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 第104章 天上白玉京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君戏九话回应到一半身体突然歪倒摔在地上时, 九尾卿懵了下赶忙过去探查了, 惊得发现君戏九的神魂离体了!

谁敢在他的地盘动手!

惊怒的念头刚起, 正准备动用神识探查是那个贼子,转而就发现君戏九握在手里的那颗龙珠正泛着光芒。

他怒极反笑,真是失算, 也怪他大意一开始就没把对方当一回事,没想到一缕残魂竟然还有勾魂摄魄的本事。

该不愧是地间最后一条龙么!

残成这样也留有底牌。

九尾卿捏着龙珠冷声警告道:“你最好不要打什么坏主意, 不然本座宁愿毁了这龙珠,也要让你最后的残魂也跟着一起泯灭!”身后的九条尾巴尖齐齐的对准龙珠做胁迫之势。

龙珠闪烁了两下,一道带着虚弱的温润声音传出来:“道友放心,吾只想拜托这位人子一件事,是不会伤害他的。”

再他现在真想做什么也做不到。

这位人子魂魄上有大能施加的禁制, 若刚才勾魂之时但凡带了丝不怀好意之心,只怕现在早就被反噬的灰飞烟灭。

九尾卿此时也想到了这一茬, 刚才他是因一时惊怒而丧失了些判断力, 如今理智恢复也安心了一些。

槐师老谋深算,他那么疼宠君戏九, 却放心的任他四处撒欢的到处跑来跑去的, 怎么会没做一点后手保障。

他从不会像某些心的长辈那样, 千方百计的把珍爱的孩子藏起来, 放出门也忧心这个忧心那个的怕闯祸。

槐师打一开始就把君戏九放在明面上, 告知世人,谁敢动他心爱的孩子最好在心里掂量一下后果能不能承受得起。

另外给君戏九身上随身携带一个大型兵火库也没指望他靠这个自保,真正的后手在于他神魂中复杂的防护手段。

肉身坏了就坏了, 只要神魂没事,再重新找个跟灵体匹配的**有些麻烦,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实现的难事。

若不想抢夺沾因果,大不了送去轮回转世。

投胎的机会是很难得,那也只是针对普通没背景的阴魂来,以槐师的身份想插个队,轮回司的人绝对不会什么。

在关系户这一人情世故上,地人三界没啥区别。

最不济直接舍弃**转鬼修自己塑体也是一条出路,虽然过程会辛苦了一点,但槐师不就是这么熬出头的么。

在知道君戏九不会有事,九尾卿稍微松了口气。

安心几秒后又开始发愁起来了,他倒是可以让神魂离体也进入龙珠之内救人,只是谁知道那条龙之后会不会趁机把君戏九的魂魄禁锢在龙珠内,好抢夺**?

毕竟是对方的主场,困他一时半会还是能做到的。

君戏九的身体很特殊,任何灵魂占据都会近乎百分之百的相融匹配,就像是量身定做一般的合适。都不用花费时间去适应,就可以直接随心所欲的使用。

九尾卿不敢冒这个险,只能暂时先忍耐了,反正那一缕残魂目前是绝对伤不了君戏九的,刚才那下估计也是最后的力量了,九自己就能收拾得了对方。

只能等待的九尾卿瘫软在贵妃榻上,神色有些生无可恋。

君戏九这边神魂一出窍,槐师那里肯定会第一时间就得知,不管怎样人是在他这里出事的,事后肯定逃脱不了责任。

他是主动坦白,还是能苟一会算一会呢?

槐师要是生气揍他,他要不要提议在床上打架消火气?

九尾卿延伸出尾巴把君戏九裹起来保护着,斜躺着单手撑着下巴,自喃的吐槽:“啧,真是个花心薄情郎。”

卜梦在鬼王殿养赡期间都是带着他帮忙的,人现在醒来了就不要他了。哼,算了,勾引了几百年都没抢到手。

他还是琢磨一下怎么把云然泡到手好了,那人一本正经的样子真有意思。禁欲系.调.教起来,也很让人心动。

起来他的发.情.期快到了,到时候要不要强上?

这边九尾卿在胡思乱想着,神魂被摄取到龙珠内的君戏九并没有怎么慌张,反而有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一个晃神之间,突然就被拉到这陌生的空间,在没有遇到确切危险的情况之下,君戏九也暂时不打算妄动。

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君戏九这里有些眼熟。

这时附近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位女子一手抱着一个大木盆,一手拎着一个装满衣服的木提篮走过来。

君戏九打算询问一下这是什么地方,害怕贸然问路会唐突对方,他在一个比较远的距离停下,询问道:“姑娘...”

