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 第124章 窃不了才华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别的步伐或许不会, 猫步绝对是正宗的。

君戏九点头。

席希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紧攥着君戏九的衣袖, 眼里全是期盼渴求还有一些其他复杂的东西。

“你能不能做我的模特, 走一场秀?”

他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要求很突兀和失礼,又急切的加了一句:“帮我这一次,以后你的所有时装我全包了, 免费的。还有,这次秀如果获奖了, 之后所得的奖励也全归你。”

请求和利益全都用上了,这是他能付出的全部了。

席希这般急病乱投医也是走投无路了,原本和他合作的模特今突然放他鸽子有事不能担任模特了。他的这套衣服对模特的气质要求很高,一时半会的也找不到合适的人。

其实一开始预设的还是有几个勉强合适的备选,只是对方要么身材和衣服的尺寸相差太大, 现改已经来不及了,要么就是对方也有约不能推, 要不就是...故意不接他的单。

席希想到这里, 眸色阴郁晦暗。

他有一个竞争对手,对方曾是他的好友。之前在一场重要的秀上, 对方盗取了他的创意, 还反过来污蔑他抄袭。

底稿被偷, 创意的思路灵感和制作的过程他都曾和对方分享过, 对方会炒作, 利用大众的舆论站在了胜利者的位置。

而他被打上了抄袭者的名头。

如果他是生产厂商,抄袭别饶创意最多也就是被诟病几句,哪个名牌新款在推出的时候没有被抄袭过?

只是他是原创设计师, 一旦背上了抄袭的恶名,以后就别想在时尚圈立足了。只要这个名声洗不脱,之后就算有名作品,只要有人似是而非的一句还是抄袭的,他就全毁了。

就像不论什么原因,只要从监狱里走一圈,不管他是否改是过自新还是别有苦衷,出来后依然还会背负‘坏人’的光环,大部分人下意识的就会远离拒绝他的靠近。

之前无任何犯罪记录的公民和有前科的人一起被卷入一件盗窃之类的纠纷,人们下意识就会怀疑那个有前科的人。

因为有前科,人品自然会遭受质疑。

席希不想任命,只是到处奔波都被打压。还好恩师依然信任他,耗上了自己的人情为他争取了最后一个翻身的机会。

一场很有权威的国际时尚秀的参赛资格。

能不能翻身洗白污名就全靠这次了,只是他没想到那个人会这么阴狠,有我无他,想把他彻底的才入深渊才罢休。

也是,对方才是抄袭者,自然不会心安。

虽然偷取了他的作品,但窃不了他的才华。

对方靠着他的作品冲了上去,然而后劲不足。最近一次发布的作品找不出抄袭同行的证据,但明显能看出借鉴过度。

他自己解释的是灵感碰撞是难免的,只是公众有一些闲言又翻起了以前的旧账,有些质疑他才是抄袭者的风声。

对方这次也参加了这场秀。

如果正面较量对方还落败了,对于以前他们之间的抄袭事件很容易翻转。才华虽然是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但通过才华具现化创造出来的东西,一眼尽知。

靠抄袭和偷窃不可能永远立足。

所以对方这次才会狗急跳墙,用尽各种下作的手段也要把他踩到脚底永远也出不了头。

毕竟背上江郎才尽的名声总比打上抄袭者的名头要上好很多。两者相比,至少前者还好听点,最少曾攀升过顶峰。

而后者一旦被揭发。

——之前所有的风光都会成为葬送自己的落井石!

不论是时尚圈,还是其他圈子。

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抄袭!

话转回来。

君戏九的身形和那个模特差不多,一些细节的地方好修改,当初为了防止模特身材有变化,特意预留流整的空间。

再气质方面,简直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制般,无比贴牵

席希这次走的是古风。

他很看不...欣赏不了国外一些设计师搞点大红大绿带点福字团花和纹龙绣凤的就是中国元素,很多简直辣眼睛。

一开始合作的那个模特长相上妆很适合古风,君戏九则是不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完美的切合他的设计风格和核心。

温润如玉,谦谦君子。

这件衣服不单是席设计的翻身之作,也是林宝宝耗费了大量的心神参与的作品,定然也希望它能大放光彩吧。

君戏九也不希望它因此珠玉蒙尘。

点头应承了下来:“可以。”

时装走秀他听过,好像就是在专门的舞台上走一圈给周围的观众展示衣服的‘移动衣架子’,做起来应该不难。

而且,走猫步嘛,他在行啊!

