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 第178章 是大善之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刚进室内就能闻到一股清香。

庞海把手里的袋子放下, 左右扫视一圈没看君戏九, 他走过去凑近去看办公桌那栋『迷』你塔楼,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同样『迷』你只的君戏九正在第三层内部绘制外墙上的墙绘。

“九哥, 我妈给你带好吃的了,画完这点就出来。”

这周末他回家了一趟。

同时清香的味道来源他也找到了,办公室的阳台上方吊着好几盆花,品种是啥他没认出来,不过开的花朵都很漂亮。

君戏九画完从塔楼上爬出来,庞海把手伸过去。突然玩『性』大发的张大嘴做出要吃掉的姿势,拍了张搞怪的照片。

随手又把君戏九放在其中一盆花朵特别大的花心中, 假装是花仙子。后面玩上瘾了, 又把他放在木偶娃娃的手办架子上混入其中,伪装成一只手办精。

君戏九这种缩的状态是用的符咒,他自己还不会控制变大变, 只能符咒的力量消散时效过去了才能自动解除。

不过只也有只的好处。

庞妈妈带了很多好吃的,他现在的体型, 食物却没有缩, 平日里要省着点吃的东西现在可以一次『性』吃个饱了。

一只抱着比自己脸还大的东西啃着吃的模样太可爱了, 庞海期间按快门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

庞海闲聊的随口了句:“我今在医院好像见鬼了。”

那个学女老师的亲戚至今还在住院。今庞海从家回来的时候去了一趟探望, 顺带刷一下好感度,然后在路过医院某个地方的时候感觉不对劲。

他虽然看不见,但身上有护身符。

君戏九没当一回事, “医院这种地方, 有一两个游魂很正常。”如果是带恶意的恶鬼, 庞海身上带的护身符会自动反击的,剩下的防御符咒足够撑到救援的时间。

庞海就是闲聊一句,也没当回事。

东西放下之后又走了,他还要去约会。

吃饱了君戏九继续工作,今再忙一,就能把塔楼全部建造完成了。也幸好是缩无数倍的,速度才能这么快。

夜『色』降临时。

也终于完工了。

把那枚存放着老者最后一丝残魂的铃铛融入塔内,在成功融合之后才松了口气。他已经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接下来就看对方的造化到底如何了。

忙完了之后君戏九过去给花浇水。

这些花是昙娘在之前送给他的,种子上附带了妖力,种下去之后一夜之间就生长到完全体了,花好看还能优化空气。

而且生命力挺强的,几乎不用怎么照看。

之后备完课和木偶娃娃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回家的路途绕远路去了一家老字号的甜品店买零东西打算当夜宵吃,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又无意中看到附近的一家医院,名字就是庞海今的那家。

在店门口的绿化带上摘了一枚叶子随手扔在地上。

光面去看看,『毛』面就回家。

叶子落地。

光面。

这不是『乱』丢,是最简单的占卜。

看来那家医院有执念未消的阴魂在徘徊,反正回家也是他一个人,星澈还在东城老家,闲着也是闲着,过去看看。

之后也是用扔叶子的方法指明方向。

没多久君戏九就找到了正主。

她生前应该是护士,此时正坐在值班台上,拿着笔正在记录什么。神『色』有些认真,都没有发现君戏九走了过来。

君戏九把瞳孔妖化,即使没开灯也能看的很清楚,随意的撇了一眼,就发现她是在写一些私饶笔记。

1001病房,刘『奶』『奶』家人明有事没人看护,多去转几圈。

1002病房,给婷婷朋友讲故事到35页。

1003病房,张阿姨的『药』明要更换剂量。

1004病房,柳叔叔的病情略有好转,继续观察。

笔迹的新旧都不同,还有一些用不同颜『色』标注出先后的重点内容。看笔记本的厚度,她坚持记录病饶事情很久了。

幸好有过来看看。

她胸前有带铭牌,单淡。

君戏九等她写完之后才开口出声:“单护士。”

单淡在听到呼喊之后条件反『射』的瞬间『露』出个可亲的微笑,站起身脱口而出道:“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暖意,给人一种她是真心实意想帮忙的感觉,而不是迫于自身责任只是公式化的敷衍回答。

完话才反应过来,她瞪圆了眼睛:“啊,你能看到我!”

意识到自己死亡还坚持记这些‘没用’的笔记。

君戏九对她的感官很好,心情也很愉悦,他把手里刚买的东西拿出来,转化成阴魂能吃的东西:“谢谢你照顾我朋友的家人,这算是谢礼吧。”又补了句:“1001病房。”

刚才她的肚子叫了下,应该是很久没吃过东西了。

单淡没忍住食物香味的诱『惑』。

她在吃了两个面包就克制的拒绝了剩下的东西,虽然眼里还带着不舍,但内心却提醒自己要保持矜持。看护病人是她的职责,不能随意的收取礼物来牟利。

肚子填报之后她才再次反映过来君戏九好像不一般,能看到她不,他给的食物自己也能碰到,吃到嘴里也有味道。

“你就是传中的接引人么?”

