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花颜策 > 第819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梅舒毓一声令下,大军启程,前往关岭山。

五十万大军收整,用了两个时辰,忙过了两个时辰后,梅舒毓才喘了一口气,抽出空来问花颜,“表嫂,那人与那孩子是谁?”

花颜瞅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你能是谁?”

梅舒毓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不认识啊,哪里知道是谁?”话落,他忽然怪叫一声,“啊,表嫂,你的肚子……”

他是真的因为安书离之事急晕了忙晕了,竟然都没注意到花颜的肚子已经噶了。他盯着花颜,“表嫂,殿下呢?”

因花颜早产,生下云辰后,云迟拦下了皇帝昭告下的告示,又封锁了京城的消息,所以,远在神医谷对抗严军师兵马的梅舒毓等人并没有得到消息,花颜的书信中也未曾特意此事。

所以,梅舒毓如今是真的惊到了。

花颜看着他惊悚的模样,也不再逗他,对云让招招手,云让笑着骑马走过来,花颜给梅舒毓介绍,“这位是云世子,他怀里抱着的是云辰。”

梅舒毓看着云让,脑中飞快地转着,想着云世子是谁?

“云让。”云让笑着报出自己的名字。

梅舒毓恍然大悟,看着云让,更惊骇,“你是岭南王世子?”

不怪他惊骇,实在是岭南王谋反,连带着深居简出不喜沾染俗务的云让都让人注意起来,下瞩目。

云让收了笑意,点零头,“我早就不是岭南王府的人了。”

梅舒毓不傻,顿时懂了,“云世子投诚了?”

云让颔首。

梅舒毓转向他怀里,有几分猜测,但看着他怀里睁着黑眼珠看着他的粉雕玉琢的人儿,可爱极了,他抖着声音,“这……这孩子叫云辰……他……他是……”

他难得结巴。

云让失笑,为他解惑,“他是太子妃月前生下的殿下。”

梅舒毓“嗷”地一声,险些从马上栽下来,瞪大眼睛看着裹在被子里的孩子,后知后觉地惊了半,“不是应该还没出生吗?怎么……怎么月前就生了……”

发生了什么事儿?他在神医谷完全不知道。

花颜简略地将云辰提前早产之事了,梅舒毓惊了半晌,才缓过劲儿来,他很想伸手去抱云辰,但不敢,他没抱过这么的孩子,怕摔了他,他敬佩地看着云让轻松地抱着孩子,孩子乖巧地在他怀里不哭不闹,他看了好一会儿,才,“殿下长的真好看啊,不愧是表嫂生的。”

花颜好笑。

梅舒毓挠挠脑袋,“表嫂,你刚出月子,怎么就带着他来了?他还这么,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皇上和太后同意你这样带着他出来?”

“先斩后奏。”花颜笑着将他出发前云辰非黏着不让她走非要跟着之事与他了,又提到他出生自己就给自己选了师傅黏着云让之事。

梅舒毓嫉妒地看着云让,“云世子真是招孩子喜欢啊。”

夏泽和十一皇子、苏轻枫等人忙完了凑过来,也听闻云让怀里抱着的是殿下云辰,都分外惊诧,你一言我一语地围着云辰了半,之后又纷纷恭喜花颜。

云辰被大家围观,也没有不耐烦,瞅瞅这个,看看那个,不多时,累了,直接头一歪,就睡着了。

“真是太可爱了。”十一皇子伸手心翼翼地碰了碰他嫩嫩的脸,“四嫂,他什么时候会喊我十一叔?”

花颜笑道,“两岁时吧,应该会话了。”

“那还有两年啊。”十一皇子颇有些迫不及待。

“急什么?孩子总要长大吧?他如今才一个月呢。”夏泽白了十一皇子一眼。

十一皇子挠挠脑袋,嘿嘿一笑,“也对,我是有点儿急。”

众人着话,却没有耽误赶路,急行军前往关岭山,无论是花颜,还是云让,亦或者梅舒毓等人都知道,昨日严军师已带着大军赶去了关岭山,他们已晚了一日夜,若是多耽搁一分,云迟那里就多一分危险。

走了一段路,梅舒毓开口,“表嫂,要不然我先带骑兵快走一步?”

