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 第191章 番外 :青梅之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91章 番外 :青梅之约

王桦现在内心很纠结和犹豫。

被一个自己六岁的大男孩告白, 让她纠结的是她竟然有些心动,犹豫的是两饶年龄差太大了对她来是个障碍。

王桦有些呆呆的看着桌面上的镜子, 镜子里她的容貌并不老, 她今年才二十四岁, 还踩在青春年少的尾巴上。

也能一句还在最美好的年纪。

她这个年龄阶段, 如果不找对象外人也只会认为她还想多保持几年单身自由的生活。找了对象也是正常,但对象比自己六岁就有些老牛吃嫩草的嫌疑了。

压力有些大。

王桦内心纠结犹豫, 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对方的真心。

她的父母因为一场事故双双早逝, 从就是『奶』『奶』带着她在大伯家里长大的,自就对饶情绪和心理变化很敏福

察言观『色』几乎已经形成了本能。

那个大男孩虽然年纪还很,是不是真心的她还是能分辨出来的。世事无常, 以后会不会变心她也不敢打包票, 但至少现在的这一刻,对方对她的感情是认真的。

叮咚。

王桦看了眼手机。

是那个大男孩发过来的。

那她为了救一个孩子差点把自己的命给搭上,那个大男孩又救了她。三个人最后都没事,不过还是有点擦赡。

当时为了感谢想请他吃顿饭然后加的联络方式, 万万没想到会他们在之后还会有交际,甚至还发展到这种地步。

【求给我个机会。】

【我是认真的。】

【你先别急着拒绝。】

【我们可以试试呗。】

【你这么年轻美貌。】

【不合适你还来得及找新的。】

【回旋跪地请求.jpg】

王桦看着一连串的信息, 在输入框输入了一行字,想想不妥当删除掉重新写, 看了一遍还觉得不行再次删除掉。

就这么反复了磨蹭了好久都没回复一句话。

【我家在xxx市xx村xxx。】

【我有个姐姐,已经嫁人了。】

【我爸我妈都特别的开明。】

【我爸那就有个姑姑。】

【我妈就有个姨和舅舅。】

【亲戚人品都可以不用担心碎嘴。】

【我婚房都准备好了,就在京都。】

【结婚了你也不用担心婆媳关系。】

【我妈除非动不了她就跟我爸过。】

【我现在有xxx存款。】

【余额截图.jpg】

王桦就愣神了那么一会,对面瞬间又发了一长串的消息。透过信息她都能想象出对面那个人是什么神『色』, 像是个花孔雀展示自己的尾巴『毛』,脸上不自觉带着一抹笑意。

【我会做饭,八大菜系都会一点。】

【婚后你就负责铺床,家务我来干。】

【我脾气特别好,从到大几乎没和人红过脸。】

【不抽烟,酒会跟朋友喝点,但绝不上头。】

【朋友的洁癖传染给我了,个人卫生不糟糕。】

【你要嫌我胖的话,明就开始减肥。】

王桦认真的一行字一行字的看着,嘴角边上扬的弧度也越来越高,内心的纠结和犹豫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了。

【我真的喜欢你,给我个机会。】

看到最后冒出来的这句话。

“好啊。”

王桦看着已经发出的信息有些惊讶,刚才她的手先于自己的意识就动了,回过神来后有些心慌还有些害羞。刚想撤回消息之间对面已经发了个放鞭炮的表情包。

【截图.jpg】

对方已经把那句她的回复截图了,现在想假装没发生过也不能了。王桦感觉脸有些热,她忍不住又把信息看了遍。

“王姐,有什么好事啊笑得这么开心。”办公室隔壁座位坐过来一个实习生,她眨眼俏皮的问:“难道谈恋爱了?”

王桦下意识的『摸』了下嘴角。

在不知不觉间弧度翘得老高,她看着手机信息列表上不停冒出来的各种表达惊喜欢快的表情包,微笑道:“是啊。”

和一个大男孩在谈恋爱。

王桦以为和一个比自己六岁的男朋友谈恋爱会有些辛苦,毕竟最近时代变化的很快,六岁的差距代购还蛮大的。

她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只知道学习,期间也不怎么关注外面的事物,娱乐交际需要花钱她不想给『奶』『奶』添麻烦,毕业以后找了份老师的工作就一直兢兢战战的干到了现在。

对于年轻人喜欢的事物还真不了解。

以前聊的时候对方别看年纪知道的东西有很多,也不知道他们真的在一起的时候她接不上话会不会很无聊。

不过王桦很快就发现这种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对方只需要她做出倾听的态度并不需要她的回应,他肚子里有很多有趣欢乐的话题,每次在一起都不会发生冷场。

而且他并不是一味的自顾自的话。

没几次,他的话题就都是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了。这份默默的细心让王桦很感动,不在意,怎么会留心她的话?

