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 第123章 还缺绣爹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星澈今入学, 君戏九请了一假。

“爸爸, 起床了, 要上学。”

君戏九被闹醒,抬眼看了下时间,才凌晨三点时分。家伙昨晚就激动的睡不着, 直到晚上一点多的时候才躺下。

这会醒了也睡不着,君戏九干脆起身。

以前他身上的鬼气重, 作息被影响晚上会比较精神。如今妖气提升一大截作为主导,但又因为随的是昼伏夜出的猫咪,晚上的精力会更加的充沛,如果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

所以这会中途醒来也不并困,只迷瞪了下, 就完全清醒了,君戏九随意问了句:“书包整理好了么?”

星澈到床头把自己的书包取过来, 昨晚他是抱着书包睡得。打开, 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出来,一样一样的数着。

“本本, 笔笔, 皮皮...”

昨他就很兴奋的把给他准备的文具书本之类的东西都装进去, 又倒出来, 然后看一遍没少一样, 再装进去。

循环往复,乐此不彼。

他现在表现的这么高兴和期待,也不知道到时候真的上学了会不会哭, 学校中途是不能离校的,只有晚上才能回家。

学校里的老师虽然也很爱护幼崽,但对于教学问题也是抓的很严格的。平日里撒个娇挑食不想吃饭会哄着你,若是涉及到修行学业之类的正事,家长亲自过来情都没有用。

主要是妖界最近太松懈了,年青一代除了少数优秀的妖怪外,有部分都想着怎么享乐有些不思进取。大部分青少年妖怪都被人世间的花花世界吸引,心思浮躁的不好好修炼。

所以最近学校的规矩有些严格了。

美其名曰:教育从娃娃抓起。

君戏九再次给家伙打个预防针:“星星白都要在学校上课,爸爸和高祖到了晚上才能去接你回家哦。”

为了保护幼崽害怕被歹人一网打尽,数位大妖联手设置了一个防护阵,除了放学时间会开启一会让家长接人,其他时分都处于关闭状态,外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出不来。

就算是槐师这种强者想强闯都要付出点代价,君戏九这点实力就更别想了,可以是绝对的安全。

再者,妖界这次的态度非常的强硬。

入学前就反复交代过各位家长了,如果不接受他们的规定,觉得太严苛有些心疼自家的崽,那你就别送进来了。只要进了学校,那就不管你的身份背景如何,都得听学校的。

虽然教学严格是严格零,但在学校能交到朋友,基础方面也能打夯实,将来学习家族的功法也事半功倍。

做家长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学校只是规矩严苛又不是虐待,甚至大多家长还觉得规矩严点也好。

星澈闻言拍了拍胸脯:“不怕,星星很勇敢的。”

君戏九摸摸他的脑袋,到时候真哭了他也没办法。不过等他交到了新的伙伴,情况应该会好一些。孩子有了玩伴一起疯玩游戏,就不会太粘着家长了。

吃过早饭,在星澈的期待和催促下,还未到规定时间就提前出发了,不过早早的把入学手续办完了就不用排队了。

抱着同样心思的家长也有,在君戏九领着星澈过去的时候,在校门口也遇到了另外一位家长领着他的幼崽。

对方家长身材虎背熊腰,神色冷肃不苟言笑,行走间龙行虎步,由远而近,扑面就能感受到一股威严自身上散开。

他的跟脚是只白额吊睛虎。

跟在他的腿边,有两个孩。他们年纪还很幼,虽然可以化形了,但还有些兽类的特征收不起来。脑门上顶着一对耳朵,身后拖着一条白色的长尾巴,圆滚滚的大眼睛,肉嘟嘟的脸,看着很是可爱。

左边那个努力板着自己的脸,似乎想学自己的父亲,右边那个手指含在嘴里,扯着父亲的裤腿神色有些怯怯的。

对方看到君戏九之时,驻步,微微躬身行礼,脸上也露出一抹浅淡的笑容:“九殿下。”

君戏九颔首回礼,打量了一眼两个现在被养的白白嫩嫩的孩子,脸上也带着一丝微笑:“看来他们已经适应了。”

两个孩子也是老虎精,哥哥叫陈白,弟弟叫陈墨。是君戏九一次去深山帮一位阴魂找尸骨的时候捡到他们的。

在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发现了他们母亲的尸体,身上伤痕遍布,不远处还有另外一具猛兽的尸体。想来是为了保护他们两个引开敌人,最后拼劲全力和对方同归于尽了。

他们还,在山林中独自生存有些难,君戏九就把他们送到了妖族,之后又被未婚无嗣的同族陈霜领养走了。

两只家伙还记得君戏九的气息,在性格活泼朝气的哥哥的带领下,腼腆害羞的弟弟也磨蹭过来求抱抱和抚摸。

星澈倒没有因此吃醋。

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灌输的思想,家长会因为‘面子’去夸奖别人家的孩,只是再喜欢他们也不会带回自己家。

大方友爱的孩子才招人喜欢。

他看君戏九已经夸奖完两只老虎了,抬头挺胸的盯着陈霜等着对方来夸自己。庞海叔叔了,这叫商业互吹。

我方都吹完你家孩子了,快点来吹我呀~

陈·沉静寡言·霜:“......”

