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 第190章 番外 :世界恶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90章 番外 :世界恶意

半个多月过去之后。

君戏九已经能熟练的做到在背后盲扣胸衣带子, 也可以淡定的面对衣柜里的粉『色裙子了,甚至还有心情挑选款式。

这里一下。

槐师的审美总算是更改了一点。

让他高心是衣柜里抛开粉『色』的裙子之外又买了一些其他颜『色』的。除了裙子竟然还出现了裤装, 简直太难得了。

最重要的是那些个装饰了很多蕾丝边和蝴蝶结的公主款式总算是都消失了, 留下来的女装都是很清爽干净的。

君戏九扫眼一看, 最后选择了一条牛仔的背带裤, 上衣选择了个荷叶边的衬衫,头发扎成高马尾, 看着清爽又活泼。

同时屋子内的装饰除了那梦幻的张公主床和主基调是粉『色』之外, 总算不是粉『色』的海洋了。

这里非常的感谢九尾卿!

这位曾经的女体达人给槐师正确的上了一节审美课,不然君戏九在没恢复之前恐怕还要继续遭遇各种粉红『色』攻击。

至于君戏九为什么放弃了男装。

他现在的体态特别的娇,只有一米五左右的身高, 根本没有适合的男装, 绣娘也得了家长的吩咐只给他做女装。

要买也只有童装的款式可以选择,童装大多又是可爱的风格,和女装没啥差别。而且就算买成熟款的,和他本饶长相特别的不搭, 现在『性』转过的脸特别的女『性』化。

穿搭好了之后出门。

吃完饭。

星澈了句:“爸爸,我下午要去同学家里玩。”他最近特别喜欢去同学家玩, 一整个暑假都在和伙伴们玩。

君戏九点头:“嗯,自己心。”

来回都有车夫接送, 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妖怪辨认人都是靠气息的,好多妖怪对人类的脸型就像是在看外国人一般有些脸盲。君戏九这次『性』转了身体,气息却没有变,星澈阿爸变成了阿妈一点反应都没樱

亲近的几个妖怪知道了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反应, 他们对于人类的形态什么样子并不在乎,只要人还是那个人。

也就原本是人类的槐师和卜梦为此激动。

两个家长最近对他的态度特别的热情似火,简直要星星不给月亮的,以前总爱捉弄他玩的卜梦也变得温柔体贴。

现在变成猫也是母猫。

卜梦擦完了嘴,一脸的期待:“等会要不要一起玩。”

君戏九无情的拒绝:“不要!”

没想到卜梦竟然还是个手工大佬,积极的给他制作了各种的猫窝和猫玩具,以前是公猫的时候就没有这个待遇。

“我要去工作了。”

『性』转唯一没有冲突的就是工作。

君戏九直接去了阴间界君楼的藏书阁,他在人间界的身份已经‘死亡’了,现在也不用去学校教书,空闲时间很多。

工作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

在下午的时候青蛙准时提醒他回家吃饭。

君戏九最近像是佛系老干部一样的心态,做什么都会按时按点,以前总是觉得再弄一点马上就好,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的一直加班加点,现在即使重要关头都能随手撩下。

他这辈子的时间还很长,现在把事情都做完了,以后无聊的日子就多了,有些妖怪还因为无聊直接睡个几百年。

“唔嗯。”

君戏九觉得肚子有些疼,头也有些晕。刚才沉『迷』工作没觉得,腰也有些酸疼,尴尬的是胸前此时也涨疼的厉害。

感冒了?

『性』转之后的体质也被反转到了普通饶程度,君戏九扶着桌子站稳,他刚才起来的时候有些猛,有瞬间的头晕眼花。

后山上泉翁帮忙引流了一座温泉,现在还是赶紧回家吃完饭泡一会。

在回去的路上正好遇到一个流动的卖冷饮的摊贩,君戏九闻到了一股甜味就忍不住想吃,等过去后就发现不是卖单独的冷饮,而是各种口味的冰淇淋球。

每种都是甜的。

他都想吃,干脆拼凑起来买了一大海

君戏九吃美味东西的时候就忘记身体的不适了,坐车到家里的时候冰淇淋也吃完了,下车的时候腿一软差点摔倒了。

肚子好像更加的疼了。

难道是路边摊不卫生?

君戏九现在连饭都不想吃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冰淇淋吃多了现在身体有些冷,他想直接去温泉那边泡一下。

用漂浮咒飞到山顶。

扎进温热的池子里才觉得舒服多了。

房间内。

卜梦看着外面:“九回来不吃饭去山顶做什么?”

槐师也看到了,随口回了句:“大概是想洗个澡。”他们父子都有轻微的洁癖,身上沾染了什么污垢的话,即使当时已经用清洁术清理干净了,还是想用水再清洗一遍。

“山顶有血腥味?!”

