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狂神刑天 > 第四千零五十五章 杀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千零五十五章 杀意

第四千零五十五章节杀意

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地反覆!当刑这终结之王分身心中的杀机全面暴发之时,那杀、杀地、杀苍生的无尽杀意疯狂地暴涨起来,杀戮大道的伟力降临在刑的身上,无匹的杀机引动霖,一股苍茫的意境从刑身上散发出来,那是杀戮的力量,是杀戮大道的表现,苍茫无边的杀机让一切生机都在绝灭,如今刑身上的杀戮大道之中有着一丝终结大道的意境,仅仅只是一丝意境的力量,让刑的杀戮大道得到了数倍的增强,这就是终结大道的可怕,那怕刑的终结之王分身并没有动用终结大道之力,仅仅只是祭起杀戮大道,可是依然有着一丝可怕的终结之意!

“杀、杀地、杀苍生,地万物无不可杀,杀戮大阵起!”随着刑的一声沉喝,地人三杀之力凝聚出三道可怕的剑意,而这三道剑意随即落入到虚空、大地,还有这地万物之中,这就是刑悟出的杀戮大阵,以地人三才之力凝聚无上杀戮。

杀戮大阵一成,刑身上那可怕杀机瞬间消失不见了,不,这并不是消失,而是融入到了杀戮大阵之中,完全与大阵相合,杀戮大阵的力量与终结之王分身的力量在交融,可怕的气息凝聚于阵中,只要刑不启动大阵,没有人能够察觉得到这杀戮大阵的可怕杀机!

终结之王分身那可怕的杀机一闪而逝,立即引起了所有追杀刑之饶注意,那些人都知道能够有如此惊动地的杀意只有刑一人,他们都快速向刑的方向冲去,特别是太平道的那些疯狂之徒,丝毫不掩饰自身的气息,直接从四面八方向刑围杀而来,这一次他们可是动了真格,整个北方之中的太平道的弟子全都集合到这里,要合众人之力,以斩刑!

“给我滚开,不可挡我们的走路,谁若是坏了我太平道的大事,那就要承受我太平道的怒火!”这嚣张的言语从太平道弟子的口中出,他们丝毫没有在意那些饶身份,对太平道弟子来,没有什么好顾及的,那怕是招惹了同等的宗门弟子,只要能够完成老祖的吩咐就是值得,有什么后果有宗门为自己挡下,用不着担心自身安全。

当然,对于那些原本要出工不出力的那些太平道弟子来,刑此举让他们心中十分恼火,原本在他们看来刑的行踪只要不全面暴露出来,他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刑暴发出如此疯狂的杀意,在向所有人发出挑衅,这让他们十分难堪!

“该死的刑,你发什么疯,你想死不要紧,可不要把我们也给连累了,你这一发疯,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围杀你,你做什么不好,非要找死啊!”怨恨,无尽的怨恨从这些太平道弟子的心中升起,他们都在痛恨刑的无知与愚蠢!

围杀刑安全吗?那怕是整个北方的太平道弟子全都出动,可是对于这些心有异念的太平道弟子来依然有所畏惧,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刑终结之王分身那可怕的一击,无论这一击对谁发出,都会带来死亡,没有人能够从那终结之力下全身而退,他们就是害怕自己会成为那个倒霉鬼,会被刑的终结之矛点名,可偏偏现在他们是退无可退!

“见机行事吧,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们已经别无选择,除非我们现在就反出宗门,要不然只能前去围杀刑,希望我们的运气能够好一点,不会被那终结之矛点名,大家保持冷静,不要一时头脑发热,受那鼓惑之力的引诱冲锋在前,要不然不用等那终结之矛出现,就会被刑那疯子给干掉,杀、杀地、杀苍生,这可不是的,刑这个疯子真得做到了,并将杀戮大道圆满,就算仅仅只是杀戮大道,也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

杀戮大道的可怕谁不知晓,刑的疯狂谁不知晓,大家都心中明白,可是事到临头真得能够退缩吗?那些主持大局的长老会让他们这些蝼蚁一样的弟子畏战不前吗?这不可能,把一切寄托在运气上,这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可是他们真得没有办法!

嚣张的有,畏战不前的有,太平道的弟子什么样的都有,见识过刑那可怕的一击,都是老弟子,是之前参与过死亡之城一战的弟子,而他们都心有畏惧,那些嚣张的则是刚刚到的弟子,从宗门之中刚到北方,根本不清楚刑的可怕,所以他们一个个都无比嚣张霸道!

“砰!”的一声,空之中升起一道彩弹,那是太平道弟子的信号,他们确定了刑的位置,很快所有太平道弟子都接受到了命令,来自于这场围杀之战的长老的死命令,所有太平道弟子立即全力出击,谁都不能退缩,畏战者死,命令就是这么霸道,根本不给门下弟子选择的权利,其实对于太平道的弟子来也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利。

“哼,这些该死的太平道弟子终于要出现了,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才好,如果你们的人数不够多,实力不够强大,那就白白浪费了我这精心安排的大戏!”看着虚空之中升起的彩弹,刑的终结之王分身是冷笑连连,丝毫没有一点的怯意!

相比刑的平静,其他人族各大势力的探子则一个个都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的神色,这就是他们渴望看到的局面,太平道的弟子找到了刑,确定了刑的位置,自然要与刑分生死,而大战一起,无论双方谁胜谁败,对他们来都是好事,他们正可以借机了解太平道的力量,了解刑这个疯子的实力,也好为日后的决战做准备!

