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梦之彼岸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百九十八章 梦之彼岸

第四百九十八章 梦之彼岸

她垂首,目光微微一缩。

纵横交错的树干下,不知何时,却出现了一汪水,那水质清澈的能看到她的身影,还有墨色的天空上倒映的月亮。

银色的满月,静静的挂在那里,天地静谧,仿佛都氤氲在如梦般的水镜里。

云锦绣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

呈现在视野的,是一片幽静的汪洋,星光如织,大片大片的,铺陈在水面上。

悠扬的歌声自远处传来,那声音宛如天籁,娓娓动听,宛如一位绝艳的女子,在耳畔吟哦轻唱。

星辉璀璨,与明月相接,美景浩瀚,宛如潮涌,漫上心头。

“哗啦——”

一声水响,云锦绣蓦地抬头,却见荡漾的水波里,缓缓走出一位女子,她身披幽蓝色的轻纱,雪白的肌肤,宛如冰雪般晶莹剔透,乌黑的发丝不着已无的,一直垂至水底,在她怀里,抱着一个晶莹的罐子,里面斜插翠柳,纤细的手抬起,向她招呼:“有缘人。”

云锦绣身子一顿,有缘人?

女子眉目纤细,美若夜色精灵,随着她的招手,云锦绣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不受控制的向她走去。

水面在足下漾开细波,云锦绣一怔,垂首,却见自己脚上的鞋子不知何时消失了。

玉莲般的小脚,被清凉的水包裹,那种宛如初生婴儿般的相触,令云锦绣竟然生出一丝亲近之意。

盘起来的发丝不知何时垂落,常年盘起的长发,打着细细的弯儿,一直垂至腰畔,云锦绣心头一片恬静,即便微有涟漪,却不起波澜。

女子纤细的手落在她的肩头,轻轻的将她的衣物剥落。

云锦绣感觉那手充满了温柔,像是母亲的手……

从来不知,冷冰空寂的内心,竟然是期盼着那双温暖的手的。

女子勾起她的下巴,浅浅笑道:“真是个美丽无双的小丫头,你累了,在我这里歇息片刻吧。”

云锦绣在她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那是真正的自己,没有外物沾染,宛如初生的婴孩般,静静的站在那里。

那般温柔的声音,竟让她不能拒绝,云锦绣感觉自己躺了下来,轻柔的水,将她的身子完全的包裹。

那一瞬,便是连她的肌肤,也都似染上了星辉和月色,变得通透皎洁。

云锦绣有些发怔的看着明净的月色,她在这里做什么呢?

她还活着吗?

她活着,又是为了做什么?

这样静静的躺在这里,与梦相伴,有何不好?

云锦绣闭上眼睫,浓密的眼睫,被水沾湿,宛如休憩的蝶。

云锦绣感觉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诉说着舒适,那清凉的液体,冲刷着每一寸的肌理,甚至渗入她的骨血。

那一瞬,身子好似便的轻盈起来。

骨骼因也被沾染了月色和星辉,开始便的晶莹起来。

女子拿起柳枝,在水面轻拂,风将湖面掀起涟漪,宛如婴孩的摇篮般,摇晃着云锦绣陷入梦乡。

那该是个好梦,梦里桃花氤氲。

她靠在桃花树下,怔怔的仰望着飞扬的花瓣,花瓣轻轻的飘落,她抬起小手,怔忡的看着,可突然掌心被一条鞭子抽了一下,她惊痛的抬眼,云锦瑟唇角带笑的看着她:“将她剥干净了,她不是与沉晔走的近吗?那便让他看一看,她是个多么肮脏的野种好了!”

那些人冲上来时,她有些发怔的看着掌心,那片桃花潜入血肉,已与血肉泥泞在一起了。

衣衫被撕扯,那一瞬,她竟一时之间,记不起沉晔是谁。

她认识这个人吗?

“沉晔,你看,她多么肮脏,她真该下地狱。”

云锦瑟的声音传来,那声音没有故作的惊恐,只有冷静,冷静的可怕。

“锦绣……”

沉痛的声音传来,她突然想起沉晔是谁。

心像是被什么突然砸了一下,云锦绣猛地睁开眼睛,她蓦地坐起身来。

云锦绣下意识的想要扯衣衫裹在身上,可却发现身上不知何时已然罩上了件冰蚕丝般的外衫,阔大的衣摆,轻滑似水,长长的衣摆,逶迤倾泻,乌黑的发丝被风撩起,绸缎般的缱绻。

云锦绣看着水面。

水光倒映出少女的脸,容颜精致好似画笔细描,而少女的额头,却带着一个素雅的花环,衣袍上更是花团锦簇,她立在水波里,像是要参加一个巨大的盛典。

云锦绣反应了好长时间才清醒过来,那少女是自己。

这一身装束,使得云锦绣心头倏地微沉,与其说是要参加盛典,不如说是某种祭奠。

水波声传来,云锦绣几乎是本能的猛地抬手,汹涌的水波与掌心相撞,她的身子蓦地在水面滑过一道深深的水辙。

云锦绣生生的逼自己止住身子,眸光深深的向前看去。

依然是那个女子,可惜那张脸转过来时,却是另一张脸,那张脸悲伤,绝望,甚至还有些狰狞。

她声音哀怨的冷笑:“你不想留下来吗?这里不美吗?与我一起沉睡在这里,你不愿意吗?”

云锦绣微微眯起眼睛:“你是梦魇!”

这种梦魇,以吞噬梦境为主,若是美梦,那梦魇便会露出和善的一面,可偏偏她的梦,无不充满了黑暗和冷酷。

“哈哈哈……”那梦魇突然尖锐的大笑起来,“你真是美味啊,我已经好久不曾吃过如此美味的梦了,来吧!到我这里来!”

她伸出尖利的指甲,不断的引诱着云锦绣前行。

云锦绣微微凝眉,那些自她出生便存在的黑暗与血,好似随着她的成长,一点一点的渗入到了她的骨血,幼时所经历的可怕与恐惧,依然会影响到她现在的心绪吗?

她以为,收服了十头骷髅后,她便再也无惧了。

看着那尖利的指甲,云锦绣缓缓抬手,准备动手,可下一瞬,却听“嗷”的一声,一头猪猛地冲了过来。

那梦魇竟然“啪”的一声,被猪蹄子踩入水底。

猪九口水四溅的大叫:“卧槽!真的是星河!老子要泡澡了!”说罢,兴奋的“嗖”的一声,一脑袋钻入水面,溅起好大的水花。

梦魇咬牙切齿:“是谁,竟敢踩我……”

“砰!”又是一声闷响,接着一个盆子跳到她脑袋上,“哇擦!真的有星河!洗刷刷洗刷刷!”说着亦“嗖”的一声,钻入水面。

梦魇:“……”她一定要将罪魁祸首碎尸万段!

抽搐的,她再次爬起身,可下一瞬,一只脚踩在她脑门,接着整个人又栽入水里。

夏辛野看着一望无际的浩瀚不由感叹:“古桫椤尽头,星河与月相接,徜徉其中,可达梦之变……”目光落在云锦绣上时,他身子蓦地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