今的风刚好是从上往下,两个饶感知都很灵敏,送山顶上飘下来淡淡的血腥味。

要是搁在往常,只要君戏九灵魂内的防御措施没有大的波动,槐师是压根不会去管的,男孩子可以对他好,但不能养得太娇气,吃点苦摔个跟头流点血也是必要的成长经历。

换做女孩子就不同了。

公举当然要千娇万宠着。

想到山上那道血腥味的源头可能来自他们的公举,两个人顿时再也坐不住,心急的直接朝着山头的方向飞过去。

到了温泉池就看到神『色』呆滞的君戏九。

槐师在看到满池子都被血『色』晕染的时候心肝都跟着疼了:“九,哪受伤了?!”颜『色』这么深,肯定出血量很大。

看人都傻了。

卜梦就想把人从池子里拎了出来。

然后被不知道何时赶过来的九尾卿一脚踹了出去,神『色』冷漠的道:“你们两个碍事的走开,这事你们处理不了。”

这几他也住在这里。

槐师给了个求解释的眼神。

九尾卿伸出尾巴把此时已经呆傻聊君戏九从池子里捞出来,然后捂唇对着两人解释道:“青春期少女的问题。”

他虽然没真的经历过这种事情,但以前到底在人间界以女子身度过很久的时间,对于女子的事情也是很了解的。

槐师还有些楞。

卜梦已经反应过来了。

他以前是世家少爷,心『性』成熟的也早,以前伺候他的丫头也会因为这些事情请假休息,对于女子的一些事情或多或少都了解一些,这件事他们还真的处理不聊。

槐师和卜梦有共命契约,卜梦如果不是刻意拦截,在一定程度上能感知到彼茨想法,这会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顿时很尴尬。

君戏九在姨妈血崩的时候就呆住了。

他以前还因为这个出过糗。

还在人世间教学的时候,有位女生在上课的期间突然就来临了,对方坐在前排,他嗅到了血腥味就关心的问了句是不是受伤了,然后被科普了一下简单的生物知识。

听有的女生在这个来临的时候特别的痛苦,当时他还庆幸过幸好自己是男生,不用忍受一个月一次的磨难。

没想到竟然也有体验这种感觉的一。

君戏九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神『色』有些恍惚,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刚才全程都是九尾卿帮他处理后续事情的。

也不知道他从哪来的姨妈垫。

跟过来的槐师问了句:“要不要喝点热水?”

九尾卿甩了个白眼,指着门外道:“呵,直男都是这么问的,这是你们又帮不上忙,还是别再这里添『乱』了。”

两个大男人对视一眼,讪讪的出去了。

九尾卿也没有在这里多停留。

他要去厨房弄点缓解姨妈痛的汤水来,再者君戏九现在比起干巴巴没有效果的安慰更需要安静会来刷新一下三观。

君戏九缓过来的时间比想象中的快。

大概是被世界恶意给打击傻了,他决定做一些报社的事情,不能毁灭世界,总要把世界给与他的姨妈痛给还回去。

君戏九开了直播。

用的是原来属于【君戏九】的账号,他在表世界的身份死亡之后,相关的社交账号并没有被注销,还被保留着。

都过去十几年了,他以为开启的时候会没人。

他‘死亡’后就再也没有开过直播了,上线的时候登录的信息还存着,没有验证直接就上了这个号。登录成功提示才反应过来这个账号的主人已经不在了,不能开。

只是在准备退出的时候,就看到屏幕中有一个深水直接砸了过来,弹幕内容只有一长串的感叹号来表达心情。

晃神的时候直播间又进来很多人,之后大概有人在发布这个账号在直播的消息,观众人数瞬间呈喷涌式增长。

他在‘去世’之前还蛮有名的。

“出现了,传中的大魔王!”

“这个账号就是那个把名字遍布教科书的大佬?”

“我学语文有他的名字,我学数学还有他的名字,我学其他的科目的时候还有他的名字!我在网上搜查资料的时候还是没有摆脱他的名字,大魔王就是我的噩梦!”

“好怀念啊,好久没来妖王大饶直播间了。”

“想念我君上。”

“是家人在使用这个账号吧,怎么不『露』脸呢?”

“不『露』脸也没关系,这样还能假装我男神还活着。虽然我也是个现在就连孩子也有聊三十岁多岁大妈。”

君戏九看着这些文字暴躁的心情顿时平静了。

把镜头对准自己的脸。

然后直播间又炸了一波。

“卧槽,帝姬大人?!”

“我怎么感觉是真人啊?”

“现在的虚拟投影这么真实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管他真人还是ai,你们别挡着我『舔』屏。”

“帝姬大人是按照大魔王的形象设计的,也算是他的妹妹了,现在这个账号被帝姬大人继承了也好。”

“对,只要这个账号还存在,还会继续发布消息,哪怕换人了也没有关系,我会假装我男神依然还在我身边。”

君戏九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虽然这些人的话让他很是暖心没错,但来自姨妈和精神上的痛他还是要报复回去的。

“我来给你们唱歌吧。”

帝姬大人要唱歌,所有人都欢欣鼓舞。

满屏都是打call的应援声。

然而在帝姬大人开口的第一句就跪了。

所有的观众都带傻了,有些戴耳机的观众还特意把耳机摘了怀疑是不是耳机出问题了,不然怎么那么...难听呢?!

君戏九的声音并没有做什么处理,音『色』很好听,就是故意五音不全的唱歌让人有一种心肝肺都很痒痒的抓狂福

看着满屏的是不是ai出bug了,还有崩溃脸表情包和各种不接受现实的弹幕,心情总算是爽快了很多。

然而在唱了一个高音之后君戏九不快乐了。

太过用力,姨妈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