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 第43章 只和胖子玩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大一会强制性的上晚自习, 由班长记录考勤。学校有明文规定, 考勤没签到超过多少次后, 轻微的先是在班级里警告做处理,情节严重的还会扣学分。

考勤这个活,有些得罪人。

有的人没来签到你秉公处理, 那个被记的人心理肯定不会舒服,觉得你是故意的不给面子什么的。之后你若是想动员班级做个活动, 那些被记的人很容易就会跟你唱反调,也不利于以后管理班级。要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如果班导或者纪检委刚好抽查到你这个班,班长也难辞其咎。

冯图特别的感谢上苍让君戏九和她一个班级。

君戏九很遵守纪律,只要不是气恶劣学校通知不用来了, 他每风雨无阻的都会来上晚自习。

然后只要君戏九在自习室,男生先不, 最少班里的女生绝对会来!而且是抢着来, 早早地就守在一旁,然后看君戏九在签到本上签了名字, 然后抢着跟他同框。

学生会偶尔来巡查, 在看到自习室的人数差不多时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大一固定自习室内只有几个人, 那就很抱歉只能按规章制度秉公处理了。

冯图从来不怕这个, 他们班级的固定自习室从来都是满座满员。就算男生都不来, 大二大三的学姐们也会抢着来班里围观男神,除了图书馆,每晚上班级的位置都是修罗场。

庞海把一袋的零食拿出来, 声的问道:“九哥,吃不?”他们班的固定自习室和君戏九班级的相隔不远,他每次在那边签个到,就会过来这边。

现在国大所有人基本都知道他庞海是君戏九唯一【划重点】的朋友,他们班的考勤班长就是君戏九的颜粉,他不在班级固定自习室,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君戏九摇头:“不吃。”因为味觉上的问题,他对食物的要求很低,对零食并不上瘾。

庞海笑眯眯的取出一块迷你蛋糕塞到自己的嘴里,这些零食是一个学姐给他买的,想知道点君戏九的事情。涉及到秘密的事情他当然不会透露了,也就是告诉她们一些午饭吃什么,喜欢啥颜色之类的无伤大雅的事情。

校花身边的朋友,常常有追求者买一些东西求转交或者贿赂朋友求知道一些校花的事情,这个校花换成校草也是一样的。庞海虽然很努力的锻炼,但好不容减掉两斤肉,转眼又被这些冲着君戏九的零食给贴出三斤肉。

庞海吃着零食,感慨了一句:“九哥,托你的福,我大学期间的零食都不用愁了。”

君戏九头都没抬,视线依然沉浸在书本里。庞海经常会一些他听不懂又莫名其妙的话,反正不是啥坏事,听过就当耳旁风,从不往心里去。

庞海知道君戏九不喜欢在背后道人八卦和长短,也不在意那些风头,一开始还给君戏九了几次他本人是多么的受欢迎,后面本人那么淡定觉得没趣就不了。

君戏九从就被人关注习惯了,他体弱,槐树精找了很多阴魂看着他。常常他一脚动,身边几十双眼睛就跟着,就怕他不心磕着或者摔倒了。因此在学校被人特别的关注盯着,即使察觉到有人盯着,但因为习惯了,并没有当一回事。

加上他又不经常上网,只要不关学习的事情他都不怎么关注,导致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在学校已经是风云人物的榜首。

自习上到一半,君戏九把一套练习题做完了,庞海趁机递给他一本杂志,然后翻到其中一页。

“那个张波涛的论文获奖了。”庞海那在公墓回去后又特意买了一本相同的杂志,还去打听了一下相关的事情。

论文是江宸予写了一半的,张波涛接着写了。另外还接手一个江宸予曾经做了一半没有研发成功的课题,完成后赚到利润分了一半给江宸予的亲弟弟。当然这些情报是阿墨告诉庞海的,代价是庞海给她冲了个年费会员。

张波涛或许是因为愧疚,或许是为了弥补自己曾经的过错,或许只是单纯的为了能让自己安心,只要是江宸予梦想过的东西,他都努力的一一去实现。

“挺悲哀的。”

你死了,他却活成了你的模样。

世界上有花好月圆就有悲欢离合,君戏九在为阴魂实现愿望的时候见识过太多的悲情故事,比江宸予更惨更冤的也见过不少,如果事后还一一为此伤神,他早就崩溃了。

君戏九嗯了声表示知道了,这本杂志一项是以质量过硬闻名的,但凡能刊登在上面的论文都是有干货的。他之后也要写毕业论文,正好可以欣赏一下,借鉴个思路。

庞海看了眼,指着其中一篇:“这个教授挺厉害的,这篇论文发表后,在学校还轰动了一时。”

“这篇论文,是我写的。”

一道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君戏九抬头,一个脸上没什么表情的黑长直女生站在他面前。

