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南宋风烟路 > 第1263章 铁骑刀枪砺,风发少年气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63章 铁骑刀枪砺,风发少年气

卯时伊始,司马隆为贻误盟军与祁连山和谈、故意增兵调离林阡与之鏖战,实质从那时起就已将金军战略转为总攻。

当司马隆大军压境,纵使林阡也不敢怠慢,虽然林阡对金军发动总攻的评价是“仓促作动,准备不足”,却也不得不承认,司马隆是唯一一个不在此范围内的。磨戟拭刃、厉兵秣马如司马隆部,到今日行动可谓“欲取林匪、当在此时”。

可以说,司马隆是林阡此番要面临的最险一关。因为准备不足才是金军全体败溃的根本,是要先揠苗助长才会最终搬石砸脚,可是司马隆不具备林阡需要的这一条件,所以最有可能在林阡的计谋成立之后予以颠覆。

如此劲敌,哪怕“上屋抽梯”在辰时已完全成立都不能掉以轻心,更何况卯时的林阡这条计谋才刚刚形成、怎能轻视?

话说当时当地,林阡帐下寒泽叶、石硅、百里飘云、杨致信、沈钧五人,勉强能应付薛焕、解涛、陈铸、移剌蒲阿、完颜乞哥、蒲察秉铉六大高手,战力本就不敌,人数还占劣势,加之宋方高手伤病偏多……因小见大,东部战场确实一个人要抵三个人上。

这种情况下,林阡虽刚和洪瀚抒、渊声损耗过、饮恨刀也失了一只,还是必须拼死顶上前线。否则,司马隆谁抗?

一番苦战,他和司马隆阵前两败俱伤。却仍于会宁战区指点战事,原想等辜听弦到场交接再回石峡湾本营,最终却被伤势比他轻些的寒泽叶打晕勒令抬回去。

没错。打晕,乍看完全不像外表柔弱的寒泽叶能干出来的。

长久以来司马隆的搭档齐良臣,这次因莫非的缘故意外成为他的增补,如此才给了盟军在会宁一线生机,却也为林阡在此地的规划部署带来变数。虽说寒泽叶是个能够随时应变的将才,林阡还是希望负伤在身的他任务轻些。

争分夺秒地,林阡将自己对轩辕九烨的应对之策全数告知寒泽叶:“泽叶。我信这战略可以帮盟军翻身,因为金军的‘因’站不住脚;但司马隆和齐良臣。很可能在‘因’倒塌的过程里,牢牢支撑着金军、推动战势发展到他们想要的‘果’。”林阡信任泽叶可以完成盟军对东部的坚守,然而对手太过强大他知泽叶必定吃力。

“所以要打败司马隆和打别人的上屋抽梯不一样,打司马隆靠的是这战略之外的东西。那会是什么……”寒泽叶领悟之时,也在为林阡的伤势担心,他总觉得林阡调走樊井还有个私心,就是像现在这样讳疾忌医。

“嗯,会是什么?会是此地兵马,被压到极限之后爆发出的战斗力,以及……”林阡忽然气息变重,摇摇欲倒,寒泽叶大惊:“主公……”林阡举手示意无碍。伤口却血流如注。寒泽叶把心一横狠手将他砸晕,回看军医,令行禁止:“把主公送回本营。”