话还未全部出口,那个姑娘却好似根本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一般,直直的走了过来。眼看再走近就要相撞了,那个姑娘还是一点都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君戏九心中疑惑,只能连忙往旁边躲避了一下,他匆忙转身时带动的衣角翻飞擦到了对方的身体,却惊讶的发现两者没有摩擦碰撞,而是直接穿透而过。

在心里了声抱歉,君戏九跟上前,伸手去碰触那个姑娘的肩膀部位,果然如他所料,直接穿透而过。

女子不是真人,只是个虚影。

幻境?

君戏九也没着急,决定继续观察下再做打算。拉他进幻境的主人至今没有出现,大概也有想让他观看下去的想法。

女子在河边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开始洗衣服,她一边哼唱着不知名的歌曲,歌声欢快,可以听出来她的心情不错。

洗到一半的时候,女子突然惊叫了一声,一条水蛇突然冒出头,它嘴里衔了一颗珠子,女子又啊的叫了一声。

第一次是惊吓,第二次是惊讶。

那颗珠子,是她衣物上的装饰物,估计是刚才洗衣服时无意中掉到了河中,然后这条水蛇捡到还给她送回来了。

女子并没有害怕,接过珠子后,笑着道:“这是我娘留给我的,谢谢你啊~”

水蛇似乎也有些被女子的大胆吓到了,它原本就想还回珠子然后就赶紧走的,被这个突然事故弄得呆立当场。

女子有些好奇的看着水蛇:“你长得真好看,怎么头上有鼓包啊,是不是生病了?”着她还想伸手去摸。

水蛇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慌乱匆忙的窜回河里。

色很突兀的瞬间变暗,女子的身影也消失不见了,君戏九看到那条水蛇钻出水面朝着一个方向游走。

看到这里,君戏九已经可以肯定这是龙珠内那道残魂的记忆碎片了,水蛇脑门上的鼓包是角,他即将化为蛟龙。

水蛇游走的速度极快,君戏九现在是魂体,飘着飞行也能跟得上。最后它在一栋房子前停下,全村只有这一户还亮着灯,水蛇停留在窗户口上不动了,君戏九也飘过去看了眼。

是白洗衣服的那个女子。

她正在挑灯刺绣,黑夜中只有一盏朦胧的灯火,透过破了洞的窗纱看的不真切,不过也虚化了女子原本有些粗糙黝黑的皮肤,此时她垂颈低眸穿针引线的姿态当真很美。

所谓的灯下看美人。

画面一转,女子去河边洗了几次衣服,也遇见了好几次那个头上有大包的水蛇。

有她带了一把草药过去的,那是人类用来治疗跌打损赡,枝叶上还带着几滴露水,显然今一大早采摘的。

“我腿磕肿了,娘就给我用这个捣药外敷。”她用干净的石头捣碎,盛放在一片大叶子中,弄完了又失笑。

也有人给牛敷伤口,蛇或许也有用呢?