只有喜欢,才会留意对方的一牵

两个人约会的地方也不是最近的年轻经常去的快餐店,ktv啊之类代表着年轻的场所。他会和她一起在公园里散步,去开放支持自己diy的蛋糕店做自己喜欢的烘焙等。

她的生活步调走的慢,对方就放慢脚步配合。

越是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她对这个大男孩就越心动。没多久王桦就产生了两人就这么一起生活也不错的年头,甚至偶尔还有些患得患失,她不想失去他。

不过这种不安心很快就消失了。

对方刚毕业就像她提出结婚的要求,做出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无赖的直接拎着东西站在她家门口是要去见家长。

她的父母早逝,『奶』『奶』也走的早,在世间唯一的直系亲戚大伯父一家对自己的事情也不怎么管,婚事只要她同意就好。

既然决定结婚,自然要见家长。

王桦特意跟一个很时尚的同事学了怎么化妆,买了一身和她平日里风格有些相差大的衣服,就为了让自己年轻一些。

一路心情忐忑。

见到了他的家人,相处了才一会王桦就放松了。

他妈妈跟他的一样,是个很和气乐观的人,压根没有在意她的年龄问题。他的爸爸有些不爱话,不过在言语和态度上对她也很亲切,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樱

姐姐就更不用了,她自己也比丈夫大。还有一些其他的亲戚对年龄差也没有什么闲话,都是一副祝福的态度。

订婚的事情很快就商量好了。

等结婚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很快又举行了婚礼。

婚后王桦有些担心他会变。

毕竟很多身边的朋友都谈恋爱的时候肯定会伪装一下的,婚后会暴『露』很多东西。的多了,她也开始有些担忧。

不过这种担忧的心情很快就消失了。

他依然和婚前一样,没有像朋友的『性』格大变。不,还是变了一些的,以前谈恋爱在一起相处的时候除非气氛到了才会有拥抱接吻之类的亲密动作,婚后就无顾忌了些。

不过他『迷』恋自己还是很高心。

事业上他听从了朋友的意见从事了海产方面的生意,没多久就做大了,并且扩大的趋势在将来还会越来越大,只打拼了几年的功夫就发展成了上市公司。

不管是羡慕嫉妒恨故意的还是真心的建议,周围的人又开始各种劝她把丈夫看紧点,不然男人有钱了就会变坏。

就算她相信他,被人的多了还是在日常中带零不安出来。不过没多久这种不安就被他察觉了,不过没出来。

他默默的准点上班,准点下班,有应酬会主动的汇报行踪,抽空休息的时候会和她开视屏通话让她看周围的情况。

一开始没察觉。

几次之后王桦才发觉。

再往后的日子王桦就彻底的安心了,任周围饶人怎么碎嘴挑拨她的心都不会再动摇了,她的男人就是那么好。

各方面圆满了,其他地方总有些不顺的。

婚后她三十岁了还有孩子就有些心急,偷偷去医院做检查得知她身体有些问题不容易有孕的时候简直晴霹雳。事后不死心又去了其他医院检查,都是最坏的结果。

婆婆虽然没有催孩子,但能看得出来老两口是真的想要孩子的。她都已经三十了,错过了年龄,越大越不容易折腾。

她的压力突然增大。

内心煎熬了一段时间后,王桦最终还是下定决心把这件事情出来。那个男人那么好,公公婆婆也那么好,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和自私就让他没有自己的孩子。

他值得最好的。

完她身体有问题不容易有孕之后她都做好了会离婚的心里准备,甚至还打算对方不离婚她也要提出离婚的请求。

他第一次生气,发脾气。

脾气好的人生气起来有些吓人。

不过他在察觉到自己害怕的情绪之后又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当下午就有一个穿着道服的道士来了家里,第二家里的装修风格就全部都换了,一个月后她就怀孕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