寒泽叶不采取偷袭。完全说服不了当时鲜血淋漓已经快站不住的林阡。从会宁回到石峡湾的那一路林阡都基本昏迷着,甚至连途中和辜听弦增援的人马打过照面都没印象。

林阡没见到听弦,但听弦却见到了林阡,不及收拾情绪,只嘱咐军医一句:“照顾好主公。”便头也不回走了。临行之际,自是谁也没有看见他眼中湿润和心中坚硬。

卯时五刻。辜听弦率援军抵达东部前线,打破金军铁桶包围。驱退司马隆,救出寒泽叶。

因两军你死我活激战久矣都早已现出疲态,精力最佳的辜听弦自然捡了个大便宜,趁司马隆等人伤势严重,眼看就能生擒好几个金将。

但不容喘息,齐良臣由北而下如锋刃直插,将尚未和寒泽叶交流形势的辜听弦击溃,凌厉干脆。

所幸听弦没有逞匹夫之勇、也亏得百里飘云在他身边掩护,才使得一场大败之后盟军能够溃而不散,但对当时不能再承受失败的寒泽叶来说,用“危如累卵”形容真是毫不为过。

从卯时到六刻,拉锯,败,拉锯,败,难得胜了片刻,败,一败再败……再无起伏。

“虽然我知道齐良臣会来,可来这么快……还有他的兵力多少、从何而来,都没来得及判断。”辜听弦等寒泽叶醒来的过程里,脸上带着些许悔意,未曾像素日那样居功自傲。难免教泽叶吃惊,这种还没问责就先自责起来的样子,真不像是听弦可以有的。

“毕竟辜将军近来都在榆中,对如今的会宁不甚熟悉。”飘云立即帮他说话。

“幸好辜将军趁胜追击时没有轻敌,也难说司马隆的败逃是否刻意。”致信补充。

这一切,都是来自战友、同僚的温暖吧,其实和从前一样,听弦却现在才意识到。

“齐良臣来得不是快,是仓促——并不可怕。”寒泽叶苍白的脸上一丝笑意浮现,眼神深邃得令人看不清正邪。

“寒将军!”听弦看泽叶要下床急忙相扶,他伤势比林阡轻不到哪里去。

泽叶扶案伫立,将会宁战地的详细情况悉数告知听弦:“听弦,主公指派你来助我,不过,我想是你来接替我了。”转头,“飘云。”

“在。”

“你尽可能地辅佐听弦,为他出谋划策。”

“是!”飘云对听弦一笑。

“致信,石硅,你二人战力非凡,是听弦的先锋,都需以他马首是瞻。”杨致信、石硅都应允。

“报将军!齐良臣他……又来了!距离不及五里。领头的,是薛焕解涛。”声音颤抖而恐慌。

战报如此迅速,营寨尚来不及扎稳。寒泽叶与沈钧都还未曾着手安顿盟军遑论守御。

盟军在会宁的兵马,目前战斗力尚存的应还有上万,与辜听弦带来的三千精锐合计,其实已是林阡给予最足的一方,也是为了加重这会宁驻防,石峡湾本营才稍显薄弱。

但此刻怎能不恐慌?经过在陇陕地区的大举征调,司马隆和齐良臣统御已逾五万。盟军乍看根本是被敌人压着打。终于地盘失到了还剩这么点。

即使燃眉之急寒泽叶也处变不惊,因为林阡说过:“打司马隆靠的是战略之外的东西。那会是什么?会是此地兵马,被压到极限之后爆发出的战斗力。”一直以来在哪个战区都是宁可失地绝不失人的,而今正是会宁盟军“人恒不变而地域最少”之时。

对下一仗,寒泽叶以一个将帅的嗅觉预判:虽然难。有把握。

“我军生死,拜托各位了。”寒泽叶看向众将,胜算近半,因为他知道此战风险只在久不上阵的辜听弦,而听弦到来之后的表现,足以令他信心倍增。

“为了这一战,主公、寒将军都已竭力奋战,奠定了这么好的基础,杀伤敌人一大半了。后面的也该靠我们了!”致信点头,双目炯炯,这一战。没有了那个已经和主公互耗的司马隆,即使薛焕,战斗力也被寒泽叶拉低不少。

“说得好。石将军,你是目前此地战力最高,你且前去正面迎候薛焕。”辜听弦立即分配。石硅一怔,当日孙思雨、杨妙真和自己车轮战辜听弦的一幕还历历在目。没想到他会称赞自己的战力最高。

“与薛焕正面冲杀,他虽强弩之末。仍是绝顶高手。此战极险,望将军保重。”听弦真诚地说,石硅与他握拳,点头笑抿恩仇:“石某别的不多,精力最是不缺,硬战还是会的,能战多久便撑多久。”

