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变身女王陛下 > 第652章 欲孽铠甲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在漆黑的精神之海,苏妍静静控制着自己体内的魔力,一遍又一遍地进行着循环往复地流动,这里是她魔力涌动的源泉,同时也是归处。

每当魔力从这里出发流遍全身再流回这里时,魔力就会壮大一分,这是可以感觉得到的。

苏妍已经不知道自己控制了多久了,精神世界里并没有时间观念,或许在这里的一个小时,只是外界世界的一秒,但是她觉得自己控制魔力流动的时间肯定不止一个小时了。

她不知道这在样的行为还需要持续多久,但是既然一直流动魔力就可以一直变强,当然是能持续多久就持续多久。

况且直到现在她都还没有感应到路西法说的是那个堪比魔王言灵的天赋能力的出现。

也不知道是时机未到还是已经出现了,只不过自己没有察觉。

最开始的时候,苏妍刚刚开始控制着魔力,还并不是很适应,毕竟在之前的战斗中,她很少动用体内的魔力,因为她总觉得如果魔力使用得多了,就会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恶魔。

以至于现在需要高强度地控制体内魔力的时候,苏妍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有好几次都险些让体内的魔力失去控制。

好在她还是咬牙支撑了下来,也幸亏她的精神力远超常人,总是能在魔力浪潮失控的当口将其堵回去。而在这场布满艰难的“治水”中,苏妍对于魔力的掌控也愈加的熟练,同时对于魔力,她也有了另外一种理解。

曾经,她对魔力的印象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魔的力量,狂暴、邪恶而又强大,与光明和正义完全是对立的存在,一旦使用就会见血,是轻易不能动用的大杀器。

但是在这段时间内的接触中,苏妍发现魔力其实也有它平和的一面,它也可以用来进行创造与赋予生的气息,并不只是破坏与毁灭。

就像卡尔老师吞噬了恶魔之后,得到了末日与黎明这两个异能,一个掌管杀戮,一个掌管生机,这也说明了魔力是具有两面性的。

而且刘茫校长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力量的好坏并不取决于它的出处和本质,而是取决了使用它的人。

就像当初的正觉一样,心存恶念,丧心病狂,虽然修炼的是大慈大悲的佛法,但却还是杀了那么多的人,尽管死前已经有所醒悟,但也已经为时晚矣。

相对的,魔力也可以用来拯救,只看使用的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这样一想通之后,苏妍其实对自己身体里的魔力有了极大的改观。

以前她是对魔力很排斥的,能用异能解决的事情坚决不动用魔力,哪怕万不得已一样要用也是浅尝辄止,不敢肆无忌惮。

苏妍这样想到:这次对撒旦之血的吸收结束以后,或许可以尝试着多实用一下身体里的魔力,毕竟她体内的魔力可是要比自己异能量还要强大。

正想着,苏妍突然感受到精神之海翻涌了起来,一股刺痛感从海洋的深处传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海洋中生长出来一样。

这种刺痛感并不是特别强烈,就像是那天苏妍喝醉之后,大脑因为血管膨胀而产生的疼痛一样,虽然不足以痛彻心扉,但是却一浪接着一浪,绵绵不绝。

刺痛感持续了一分钟左右,苏妍在这样的疼痛中直接苏醒了,这让她有些意外。

苏醒以后的苏妍对身体的感受要比刚才灵敏了许多,她找到了产生疼痛的真正部位,是自己的胸膛,就在两根锁骨交汇的地方。

苏妍小心翼翼地摸了上去,随后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半是因为疼得,一半是因为吓得。

她在原本空无一物的脖子上摸到了一颗圆滚滚的硬物,轻轻碰了一下就疼得她龇牙咧嘴。

苏妍不记得自己脖子上戴过这么一个东西,而且触碰还会引起自己身体的反应,那么很大可能这个硬物就是从自己身体里面诞生的!

这个结论让苏妍颤了一一下,难道这个硬物就是自己的天赋异能?

