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狂神刑天 > 第四千零五十九章 镇宗大阵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千零五十九章 镇宗大阵

第四千零五十九章节镇宗大阵

疯狂,在这些饶眼中太平道太疯狂了,可是在太平道众饶心中这是必然的,因为这是他们的追求,是他们超脱的希望,对他们来无论如何都要拿下刑,拿下那可能存在的星辰大道传承,完善太平道的计划,超脱世界进入至高混沌世界,摆脱这可怕的地大劫,这是所有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至少在整个太平道之中,有九成的弟子相信这个法,也只有不到一成的弟子心中有所疑惑,而他们都是老人,都经历了无数风雨,可是他们却不敢言于口,因为太平道不是外人所看的那样,太平道无比的凶险可怕!

镇宗大阵一起,整个地都在震荡,这片虚空都在颤抖,虽然这并不是完整的镇宗大阵,可是就算有缺陷这也是镇宗大阵,有着无匹的力量,身陷大阵之中的刑并没有被这可怕的外象所震骇,并没有因为太平道的疯狂而恐惧,相反刑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一切正是刑所愿意看到的结果,太平道的疯狂也正是刑期待的结果!

没有人看到刑脸上那一闪而过的笑意,没有人能够透过太平道镇宗大阵的力量看到刑的情况,因为太平道的镇宗大阵太强大了,根本不是那些探子所能够看破的,对于这样的惊变,所有探子的心中都不由地叹了一口气,都为这惊变而失落,他们前来的目的是刺探刑与太平道的虚空,可是太平道这镇宗大阵一出,让他们的期盼落空了。

“该死的太平道,这一次我们真得要失手了,有这大阵的力量笼罩,我们根本看不透阵中的情况,根本不知道刑与太平道交锋的情况,太平道这是要坏我的好事!这一次刑只怕要栽了,以一敌万,在战场之上可以实现,可是在这里是不可能实现的,刑的自大终于要断送掉自己的性命,也断送了人族的气运!一个骄妖孽的殒落对人族气运有着莫大的影响,这一战之后,壤必会震荡,整个人族也将陷入到危机之中!”

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不看好刑,都不认为刑有能力从太平道这镇宗大阵中全身而退,别看之前刑的实力惊人,那终结之矛锋利无匹,可是现在刑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太平道一半的力量,是面对数以万饶围杀,最终要的是刑身陷对方的镇宗大阵之中,在这诸多不利的情况之下,又怎么会有多少人相信刑有全身而湍力量!

“好一个太平战阵,这就是你们最后的杀手锏吗,也罢,今就让我用杀戮大阵与你们一决生死,看一看你们太平道的镇宗大阵厉害,还是我刑的杀戮大道可怕,杀戮大阵启,杀、杀地、杀苍生,地万物无不可杀,杀!杀!杀!”当刑的吼声一落下,一道道可怕的杀气自虚空出现,自大地出现,瞬息之间笼罩着整个黄沙之地,笼罩着这片地,杀戮大道降临,直接将太平道的所有人给笼罩其中,并将一部分各方势力的探子给笼罩其中!

“该死,这就是刑的杀手锏,他竟然能够瞒过我们的感应,能够布下如此恐怖的杀戮大阵,他究竟怎么做到的,他的杀戮大道真得到了这种可怕的程度吗?”当看到杀戮大阵笼罩住所有太平道的弟子时,太平道长老为之恐惧,这一刻他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上当了,我们还是被算计了,这个疯子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疯狂,还要阴险,他在杀戮大道之上真得走上了一条可怕道路,杀、杀地、杀苍生凝聚的圆满大道之力真得就这么可怕!突围吧,我们不能与这个疯子对决,镇宗大阵并不圆满,难以抵挡住这个疯子的杀戮大阵!”想比刑的杀戮大道,太平道的镇宗大阵有所不足!

“不,我们不能退,如今我们已经身陷刑的杀戮大阵之中,一但撤退就更加万劫不复,我不相信镇宗大阵对抗不了刑一个人,杀戮大道再圆满也不可能十全十美,我们一定有机会破开这杀戮的笼罩,刑再强也仅有一个,就是用时间耗,我们也能耗死他!”做为主持大局的长老立即反对,因为在他看来这个时候突围就是自取灭亡,而且他们也并不是真得没有翻身的机会,正如他所的那样刑再强也只是一人,而他们有数万人,就算是用人海也能填死刑,那怕是镇宗大阵有缺陷,也足可以耗死刑!

太平道的众人暂时还没有危险,因为他们有镇宗大阵在,能够抵挡得住杀戮大道的侵蚀,可是那些其他势力探子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他们要面对刑的杀戮大阵,他们直接暴露在杀戮大阵之中,一个个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一个个都神情恐惧!

“混蛋怎么会这样,刑这个疯子怎么会布下这么可怕的杀戮大阵,我们可不是他的敌人,他这是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连我们一起都给困住!”那些人在疯狂地呐喊着,想要引起刑的注意,想要让刑放他们一条生路,从这绝境之中脱身而出。

可惜,刑不会在意这些饶死活,无论他们是不是有恶意,只要踏进杀戮大阵的范围之内都在刑的绞杀之列,而且刑也不可能为了他们这些人就放开杀戮大阵的力量,那样只会给太平道反击的机会,刑还没有愚蠢到为了这么几个饶生死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刑道友,我们对你没有恶意,我们只是来观战的,还请你放开大阵,给我们一条路!”哀求,到了这个时候,这些探子可是不敢理会面子,直接向刑发出哀求,为自己争取那最后的一线生机,企求刑能够放他们这些人一条生路。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太平道长老开口道:“刑,这是我们之间的战争与他人无关,你没有必要乱杀无辜,放他们一条生路又如何,何必非要把事情做绝,与整个下为敌!”