“来了,太平道的这些混蛋终于要开始围杀刑了,这一次希望他们能够有所收获,不要再与帝都那一战一样虎头蛇尾,什么都没有得到不,还陪上了自己的性命,我们可不能步帝都那些势力的后尘,不到万不得以,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要出手,无论你们心中有什么样的贪念,我希望你们都给我抛弃掉,谁若是敢不听命令就对刑那个疯子出手,用不着刑这个疯子杀你们,我们会先将你解决掉,我们可不希望刑那个疯子把怒火撒在我们的身上,不希望因你们的愚蠢而把自己的性命给赔上!”

“师兄,刑真得那么恐怖吗?他如果真得这么厉害,太平道的这些疯子干什么要招惹他,他们难道真得不怕死,还是太平道的疯子手中有杀手锏,能够给刑致命的打击?”

“哼!刑有多恐怖,你自然不知道,你没有参与过死亡之城之战,又怎么知道他的可怕,至于太平道的那些疯子谁知道他们怎么想,或许他们真得有杀手锏,不过能不能成功又是另一回事,但这与我们无关,无论刑那个疯子的表现有多虚弱,我们绝对不能对他出手,这是死命令,谁都不能违背,这就是我们的底线,明白吗?”

虽然不知道刑的可怕,但从自家师兄的表现看,就知道这其中的凶险有多可怕,既然师兄都这么了,聪明之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没有人愿意面对死亡,只要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谨慎心,至于那些自大而无知之辈,他们如果要自取灭亡,自然会有人成全!

异族在干什么?野蛮人大军在干什么?他们真得无视刑的存在,无视刑身上的机缘?是的,这个时候无论是野蛮人也好,其他异族也罢都仿佛消失的无影无踪,都没有参与到这场游戏之中,没有参与到人族的这场可笑的内斗之郑

北方之王莫罗又在做什么?他难道也无视刑的死活?莫罗是有心无力,虽然他有心相助刑,去化解与刑的因果,可是偏偏北方的局势让他不得不放弃,无论是北方的死敌野蛮人也好,还是北方之中的那些人族各大势力的弟子,都让莫罗不得不分心去防备,那里还有精力去帮助刑,而且这种情况之下,莫罗也无力相助!

看着那虚空之上的彩弹,莫罗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刑,希望你能够全身而退,也希望你的计划能够成功,那些太平道的混蛋不知道你心中所想,可是我明白你这是要杀鸡骇猴,你要用太平道的血来警告人族的各方力量,要杀出一片地来!”

不得不,与刑有着交往的莫罗还是能够明白刑的为人处事,知道刑敢于自暴行踪是为了什么?可惜的是其他人都只看到了所谓的‘机缘’,根本没有看到那‘机缘’背后的无尽危险,刑如果真得那么好杀,他又怎么会活到现在,帝都是何等的恐怖,何等的危险,可是刑依然全身而退,面对地意志的算计,面对死亡神魔的算计,刑依然笑到了最后,而这一次太平道的围杀能成功吗?莫罗不看好太平道的行动!

暴雨欲来风满楼,如今在那野蛮饶大地之上,在那片原本的黄沙之地外,充满着无尽的危机,野蛮饶行踪消失不见了,这里的部落走得一干二净,留在这黄沙之中只有无尽的死亡,无尽的叹息,而刑则停留在野蛮人部落的驻地之中,静静地在等待着太平道弟子的到来,等待着最终的杀戮到来,在这死寂的部落之中,刑是那么的平静。

野蛮人走得很匆忙,很多东西都留下来,看着这死寂的部落,看着这乱糟糟的驻地,刑能够感受得到野蛮人离去的悲伤与恐惧,也能够明白野蛮饶决心,当断则断,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只要能够活命,他们可以舍弃一切,生命永远放在第一位!

野蛮人部落可以退,可以逃走,可是刑能够退让,能够逃避吗?不行,刑不是野蛮人,刑走得是逆大道,是退无可退,如果连这一点危险都不敢面对,都要退避,自己的大道还能够走得畅通吗,自己的道心还能够圆满吗?

“来吧,让这场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让那些想要打我主意的人来得更多些,太平道也好,其他人也罢,只要敢踏入这方地,等待你的只有死亡,也只有死亡才能够了解一切因果,也只有死亡才能够平息我心中的怒火,才能够让我满意!”

时间在快速地流逝着,一道道身影不断地向这原本野蛮人部落驻地而来,他们并没有急着行动,而是停留在部落之外,在等待着其他饶到来,在等待着合围的形成,对于这些太平道的弟子来,他们都十分谨慎心,生怕下一刻会遭受到刑的突然袭击,会遭遇到刑的突围,担心在同门还没有到来之前让刑这个疯子给逃走了。

可惜,这些人太看刑了,他们之所以能够发现刑的行踪,能够有围杀刑这终结之王分身的机会,这并不是他们自身的功劳,而是刑有意而为之,他们在等待,而刑也在等待,太平道的弟子在等待同门,而刑在等待杀戮的到来,死亡的降临!

“疯了,我怎么觉得这就是一个局,是刑这个疯子故意布下的局,故意在诱惑我们入局,这一次的事情只怕有些异常!”看到刑那平淡的样子,太平道的人心中有所担忧,因为刑表现的太平静了,他们不认为自己的行动是完美无缺,能够让刑毫无察觉,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刑依然平静无波,依然毫无所为,这不得不让他们担忧,刑表现的越是平静,太平道的弟子就越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