“其余几位将军,则预伏于敌尾——待石将军与薛焕正面酣战到白热之时,我等伏兵从金军意想不到之尾部突出,最能扰乱敌阵,一举锁定胜局。”听弦道。

“辜将军原是想出奇制胜?”致信悟道。

“毕竟以少敌多。”听弦点头。

“计谋虽好,但需细算——毕竟成功的关键在于‘意想不到’,然而司马隆此人素来谨慎,本就善于观察地形地势,不能当一般的敌人看待。”沈钧提醒。

“其实这么多场仗打下来,我军不敢轻视司马隆、司马隆也是知道的。如果我们明知他熟悉地形却还胆敢伏击,只能解释成我军真是没有办法、狠心一赌了,说是说得通……虽合乎情理,可是意义小,肯定被反算。”致信附议。

听弦点头,从谏:“两位将军说的是,我只看出此间地形最利于预伏剪尾,却忽略了司马隆也一样能看得见……不知各位有何更好的见解?”

从司马隆的身上,可以明显看出完颜永琏的知人善用,虽然山东之战过半方被起用、初出茅庐的司马隆还需岳离兼顾指点,但不到半年的千余场战,俨然就磨练成了独当一面的大将,不仅能征善战,而且勇谋兼备,仿佛天生和战法有缘一样。

自然,这也得益于司马隆的性格严谨,并且善于推敲、总结和掌握,不得不令人联想到短刀谷最善于总结的将军风鸣涧,如果说风鸣涧是打一战能比常人多得一倍经验,司马隆的这种天赋可能更胜一筹,双倍经验。

多年深居豫王府原是锥处囊中,得遇明主则如鱼得水,迟钝慢慢褪去,林阡也看见了司马隆的神速进步,道,司马隆的智谋程度,已经从东方雨到达黄鹤去,假以时日,也入得了金军的智囊团。

这样的一个司马隆,如今每临一战,必先知己知彼,广泛搜罗图籍,考察地形险易,继而分发给麾下各路。会宁盟军最近与他交战时,明显吃到了这一苦头,所以沈钧必须提醒听弦。

和沈钧担心的一样,齐良臣发兵之前,司马隆确实对其有过提醒:“大哥。此战要紧,不得疏忽,毕竟兵法有云。穷寇勿迫。若能趁这多事之秋瓦解宋匪军心,再好不过;敌在绝境,最忌以武力强迫屈服,尽量杜绝‘战事白热’。”

“放心,二弟。”齐良臣郑重点头,素来言听计从,也绝非有勇无谋。“我知这是我军最佳时机,逼太紧反倒弄巧成拙。”

“还有一点。此地地形复杂,最需提防设伏。”司马隆交代之时,齐良臣尚在为其运气疗伤,双方主将其实一样拼尽全力。到此刻都已精疲力尽。

“好,不管是行军途中或是激战之时,我都会对我方四周诸多留意。”

金军上阵阵容:打头阵的薛焕、解涛,遵从了司马隆指令,不曾强迫盟军屈服;陈铸与蒲察秉铉相辅居中,同样是攻守兼备;而齐良臣和移剌蒲阿等人,不出马一方面是穷寇勿迫,另一方面则是留心后方,毕竟以多打少。最应警戒背后偷袭。

齐良臣与司马隆商定后的这一安排,几乎令盟军可能设计之处都成死角。因此,卯时七刻到达林阡耳边的情报。无一例外都真实指向盟军濒危。

真实战况,却并不尽如司马隆之意:薛焕虽未咄咄逼人,阵前骁勇如石硅,奋不顾身身先士卒,硬是将局面演绎得那样破釜沉舟。当他一个人第一时间包办了所有的热血,激励得宋兵纷纷效仿以决一死战为荣。也就是说金军无一人喊赶尽杀绝。宋匪自己吼出了那句不战则死,这关头尽管才打不到一刻。战况就激烈得不可开交,鸣镝似火,溅血若砂。

