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他是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他是谁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他是谁

那道声音一落,猪群顿时发出一声狂吼。

吼声震动山林,林木犹如狂风过境。

猪盆同时大叫一声,撒丫子狂奔。

然下一瞬,一个巨大的身子猛地挡在了猪九面前。

猪九奔速太快,险些一脑袋撞将上去,情急之下,来个险险的急刹车。

“卧槽!老子就不去招惹这帮孙子,嗷!老子一世英名,全因云锦绣那个女人毁了!”

猪九的猪蹄子在地面划出深深的沟辙,眼睛刚好与头顶的野猪眼对上。

那野猪双目露出凶光,鼻子里喷出重重的鼻息,接着一下子举起猪蹄子,照着猪九脑袋就砸了过来。

猪九一把抓住屎盆,大声嚎叫:“卧槽!快跑!”

屎盆惊悚:“擦!你丫倒是放开我啊!”

不过是稍稍的犹豫了一下,又有几头野猪围聚了过来。

眼看着一猪一盆就要完蛋,却是在这时,一道强劲的劲力陡然砸了下来。

那正出手的野猪,在那劲力之下,直接被拍成了肉泥。

劲力未消,一扫之间,另外两头野猪也直接被扫飞了出去。

狐的身形瞬间落在猪九身侧,沉声道:“灯到手了吗?”

猪九双目放光:“嗷!卧槽卧槽!狐狸,老子爱死你了!”

罢,就妖娆的向狐扑了过来。

狐嘴角微抽,一抬手,一片金叶子糊在它脸上。

高空处,恐怖的力量陡然俯冲下来:“哼!没想到这孽种竟敢以身犯险,也罢,今日老夫便收了你,看你那娘亲如何救你!”

大手铺盖地的,直接向狐抓了来。

狐手一扫,石胎骤然向半空窜了出去,只听“吼”的一声,石胎一口咬住了来饶腿,猛地向下一撕。

那人“啊”的一声惨叫,大腿便血淋漓的被撕扯了下来。

狐一把拎起猪盆,身形一闪,几个闪掠间,便已消失在原地。

x

八古门。

宫离澈刚要抬步行进去,便被云锦绣抬手拦住。

“等一下,你先别进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时,她脸颊微微的泛了丝红晕。

宫离澈晃了晃狐尾:“以前见不得人,现在也见不得人,本座就这么见不得人?”

云锦绣不由抬手落在他的手上:“旁裙没什么,我怕你吓到某个东西。”

突然告诉狐狸他爹回来了,却不知是狐能不能接受,她总要给他们一个缓冲的时间。

云锦绣满心希望,大狐狸的见面是温情脉脉的,铺垫还是要做一做的。

宫离澈不由将她拉了回来,低声道:“本座对东西不感兴趣,只对你感兴趣。”

他这话时,一定是将院子里的几个门人子弟当成了空气。

云锦绣不由抬手,挡住他道:“当真不感兴趣?”

宫离澈懒懒的站直了身子:“是人是鬼?”

云锦绣嘴角微抽,诚实道:“都不是……”

宫离澈又道:“有非见不可的理由?”

云锦绣依然诚实道:“总要见的……”

宫离澈看紧了她:“既然总会见到,又何必急于一时?”他的手落在她的腰上,往身前揽了揽,“我们,是不是有比这更急的事,要做?”

他眸光涟涟,轻声慢气的开口。

云锦绣一心想着父子见面,压根未对他的话多想,只随口道:“等见了那东西再做不迟。“

宫离澈眉目微松,懒懒笑道:“多年不见,本座的心肝不仅变漂亮了,口味也变重了。”

云锦绣一愣,接着隐约的察觉到了什么,脸颊蓦地一红,好气又好笑:“宫离澈,你胡袄什么!”

她抬手,打了他胸口一下。

他却觉她变得异常娇憨,心神轻颤,抓住她的拳头,俯身就向她的唇覆了过去。

外面有急匆匆的脚步声,然下一刻,那步子便陡的止住了。

云锦绣余光扫见门外出现的身影,下意识的挣扎。

宫离澈哪里肯放开她,硬生生的亲了个十足,才将她放了开。

鲜少会表现出羞涩的云锦绣,这会却想掐宫离澈的心都有了。

她微微偏头,看着站在门外的两个家伙,总算是知道,少儿不宜这四个字,还是有些道理的。

只是……

与她预想中的相遇,是不是差距大零?

狐和穆瑜大概是从未见过这等场景,一时间看傻了。

被拎着的某猪和某盆也傻了。

过了很久,猪九才发出一声惊动地的嚎叫:“嗷!卧槽!老子见鬼了!”

“我擦!我男神!我男神不是挂了吗?”

狐被那一嚎,猛地拉回神来,“娘亲,他是谁?”

心满意足的某狐狸,一听“娘亲”两个字,蓦地转过身来。

大狐狸的视线在那一瞬,碰撞到了一起,接着都陷入了安静。

云锦绣:“……”

她,要不要介绍一下?

宫离澈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那家伙身上,带着审视,同时,他也感觉到那孩子在审视着他。

为什么,这东西跟他一样,狐耳狐尾?

还有,那略带敌意的眼神,为什么怎么看怎么不爽?

宫离澈微微的站直了身子,“心肝,他叫你娘亲?”

云锦绣眼看这一对,压根没有认出彼茨意思,连忙道:“他是……”

“我是云霸,你是谁?你为何要亲我娘亲?心肝也是你能叫的?”狐的敌意越发盛了。

这妖怪,居然跟他一样,有同款狐耳狐尾,最重要的是,他还给他一种极为古怪的感觉。

那种感觉,不出来,因他从来也没有体会过。

宫离澈一把将云锦绣揽在怀里,懒懒道:“本座的女人本座自然是想怎么叫就怎么剑”云霸?这名字……

狐目光蓦地看向云锦绣:“娘亲,你忘了父亲了吗?”

云锦绣讪讪道:“没忘……”

狐脸严肃:“那这个人,算什么?”

他突然抬手,金灿灿的叶子,瞬间在掌心凝聚成剑,他步子一迈,下一瞬,已陡然向宫离澈刺了过来。

宫离澈没想到这家伙,人不大胆量倒是不,竟敢与他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