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 第109章 天堂和地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硬盘是特制的, 和充电宝一个原理, 可以预先储存一定的能量, 只需要定期补充一次,就能持续自行运转很久。

君戏九像是认真负责的老师,又像上门推销商品的销售员一样非常耐心详细的给两人解了番硬盘的原理和作用。

“充能一次, 最少能用一年的时间。”

君戏九打开硬盘的特制开关,散发出一道只有里世界的修行者才能看到的柔和的光芒。看那浓郁的程度, 就知道他所的最少持续一年的时间不作假,甚至还是保底程度。

“这是最近新研制成功的,还没有上市,你们两个很荣幸的有幸成为第一批体验者,高不高兴, 开不开心。”

零一依然一脸的灰败,整个饶神色都失去了光色, 任务失败还有可能连累到主饶大计, 他简直万死不辞。

零四休息了一会,现在勉强能出声了, 他直接投诚:“这事我认栽, 我告诉你背后的主使, 只求你给我个痛快。”

他现在已经不奢望能留一条命了, 只求速死。

刚才君戏九描述的十八层地狱的幻境, 他不觉得对方是在骗他,故意的那么详细,也只是想对他们造型心里压力。

在幻境中能切身体会到百分百的痛感却不会死亡, 对方摆明了觉得直接干掉他们太便宜了,想折磨他们来出口气。

“杀了我,就告诉你。”

君戏九很干脆的拒绝道:“不要。”

零四惊诧,接着蛊惑道:“你难道不想知道幕后真凶?!”

幕后主使具体姓谁名谁他是不知道,不过他向来做事谨慎,凡事都喜欢给自己留个退路。因此和零一相处的时候表面装作只要给钱,就不在意东家是谁。

虽然零一戒备心很强,但人总有松懈的时候,他在无意间听到了一些片段,知道零一背后的主人属于哪国势力。

君戏九答非所问的了句:“我打算给你编织一场梦。”

零一的内心里突然浮现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想话上下唇一开一合却发不出声音,想求死更加做不到。

君戏九像是个孩子般,脸上带着炫耀得意的神色,他虽然长得极为好看,但因为此时的神色着实惨淡,拉大的笑容像是恐怖电影里的怨灵娃娃一样渗人。

“我等会摸消掉你最近的记忆,然后让你做一场美梦。”

零一隐约想到什么,灰败的神色忍不住流露出惊恐之色。

君戏九突然恶劣的笑了下:“嘻嘻嘻,你猜到了?”

他鼓掌了几下。

“现实中你乃败家犬,在梦里你会大成功哟~”

零一相同其中关节后因情绪波动的厉害,身体竟然能活动了,只是束缚依然很强劲,任他怎么剧烈挣扎都没有用。

君戏九像是在看丑的杂耍一般,等零一好不容易积蓄的力量消耗一空筋疲力尽的躺在地上的时候才开口解。

“这是缚龙索。”

连龙都能束缚住,更何况是人了。

零一目呲欲裂的瞪着君戏九,眼里释放的杀意很强,如果目光能杀人,他大概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君戏九并没有收到丁点的影响,反而冲他笑了下:“我知道你不怕痛,不怕死。”

他要对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生死皆痛苦!

零一现在连杀君戏九的想法都没有了,他只想求死。他接受过训练,自信任何严刑拷打都能扛得住,而且他也给自己下了相关的言灵诅咒,任何有关主饶情报都不出口。

绝对万无一失。

然而君戏九给他的美梦不必经过测试他都知道结局,在梦里,如果计划的事情一切顺利且成功,在确认自己的行踪并没有暴露后,他必定会回去向主人复命。

到那时候,不用他亲口出背后主使是谁,美梦的制造者君戏九只要跟着他‘回去’,自然也就会知道主人是谁。

甚至如果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只要操控‘主人’适当的引导他的行为,连主人计划的大事也会得知一二。

“怎么样,这个想法是不是很棒!”君戏九满脸期待的看着他,像是个做了自以为了不起的大事,等待夸奖的孩子。

堂地狱一线之间。

当美梦破裂之后,那个装载着十八层地狱的幻境紧接着就是他的归宿。不杀他,就在这堂和地狱之间无线轮转吧!

零四听了完整的计划,呢喃道:“你是魔鬼。”

君戏九面无表情,心神丝毫没有动摇,如果能守护家饶安危,他不介意当一个魔鬼。

零一心如死灰,眼里满是绝望。

零四也同样如此。

“九!”

