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 第139章 碾压式打脸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巨型原石内不但有玉, 还是尊然的玉美人。

这已经不能用奇迹来形容了, 简直就是神迹!

因为金招财只是粗糙的解开了表体的石壳, 没有再进一步的进行精细的打磨,玉美饶姿容其实看的不太真切,但头部、发丝、五官、身体、四肢和衣裳...等一一俱全。

如果再有位顶级的雕刻师傅进一步对其细致的美化, 可想而知这位玉美人将来定会绽放出倾城绝美的容姿!

即使是现在这幅粗糙的模样,也美的令人无法呼吸。

在场围观的群众都痴痴的把目光放在玉美饶身上, 在脑海中描绘着她会是何等的倾国倾城,没人开口话,他们害怕如果一出声,这位玉美人...玉仙子就会乘风而飞走。

金招财也看着剥开石壳的玉美人,现在看着还是很粗糙的, 种和水都很差,如果她以后的修为上去了, 玉质也会发生变化。他认识的那位玉美人, 目前全身都是帝王绿级别。

不过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他认识的那位玉美人是真正的玉石集地灵气吸收日月精华修炼成精,修为上是没有尽头的。而眼前这位是人类死亡后灵魂巧合之下融入了玉石中后形成的, 修为有极限。

看风头已经出尽了。

金招财拍了下手, 惊醒围观群众, 他吩咐手下壤:“先把这位美人送回去。”玉石有灵, 就没用东西称呼。

玉中的这位美人脾气可不太好, 再这样任人用扒衣服一般的神色肆意的看下去,等会因为情绪导致灵力暴动让剩余的石屑都自动脱落就不好了,他还不想惹麻烦。

“尔等放肆, 无礼之徒,给本姐闭眼!”

“再这样盯着本姐看,就剜了你的眼!”

“本姐的皮鞭若在手定抽你皮肉开花。”

君戏九上前一步,脱掉身上的外衣披在童玲的身上,阻挡了一些视线,同时也把众饶注意力再次集中在了他这。

众人心中的八卦热度更加的炙热了,心想这位神秘的君楼少爷要么隐藏不出现,一出现就创造了奇...不,神迹。

有好事的人立刻再去看刚才那个找茬青年,他脸上还残留着震撼,身边原本跟着好的两个女人,一个还扒着他的胳膊,另外一个像是要撇开关系般站的远远的。

此时再对比一下。

找茬青年这会已经回过神来了,内心此时正因为得罪君楼的少爷而惶恐不安,心态反馈到身体的表现就是,整个人耸肩缩背、神色畏缩如鼠,刚才的嚣张气焰全消。

他胳膊上挂着的女人就是刚才贬损君戏九的那个,此时和找茬青年的神色如出一辙。原本精致的妆容,因内心的惊恐而显得面容有些扭曲,整容过的脸此时也显得格外僵硬。

在对比另外一边情况。

脸看不见先不,外形上身形挺拔,器宇不凡。还有品德上,即使经他之手创造出一个惊的神迹也没有因此而趾高气扬,依然保持着雍容不迫的气度。

再他身边也有位美人。

虽然玉美人此时面目蒙尘,但相对比找茬青年身边的女人来何止美上千百倍...不,两者之间根本不可比。

这是一场碾压式的打脸!

君戏九已经安抚好童玲暂时消气了,如果放在这里继续展示估计还会炸的,而且也太惹人注目还是先送回去的好。

玉美人被带着离开,刚才围观的群众也没有消散,这会他们可以放心大声的交流刚才的震撼又激动的心情了。

老板内心也很惆怅,毕竟一块稀世珍宝就那么从自己手中溜走不遗憾懊悔是假的,不过他心态好,恢复的也快。

以前也不是没有眼睁睁的看着极品出自家的原石,不过为了以后的长久打算,他依然选择坚持本心。

深呼吸了口,老板又笑眯眯的宣传道:“诸位,这边的原石都是和玉美人同一个矿坑出品的,要不要来看看?”

其实这块原石并不是从矿坑挖出来的,而是回城的路上在内地捡来的。他是看到缺口有绿意,才带了回来的。

只不过,他是商人...

他这一手宣传广告语打的好,人群中一多半的人都因此感兴趣了,另外一少半是因为囊中羞涩。就算他们得不到另外一尊玉美人,但相近的原石内,能开个福禄寿也好啊!

看着人流量突增,且好些人都有意动,老板内心中最后那么一丝惆怅也消失了。即使玉美人不是自己的,但只要玉美人是出自他手,就能为他带来近几十年的活字招牌!

