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 我家校霸狠温柔 > 第186章 外公的绝对宠爱!(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86章 外公的绝对宠爱!(1)

在沈建华的极力袒护下,霍风成功被带走。

他们爷孙两一人手提行李箱,一人肩背吉他,双双离开霍明山的家,背影决绝,心意一致。

而霍明山只能在后头眼睁睁的看着霍风被沈建华带走,没有一点办法。

霍明山是一点儿也不想让霍风跟沈建华离开。

因为沈建华跟霍明山的教育方式,根本完相反。

可以说,霍风能在霍明山这种父亲的教育下,养成现在这样完放养似的野性格,追究其原因,与沈建华脱不了干系。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陈年往事,造就了现在的霍风,现在的霍明山,以及现在的父子关系。

而这些事,以后会慢慢道来。

……

晚7点半,霍风正式带着行李箱搬进沈建华的家。

还是那栋5层高的民房楼,里头有专门给霍风设立的房间,房间摆设物件也都是霍风的东西。

来到这儿,等于也是来到霍风的另一个家,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

霍风提着行李箱回了自己房间,把行李箱往房里一搁就什么也不管,先下楼去客厅找沈暖了。

不错…

沈暖是沈建华的女儿,是沈玉的妹妹,也是霍风的小姨妈。

沈暖比霍风小几个月,当年,霍风的外婆怀沈暖时已是大龄产妇,冒了不小的风险。

而追究起沈暖会出生在这个家庭的原因,其实又午霍明山有关。

当年,都是因为霍明山跟沈玉产生了不伦恋的感情。为了反对他们俩,沈建华威胁沈玉,如果一定要嫁给霍明山那个又老又穷的男人,沈建华就也再要一个孩子,以后家产一点也不分给沈玉,而且还要把沈玉赶出家门。

当年这个决定算是意气之举,沈建华本来只是吓吓沈玉而已。

谁知道,后来沈玉怀孕了。

正是因为沈玉怀孕了,沈建华便因此暴走,在神志乱成一团的情况下,跟他的高龄妻子造出了沈暖这么个小人。

他们那一辈的故事,可以说也是村里稀奇少有的。

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霍风跟沈暖之间的感情。

纵然他们差了一辈儿,纵然他们喊着对方‘小姨妈’‘大外甥’,可平日里真正相处起来,霍风还是拿沈暖当妹妹,沈暖也拿霍风当大男生。

霍风这次突然带着行李箱搬到了沈暖这儿,让沈暖有些吃惊。

见霍风从楼上下来,往沈暖身边一坐,沈暖便即刻放下手机,爬过来问霍风:“你又闯什么祸被姐夫赶出来了?”

沈暖口中的姐夫,便是霍风的亲爸,霍明山。

霍风现在听到这个人就觉得烦!特烦!

“哪是我闯祸。是他逼的我离家出走!”

霍风高声回答,“我跟他闹了,以后,我就住这儿了。除非他跟我道歉,否则我不回去了。”

“哦哦…”

沈暖习以为常的点点头,“那你为什么跟他闹啊?他砸了你的电脑?”

“那没有…”

霍风有些得意的勾唇,“这次是我先下手,先甩个脾气给他看,将他一军!”

沈暖张成“0”型嘴,恍恍惚惚点头,“哦~可怜的姐夫。”

说完,沈暖被霍风敲了一下脑袋,“他可怜,你有毒啊?!他哪儿可怜?可怜的是在他的强暴政策下苦苦挣扎的我好不好?”

沈暖摸着被他敲过的脑袋,撅嘴道:“哎,你干嘛这么夸张啊…我爸不是把你给救过来了么?而且,姐夫人也不坏呀,反倒是你脾气比较坏。”

“哎呀!找死啊~”

霍风腾出一只手,勾住沈暖的脖子,紧着手臂掐住了她,“居然还替他说话,他做事那么缺德!拆散我跟桑知!还跟桑知她说我坏话!事情做成这种德行,你居然还替他说话!我掐死你啊我!”