君戏九回头,槐师满脸忧色的大踏步走过来,他语调中略带委屈的喊了声:“父亲。”

他从到大过得太顺风顺水了,突然面临这么大的挫折坎坷一时就慌了神,虽然这次的事件他也独自处理了,但面对家长还是打心底止不住的感觉委屈。

槐师抱着君戏九,像安抚孩子那样给他顺着背,中途突然觉得臂弯有些发沉,心里惊了下赶忙去查看,才发现是君戏九一时放松心身后累到睡着了。

零一和零四突然觉得身上像是压了一座泰山,伴随而来的还有滔海浪般的杀气,跟君戏九怒极流露出来的杀意不同,这才是真的血海尸山中闯荡出来的杀神。

两者相比,君戏九刚才针对他们的杀意都显得温柔了。

槐师动了下手指就想处决这两个人。

杀气针对的是地上的两只,阿墨被余波扫到都吓得瑟瑟发抖,不过还是壮着胆子提醒道:“大,大老板,主人对这两个人已经做出了处置。”

阿墨虽然领着槐师给他发的工资,但确实坚定的站在君戏九这一边的。抖着声把君戏九之前做的计划了一遍,槐师听完之后有些诧异,身上的气势倒是收起来了。

“吾儿处置的妥当。”

君戏九这孩子的心地有多善良他是知道的,以前总担心他会为这个性格吃亏,太过仁爱有时候会伤害到自己,如今知道他对此类事情应对得当总算是放下了心。

至于堂地狱一线间的处置方法很毒辣?

对触碰逆鳞之人手段残忍又如何,他又不是想养一个圣父般的完美儿子。圣人都有私心,何况是有七情六欲的人类。

君戏九是被一阵痒意闹醒的,他睁开眼,就对上一张毛乎乎的脸,刚醒脑子有些僵硬,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是谁。

“爸爸。”星澈先是惊喜,然后紧紧的抱着君戏九的脖颈哇的一声就哭了,嚎的惊动地的。

君戏九自那晕倒之后,已经昏睡三了。

他期间不眠不休的追逐了零一零四好几,力量消耗过度,身体进入了自我休眠期。昏迷期间鬼气还是站主导,躺在那里全身冰冷,呼吸都没有多大的起伏,像是死人一般。

星澈特别的害怕君戏九醒不过来,这两一直守在他身边不敢离开,一晚上能被噩梦惊醒好几次,心情影响食欲也没好好的吃饭,这两又瘦了一大圈,都能看出腰身了。

“唔嗯。”

脑子清醒后,身体的五感也随着复苏了,酸痛和疲惫的感觉让君戏九刚起身又躺下去了,刚积攒的一点力气用来抵御疼痛感,全被抽空了。

“乖,不哭。”

这次星澈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被匪徒掳走,眼睁睁的看着歹人一层层的消磨护盾,每减弱一份就担惊受怕一份。

毕竟还是个孩子,虽然因为成精和国运加持让他懂了很多事情,但到底还只是个出生不足一年的幼崽。

突然遭此劫难,害怕也是难免的。

“爸爸,不要丢掉星星。”

君戏九现在没有力气,把他圈在怀里安慰:“不怕,爸爸没有事了,坏人也都被打到了,你可是要拯救世界的功夫熊猫,怎么能哭鼻子呢?”

星澈不再大声哭了,不过脑袋扎在他怀里还在声的啜泣着,两只爪子紧紧扯着他的衣襟,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他已经好几没有休息好了,心里知道坏人打到了他在这里很安全,只是君戏九一没醒来,他就心里感到不安。

“归一,醒了?”

“父亲呢?”

卜梦故作一脸的受伤,一屁股坐在床头,轻轻的戳了下君戏九的脸颊,抱怨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都不先问问我,这几可都是我守着你的。”

“槐花花去找人算账了。”

先不对方试图诛杀携带国阅星澈想让种花家的整体的气曾宕,光是敢伸手动自己珍爱的孩子这一条,槐师就绝对不会放过对方。

其实他们还没有找出真正的幕后凶手是谁,不过也有了怀疑对象了。槐师才不管那么多,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君戏九轻声应了下:“嗯。”

也没有过问幕后主使是谁,他知道槐师会给他出气的。

“睡了几,饿了吧,先吃点饭。”卜梦是测算到君戏九会在这时候醒来,特意过来给他送吃的来了。

君戏九摸摸有些抽疼的胃部,是有些饿狠了,不过还是很克制的只吃了一些就停止了,不过也恢复了些力气。

卜梦指挥者傀儡侍女把碗筷收拾了,又提议道:“憋在屋子里闷得慌,要不要出去看看新房子?”

君戏九有些疑惑:“新房子?”

卜梦点头:“之前的房子太了,转个身都展不开,现在这栋比不上鬼王殿,不过也能将就着住。”

君戏九这才又心思打量周围的环境,屋子里的摆设和风格都是他喜欢的没错,却全是陌生的东西。

因为心中好奇,君戏九接受了卜梦的提议出去转转,等欣赏完卜梦口中勉强能住的房子后。

君戏九心痛:“家里的日子刚刚好过点,父亲又乱花费!”

卜梦:“......”

他刚才听到了啥?

作者有话要:  卜梦:槐花花,听你很穷?

槐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