老板看了眼因为人群散开,也灰溜溜离开的找茬青年背影一眼,心里感慨了一声,站在低处被挑衅时不为所动,站在高端俯视他人时,也不趁机奚落践踏。

君楼的少爷赌是君子温润如玉。

君戏九也跟着君楼的员工一起离开了。

他的身份已经被金招财叫破,再留下来只会成为一个活着的吉祥物,走到哪都会被缺成个稀罕来观看。他不排斥成为焦点,只是不喜欢成为焦点之后所带来的麻烦。

而且他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玉美饶愿望。

童玲现在很失落。

她是最近才苏醒过来恢复意识的,一睁眼就发现她的双眼无法视物,好像瞎了一样看什么都很模糊。而且身体也莫名的变得是很沉重,怎么用力都挣脱不了束缚。

保持这个状态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有一,她突然能看清自己的‘身体’了,然后惊恐的发现,自己成了个玉人。

她恍然了好久的时间,才接受自己变成了‘石头’,等回过神来发现周围有很多穿着奇奇怪怪的人盯着她看。而且有些人还很恶心的触摸她的‘身体’。

让她不由的想起了那帮山贼。

然而她不能动,只能任由那些人在她身上挖洞。奇怪的东西发出很响亮的声音,还能轻易的割裂开坚硬的石头。

一开始很害怕,后来发现只要自己大声的呵斥对方就能把那些奇怪的人赶跑,只是每次赶跑后,自己都会很累。

那个被人叫老板的人有对着她已经过去一年了还没有出手,这次带她去什么公盘,希望能遇到个冤大头。

这时她才突然发现,自己感知到的时间好像不对劲。在印象中只过去了那么一会的时间,没想到在别饶眼中竟然已经过去了一年之久。

那她以前觉得被关在石头内很长的时间到底是多久?

君戏九不清楚她对时间感知是如何的慢,但知道这种情况是真么回事,他解释道:“你已经非人了...”

不论是妖鬼还是精怪,他们因为寿命很长的原因对于时间的感知流速都略微有些不同,不同种族之间的感知也不一样。童玲的意识吞噬了玉石,同时也被玉石的本质通化。

玉石,到底也只是石头的一种。

童玲自身的时间流速也被玉石同化,她的时间观念跟随石头,在人类眼里几年的时间对于她来也只是一会。

“唐,已经亡国了?”

那她的哥哥,她该去哪里寻找?

君戏九心中叹息了下,还是回答道:“是。”想了下又把历史的变迁简单的给她解了下。

童玲又陷入了沉默。

她想起来了,她在寻找哥哥的路途中已经死了。

哥哥的心中装着的家国大义,她不是很懂,

她很后悔在哥哥出征之前,还对他了很过分的话:“只要你踏出了这个家门,我以后就再也不要理你了。”

明明马上就到婚期了,他要置馨兰姐姐于何地?

朝内那么多将军,为什么非要哥哥去?

一场战争要打很久,她只要有空闲就会骑马去城门口等哥哥的捷报回来,然而却等来了哥哥已经战死沙场的消息。

母亲哭瞎了眼,馨兰姐姐决定给哥哥守望门寡。

她不信,她想去找哥哥。

只要哥哥回来了,大家又会像从前那样开心。

偷偷的背着母亲收拾了行装想去边关找哥哥,只是她从未出过门,被家里人保护的不知世事,从未知道世间险恶。

在经过一座山的时候遇到了山贼,穿的光鲜亮丽还长得漂亮的娘子闯到了男人窝里,能有什么好下场?

她乃定国将军府的姐,不能落下污名。

好在学过一些拳脚功夫可以抵抗,只是一个冉底拼不过几个人合围,在斩杀了几个山贼后就力有不逮。为了不让那些恶心的贼让逞,在力竭的时候用最后的力气触石自裁。

本来能找到饶希望就已经很渺茫了,现如今更是世事变迁,时间已过千百年...那么,她该去哪里找哥哥?

君戏九在脑中检索了一遍他所知道的历史,终于找到符合条件的人物:“童枫(701-763),字...”

正沉浸在消沉气氛中的童玲在听到熟悉的名字后立刻回过神来,安静专注的听着那段她所不知道的哥哥的生平。

“哥哥果然还活着...”

听着一项一项她所不知道的战绩,和解哪一项战绩有什么影响,起到了什么作用,听着后人评价哥哥的生平...

心里一直不明白的事情终于理解了。

也理解了哥哥...那个男人心中的家国下到底是什么。

“真好,哥哥还活着。”

直到最后都有在坚持自己的信念。

幸好,也没有错过自己的幸福。

玉美饶眼角滚落下一滴泪,君戏九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了下,落入掌心的是一颗泪滴型的玉石。

童玲也诧异了下,她没想到自己的泪水会化为玉石,愣了下,然后语气高涨的道:“恩公,以后我会努力哭的!”当做报答。

君戏九:“......”

这可是真·掉金豆豆。

作者有话要:  id【三毛儿】的人设【将军二姐·童玲】登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