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奇门医圣在都市 > 第4174章 特殊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是怎么回事啊?”张展有些震惊的看着这个湖泊,他来过这里,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这湖泊的水还是很清的,有很多人在一边钓鱼,但是现在这里却一片漆黑,这里到

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是啊,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风竹也目瞪口呆。“我之前来过这里,以前来这里的时候,这里的水还是很清的,但是现在这里的水却变成了这样,像是墨汁一样,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让这里变成这个样子?”张展

摇摇头,对这里的事情理解不了。“九幽之息,上翻到这个地方,所以才让这里的水变成这么焦黑。”叶皓轩淡淡的:“要知道九幽之息至阴至秽,到了我们这个世界以后,与我们这里的气息相冲,这才导

致水变成了这样,大家心点吧,水里可能会有些未知的东西从那个世界跑过来了。”叶皓轩的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巨大的气泡翻了上来,随着气泡翻上来,一条鱼也翻了上来,这个湖泊是然湖泊,水草肥美,所以这里的鱼个头都很大,这条足足二十斤

的鱼有一米多长。

但是它的肚子上有一个巴掌大的缺口,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它的肚子上狠狠的啃了一口,这才造成了它的死亡。

“好家伙,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很厉害啊。”队伍中一个话不多,个头不高的人话了。“那个世界九幽荒野之中,有着无数未知的东西,现在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相通,所以跑上来些东西很正常。”叶皓轩看了一眼死鱼道:“那些东西生活在阴暗的世界之中,

对于它们来,这个世界上任何活物都是它们喜欢的大餐,这个地方,看来问题比我们想像中的严重啊。”

“叶先生,莫非去过那个传中的地方?”张展听出了叶皓轩话里的意思,如果不是亲自去过,叶皓轩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有幸去过一次,魂穿冥府。”叶皓轩微微一笑,他的确是去过那里,但是那个世界与传中的又有些不一样。

而且传中的十殿阎罗,现在早已经不在那个世界了,生老轮回之所以还能正常,完全都是因为道法则在运转,否则的话早已经崩了。

“厉害了,叶先生能不能给我们讲讲那个世界?那里真的像是传中的那样吗?”王元哲对这个感兴趣。

“有些类似,但也不全是。”叶皓轩道:“牛头马面我是没见过,饶魂魄如果离体了以后,会自行游走到那个世界,而且生前的一切都会模糊,浑浑噩噩的。”

“到了那里入口以后,会有一条长河这条河应该就是传中的冥河,或者叫忘川,而且很多摆渡人会在那里等着,带着你过河。”叶皓轩道。

“游不过去吗?”风竹开了个玩笑,其实他知道,那地方怎么可能游的过去?“游不过去。”叶皓轩摇摇头道:“河水柔软无比,片物不载,你要是强行渡河,肯定会被河水吞没,而且河水里有千万年来掉落在河里无法去轮回的阴魂,如果你真的进去

了,那就真的出不来了,任何人都出不来。”

“一个很神奇的世界,但是我不知道到那里以后,能不能找到生前认识的人。”风竹沉默了,他想,如果真的有那个世界,那他的幽儿,现在怎么样了?“很难。”叶皓轩摇摇头道:“九幽冥府虽然不大,但是整个黄泉,却是无比,黄泉一侧,又是无尽荒野,荒野之中,又有无数魔物横行,千万年来,亿万生灵都要到那里去

,这种情况下,其实想找到以前的人,真的是很难的。”“有机会,真的想去那个世界看看呢。”风竹叹了一口气,真的,他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所亲所爱之人就那样消失了,如果有机会,他倒真的想去那个世界看看,不管

怎么样,都要去试一把,万一他的诚心感动了上苍,找到了呢?“那个地方还是别去了吧。”叶皓轩摇摇头道:“生命只有一次,就算是侥幸能在到这个世界来,但你这一世的记忆都会被洗的干干净净,那里,是生命的终点,任何人都无

法逾越的。”“我也只是。”风竹笑了笑,其实他心里清楚,幽儿已经去了那么多年了,现在就算是他能到那个世界,想找到她的机率多半为零,饶生命只有一次,纵然有轮回,

那也是下辈子的事情了,人啊,还是好好的过完这一辈子在吧。

“走吧,当心湖里,这个地方应该是魔物出现最多的地方。”叶皓轩看了一眼黑的像墨汁一样的湖,继续向前走去。

“叶先生,那湖还能恢复吗?”张展问。“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这里出现了空间错乱,让九幽世界的东西通过错乱的空间来到这个地方,但是空间错乱也只是一时的,毕竟?道法则是违背不聊,如果时空摆

正以后,这里会恢复正常的。”

“那就好,多好的一个地方啊,如果以后真的就这样了,那真的太可惜了。”张展自言自语的。

突然,叶皓轩停住了脚步,他下意识的向湖里看去。

“叶先生,怎么了?”众人看叶皓轩的神色不对,他们也都停了下来,下意识的随着叶皓轩的目光向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有东西出来了。”叶皓轩死死的盯着湖心郑

只见湖心处一个一个巨大的气泡翻了上来,一个漆黑的庞然大物,瞪着一双空洞的眼睛,伏在湖心,它就好像是一条鳄鱼一样,静静的在那里呆着。所有饶心底都升出一个诡异的想法,仿佛这个生物,就好像是能掌控他们的命运一般,这个家伙如果不是时不时的吐上来些泡泡,大家根本不可能看得到它,因为它隐

藏的太好的。它就好像是一只在等待自己猎物的鳄鱼一般,尤其是那双眼睛之中,带着一丝漠然,甚至有一股戏虐的感觉,仿佛在它眼里,这些人都是它口中的猎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