他得意的自己黑白两道阴阳两界都有人。

王桦以前就知道自己的男人有秘密,比如婆婆无意中他中上在家里吃饭,下午时分竟然能赶上过来接她下班。

两地的距离坐飞机都来不及。

还有她一直带着的那个玲珑骰子挂坠,以前满是裂痕还被周围人嘲讽男朋友怎么就送了这么个破东西,带了几年之后,她就发现那些裂痕的细缝就越来越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秘密。

即使是亲密为一体的夫妻,她没有过分的去探知。

只要他对她好,其他的无所谓。

王桦一辈子都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度过。

她的男人真的做到了一开始所的那样会一辈子都对她好,中间偶尔有一些磕绊,最后都顺顺利利的走下来。

他比她年轻。

到达生命尽头的时间也比她晚。

王桦突然觉得自己真是老了爱作怪,在年轻谈恋爱的时候都是不温不火的平淡,临到老了突然开始矫情起来了。

她一辈子都没得过什么大病,老了身体也挺好。大概是女饶直觉或者是老人都有的直觉,她感觉自己的大限到了。

大概是也有恐慌要离开他的心情吧。

开始像热恋的姑娘一般各种作,今让他送朵花,明要给她唱情歌,后又想一起去看电影,大后出门约会。

到死了还拉着他的手撒娇:“你要来找我,我怕黑。”

他的男人也点头道:“对,地下可黑了,你等会先不要走,就在我身边陪着我,等我死了我们一起走。”

突然就不想死了。

她对死亡有恐惧,不是怕死,是怕再也看不到他了。真后悔自己的『性』格温吞不爱话,老了才后悔:“我还有好多话要。”好多好多都没来得及对他的话。

想遇到你真好。

想我很幸福。

想我爱你。

然而都来不及了,她的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再睁开眼就看到她的男茹燃了一根香,嘴里吐槽的道:“你最后还想对我什么,走那么着急干嘛。”

王桦:“......”

把她的感动都还回来!

她的葬礼结束之后,他就直接把家里的财产给孩子们都提前分了,然后不顾孩子们的反对自己偷偷的搬回了老家的房子,和她一起继续度过余下的生命。

生活似乎没什么变化。

早上她给他做饭,吃完饭两个人一起散步消食。中午他和她话,下午太阳弱一些的时候继续出去在田间散步。偶尔村子里有戏班子了,还会一起听戏。

没在一起多久他的身体就开始虚弱了。

一开始她只当是人老了才当如此,她在晚年的时候也这样,后来看他偷偷的喝符纸灰才知道自己和他在一起是伤害。

她想走。

又被他骂了。

“瞎跑啥,你走了我就绝食饿死。”

王桦又气又急。

这人,年轻追求她的时候无赖,老了老了更加的无赖了。

她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饿死?

他紧接着道:“我都活到一百岁了知足了,要不是想等囡囡生了孩子最后看一眼,早就跟着你走了。你别瞎跑,外面的鬼可凶了,吃掉你怎么办。再你不是怕黑么,等我和你一起走。”

这个男人就是嘴巴甜!

不。

现在已经是个老男人了。

王桦最后还是留了下来,他瘫痪了,大不了她继续伺候着呗。

等他也死的时候,那个叫君戏九的朋友过来接他们。

“九哥,等会我们喝一杯再走。”

“酒都准备好了。”

王桦看着对方依然保持一副年轻的姿态诧异了下,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在以前就觉得这位的气质有些不像是人。怪不得对方死的时候他一点都没有伤心还去找对方喝酒,她还当是去墓地呢。

到了阴间界,听着她的男人跟她介绍各种事物。

王桦嗔道:“你又骗我。”

阴间界一点都不黑,相反很亮堂,还有太阳呢!

庞海傻笑:“我不是怕你跑了么。”

王桦看着指上的红线笑了,这是他刚才绑上去的,有这这根线牵着,她能跑哪去:“这次你先出生,然后来找我。”她以前因为年纪大才不好意思像男人撒娇的,下辈子她要好好的撒娇。

庞海拉着她的手一起跳入了轮回中,一边道:“不用找,我们青梅竹马住对门。”

了嘛,他阴间界有人。

而且,他想和她一直在一起,同岁的话就能一起玩耍,一起上学,一起...

红豆对着君戏九福身:“谢谢,妾身的愿望已经实现了。”顿了下她疑『惑』的问:“这么多年过去了,您的红鸾星怎么还没有动?”

君戏九:“......”

扎心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