掏出手机打开自拍模式,苏妍对准了脖子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随后她看到在自己雪白的脖颈上,出现了一条由猩红色的细绳串讲联起来的一条项链。

那个硬物就是一颗紫色的心型宝石,这颗宝石表面珠圆玉润,流光溢彩,像极了苏妍之前吃过的一款酒心巧克力,那是安妮姐送给她的,只不过颜色有些不太匹配。

疼痛感逐渐推却,苏妍抬起手又轻轻地抚在了宝石上,这一次她没有感受到疼痛,而是感受到了一股温热感。

从宝石延伸在指尖,再由手指延伸到全身。

这玩意儿在冬天可是个宝贝!苏妍这样想到。

可是问题来了,自己服下撒旦之血以后,得到的天赋能力难道就是这么一串项链吗?好看是挺好看的,但是好看也不能拿来当饭吃啊。

苏妍思考着这串项链的使用方法,路西法那边有动静了。

六位魔王的表情都有些扭曲,看来刚才在精神之海里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你们的天赋能力是什么?”塞坦醒来后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

贝尔菲儿兴奋地说道:“我的能力是永久沉睡,使用以后我周围五十米半径里的生物都会跟我一起进入深度睡眠,我不醒他们的别想醒!

而且在沉睡时间中,我是免疫伤害的,还可以快速回复伤势与魔力!”

“没什么用,只能用来苟命。”塞坦非常不屑地说道。

“那你又是什么能力啊!”贝尔菲儿不服气道。

“无限愤怒。”塞坦露出了得意的微笑,“我越愤怒我的力量就会越大,体质就会越强,而且没有上限!”

“莽夫。”这是贝尔菲儿的评价,随后她就扭过头去,不再去看气急败坏的塞坦。

“苏妍,你的能力是什么?”贝尔菲儿对苏妍问道。

“我不知道。”苏妍摇了摇头,将脖子上的心形宝石托在手心,说道:“我吸收完撒旦之血的能量后就发现脖子上多了一串项链,但是具体有什么用我还不知道。”

路西法提醒道:“你可以试着把魔力输送到项链里面,看看有没有效果。”

苏妍一拍脑袋:“我怎么没想到啊!”几位魔王顿时无语了,这不是一个魔力使用者的基础知识吗?

苏妍仿佛感受到了来自魔王们的鄙视,顿时尴尬地笑了笑,随后立刻按路西法说的,将体内的魔力输送到了宝石之中。

“翁”的一声,宝石在魔力的刺激下颤抖了起来,一股紫色的液体从宝石中涌出,随后顺着苏妍的脖颈流向全身,并将身体完全覆盖起来。

在苏妍看不到的地方,这些液体竟然开始固话,最终形成了一副充满未来科技感的贴身铠甲。

有些类似于假面骑士的铠甲,但是款式绝对要比假面骑士的铠甲帅气不知道多少倍。

这是一件可以将女性柔美身材提现得淋漓尽致的艳丽铠甲,它的外观一点也没有正常铠甲的英武,有的只是各色各样的华丽花纹这让众魔王非常怀疑它的实用性,因为一般中看的东西都不怎么中用。

“苏妍,你能看到我们吗?”贝尔菲儿抬起手在苏妍的面盔前晃了晃,一般面盔都会留有缝隙,虽然再大的缝隙也会让视线收到限制,到至少正前方还是可以一览无余的。

苏妍点了点头:“当然可以,我的视角好像没有任何变化。”

苏妍感觉眼前就像是被贴了一张透明薄膜一样,没有遮挡住她的任何视线,只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个薄膜是淡紫色的,让苏妍不是很适应。

贝尔菲儿疑惑地道:“怎么会这样,你的面盔明明没有任何缝隙啊。”

“不知道,或许是因为这件盔甲是走魔力构成的原因?”这是苏妍唯一能想得到的理由。

“试试它有哪些功能。”路西法说道。

“功能很多很杂,我先试试最基础的。”在激活宝石的能力后,苏妍就已经得知了这个铠甲的功能,只不过一时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首先是魔心天翼。”苏妍说出了一个很唬人的名字,中二度简直爆表。

