了云迟,一切都好。

花颜见安书离自责不已,温声道,“书离不必过于担心,“我知道一条近路,不过人迹罕至,只能带着懂武功的人攀岩而校你如今醒来后,你带着大军照常赶路,我带着暗卫提前走一步,赶去严军师前头拦住他。”

安书离担心地,“太子妃带来多少暗卫?”

“千人。”花颜道,“够用了。”

“怎么能够用?严军师可是带了五十万兵马。”安书离摇头。

花颜笑道,“我不需要与他硬碰硬,我只需要截住他。”

安书离皱眉,仔细看着花颜,“太子妃武功恢复了?灵术也恢复了?”

花颜点头,“在七百里地外,有一处黑峡谷,是前往关岭山的必经之路,黑峡谷方圆百里,尽是茂盛的松叶林,只要我超近路,赶去严军师大军的前面,点燃松叶林,就能以大火封山拦住严军师的大军。”

安书离心思一动,眼神一亮,“太子妃可了解松叶林的风向以及这两日的气候?如今正是雨季,若是下雨,此计不成。”

花颜笑道,“今日赶路时,我早已看好了气候风向,你放心,助我。最起码能阻挡严军师大军一日。”

安书离想了想,“让梅舒毓来领军,我与你一起。”

“不必,你身体目前受损,需要将养,不宜奔波。我带着暗卫与云让一起就好。”花颜道,“我拦了严军师的大军后,你带着大军也差不多到达了,我们就就在黑峡谷收拾他。”

安书离也知道自己如今跟着怕是拖花颜后腿,只能点头。

于是,接下来二人商议如何在黑峡谷收拾严军师和五十万大军的方案。

二人商议了半个时辰,花颜命人喊来云让。

云让与安书离脾气秉性有几分相似,二人一见如故,言谈片刻,花颜点齐暗卫,带着云让、云辰、不绝,以及夏泽离开了大军。

夏泽文武双全,跟着花颜不会拖后腿,十一皇子十分羡慕,奈何文他还能行,武就不能与夏泽比了,只能乖乖地跟着大军。

梅舒毓其实也想跟去,不过安书离刚解了毒,大军离不开他,只能作罢。

“梅表兄,我要和你学武。”十一皇子在花颜等人离开后对梅舒毓道。

梅舒毓拍拍他肩膀,“你武学资质有限,否则太子表兄早就亲自教你了。乖,好生待着吧。”

十一皇子泄气。

梅舒毓也是累了,上了安书离的马车,对他,“你瞧见殿下了吧?可真好看啊。你将来我与清溪生个女儿,嫁给殿下,怎么样?”

安书离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别想的那么远,你要守三年孝,三年后即便立马有孕,那也得一年后才能生孩子。那时殿下都四岁了。”

梅舒毓瞪眼,“那总比你如今连个媳妇儿都没有强,我好歹毫有盼头,你呢?”

安书离默了默,“那你努力吧!别到时候没生女儿生个儿子。”

梅舒毓瞪眼,“你能不能盼着我点儿好?”话落,哼了一声,“自然要努力,殿下多招人喜欢啊。”

安书离浅笑,“是挺招人喜欢的。”

梅舒毓嘿嘿一笑。

花颜并不知道梅舒毓竟然惦记上自家这个刚出生的东西了,她带着东宫和花家的暗卫,超近路前往黑峡谷。

人迹罕至的路不是崇山峻岭便是悬崖峭壁,实在难走,幸好花颜恢复了武功,云让也有着高绝的武功,二人轮流带着云辰,并不觉得太难校

不绝以前四处游历常年外出去山林悬崖峭壁采药,所以,也不觉得难走。

唯独苦了忠子,只能由云暗和暗卫们轮番拽着,一张脸苦哈哈的,尤其走万丈山涧时,吓的脸都白了。

云辰反而十分的兴奋,连觉也不睡了,在花颜或者云让的怀里,咿咿呀呀的,似乎在真好玩啊,太好玩了,我好喜欢之类的。

花颜看着他很是好笑。

云让也觉得和孩子怕是生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怕”字。以后他若是大一点儿后,估计得好生看紧他,否则,他也许会跟她娘一样,四处去跑,不在京城待着。他这个做师傅的,少不得要多操些心,即便他外出游历,他也得看紧他。

