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狂神刑天 > 第四千零五十七章 口舌之利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千零五十七章 口舌之利

第四千零五十七章节口舌之利

没有关系,真得会没有关系吗?不,这不可能,他们如今身在黄沙之中,已经进入了刑的杀戮大阵范围之内,他们如果不能快点退出去,一但刑的杀戮大阵全面开启,他们也会身陷绝境,刑可不会心慈手软放他们离开,那怕他们对刑并没杀意,但谁让他们太自以为是,太过于深处,他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感受到了太平道的动静,刑突然间站立起来,目光如电射向正向自己围杀而来的太平道长老,虽然太平道要用人海战术,要用那些普通弟子来试探刑的虚实,可是做为主持大局的长老却不能躲在弟子的身后,太平道一但发动攻击,他这主持大局的长老也必须露面,也必须与刑来一场交锋,以正太平道的威势,要不然就算最终能够用人海磨死刑,太平道的脸面也荡然无存,他贪生怕死之名也会传遍下,会让所有弟子鄙视!

“来了,你们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们太平道胆怕事,需要将整个太平道的力量都聚集在这里,才敢向我发动攻击,看来我还是看了你,你还是有点胆量,只是就凭这点力量你认为能够杀得了我刑,你这么做不会是有私心,不会是想害死这些弟子吧?”没有等太平道长老回答,刑的终结之王分身又继续道:“也对,这是你们太平道一向的作风,有什么危险弟子上,死一些弟子算得了什么,只要你们能够活下来就足够了!”

“住嘴,刑,你休要玩弄口舌之利,今无论你什么,都改变不了你必死的命运,不要试图挑衅我,我是不会中计的,你以为可以激怒我,就能够破了我太平道的围杀,真是真的可笑,这点手段还是不用为好,要不然只会让我等嘲笑你的无知与愚蠢!”被刑的一番话给激怒,但太平道的长老还是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不能与刑计较,要不然后果将不堪设想,一但让门下弟子真得起了疑心,让他们不敢再冲锋上前,自己所做的一切安排都将化为流水,都将彻底毁灭,再也无法对刑形成必杀之势!

“哈哈哈!可笑,你以为就凭你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杀之局就能够吓得了我吗?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你这布局是要做什么,里三层都是一群实力弱不堪的弟子,外三层则都是中坚弟子,难道普通弟子在你们太平道就真得没有活路,就该被做为炮灰,随时为太平道冲锋陷阵,随时成为你们的弃子?”到这里,刑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色,而他的这番话一落下,让太平道的那些弟子有所动摇!

“刑不要再继续玩弄口舌之利,你休想要试图逃跑,今你是没有办法活着离开这里,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如果我太平道真得无视门下弟子的安危,我这长老也不会主动出面,正面来面对你这个混蛋,所以你的挑拨离间是没有用的,稍微有头脑的弟子都不会相信你的这番可笑之言,你妄想要动摇我太平道弟子的军心,只能你太真,太自以为是!”

“哦!是吗?我倒不这么认为,如果你真得爱惜门下弟子,也就不会布这样的围杀之局,而且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在这里等待的用意,自始至终,我刑都没有想过要逃跑,也不屑逃跑,这里就是我们双方的生死决战之地,除非有一方彻底崩溃,要不然这场大战是不会结束,如果你连这点眼光都没有,那只能你这长老不够资格!”到这里时,刑不屑地冷笑一声,鄙视地看着太平道长老,想要看看他是如何解释!

“哼!玩弄心计,这就是你的本事,我还以为你刑有什么了不起的,原来只是一个耍嘴皮的,如果你有本事尽可放手一搏,我倒想看看你拿什么来杀穿我太平道的大阵!”太平道长老不屑地冷笑着回应刑,脸上丝毫没有半点的波动,仿佛是他真得没有私心,真得没有想过要将这些普通弟子当成炮灰,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哈哈哈!好一个太平道长老,好撩的口才,你这么不过是想要知道我一直等待在这里,在暗中究竟布下了什么陷阱,你用这些普通弟子做冲锋,也不过只是为了试探出我的陷阱的力量,然后等他们消耗了我的陷阱之力,再用那外三层的弟子一拥而上,直接用人海堆死我,如果你能直接承认,我还会高看你一眼,因为你有勇气,可惜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这明你只是一个人,一个卑鄙无耻的人!”到这里时,刑又是一番冷笑。

刑与太平道长老之间的言语交锋,虽然十分的利落,可是对于那些外面的观察者来,则有着恼火,他们要看的可不是这言语之上交锋,他们要看的是真正的大战,只有生死大战才能够看出双方的力量,才能够真正了解刑的底牌是什么!

“这两个混蛋,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他们就要用嘴炮死对方,如果他们有这样的力量那就好了,大家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开口喷对方就可以了!”

“好了,不要急,这只是开始,很快太平道的长老就坚持不住了,无论他再怎么掩饰都没有用,那些普通弟子再愚蠢,也会想清楚一切,如果拖得时间久了,这些普通弟子不定真得被刑给动,真得会动摇信念,那时太平道的计划就要破产了!太平道长老稍微有一点理智也不会让这样的局势发生,所以他必须要与刑开战,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门下弟子的信念动摇,因为那是他承担不起的后果,等吧,战争很快就会开始了!”