席希在君戏九答应之后不禁松了口气,秀场在明正式举行,今还要办一些相关的手续,另外要确认一下化妆和准备服装以及熟悉场地彩排等杂事要忙。

“哦,对了...”他突然想起什么,有些恍惚的喃喃自语了声:“现在要尽快缝合,制作成衣...”

当初邮寄给林宝宝的并不是完整的成衣,而是裁剪好的碎片,只简单粗糙的缝合了下让其了解一下整体的样式,刺绣的时候知道要在什么地方下针,也方便拆开来单独完成。

席希话到一半,身子就软到了下去。

他从接到那个模特爽约的电话之后,这两就不眠不休的试图找生机,垂死挣扎的这期间他耗费了太多的精神力。

本来都已经快绝望了,在遇到君戏九之时,心情又经历了次大悲到大喜,一直紧绷的心弦在松懈下来后,一直积压的疲惫感一下子都反弹了回来。

席希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只感觉全身上下的身子骨都很轻松舒畅,就像是好好的睡了几几夜一样舒爽....

等等!

“比赛!”

没有错过吧?!

“安心,才过去半时。”

声音很轻,却带着极强的安抚定魂的作用。

席希抬手看了下腕上的机械表,上面的时间和日期都在告诉他一切都还来得及,甚至时间上还有些富余。

慌乱的心彻底的安定下来。

席希转头把视线放在君戏九的身上,对方坐在附近的一张椅子上,明明手里捧着的是一本时装周的杂志,然而在他的气场影响下,给人种那是本经史子集的感觉。

在把目光转移到对方的脸上时,席希突然瞪大了眼睛。

之前全部的心神都在激动终于抓住了救命稻草和有爬出深渊的希望了,根本没工夫在意其他。现下认真仔细的观察了下对方...才发现,他好像随手抓住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君...老师?”

怪不得之前觉得对方的气质很吻合他的设计核心,还觉得现在的人能有这种气场真的很难得。没想到随手抓的人竟然是君楼的少爷,如果他没有这样的气质才很奇怪。

君楼可是从古时几百年前就存在了,真正的乌衣门第。

之前就有人隐约猜测君戏九可能是君楼的少爷,只是没有决定性的证据,只有少部分人在坚持。自从那次君戏九带着星澈上了综艺节目之后,就彻底的坐实了这一猜测。

陈教授的身份只是在文学圈的威望高,他名下的资产相对于真正的富豪来相差甚远,也是没有资格领养熊猫的。

反推一下,能领养熊猫,还拥有那种可以带出去玩的高自由度领养,再对比一下其他终身领养权的都是些什么身份地位,可想而知他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还有人扒出君戏九衣服上的总是出现的绣纹配饰和君楼总店的logo很相似。

之前有个淘宝商家生产了一批君戏九穿的同款衣服,只是刚上线没多久就被迫下架,打出的道歉公告是侵权,然而另外一家只改了些细节却依然大卖没有事情。

仔细对比,是衣服上的家徽绣纹更改了少部分纹路。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巧合,总之这些细微的事情加起来凝聚的锤子够硬,足以证明君戏九确实是君楼的少爷。

君戏九放下手里的杂志,站起身,神色和语气都带着严肃的问道:“需要我做什么?”席希的工作室有大量的时装杂志,他刚才趁对方休息的时候简单的了解了下。

跟他想象中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不太一样,设计师的作品创意是很重要,展示它的模特也同等重要。如果不能完美的表现出设计师的想表达的中心思想,也是模特的失职。

原本只当是一件事的君戏九现在也有些凝重了,每个行业都有它不为人知的艰辛一面和不能看之处。

也幸好他及时察觉到了自己的轻视之心,即使现在还很微弱,但日积月累起来,这份轻视就会变质为轻狂傲慢...

最终或许会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

君戏九调整了下心态,先摆出自己的态度来:“有意见你尽可以提出来,能做到的,我会尽量配合。”靠近的时候也趁机处理了那道宁神和恢复体力的符纸。

席希有些诧异君戏九这份亲和的低姿态,先不论他的真实品行如何,面对一个名声有瑕还落魄的设计师,在私下里也能保持这份态度,不愧是世家少爷,修养就是好。

“先要给你量尺寸,把成衣制作好...”

进入工作状态的席希即使此时的形象有些邋遢和不修篇幅,眼神发光,整个人绽放出一种别样的神采。

初见时身上的颓然和死气也一扫而空。

作者有话要:  在床头贴满了娘口三三的照片,希望给我招来财运,嘻嘻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