早先就能以一敌三的宋匪,全然是杀红了眼,不管近前来者何人,争先恐后冲阵,各举兵器搂头就打,俨然有以一敌五架势。对于如此沸腾的战况,司马隆事先不是没考虑过:“宋匪很可能自发打出穷凶极恶之势,对此,我军不主动推动、不恶意激化、渐寻控制之道即可——敌我的士气和人数各为固有优势。”这一点金军无法消除,所以也只能尽量杜绝。

渐寻控制之道。是以围攻之际,完颜乞哥等人向盟军明暗发出劝降招安,分裂内部的这一剂毒药不刻便蔓延于盟军血液。这一点,宋方也同样无法消除。

金宋主力不由分说陷入拉锯,但持久战还是金军胜算更高。

当此时,金方身后忽生异动,辜听弦伏兵出现,兵强马壮,锐不可当,“真来了。”齐良臣知他果然想对金军掐尾,却正中了己军的严阵以待,“拿下他!”

辜听弦领劲旅一支潜伏多时,看石硅和薛焕已打到白热,时机正好,当机立断。出动之初金方似乎防备不足,却在刚一交手突然摇身一变,风云莫测地化为战阵!

宋军伏击骤然变羊入虎口,金军示弱其实是诱敌深入。司马隆果然不傻,雕虫小技骗不了他。沦陷后听弦心中暗暗吃惊,还好当时沈钧提醒了一句,不然我简简单单的伏击肯定白白送死。

战前沈钧推测说:“我军伏击,最希望的情况自然是金军意想不到;最可能的情况却是,金军早就做好了准备迎战伏兵。当然了,对于司马隆而言,硬碰硬难免折耗,最好的迎战方法是对我军施计诱吞、通过‘装作意想不到’来吃掉我军的这支奇兵,如此金军消耗最少,对战局影响也最轻……”

“是以伏击之策根本不该提……”听沈钧和致信反对,听弦点头正要推翻,飘云摇头挽回:“没什么不该提。策略既然提出了,那就可以用,只看怎么用。”

现在这一幕,是大家商议后的决定,听弦是故意沦陷的。

“沈钧推测得对,司马隆对伏兵必然采取诱吞、不会硬碰硬,因为他不想折耗、希望伏击的事件对全局影响小——司马隆不想要什么,我们偏要给他什么,金军怕影响大,影响就要这么大。”飘云如是说,“金军若有计诱吞,那就让他吃好了——被他吃进去,逼他吐出来。如此,伏兵即使不能起到伏击的作用,但能够诱使金军硬碰硬、引导着这边的战事升级,还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全局。”

飘云的意思是,听弦只要出现就有意义。不一定要致胜,“影响大”也可以。

“可是,如何‘硬碰硬’?怕只怕被他吃进去。再也吐出不来。”沈钧摇头。固然听弦这支兵马可以出现在那里突袭、金军也不可能放着他出没不管、最好的方法确实就是诱吞无疑……但熟读兵法深知穷寇勿迫的司马隆,必然是想有条不紊地各个击破,只会在听弦沦陷后轻柔地慢慢地把他耗死在阵中。硬碰硬不太可能,吐出来?怕早融化了。

便是此刻,眼前旌旗遮天,耳畔刀枪响彻,原和自己鱼贯而入闯入此中予以乱势的麾下们。皆已被蓦然形成的金军兵阵分割猝不及防,霎时四分五散杳无音讯。

一样井然有序。一样英勇善战,不同在于,身边战友们陡然尽数换成了敌人,辜听弦挥刀四砍。继续回忆飘云承接沈钧的话:“沦陷后慢慢耗死,主动权在金军;但何时沦陷、怎样沦陷,主动权在我军。”

金军可以诱吞,我军也可以诱导硬碰硬。

金军要的是辜听弦一往无前、遭遇凶险、被迫分离;盟军破解之法则是,听弦铤而走险,和其麾下在刚出击时有所保留、遇到金军兵阵故意不济、自发分离,待沦陷后反而有最大精力、从而爆发。“至于辜将军到底是真沦陷还是假沦陷,一开始哪能轻易辨识出来?”