是的,战争很快就会开始,太平道长老的确不敢对持下去,因为他心虚,他害怕自己的谎言会被拆穿,他害怕太平道弟子会被刑给得动摇心念,所以无论刑怎么选择,他都必须要开战,而且必须抢在刑动门下弟子之前开战!

人!被刑这个疯子当着众弟子面指责为人,这对太平道长老来是大的耻辱,而且在这里的不仅仅只有太平道的人,还有各方势力的探子,虽然这些探子隐藏的身深,可是瞒不过太平道长老的感应,这样的耻辱让太平道长老无法忍耐,虽然他很渴望能够从言语之中激出刑的底牌,可现在看来他看了刑这个疯子的反应,既然无法从言语上得到便宜,太平道长老也只有一个选择,开战,立即开战!

“够了,刑,你既然非要逞口舌之利,那我就给你一个教训,给我杀!”太平道长老一声令下,太平道的弟子立即发动冲锋,那些太平道弟子直接不顾一切地向刑发动了攻击,如潮水一般的攻击瞬间将刑给淹没了,让刑直接被那庞大的攻击给笼罩住!

“哼,你口舌再利又如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依然不堪一击,这个世界不是以口舌为上,而是以实力为上,没有实力却要在本长老面前嚣张,真是不知死活!”看到刑被攻击淹没之时,太平道长老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屑,他不仅仅是在向刑示威,更是在向暗中的那些势力示威,在警告对方不要闹事,要不然他们是承受不起太平道的怒火!

“混蛋,太平道这该死的混蛋,他怎么敢威胁我们,他真得以为太平道下无敌,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没有人敢与他们对抗吗?”很多人都被太平道长老的这番威胁之言给激怒,只是无论他们心中再怎么愤怒都没有用,因为这些探子根本不敢向太平道开火,他们不是太平道的对手,也承受不起太平道的怒火,所以他们只能口上发泄一下罢了!

“好了,这些有用吗?我们不是太平道的对手,也承受不起太平道的怒火,这是事实,别是我们,就算是宗门长老面对太平道的疯子也要三思而后行,也不敢轻易妄动,只要太平道没有先向我们出手,我们就只能忍着,这就是强者为尊,没有实力就只能忍气吞生,要不然只会白白丢了自己的性命,不过太平道长老高心太早了,这场大战只是刚刚开始,刑可没有那么容易被斩杀,如果连这点阵仗刑都抵挡不住,也不会如此嚣张到等太平道的围杀,看吧,很快太平道这些混蛋就会吃亏!”

就在这番话刚刚落下时,一道可怕的杀气冲霄而出,刑身上的杀戮之意大作,杀戮之剑化为一道流光,直接横扫了一切,那满的攻击在这一击之下直接土崩瓦解,正是那句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不堪一击,人数也不值一提!

一击破开了一切攻击时,刑不屑地冷笑道:“哼!这就是你太平道的手段,这就是你自傲的依伥吗,如果你太平道仅仅只有这点力量,我只能你这是在自取灭亡,他们这点攻击连我的防御都破不了,谈什么斩杀我刑,真是可笑至极,真是无知之至,来吧,拿出你太平道的真正本领来,不要让这些蝼蚁来送死,他们来得越多,也只会成为我杀戮大道的养分,我虽然不惧这样的杀戮,但也看不起你们太平道的无耻,看不起你们太平道的冷酷无情,对门下弟子的狠毒用心,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人数只是虚的!”

“该死,刑这个疯子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大,他不是在渡道劫之时受到了重创吗,怎么还能够发挥出如此可怕的战力,他的杀戮大道怎么会如此强悍,这不可能啊!”看到刑的一击,看到太平道那些普通弟子的死亡,看到那死亡之后成为杀戮大道的养分时,太平道长老的脸色变得异常凝重起来,他真得看了刑,刑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身受重创,或许之前刑的躲避都只是一个阴谋,一个引他们上当的阴谋!

一刹那间,太平道长老把这一切都当成了是刑的阴谋,要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刑的身上,仿佛造成这一切的不是他,而是刑这个疯子,刑要为此承担一切责任。

一剑之下,杀戮大道的横扫,一下子清空了刑周围的一切,让那些后面的太平道弟子为之恐惧,他们之前并没有真正见识过刑的可怕,而现在他们终于见到了,而就是这一击彻底击溃了他们的信念,让他们的信心受到了打击,让他们恐惧!

这个时候,这些太平道弟子还能够站住,还能够保持战阵,这已经是很难得,当然这并不是他们的意志有多坚定,对太平道有多撩的忠心,而是他们不敢逃跑,因为他们承受不起太平道的怒火,一但他们逃跑,那就死定了,太平道对畏战不前的弟子可不会心慈手软!

留下来还有一线生机,逃跑是十死无生,所以在门派那残酷的压迫之下,太平道的这些弟子虽然恐惧刑的可怕战力,虽然心生畏惧,可是他们不敢逃跑,而且他们也逃不掉,要知道在外面还有着太平道弟子的包围,他们要是转身逃跑,用不着回到宗门,身后的太平道弟子就会直接灭了他们,直接将他们斩杀,所以无论这局势有多凶险,有多可怕,这些太平道的弟子只能强打着精神,继续站立在当场,等待着自家长老的命令!

只可惜,无论这些弟子再怎么强大精神,但他们的身体却背叛了自己,一个个身上依然流露出一丝恐惧,一丝不安,甚至是有饶身体都在颤抖,生怕下一刻刑会针对他们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