半日一夜后,来到了花颜的黑峡谷。

果然如花颜所料,黑峡谷并没有大军踩踏而过的痕迹,显然严军师还没到。

花颜吩咐云暗前去打探严军师大军的消息,同时带着暗卫们布置黑峡谷,要确保拦住大军的同时,又不会因为大火蔓延,烧到乡野百姓人家。

云暗很快就打探到了严军师大军的消息,回来禀告花颜,“主子,严军师的大军快到了,在三十里地外。”

花颜点点头。

云让道了一声,“好险,幸好赶得及,太子妃料事如神。”

花颜掐算的准,分毫不差,赶在严军师的前面,果然就赶在了严军师的前面,三十里地用不了半个时就能到,众人抓紧时间赶紧布置。

云暗又去打探,每隔五里地传回一次消息,在严军师大军距离最后一个五里地时,花颜下令,“点火吧。”

随着她一声令下,点燃了黑峡谷的松叶林。

松树本就带有油性,一经点燃,顿时顺着风向燃烧起来。

诚如花颜所,上相助,占据时地利人和,虽然夏日里风,但大火连成一片,依旧像着严军师大军的方向扑去。

花颜看着蔓延的大火,对云让,“走,我们绕去那一处最高峰,看看怎么想办法从大军中救出苏子斩。”

云让看了花颜一眼,点头,“好。”

岭南王府一直以来与苏子折交往过密,云让对于花颜与苏子斩的恩怨纠葛虽不是十分清楚,但也清楚七八分,对比苏子斩,昔日里他那么点儿心思微不足道。

一行人绕开火势,登上了远处最高的一处山峰,从山顶的岩石下眺望,只见严军师带着的大军看到蔓延而来的火势,惊慌地往后退。

严军师带着的兵马已进了黑峡谷,方圆百里,都是松叶林,大军人多,在这时候就显出笨重来,掉头折返,也显得速度慢。

风向虽,但火势却寸寸蔓延,实在不上慢。

严军师急了,大声高喊,疾言厉色,“快,撤!动作快点儿!”

五十万大军,黑压压一片,骑兵占据优势,撤的快,步兵要慢上许多,因动作快了,军中难免呈乱像。

花颜即便恢复了武功目力极好,但也从那密密压压的大军中找不见苏子斩的影子,她远远盯着苏的旗帜下的严军师,他目标十分醒目,她想着若是自己此时下去冲入大军中,能有几分把握杀了严军师。

云让似乎看出了花颜的想法,对他道,“太子妃稍安勿躁,五十万大军即便如今惊慌后退,但对严军师还是呈保护之态,你不能进入军中杀严军师还能全身而退。”

花颜点点头,她不过是看着那般慌乱的形势有些心动罢了,但也知道她若冲进军中即便杀了严军师,要想全身而退恐怕难。而若是依照擒贼先擒王来看的话,她即便擒住了严军师,以严军师一直想要杀她来看,宁可下令士兵放箭连他一起杀了,也不会受她威胁,对于严军师来,杀了她跟杀了云迟差不多,哪怕赔上自己。

云让见花颜听劝,便住口不再言语。

花颜又看了片刻,对云让,“你们留在这里,我单独靠近一些,严军师离开九环山一定将苏子斩带上了,如今苏子斩肯定就在他的军中被看视,我不能杀了严军师,要想法子找到他救出他。”

云让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那你心些,殿下离不得你太久。”

“好。”花颜答应,足尖轻点,独自一人下了高峰。

云暗跟上了花颜,其余人留下保护云让与云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