她姥姥以前是个半仙,曾经跟她过一些事情,人死了之后如果生前是个好人,死后地府就会有人专门过来接她。

然而自己在死亡的时候并没有遇到什么牛头马面和接引人,害她还有些伤心,以为还是自己做的好事不够多。

君戏九摇头,“我只是能看见。”

解释起来太复杂,他还真害怕再次碰到个拥有十万个为什么好奇心强烈的阴魂,阴间界的体系现在还是很复杂的。

只是。

内心有些奇怪,单淡的面相很好,是大善之人。

看她详细记录的笔记,按理她这样的『性』格会积攒很多功德,有些奇怪的是她身上只有很稀薄的一层,微末的不注意看都观察不到,宛如空气中的浮尘。

所以,死后并没有人过来接引她。

单淡也没太失望,她之前都失望过一次了,加上自己又是个乐派。

一脸了悟的点头道:“我姥姥生前也能看到鬼!”

她时候也能看到的,就是长大一些看不到了。

时候她经常听姥姥一些神神叨叨的事情,还问她愿不愿意接受传承,她很高心跟妈妈,只是妈妈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之后和姥姥吵了一架就把她带走了。

没几年姥姥就去世了,都没来得及看最后一眼。

君戏九这时候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问道:“你祖上有没有一位名叫单婵凤的女士?”单家以前在里世界也是挺有名的出马仙,就是没有传人,现在已经没落了。

单淡很惊讶:“我姥姥就叫这个名字。”

果然。

君戏九更加奇怪了。

不应该啊,单家的家风人品挺好的,按理应该会给子孙积攒下一些功德的,至少不会混到死后无人接引的地步。

“你怎么死的?”

单淡对于好像认识姥姥的君戏九很有好感,就把死因了出来:“前段时间医院来了个身患hiv的病人...”

那个病人快死了,大概是恐惧死亡吧,精神出零问题在最后的时候突然暴起伤人,打算拉个垫背跟着他一起死。

她那时候挺倒霉的,刚好过去隔壁楼送病例,然后正巧碰到那个病人在暴走,然后就被无辜牵连到了。

单淡拍拍胸脯,有些庆幸的道:“当时一起被那个病人山沾染血『液』的还有我的好朋友,幸好她最后平安无事。”

“姥姥教我的办法果然有用。”

君戏九总算知道这个傻姑娘为什么身上只有一层稀薄的功德之光了。她被感染之后还引发了自身的其他疾病,没几就死了,另外一个姑娘还在观察期。

她临死的时候想起单婵凤曾经教她方法把自己的功德转让给了自己的朋友,给朋友增加福运祝愿她没有被感染到。

这才搞得自己死后无人接引。

君戏九问道:“你还有什么愿望么?”

只要不是太过分,他都会满足她的。

不过这么可爱善良的姑娘,应该也不会提出过分的事情。

单淡摇头:“没有哦。”

继续记录病房的情况也只是有些无聊,她自己是没什么心愿的。最后的心愿是希望朋友好起来,现在也实现了。

君戏九沉默。

他伸手点在自己的额头上,抽取出一缕功德之光转移给单淡。用符纸折叠了一张千纸鹤,施展法术激活。

“你祖母应该在奈何桥那里等你。”

前段时间他在里世界八卦中看到过,当时报道的是单家最后的传承消失,报道中有单婵凤在等自己的孙女。

单家女『性』不跟随父姓。

君戏九正准备在交代两句的时候,就看到单淡好奇的抓着纸鹤在玩,然后不心把纸鹤上的法术给捏碎了。

“......”

叹息了下:“走吧,我送你过去。”

这傻姑娘在半路上估计会把自己弄丢。

亲人团聚总是温馨的。

单婵凤微微朝着君戏九躬身:“老身谢过九殿下。”

单淡也跟着礼貌的道谢。

有家人带着那个傻姑娘,君戏九就放心的走了。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自己买的东西落在医院里了。再次回去取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其他游魂给吃到了。

想着反正在附近,就打算再买一份。

老板『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微笑:“抱歉,已经卖完了,我接下来有点事,打算关门了。”

这时候店里有位『妇』饶声音传过来:“老公,我已经订好了餐厅位子了,庆祝我们结婚十周年,爱你。”

君戏九:“......”

突然就觉得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