终于金军兵阵环伺、围歼之势,听弦等人全被击散。自然要拼死反抗甚至搅乱,蓄积多时的战力在这时爆发,背水一战势如破竹。这种情况下金军哪可能不随之拼杀?如此硬碰硬和吐出来就都发生了和在发生,伏击的事件自然迅速升级。

和石硅一样,由听弦自己诱导出热血沸腾、破釜沉舟。不同在于,石硅正面受敌是抵御,要想热血需先示强,听弦背后偷袭是进攻。要想拼命需先示弱。

喜见辜听弦沦陷,众金兵无不鼓舞。然而此刻拄杖高处的司马隆,看辜听弦中计沦陷却并未掉以轻心。

司马隆是这样的一种人,不会因为看穿敌计反出一招并且成功了就沾沾自喜,而是会继续考虑:如果对方预先想到了我会看穿、会诱吞、并且针对诱吞将计就计?

事实上对司马隆来说,简单伏击不可怕,故意伏击才可怕——

如果宋匪知道他熟悉地形地势还伏击,有可能是万不得已要赌一把,宋匪想挑战他对地形的熟悉程度、希冀他有疏忽的地段,如此,伏击了、失败了、害辜听弦沦陷了,是完全说得通的。所以简单的伏击计尽管意义很小,宋匪未必不会采用,这也是辜听弦出现此地的合理性。

但关键在于,他司马隆不仅熟悉地形,而且还吃过类似的亏,今年八月,他曾在定西败于田若凝之手,便是“剪尾伏击”!

这样一来,宋匪就不可能是来挑战他对地形的熟知程度了,因为即使他对尾部地段存在疏忽,他都已经对剪尾伏击十年怕井绳!无论他对地形熟知到什么程度,他都必定做到了最大程度的戒备,所以百里飘云采取伏击岂止意义小,压根没意义!连“万不得已赌一把”的解释都站不住脚,那么辜听弦为什么还伏击?他出现的合理性在哪里?不合理!只能说明,伏击本身是带着目的的,是故意的。

如果是简单伏击,那么诱吞是对症下药,可如果是故意伏击,诱吞就是被宋匪计算在内的……

连简单伏击宋匪都需要考虑金军会否防备,如果是故意伏击了,更加会考虑到金军会否防备,既然考虑到了,却为何还是被诱吞了?

“如果是简单伏击,辜听弦此刻中计沦陷倒是没问题,可能田若凝战事太久远,宋匪印象并不深刻,计算也不全面,我的计谋是真的成功了,到此为止了,但这是辜听弦一人也便算了,百里飘云等人比林阡还了解我,素来他们机智亦不轻敌,会知道我曾败于田若凝;

所以,更大的可能是,他们知道田若凝的剪尾伏击对我意义重大,是故意采取这故技重施,百里飘云预知我会防备,甚至猜到我会施计诱吞,这种情况下辜听弦居然还被诱吞得这么快。未免过于容易,所以辜听弦是演戏的——百里飘云是顺我思路,要求辜听弦假意沦陷……”

“司马将军?”部将见他失神。赶紧问。

“看下去。”司马隆笑了笑,真有意思得很了——

他需看着,辜听弦到底是不是假沦陷。

当此时,金兵金将如潮水般涌荡而来,如何也不能冲出一条血路,转眼就只剩听弦一个人在自己的战路上匹马纵横,紧握着连环刀左冲右突、披荆斩棘。

“可是。司马隆会轻信辜将军伏击不成、反被诱吞吗?”鉴于司马隆深谋远虑,沈钧对飘云的计策曾提出疑问。“预伏兵马于敌后、酣战之时突出,其实今年八月,司马隆在田若凝手底下就吃过亏,从此以后。用这种剪尾伏击对付他就算是故技重施。可是敌我双方谁都知道,对付司马隆用旧计很难,司马隆很可能会顾忌剪尾伏击,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要用?如果我们没忘,这么用就是故意用,故意用肯定是有目的,那么辜将军的沦陷是真是假?——司马隆成功诱吞之后不会高枕无忧,他一定会这样地思考下去。”