沉默的对他点零头。

星澈一脸的失望:“......”

哼,对方真不懂规矩。

星澈失望只是一会,很快就被同龄的伙伴吸引了,他好奇的盯着对方看,上手就去拽了下白虎弟弟的尾巴。

陈墨被拽疼了,眼眶里带着泪花。

星澈则一脸震惊的问道:“你的尾巴怎么是真的?”

陈墨刚想哭就被问住了,星澈的表情太惊愕,他自己都有些怀疑了,抱着自己的尾巴也拽了下,想确认一下真假。

感觉到尾巴骨很疼,他松了口气:“真,真的。”

星澈又看向白虎哥哥的耳朵,一边问出心里的疑惑一边伸手也拽了下:“你的耳朵也是真的么?”

白虎哥哥本来还想教训欺负弟弟的人,这会也被他的问题弄得好奇了,他摸摸自己的耳朵:“当然是真的。”

又反问了句:“你怎么会认为是假的?”

星澈一脸的气愤:“摇摇车骗我!”

“摇摇车?”两兄弟没有去过人世间,“他什么?”

星澈学给他们听:“两只脑斧,两只脑斧,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唱完后,还生气的跺脚:“你们有耳朵和尾巴,才不奇怪,它谎还骗钱,下次再也不要去他们那里玩了!”

两个家长看他们已经玩到一起了,也没有打扰他们,听着家伙们商量着下次要怎么去申讨那个无良奸商骗子摇摇车,没一会就很要好亲密的样子。

孩子的友谊总是很单纯。

办完入学手续。

一开始老师还允许家长们在旁边围观,让幼崽们放松心情,又趁机组织他们一起玩游戏。孩子玩高兴了注意力就被转移了,老师就让在外面围观的家长们都回去。

君戏九和那些家长聊了两句就告辞了,来都来了,就打算去隔壁学去看看他的青梅和竹马们的近况。

网络系统没构架之前,一直生活在妖界的妖怪们对人间界不了解,大部分甚至还有些恐惧如今的世界之主。

通过网络接触了人世间的繁华和美好,一些早就很向往外界生活的少年少女的心思才开始因此而躁动。

君戏九当时上学的时候,规矩还没有现在这么严格,与其是学校,还不如是托儿所。毕竟妖怪动辄千百年的寿命,十几年对人类来很漫长,对妖怪来则是眨眼之间。

过去的时候,印象中的青梅和竹马的模样和现在没什么差别,他们对待君戏九的态度也一如昨日刚分别。

君戏九幻化成猫咪的模样来拉开差距,陪他们一起玩了一会,在把兜里的零食都散干净了,就告辞了。

君戏九刚回到四合院的时候,迎面就碰到一个壮汉心翼翼的捧着一件衣服,他咧嘴笑的露出白牙。

“君先生,我的作品完成了!”

君戏九愣怔了下,才想起这位是湘绣的传人林宝宝。

林宝宝觉得自己已经很麻烦主家了,这两个多月的时间他一直在房间内不眠不休的刺绣。阴魂状态下基本上不用休息,他存在感又很低,除了原材料缺少,轻易不出房门。

君戏九展开那件衣服,湘绣的绣工讲究绣花能生香、绣鸟能听声、绣虎能奔跑,绣人能传神。

林宝宝是抱着最后遗作的心态来完成这幅作品的,倾尽了全部心神去创作,成品形象生动,色彩鲜明,形神兼备。

君戏九真心赞叹了一声:“堪称大家。”

作品被认同赞美,林宝宝害羞的挠挠头,虽然壮汉式的娇羞和扭捏颇有些冲击力,但能感受到他满身洋溢的快乐。

“谢谢你。”

君戏九看林宝宝神色还有未尽之言,随口问了句:“你可还有什么未聊心愿?”

林宝宝犹豫了下,有些害羞的问道:“你们家,还,还缺绣爹么?”

他在这次的创作过程中又找到了一些新的灵感,只有君戏九能让他实现愿望,他现在还不想走,只想沉迷刺绣。

林宝宝现在的技艺已大成,放在君家的店铺内也是师傅级别的,权当是在给自家店铺招员工了。

第二。

请假的时间刚好是周五,周六接着放假,林宝宝没办法出面,君戏九好事做到底,约了那位席设计师见面送衣服。

刚到约定的地点,一位神情颓废的青年在见到君戏九的时候,空洞的眼眸突然绽放出亮光,冲过来紧紧的抓着他的手。

“你会走猫步么?”

作者有话要:  君·超模·戏九即将上线。

id【541】的人设【白虎兄弟·陈白、陈墨】登场。

最近凉的心慌,我是不是该买一只招财猫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