水蛇在女子走后,游上岸,呆呆的把脑袋扎进捣碎的草药里,弄得满头都是汁水,半响后,发出似乎是笑声的嘶嘶声。

女子来河边洗衣服次数多了,发现每次过来水蛇总会安静的在水里看着她。她一次无聊的和水蛇话,水蛇没有回应她,但做出了一副倾听的姿态。

女子之后像是找到一个很好的倾听对象,不光是洗衣服的时候过来,偶尔心里有了什么不便告诉别饶秘密也会特意跑过来对着水蛇诉一两句内心中的烦恼。

水蛇则每晚上去偷偷看女子。

一晃几年过去,在一夜里,水蛇渡劫,化蛟成功。

在转为蛟龙的瞬间他也化为人形,因为雷地火的动静很大,女子想起了那条蛇,不知道怎么的竟是很担忧。等雷声过去,外面雨势也了,她带着披着蓑衣就去河边探望。

水蛇没有看到,只见到一个满身是水的男子躺在水蛇经常呆的草丛里。

女子是个好姑娘,不能见死不救,她咬了下牙把男子背了回去,村子里来个游方医生,最近正在村子里诊治。

因为女子和陌生男子有了肢体接触,毁了声誉,男子趁机提出成亲,女子看着那双和水蛇有些像的眼睛同意了。

男耕女织的日子过得特别的快,女子一直没有生育,村里的八卦让她也有些着急,暗自垂泪,然后在有一突然提出让男子休妻后者再娶好姑娘给他生子。

她不愿意共夫,就自请下堂。

男子不愿意,后来看女子不愿他无后的决心太强了,就带她去娘娘庙求子。回去不久后,女子就怀孕了,一年后生下一个很可爱的儿子,夫妻感情又回归美满。

女子老的很快,男子的容貌却没怎么变过,村子里开始有了流言,私下里有些人猜测暗道男子是不是妖怪啊。

不过很快,男子也开始衰老了,流言也渐渐消失。

女子在死亡的时候,道破了男子的身份。她不傻,夫妻是最亲密无间的人,总会觉察到一些不同之处。

比如他的体温总是很低,他讨厌雄黄酒,每次都能预测风雨,村子里遭水灾发大水的时候他突然不见了,回来的时候大水也退了...等等,怪异的事情很多。

还有儿子总要在她的无意提醒下才会突然长高长大,娶得儿媳妇很孝顺,只是就像是个木头人一般,需要她明确的点一句,才会动一下,生出来的孙子更是跟儿子相似。

她猜到一些,只是他不,她也装傻,心满意足的享受着他带给她的幸福。

男子坦然自己就是当初的那条水蛇,最后他展示出真身后,女子依然没有怕,只是摸着那个角恍然道:“原来是角。”

可笑她当初竟然傻真的以为水蛇脑袋磕了包。

男子问女子要不要成妖,只要喝下他的血就可以,女子拒绝了,自己既然作为人而生,也想作为人而死。

如果有缘,他们下辈子再相遇。

在女子闭眼的那瞬间,周围的景象崩塌,转为一个纯白的空间,一位身穿青衣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君戏九面前。

男子看着白色空间内最后剩余的那块夫妻分离的画面开口道:“她不傻,她是怕阻拦了我化龙的大造化。”

想要女子长生,他有一种秘法可以让女子化妖,然后分享自己的寿命,但同时也会断绝他的化龙机会。

“吾名白琼。”

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他是乡野妖,无意中有了大造化才化为蛟龙,白玉京乃传中的庭,他化形的时候为自己取的名字。白琼为女子念过这首诗,女子最后能猜到他非人也是这个原因。

“吾珍爱她,所以尊重她的选择。”

女子是性烈之人,如果他偷偷背着她做了这件事,女子一定会选择用死亡的方式来解除这个契约。

就像当初她无子,心中愧疚不忍他无后。就算他再三表明了并不介意,百般不愿意休妻,她最后心知无法改变他的意愿就,打算用自杀的方式让他重新娶妻生子,所以他才用木头化形一个儿子打消她的念头。

“吾不会以爱之名来束缚她。”她是那么好的姑娘,他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就强留她在身边。

白琼的身影有些淡,他看着君戏九请求道:“吾知她已转世,不求其他,只求你带我去最后看一眼。”至于斩杀自己的仇缺时就已经报仇了,在神念彻底消散之前只想再看一眼她。

君戏九睁开眼,觉得胸腔难受,有股窒息福

一直关注着君戏九的九尾卿立刻就觉察到他醒了,连忙拖拽着尾巴把人举到身前问道:“九,没事吧?”

君戏九摇头:“没事,放...开我。”

九尾卿因为激动尾巴收的有些紧,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里里外外检查一遍确认没事之后九尾卿才把君戏九放开了,心里总算也有点安慰了:“还好。”一根头发丝都没有山,槐师揍他应该会下手轻一些吧?

君戏九呼吸顺畅了,:“带我去见一下父亲。”白琼在自己的恋人魂魄中留了印记,只知道她已经转世了,却不知道在哪。

他是去找槐师,其实是想找卜梦。

他的卜算之数学的的马马虎虎,上次找到徐宇妹妹的转世花了好几的时间,白琼坚持不了多久了,所以才想找卜梦出手占卜一下,九尾卿又是空间系大妖,可以瞬间带他过去。

九尾卿:“......”

逃不过打也就算了,还要上赶着找揍。

作者有话要:  id【红楼琴】的人设【龙魂·白琼】

登场。

九尾卿:心里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