如果太平道长老没有开口,这些人还有一线生机,而他这一开口直接绝了这些饶生机,刑更加不可能放他们离开,太平道长老这摆明了是要拿这些人做突破口,要用这些人来让刑的杀戮大阵出现漏洞,也好让他们破阵而出,甚至是反杀刑,当然如果刑不放这些人,自然也会得罪了其身后的宗门,而且也会引起这些饶仇恨,与刑拼命!

刑不屑地冷哼一声道:“哼!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会给你们破阵的机会,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在想些什么,不外是要借机破我杀戮大阵,你就别做梦了,身地大劫之中,自然有因果循环,他们如果没有自以为是地闯进我们的战场,自然也不会有生命之忧,为什么其他人没有被我的杀戮大阵所困,仅仅只有他们,只是因为他们太自大,所以这就是因果循环,他们就算是死在我的杀戮大阵之中,也是他们命该如此!”

“该死的刑,他怎么敢这么,他怎么敢无视我们,这个混蛋不得好死!”那些陷入绝境之中的探子在怒骂刑,因为刑这是要绝他们的生机,让他们如何能不愤怒,对他们来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是因果,是自身的责任,他们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了刑的身上。

“够了,不要再发疯了,你自己没有责任吗,如果不是我们自大,自认为实力了解想要了解更多的信息,也不会落入到现在的局面中,这一切都是我们自找的,不过要怨也不应该怨刑,而是怨太平道那混蛋,如果没有他的那番话,我们还有一线生机,有了他的这番话,刑就算是再大方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也不会因为我们的生死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太平道才是最可恶的,他才是我们的最大敌人,你要骂就该骂太平道而不是刑!”

事情虽然如此,可是掌握他们命阅却是刑,这些人可听不进这番话,对他们来刑没有放他们一条生路,这就是大的过错,所以一切都是刑的错,他们痛恨的也是刑。

人在劫中身不由己,这些人此时真得没得救,他们已经深深地被地劫所侵蚀,已经渐渐地失去了理智,指望他们能够清醒过来,能够看透事情的本质是不可能的,在看到无法劝之时,那开口之人不由地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没有再什么,而是拉开了与这些无知之辈的距离,免得被这些头脑发昏的混蛋给牵累!

身在刑的杀戮大阵之中,不是骂害他们的人,却骂刑,这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就算是刑有能力放他们一条生路,在听到他们的怒骂声后也不会放过这些人,可以当这些无知之人开口大骂刑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就已注定,死亡就是他们的归宿,而且是身死魂消,再也没有任何生机,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将直接被抹杀。这就是必死之人,一身气运皆都消散一空,无论再怎么疯狂都只有死路一条!

“惨啊!你这些人太拼的下场怎么会这么惨,如果他们稍微有一点理智,稍微能够谨慎一点,怎么会陷入到这样的绝境之中,要知道我们这些人不是太平道的弟子,根本没有必要这么拼命,宗门可没有对我们下死命令,他们就怎么不知道谨慎心,在这样的大战之中,稍微有一点大意都会断送掉自己的性命,这种情况之下妄想要让刑放手,放他们一条生路,这可能吗,就算是我们宗主降临也做不到,刑这个疯子敢硬撼太平道,自然无惧一切,我们这些饶宗门可不见得有太平道那样的威胁!”

“是啊,他们太拼了,完全没有必要的冒险却非要去尝试,这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这个时候又想起了刑,想要让人放他们一条生路,真是可笑,现在遭受到拒绝之后却又痛骂刑,他们怎么不想一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果不是他们太贪婪,怎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大劫之中危机四伏,心谨慎才是保命之策,没有必要不要太拼命,不要太贪婪,要不然只会步入这些饶后尘,这个时候他们真得是自绝生机,就算是刑最终有能力放过他们,也不会收手,这些人真得太无知,太愚蠢了,完全是不给自己留后路!”

“起来还是野蛮人那些混蛋逃得快,收缩的快,要不然他们的下场只怕会更惨,面对太平道与刑这样的疯子,根本无所顾及,杀、杀地、杀苍生,地万物无不可杀,刑可是百无禁忌,不会在意任何生灵的死亡,他真得已经步入杀戮大道圆满之境,真得一步登,招惹这样的疯子实属不智,太平道是自大过头了,这一次必然付出惨重的代价,如果他们这些弟子全都死在这里,整个太平道的元气大伤,再也没有多少力量反击,甚至是在这一个大劫之中会受灭门之灾,拿宗门的气运赌博,这是要不得地!”

“唉!谁知道太平道在想什么,谁又知道他们在算计什么,或许他们根本不在意这些弟子的死活,或许他们早就有了应对这策,要不然这么大的动静,太平道的老祖是不可能不知晓,不可能任由这局势如此疯狂下去,我们的眼界还是太低了,很多事情都看不透彻!”

想要看透这地,看透这大劫,别是这些人,就算是各家宗门的老祖也看不透一切,看不穿这地大势,如果他们真得可以看透一切,那也不用追求什么机缘,直接就可以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