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 第6章 我想去选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酒吧附近的一家饭馆内。

因为不在饭点,来吃饭的人并不多,只稀稀拉拉坐了几个人。

其中一桌两个人吃饭快到尾声了,其中一个人喝了口啤酒,开始向同伴侃大山,“最近德明路那里发生了命案你知道不?”

同坐的人明显诧异了下,随即好奇的问道,“啊,真的?我不知道啊,怎么回事?难道是仇杀?”

这个八卦劲爆,同店的吃饭的人也都竖起耳朵倾听。毕竟事不关己,也有心八卦。

“是自杀!”

店内安静,同店的几个人都听见了,其中在他们旁边的一个人也是个爱热闹的,跟着插了句,“这件命案我也知道,死的还是个房地产大老板!昌盛房地产知道不,我们市有三分之一的房子都是他的产业。”

同桌的人问道,“难道是公司破产了?”房地产老板自杀基本都是这个原因。

“没有,我是干装修的,起来还要靠人家吃饭呢。也是稀奇,他那公司发展的正好,听我老板前段时间大老板还抢到了一个政府扶持的大项目。眼看就要赚大发了,脑残了想自杀?”反正自杀的事他是不信的,干这行的,多少都会得罪人,他比较相信是仇杀。

这事的人先是左右看了眼,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听是厉鬼复仇!”

同桌愣住了,“鬼?”

那个爱热闹的嗤笑了声,“这位大兄弟真能扯,我们装修公司的老总跟大老板有交情,所以第一时间也知道些内部消息。听死在正午12点左右呢,大白的还是正午,那个鬼敢出来?”

事的人度量挺大,被反驳也没生气,“嘿,这位大兄弟巧了。我有一哥们是警察,刚好他就负责这个案件。死的人是个房地产老总,就死在办公室,他们第一时间调了监控。你猜怎么死的!”

这次他没吊胃口紧接着,“那个老总本来在处理文件,这时候突然门开了。”

事的人还有点讲故事的分,的好像他有身临其境似的,“老总听声音抬头看是谁,但却没发现人。老总等了会也没见人进来。被打扰总是很生气的,他一脸不悦的起身打算出去看看,谁知道刚走两步就像是看到什么似的一脸惊恐!”到这低头喝了一口酒,夹了口菜。

同桌连忙催道,“后来呢?”

事的人看同桌提起的筷子,知道他是个急性子,惹急了真的会戳他,识相的接着,“老总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脸色惊恐的大叫,还一边后退,但门外并没有人。接着监控器出了问题,屏幕一片雪花。等监控恢复后,死者面目狰狞的倒在地上掐着自己的脖子。”

同桌的人有些不信,很坚定的道,“不可能!自己掐自己是不会死的。”脖子被掐不能呼吸,长时间的憋气会导致体内二氧化碳升高,从而导致昏迷。但是倒下后手就会脱离脖子,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意识。

“他在办公室啊,大叫的时候难道没人听见么?”

“来也巧,那会公司真没人,正是饭点,员工都出去吃饭了。”

爱热闹的也跟着点头,“应该是犯病了吧,不然谁放着那么好的人生去死啊。”

这才是“正常”的原因,一时之间店里的人都安静了。

“老板,结账。”

君戏九结账后,走出店门。

刚才那几个人的命案真的是厉鬼做的,那个凑热闹的人那个大老板是正午死的,鬼白不会出现是错误的。

大部分新鬼和一些阴秽的东西是怕阳光,正午给饶印象也是太阳最强烈的时候。但物极必反,阳极则阴。正午时刻有片刻是阴气最盛的时刻,鬼物的力量比在子时还要强盛。至于死因,不外乎是恩怨情仇。

他最近听附近的游魂们八卦最近新生了一个厉害的女厉鬼,死的时候是穿着红衣服跳的楼。

怀有大怨恨又带崽,瞬间就化为厉鬼了。虽然新生的厉鬼力量不强,但利用鬼气杀个人还是没问题。真成气候了,则会更厉害。

大老板,女鬼,怀孕,自杀,其故事可想而知。

这事自然有专人处理,不需要他多管闲事。

前面过,因人口大爆炸导致地府鬼满为患,所以很多普通的灵魂都是任其消散。除非是生前有功德的鬼才会有鬼使接引,投胎也能插队。

但任由现世的鬼游荡不管也不是个事,因簇府和现世的佛道或者一些有能之士协商后,各地都派有人驻扎,专管这些阴事。如果无害就放任不管,有危害就视情况祛除或驱散。

前者如果祛除邪气肯改邪归正就放过,前提是没有害人,后者冥顽不灵的就驱散灵魂。

街上那些连自己身形都维持不聊游魂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去管。

不管女厉鬼有多少苦情,是否可怜。但既然杀了人,破坏了人世的规则。按照规矩,自然会被驱散。

而且他的高考分数已经下来了,那个胖子真的没吹牛,考的分数很高。虽然不是状元榜眼探花,成绩也在最上游。

老槐树拿到通知书后,都快高兴疯了。额,老槐树选择性忽视并不是他考的事实。

感谢胖子!