“咳咳,咳,放手啦……”

沈暖在霍风的手里扑腾。

如此,两人在沙发上打闹了一番,以强势的霍风为胜,终结了这个话题。

后来,沈暖被霍风欺负的气喘吁吁,感叹道:“完了完了,你来了我就没好日子过了。要一直被你欺负可怎么办呀…”

边上,霍风背靠沙发,翘着二郎腿,闲适自得的勾起唇瓣,道:“我霍风的好日子来喽…”

说完,霍风用手肘撞撞沈暖,“哎,看看外公多疼我,已经开始准备宴席了。”

沈暖摸着自己的脖子,喘气皱眉,“哇,爸爸这么偏心啊…”

此时的楼梯间处,沈建华正在不停打电话,打给各种亲戚,以及村里的干部好友。

“喂,今晚饭吃了没?没吃饭来我家啊,我外孙来了,给搞了一桌子菜,你来不来?”

“哎,是我。你们一家子吃饭了没?没吃饭来我家啊,霍风今天在呢!我给叫了一桌子菜,不知可有得你悔的啊!”

“老王啊,啥也甭说了,来我家吃饭!今天我外孙在家,一桌子好菜备着呢。带上你家酿的米酒,来来来!”

沈建华跟霍明山不同,他老爱炫耀霍风了!

霍风可是他的宝贝外孙,从小被她宠到大,宠到霍风连放个屁他都觉得是香的。

此时的沈建华点了一大桌子和菜,四处召集人吃酒,就为了给霍风接风洗尘。

虽然只是从塘下接到岑头村,但沈建华依然要为此折腾一下。这样,才能证明接下来霍风是要住这儿了。

由此便可见得,沈建华对霍风溺爱如海深啊!

最后,沈建华还给沈玉打了电话…

“喂,霍风以后住我这儿了啊。晚上要不要来吃饭?我点了一桌菜呢!”

电话那头,沈玉听的张开了嘴…

半个小时后,形形色色的人聚集到沈建华的家。

这间五层高的民房一楼处,摆了两个园桌酒席,酒席上的菜是饭点炒来的和菜。

鱼虾蟹应有应有,牛羊猪肉也或不可缺,是两桌子大好的菜。

作为沈建华大摆筵席的主要原因人员霍风,此时正混在这两大桌子人中间,一手拿酒杯,一手拿酒,热情好客的给长辈添酒,与之敬酒。

霍风良好的交际性格是沈建华非常看重的一点,正因这点,沈建华一直觉得霍风这大外孙特别给他长脸!

“各位叔叔阿姨伯伯婶婶,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我霍风今儿个就在外公家住下了。以后在村里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我先搁这陪个不是啊!来,我敬大家一杯!”

说完,霍风豪饮一杯啤酒,惹的场起哄欢呼!

霍风的这副老江湖做派,沈建华真是特别喜欢!

他觉得他外孙以后一定有出息!

只要不坏到过了底线,凭他外孙的性格,就算靠个三流大学的文凭也能闯出个天来!

所以,沈建华是不会要求霍风认真学习的。他只要求霍风做个好人,不能太差劲,再怎么不济也要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人生短短数十载,该玩的时候玩,该拼的时候拼,不要浪费了光阴才是。

……

今晚,城市的另一边,于桑知家中气氛也算数不错。

虽然今天霍明山特地来家访,说了一些警告性的话。可这并没有影响于桑知母女俩的心情。

晚间,于桑知干完家务洗完头跟澡,便提着毛线跟毛衣针来到了陈慧芬工作的房间。

于桑知的小脑袋往房门口一探,她先是问陈慧芬:“妈,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陈慧芬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抬眸看了她一眼,笑道:“怎么?有什么重大事情要宣布?”

“嗯…”

于桑知抿唇,踮着脚尖走进房间,边问:“我想知道,今天老师找你谈话。然后,你会不会排斥我跟霍风来往啊?”

陈慧芬摇头,轻笑道:“怎么会,妈妈说了不干涉便不会干涉。”

如此,于桑知便安心提着毛线走到了陈慧芬身边,“妈,那你教我织围巾吧?”

“嗯?”

陈慧芬一挑眉,惊觉有情况!

但是于桑知在她调侃前便先一步开口抹杀,“只是学习进步的礼物!不许多想!”

然而,陈慧芬都还没有问是给谁的,她就急于解释撇清。

行为举止,是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啊…

------题外话------

桑桑越来越温油了,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