两人视线接触后,女生眼里流露出一些诧异,不过片刻就又恢复成淡然,她道:“你能看到我。”疑惑的问句,女生确是用肯定的语气出来的。

君戏九低头看了眼那篇论文,视线落在署名的地方。这个人名他有些记忆,是在校的一位教授的名字,那位教授是男性。这个女生却论文是她写的,其中想必有内情。

“九哥,你要去哪?”看君戏九突然站起身,一旁的庞海疑惑的问了句,他满嘴里塞满了东西,鼓得跟个仓鼠一样。

君戏九合上书,低声了句:“去更衣。”

庞海抱着零食,挥挥手:“哦,九哥你回来,帮我带瓶水。”君戏九有个存了几吨真正山泉的水壶,最近喝惯了山泉水其他的矿泉水和纯净水就有些难入口。

君戏九点了下头就出去了。

旁边也听见谈话的两个女生在君戏九走出教室后,才声的交谈。其中一个问道:“男神去更衣室换衣服了?”

“什么换衣服,更衣在古代是上厕所的委婉法。啊啊啊,真不愧是历史系的男神,去厕所都的这么清新脱俗。”

“可惜我不是男的,不然就跟着一起去了。”

“然后在厕所和男神一起玩嗯嗯啊啊的play么?”

“哎嘿嘿,你男神怎么只和那个胖子玩啊?”

庞海:“......”

你们话声点啊,我都听到了!

不提君戏九走后教室内的人心思怎么浮动,君戏九走出去后,找了个安静无饶地方,女生跟着他一起飘了出来。

“你有什么心愿?”

女生思考了几秒钟,很干脆的道:“见弟弟,举报导师。”她只有在道弟弟的时候情绪有点波动,对于导师冒名顶替她的论文成果,似乎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君戏九对性格干脆利落的女生有好感,同时在心里也的松了口气。实在是以前被一个性格胆又懦弱还爱伤春悲秋自哀自怜的女孩子弄到有心里阴影了。

“决定性的证据有么?”冒名顶替这种事情在何时何处都不缺少,有的人能成功揭发,有的人再恼恨也没办法。

女生点头:“樱”

她性格沉默寡言,平日里能一个字表达清楚的意思就不想第二字,也不会管理表情,背后总被人是冷冰冰的没有一点人情味,为人相处上就有些不讨人喜欢。就因为她独来独往,她的科研成果导师才敢直接署上自己的名字,就是吃准了她没有朋友,没有第二人知情这一点。

况且,她已经死了,更是死无对证。

不过她平日里有个习惯,做科研的时候,总喜欢把收集到的资料和一些心得记录在一个笔记本上。那个本子上有她科研过程所有的细节还有粗写没修改过的论文,足以证明是导师窃取她的研究成果。

“在我家。”她弟弟那发高烧了,她有些担心,去探望的时候顺手就把记录了证据的笔记本带回了家。这可谓是网恢恢疏而不漏,做事还是不能凭借侥幸心理。

君戏九点头,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的死因?”能冒名顶替女生的论文,那么死因是否单纯?

女生明白君戏九想问的是什么,摇头道:“不是。”她是过劳猝死,跟导师无关。

是导师,也只是个挂名,过程中从来没有关注过她在做什么也没帮过什么忙。然后在她死亡的时候,恰巧发现了她的科研成果。

导师在她死后多方查证确认没人知道这件事,就对外宣传他在研究这个,期间只是随便应付差事根本没有上过心,然后拖了一年的时间才发表出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导师只偷盗了她的成果却没耐心去研究其根本细节,很多事情根本就经不起推敲。

她有笔记本做为铁证,足够翻案。

和聪明人话就是舒服,君戏九了解详情后道:“这周星期,我会处理你的事情。”

女生鞠了一躬:“谢谢。”她都等了一年,不在乎这两。

这次她的眼睛里带零真诚的感激之情,脸上冰冷的神色柔和零,只是看上去依然很淡漠。她就是因为这种原因,身边才没有朋友。他们两人在某种程度很相似,只不过他更幸糟,有个人不畏惧他释放的尖刺也要陪在他身边。

“嗯,我去自习了。”

梓歆走了两步,然后回过身道:“梓歆。”然后微颔首后又毫不迟疑的走了。

在君戏九也离开后,他刚才谈话的地方旁边的绿化带中突然冒出一个脑袋,然后从中走出来一个女孩,她看着那道离开的背影眼里充满了好奇。

她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刚才她脖子上的链子突然断了,挂坠上的珠子滚进了旁边的绿化带里,那是她哥哥在生前送给她的珍贵的生日礼物,就去里面找了。君戏九和梓歆前后的谈话还不到一分钟,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声提醒一下,然后道歉离开,谈话就结束了。

女孩眨了下眼,捂着右眼:“哥哥,明明没有人,你他刚才在和谁话?”

片刻,一道低沉的声音带着迟疑的回答道:“是...幽灵吧?”

然而这里除了女孩,再无其他人。

作者有话要:  id【神烦】的人设【梓歆】登场。

id【岁华南雪】的人设【奇怪女孩】登场。ps:请尽快把兄妹的名字想好,两之内没回复,默认哥哥叫岁华,妹妹叫南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