总之他以后会好好学习,向上的。

君戏九报考的学校是国大,选择的是中国语言系。国大是国子监的前身,这是老槐树的坚持。

这才是他以前学的正确知识!知道他一直学的是纂字和繁体字!当他翻开课本看到缺胳膊短面目全非的简体字第一眼的时候简直日了狗了!

内心复杂.jpg

想到再做几就要辞职了,君戏九有些舍不得。

酒吧有个驻唱的姐姐唱歌很好听,好吧,他最舍不得是工资,方源把因他颜而卖出的酒给他算提成了。

提成的数字在君戏九第一次拿到工资的时候,都快高兴傻了,从来没拿过那么多钱。

回到酒吧后,君戏九找了个沙发靠躺着,侧首,问跟着他飘过来的阿飘,“阿飒,我再过几就要辞职了,你有什么心愿么?”他必须固定实现一些鬼的执念吸取阴德,不然身体会逐渐的败坏。

阿飒笑嘻嘻的神色僵硬在脸上,“你要走了?”

在这里,只有君戏九能看到他,能跟他话,能触碰到他!甚至还能让他品尝到人间饭材味道。

君戏九点头道,“恩,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了,我要去上学了。”

“对哦,你要上大学了。”阿飒低头,神色晦暗。周身的鬼气无意识的波动。

阿飒死的时候只有18岁,和君戏九一样,也是刚参加完高考的年级。他学习成绩还好,考试的时候还爆发了下超常发挥。虽然顶尖的学校进不去,普通一本还是没问题的。

本来一件大好事却因为就读志愿和父母吵了起来。他想上艺校当明星,而父母坚决反对。父母都是老学究,觉得明星就是戏子,哪有上个好大学有前程。

理所当然的发生了冲突,之后爆发了数次争吵。之后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然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阿飒长得很帅,属于阳光健气类的男孩。会弹钢琴会唱歌,有才艺还长得好,可想而知会多受欢迎。阿飒以前也是这家酒吧的驻唱,离家出走被以前的老板好心收留的。

被人追捧后更加坚定了他相当明星的念头。

好不容易被一个星探挖掘,还没等他做出一番事业告诉父母他的决定是正确的时候已经晚了。

阿飒死因很简单,是和伙伴喝庆祝酒,回来的路上因为喝醉了没看路出了车祸。

君戏九撑着头,他有些头晕,刚才被酒保哥哥拉着品评他学会的新品让他试喝。

“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

阿飒猛的抬头,“你可以让我借尸还魂!?”他身体早就被烧了!如果可以借尸还魂的话...

君戏九摇头,“不能。”没有阎王允许或者有大功德,就算强行还魂也会被鬼差抓回去。而且施法的人也会被反噬。

阿飒发亮的眼睛又沉寂了下去。也是,君戏九虽然有些神通,但毕竟现实不是。而且就算君戏九能做到,又为什么要帮他?借尸还魂这么违背理的事情代价肯定很大!

不过阿飒很快就又振作了,他本身就是性格开朗的人。除了刚死的时候不能接受现实,很快就接受了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

“那我可不可以借你的身体去参加选秀?”

那次弹钢琴君戏九就把身体借给他了。不是没想过占樱当时他也不想还身体,但君戏九一个念头就把他踢出了身体。

而且,君戏九用尺子打鬼真的好疼的!

君戏九愣下有宓奈剩把⌒悖俊痹谒∠笾械难⌒憔褪腔实″踊蛘吖

他没听有哪个阎王要选妃阿,还有伙伴是男孩子丫?

阿飒一脸兴奋的狂点头,“嗯嗯!听这场选秀是星海娱乐公司赞助用来吸收新血的!前三名是一定可以签约的!

貌似不是他想的那样,幸好尴尬只有自己知道。

不过君戏九也有些好奇了,“那个选秀是干什么的?”现在干什么都要选秀了么?源哥招聘他好像也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是唱歌选秀。星海主唱歌,公司捧红了好几个王后。”

“哦,你这么,是不是燕姐过几要参加的那个节目!完上电视什么的?”

君戏九想起在酒吧驻唱的燕姐前几兴奋的跟伙伴要参加一个什么节目能上电视什么的,如果成功晋级的话,她请酒吧的人吃饭。

当时君戏九的注意力全在请吃饭上了。

阿飒点头,身上的鬼气像战火一样开始燃了起来,“对,就是这个。不过我是不会输给她的。”

“报名截止日在后,阿九你快去报名。”

这次选秀活动可以网上报名,在阿飒的催促指点下,君戏九认真的把自己的资料跳填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