听弦听到田若凝自然触动,田将军。若打败司马隆,也算为您报仇……同时,他对沈钧的敬意油然而生。要知道腊月以来就几百次大小战役,沈钧居然能深深记得八月的司马隆经验,真是把司马隆的特点琢磨透了。

“没错,而且他一旦确定辜将军假沦陷、真搅局,必定会采取措施对付辜将军。”飘云的话历历在耳。

这一刻,听弦咬紧牙关。负隅顽抗,越战越勇。陷阵杀敌,一切只因心底信念顽强。

“从兵到将,都勇猛至此。”齐良臣远观战局,辜听弦这支兵马人数虽少,不愧劲旅,个个怀刃浴血,虽不能看到听到彼此,却心有灵犀地每个人都守着自己的节奏,散而不乱,几乎在同一时刻戮力同心,杀伤此阵中十七八个关键金将。

“故意让他吃,吃了吐出来。”吃得容易,难以消化。

“果然有鬼。”高处眺望,沦陷之初和此刻辜听弦等人的战力根本两个档次,司马隆知道百里飘云果然是预算到自己诱吞而教辜听弦故意沦陷的,“不是伏兵,而是敢死队。”故意沦陷,燃起斗志,激起反杀,如火如荼,虽伏击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果,却能够在全局造成最大影响。

好在,司马隆战前已叮嘱过齐良臣,密切注意情势发展,不能制止假沦陷,但能控制假沦陷,甚至反用:“如若辜听弦别有用心、假意沦陷,宋匪战力反弹、破釜沉舟,则擒贼先擒王——大哥需亲自上阵,尽快取辜听弦性命。”

宋匪此刻造成的影响虽然比司马隆希冀的要大,但是只要齐良臣杀了辜听弦,就能把影响重新降为最低。

百里飘云,我要你们搬石砸脚,你们不是要加速被吞吗,那就擒贼先擒王好了。

看似迎刃而解,心头顾虑却仍还在。

其实他不可能低估宋匪,却不希望宋匪这么让他不省心。

“现在已经确定辜听弦被诱吞是故意的,可证明宋匪果真是故意伏击的,而且辜听弦的故意沦陷和宋匪此次的故意伏击目的理应一致。”

由于田若凝那一战的经验金宋共享,宋匪事先就应该会想到:我会算计到他们故意伏击的可能、知道他们一开始就算好了我有防备,而这种情况下辜听弦却轻易被诱吞?我很容易就能看穿辜听弦是假意沦陷。

所以,宋匪不太难就能推算出我能看穿辜听弦假意沦陷!

那么相应地,宋匪也必须要做好被他看穿假意沦陷的准备。或者说,后招。

辜听弦造出了和石硅一样“敢死队”的效果,和百里飘云故意伏击的目的的确一致,但百里飘云故意伏击不可能就只有一个目的。换句话说,辜听弦现在不过是为百里飘云服务。

百里飘云用意不会就这么简单。

谁说埋伏在这就一定是伏兵,还可以是敢死队,更可以是……疑兵。

要知道,对手是那个善于虚虚实实的百里飘云啊。

当对方也是知己知彼的谋才。哪怕打暗战都像在下明棋,金宋双方都没寄望于对方想不到什么,而都是在估测对方想到了多少。

“很可能在战前司马隆就考虑过。如果是假意沦陷、引起大乱,那齐良臣就亲自上阵去杀辜将军。”早先沈钧就提出过司马隆很可能看穿这故意沦陷,飘云也确实有相对应的回答,“辜将军在金军兵阵中支撑的时间越久,越会令司马隆的怀疑加倍,如此,骚扰达到的效果已经足够、吸引力全往辜将军去。剩下的,便都交给金人没有盯紧的另一支伏兵了。”