不过真正施展出来以后,效果还是非常炫酷的。

苏妍的背部发出一道脉冲似紫色光波,两个凸起出现在了背部,并且在短短的三秒中就构成了一对长达三米的翅膀。

这个翅膀的末端羽翼很少圆润,但是真正触摸起来却是坚硬如体,最让苏妍觉得神奇的一点是,这对原本由魔力构成的翅膀现在仿佛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一样,拥有触觉,而且还可以进行单独的运动,动一动翅膀就和动一动手臂一样简单!

苏妍试着让翅膀扇动起来,随着翅膀用力的上下拍打,苏妍的身体也缓缓地升了起来,只不过是斜着升了起来,而且刚刚飞到空中,身体就失去了平衡,整个人都是歪的。

为了防止等下摔个倒栽葱,苏妍赶紧回到地上。

路西法强忍着消息,说道:“你的飞行技巧有待提高啊。”

苏妍听到这话涨红了脸,不好意思地道:“第一次用翅膀飞,不是很习惯。”

路西法摆了摆手,说道:“没事,让你那个哥哥交你,他的飞行技巧在我见过的有翅膀的生物中是最强的,而且非常实用。

对了,你的盔甲还有其他功能吗?”

“当然有!”苏妍说着又将手放在了腰间,随后手臂一扬,竟然隔空拔出了一把黑紫色的细身长剑。

这把长剑有着一个心形的半透明剑茎和一个非常圆润的剑柄,和大多数棱角分明的剑茎剑柄不太一样,看上去一点杀气都没有。

剑身倒是和一般的长剑差不太多,双面剑刃,呈扁平的棱形状,锋利无匹。

“给我看看。”作为七魔王里的武器专家,塞坦一眼就看出了这把颇具少女心的宝剑的不凡,但是到底有多不凡还是需要仔细观察以后才能得知。

苏妍将宝剑交到了塞坦手里,原本轻如鸿毛的宝剑立刻变得重如泰山,毫无防备的塞坦差点被宝剑整个带到地上。

“这……这么重啊!”塞坦额头冷汗直冒,赶紧用双手托住剑柄将宝剑举到面前,对苏妍说道:“你是怎么用单手把它举起来的?”

“很重吗?”苏妍疑惑地看着双手都在颤抖的塞坦,“我拿着感觉一点分量都没有,轻得就跟一根空心塑料管子一样。”

路西法推测道:“应该是这把剑的自我保护机制,除了苏妍,谁拿这把剑都会变重。”

“这么高级?这是神器才有的特性啊,它叫什么?”塞坦吃力地将宝剑横举起来,双臂浮现出一道红芒,在魔力的支撑下,塞坦终于轻松了许多。

“紫黯。”

“好名字,就是没什么杀气。”塞坦评价道,随后单手举起紫黯,转动手腕挥舞了起来。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简单地动作,但在塞坦精湛地操控下却形成了一朵锋利的剑花,看得人心惊肉跳,足见塞坦剑术之高超。

随后,塞坦又屈指在剑身上弹了一下,发出叮的一声脆响,证明了紫黯的坚硬。

“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这把宝剑绝对是削铁如泥一个级别的,甚至更高,坚硬度可以和路西法的晨曦之星相比。”塞坦将紫黯交还给了苏妍,说道:“这把剑应该还有着其他的一些功能,不过我暂时还没有发现,需要你自己去开发了。”

苏妍点了点头,将紫黯插回了腰间,那个部位就像是有一个次元口袋一样,一放到那里紫黯立刻就消失不见了。

“接下来是第三个功能。”苏妍说着伸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那里有着一串纹路,正是恶魔语:欲孽的意思。

苏妍往其中输入了魔力,整个铠甲顿时绽放出耀眼的紫光。

随后,无事发生,众魔王大眼瞪着小眼,不知所措。

“这有什么用?”路西法问道。

苏妍用行动作出了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