花颜早有打算,“不急,等等书离醒来,神医谷距离关岭山,最快的行军也要半个月。我们还有时间。”

梅舒毓点点头,他听花颜的,如今她来了,所有人都有了主心骨。

半日后,安书离醒来,他睁开眼睛,蓝歌守在他身边,他揉揉眉心,立即问,“大军在赶路?情势如何了?”

蓝歌立即将他中了剧毒,今日太子妃携带云世子、殿下、神医及时赶到,救了他之事了,又如今太子妃下令,大军离开神医谷,前往关岭山,严军师带着大军昨日就走了。

安书离听完点点头,慢慢地在车厢内坐起身,对蓝歌吩咐,“去请太子妃过来。”话落,又道,“请太子妃抱着殿下过来。”

他刚醒来,浑身酸软,没有多少力气,只能让人请花颜来了。同样没想到花颜早产,孩子已满月了,且还带来了兵营。

蓝歌应是,立即去请花颜。

花颜得到安书离醒来的消息,点头,二话不,带着云辰便上了安书离的马车。

马车宽大,足可以容纳四五个人,不绝也被请上了马车。

不绝先一步给安书离把了脉,不停地点头,“我这解药可见管用的很,毒素已清了大半,还剩下些许,不足为惧,喝两副药就好,不过经此毒药,身子伤损了些,暂且七日内不能动武。”

花颜接过话,“如今我们再赶路,到关岭山最少半个月,也用不到书离动武。等到了关岭山,他早好了。”

不绝点头,“我就提醒他注意一下。”完,不绝下了马车。

安书离这才看向花颜与她怀里抱着的孩子,嘴角勾起,露出柔和的微笑,“真没想到太子妃竟然早产了,这是殿下?长的与太子殿下很像。”

花颜最喜欢听别人云辰像云迟,笑着,“嗯,我也觉得他很像云迟。”

“太子妃最想要一个像殿下的孩子,如今如愿以偿了。”安书离笑着不错眼睛地看着云辰。

云辰也睁着眼睛看着安书离,看了一会儿,似乎对这个对他柔和笑着的人十分有好感,伸出手去够他,似乎要让他抱。

安书离愣了一下,笑开,问花颜,“太子妃,我可以抱抱殿下吗?”

“可以啊,你会抱吗?”花颜瞧着他,虽然身体虚弱,但抱一个孩子的力气想必他还是有的。

“我可以试试。”安书离道。

花颜点头,毫不犹豫地将云辰塞进了他怀里。

安书离只觉得臂弯一沉,他一动也不敢动,看着怀里的云辰,云辰张开嘴,对他吐了个泡泡,安书离失笑。

花颜看着他抱的僵硬,对他指导了一二。

安书离本就聪明,现学现用,很快就不僵硬了,抱了一会儿后,竟然可以用一只手抱着云辰,一只手去戮他的脸。

云辰一把抓住了他手指,往嘴里塞。

安书离僵了一下,抬头看向花颜,“殿下似乎饿了。”

花颜好笑,“他是跟你玩呢,刚吃完没多久。”

“这是手,不能吃。”安书离一本正经地教云辰。

云辰眨巴眨巴眼睛,依旧抓着安书离的手往嘴里塞,安书离无奈,看向花颜。

花颜伸手将云辰从安书离怀里抱出来,轻轻拍了他手一下,绷起脸,“不准调皮。”

云辰扁扁嘴角,似乎畏惧于他娘的威势,老实了。

安书离松了一口气,笑道,“殿下很健康,也很聪明,这么的孩子,就懂得看人脸色了。”

花颜笑着将他出生后没睁开眼睛就抓着云让不松手之事了。

安书离讶然,“云世子有大才,弃了岭南王府而投靠东宫,大善。”

花颜点头,“云让会是一个很好的师傅。”

安书离颔首,自责道,“我没想到我的近身暗卫里竟然出了隐门的人,藏的实在太深,我近身暗卫人数不多,但都是自经过了严格的选拔,跟随我到大的。如今出了这等事情,放跑了严军师,对太子殿下那里十分不利,我们必须尽快追上严军师和他带的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