听弦做到影响大局了。盟军目的当然不止于此,影响了大局然后呢?这段时间,完全可以帮另一支兵马调开金军大部分注意。另一支兵马,致信和飘云。

“叫我听弦就好。”听弦一边点头。一边若有若无地说了句。

为了致信和飘云能一举获胜,听弦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撑得持久。

必须撑得长,把金军预防伏兵的注意力越来越多地吸引过来,从而忽略了致信和飘云,他俩将抓紧一个金军专注杀听弦的时间点、掩其不备、强势杀入。

会做到的,听弦精细选的这些精锐,他们有的来自辜家军,翘首以盼少主归来。有的来自田家军,誓死跟随旧主指定的人选,有的则来自寒泽叶、沈钧部下。这一战他们所有人都是一体。

“可是司马隆既然会思考我们为何故技重施、就能推算出我们是知其有备、假意沦陷,紧接着他还会推算出,我们知道了‘他能看穿这假意沦陷’,他一定会考虑我们的后招。”沈钧说得有点绕,其实就类似于,我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以此类推。只看金宋哪个想得更深一层。

“不错,他除了会考虑沦陷是真是假。还会考虑,听弦伏击是不是疑兵之计、虚晃一招。”飘云点头。

“一旦真想到了听弦可能是幌子,不难想到这厚此薄彼的目的吧。”沈钧继续道,“闰八月我军与司马隆部交战时,也曾采取过这厚此薄彼的战法,可惜最终却被司马隆识破,差点战败。如今想再一次厚此薄彼,一样属于故技重施,会否还是会被司马隆挫败?”那一夜倾心计尔虞我诈,令众人明白,敌我谋略是势均力敌的,司马隆不容小觑。

“不会。司马隆此人,擅长总结的是失败的经验教训,研究的多半是盟军的胜战。可是上一次我军的厚此薄彼之计,他识破了,我军战败,潜意识里他会怀疑我军还敢再用这条计吗?”飘云说。同是经验,这经验太特殊,特殊在它没有写入盟军胜战史,所以司马隆研究得不会太多。

“所以,司马隆不难想到这‘厚此薄彼’,可是很可能会将之排除?”致信领会。

登高久矣,司马隆感觉左肩被林阡砍的一刀愈发麻痹,那一刀若非闪避及时,几乎能直取心脏。

好一个林阡,内力竟足以摇撼碎步剑第三层,把司马隆的斥引一线一直压到胸前,这样的先手优势真心振奋宋匪士气,尽管林阡花的代价是被碎步剑反击得心脉受损。

司马隆看得出,林阡身上本就有伤,若非如此,其内力可能会迫得斥引一线消失……想到这里,心里一寒,对手内力,突飞猛进到这个地步,可是陇右这么多场激战下来,司马隆也该接受:林阡的实力显然会被磨砺到现在这般,其实早意识到了,“他内力直追大哥。”

那么我该如何提升自己的武功,才能制止林阡的后浪推前浪?

明明逼自己不去走神,怎又想起了他,林阡,林阡,林阡……司马隆额上一丝冷汗流下:可能是因为,那辜听弦的刀法,形似?其实,神也有五六分似……

司马隆将目光转移回战场:百里飘云故意伏击、考虑到我必定设防所以让辜听弦故意沦陷,这计谋能使辜听弦对战局造成极大影响。但是这么一来并没有太大的收益,不能因为辜听弦惹了大乱就解救石硅解放全局,此其一也。

其二,百里飘云能算这么多。必定也能顺势算到,如果我考虑到辜听弦是故意沦陷、最终会下令强杀辜听弦。害死辜听弦却不能利己,百里飘云不可能这么傻。

因此。宋匪显然是为了另一个目的的。什么目的?到底是什么目的,怎样的计谋……

沉思少顷,迷雾渐清,基本只有一个最大的可能了:他们利用我军对辜听弦的注意力,用这辜听弦来掩护另一支伏兵。

其实这可能性不难想到,司马隆适才想到过好几次,可是觉得他们不会用。所以想到就排除了——为什么?因为宋匪之前用过,但失败了。是他司马隆的手下败将。司马隆觉得虽有可能,犹不可能,然后就越想越远,越想越绕。灵光一现。终于回头想:

闰八月那一战,百里飘云曾以虚实为屏障、试图吸引我注意力、暗中掩盖杨致信的行踪,无奈这“厚此薄彼”之计,终是被我识破,一度害宋军危在旦夕——难道说,百里飘云知道我会因为失败而更强,便想反其道而行之,利用我胜利的那一战来蒙蔽?

以这更简单的一计,来破这个可以解决很多复杂的我?

为什么不会?司马隆也是刚刚才想到这盲点。想太多,差点就放过这个最有逻辑的可能,甚至是唯一仅有的可能!

所以。不是伏兵剪尾的故技重施,而是厚此薄彼的故技重施啊……

王爷说过,指挥战局的统帅理应能考虑到方方面面,并且以最快的速度作出决断。这一点司马隆却现在才想到,已经不算快,还好为时未晚!

“注意力不能全给辜听弦——必须留心。宋匪在此地有无第二支伏兵。”司马隆即刻传令。

金军再如何军容整肃、防备充足,总会被骁勇善战的那群宋匪不同程度地扰乱。不得不承认,辜听弦等人已经对后方产生了影响,连齐良臣都已经亲临阵中强杀辜听弦,更证明了原先足够的防御力现在已被撕开了一道口,如此,宋匪同地却不同时地再出一支养精蓄锐多时的奇兵,一样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伏击功效。

与此同时,司马隆从完颜乞哥好不容易策反的宋匪中挖掘情报,开始估算宋匪人数,密切关注飘云和致信等人的行踪、验证自己的猜测。

卯时七刻,听弦在阵中已与齐良臣照面多时,刀拳相接近二十回合。

不管司马隆有没有想到“注意力不能全给辜听弦”,强杀辜听弦这条命令总是没错的。

对金军来说,无论百里飘云打什么算盘,尽快杀死辜听弦都足以防止变数;对宋军而言,飘云计谋再好,听弦撑不住也没辙,如若送死,搞不好还是正中了司马隆的下怀——当金宋顺着战况一计叠一计你来我往,到底加和汇总了是谁的计,谁知道?最终成王败寇而已。

冲这一点,听弦能撑多久,意义举足轻重。

飘云虽没有明说,听弦也能会意,他和他的部下们是一支敢死队,必须拿命去拼,不得不把命亲手悬在刀锋上,尽量以最小伤亡换得最大胜利。

连斩金军七大战将于马下,这样的辉煌辜听弦习以为常,他本就是林阡麾下最得力的干将,和薛焕和齐良臣不是没交过手,只是近来堕落了好一阵、手法生疏了些罢了。还好,还好有这些人物热身练手。

眼看就要杀出一层,陡然惊觉死般窒息,危险来袭,是关节最先反应——横空斜扫过来的不是一人一骑而是千手万臂,在听弦还没听到风看到影的刹那,竟已套牢他腕爬上他肘缠紧他臂膀,一招之内就妄想将他持刀的双手反别过去。

斜路横生的万道气流,使听弦险些招架不住,意识到齐良臣来临的听弦,分毫不觉自己这么容易就被擒拿,眼看自己手被抓肘被扣臂膀被压将成定局,听弦以前冲、拉屈、挑缠、反捆等动作灵活变换、奋力突围、一气呵成,凭借自己的一流马术,倏忽从那虚空大敌的樊笼里解脱。

然而不容喘息,真气重袭,铁拳天降。由于齐良臣比适才距离更近,气流更密集锋利,铁拳也杀机四溢,新一轮攻势顷刻就铺天盖地,不过没关系,我不怕你!一霎辜听弦眼中俱是战意,烧得火红——

一回生是因突如其来,两回熟是因有备无患!

听弦就势一刀抽出连环,将迎面打来的铁拳直接崩开!刷一声左手也多出另一把长刀,对遍布前后左右的气流砍扫。

你铁拳雷霆闪电,气流擒筋拿穴,我连环刀接你铁拳,长刀与马术一同打你气流。

他心底的轻狂还在激发着他:辜听弦,从前你和齐良臣交手就能撑,现在不至于还退步了吧!?从前,二十招是上限,这次怎么说也要打过二十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