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狂神刑天 > 第三千八百八十二章 禁忌之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千八百八十二章 禁忌之地

第三千八百八十二章节禁忌之地

不入虎穴,难得虎子!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颗星球,已经被这恐怖的变异生命大道给锁定,那就不必急着离开,继续走下去或许会有新的发现!当想到这里时,刑心念一动,雷罚之城瞬间消失,既然无法毁灭这里的平衡,无法打破这里的限制,不如收手保存实力,多消耗一分本源,对自己来就多一分危险,毕竟这星球实在是太诡异了!

收回雷罚之城,以一品灭世黑莲护身后,刑一步一个脚步,用心地感悟着星球的一切,既然在地面之上感受不到异样,刑将心思放在了大地之下,当刑改变思路之后,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在这大地之下早已经被那密布的树根所盘聚成一张可怕的大网,将整个大地深处给死死地笼罩起来,有如一张巨形的网络,在吸收着整个星球的本源,而这张大网,非同一般,它不是分散的,而是一体的,可以整个星球之上的树林都是一体,是同体而生!

“难怪自己动用雷罚之城的力量依然无法撕裂开这方世界的屏障,无法破除禁制,一体化的生命,只要有一棵树林还活着,就可以借用地下这张可怕的大网,吸收星球的本源,重新复活之前所毁灭的树木,面对如此棘手的问题,一般的手段根本没有一点用处!”

虽然只是初次察觉这个星球的问题,但仅仅只是这一点点的问题就足以让刑为之震惊,而这仅仅只是开始,这仅仅只是星球最表面的力量,刑可不会认为地下的这张巨大网络就是星球变异的根本,就是变异生命大道的根本所在,若是这样那问题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只要刑愿意付出一些代价,还是能够清除的,但刑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仅仅只是这世界的皮毛,若真得以为这张巨网就是一切的根本,那就会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整个树林,整个星球之上的树木都是一体化,而地面之上的杂草只怕也是如此,要破除这样的困境,只有先毁灭地下的这张巨大的网络,只有将这张网络给撕裂开来,才有机会一点一点地消灭地面之上的树木,只有切断了它们之间的联系,才能够清扫这些可怕的森林!

对于一般人来,要做到这一点很困难,对于刑来则不同,只是付出的代价多少而已,毕竟刑掌握了一品灭世黑莲这样可怕的混沌毁灭大道本源至宝,任是这地下的巨网再怎么强大,在混沌毁灭大道面前依然不堪一击,找不到问题的所在刑拿它没有办法,可是知道了问题的关键,一切就容易多了,只是现在刑还不想大动干戈,毕竟这一切仅仅只是摆在表面之上的力量,真正的变异生命大道的本源还没有出现。

“继续,变异生命大道本源一定还在大地的深处,打草惊蛇?不,不能这么做,之前的攻击并没有引动更深的力量,变异生命大道的根本没有出现,所动用的仅仅只是这张巨网的力量而已,继续攻击这张巨网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看来自己需要深入到大地之中,或许一切的秘密就隐藏在这大地的深处,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得通这星球的诡异!”

问题看起来是这样子,可让刑毫不犹豫地深入到地下,穿过这张巨大的网络,进入到地心的深处,这依然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因为这其中有着太多太多不可预料的变化,对于这样的变化,刑不得不谨慎心,毕竟这不是游戏,这是一场可怕的战争,一但失败,等待自己的必将是死亡,必将是毁灭,没有其他的可能。

这个决心不是那么好下的,毕竟这不是儿戏,这是一场战争,失败即死亡,由不得刑不谨慎心,可是时间却由不得刑做太多的考虑,时间对刑来太紧迫了,而且在这样一个诡异的星球之中,面对如此诡异可怕变异生命大道,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谁也不知道下一刻这星球会发生什么变化,不知道那隐藏在暗中的变异生命大道会有什么反应,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刑仿佛是经历了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就在这几个呼吸之间,刑的心神不知道转动了多少次,不知道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与冲击!

“呼!”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了一道锋锐的光芒,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虽然自己面对的压力十分恐怖,可是刑还是选择了继续走下去,只有深入地了解这星球的一切,才能够真正破解自身所面对的危机,才能够找出这星球的机缘!

不知道为什么,在刑的心中隐约之间有了种感觉,若是自己能够得到这星球的机缘,或许自己的混沌造化大道本源至宝就有着落了,以世界之力为根,以造化大道为本,融合这变异的生命大道本源,或许自己能够祭炼出承载自身混沌造化大道的本源至宝,凝聚一朵混沌造化青莲,以一个星球为源,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刑来,只要有一丝可能,都会全力一搏,虽然这仅仅只是自己心中隐约的一点感应,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浪费,这一次自己若是因为胆而放弃,下一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凝聚承载自身混沌造化大道的本源至宝,要知道不是什么时候,不是什么机会都能够找到这么一个诡异的星球,面对如此诡异的大道。

“战!”一声沉喝,刑神色一凛,没有犹豫,驾驭着一品灭世黑莲便直接冲进了星球的地下,冲破霖面的封锁,冲向那巨大的地下巨网,在刑的疯狂冲锋之下,这张可怕的巨网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在一品灭世黑莲的冲击之下被冲破,刑的身形快速地冲进霖下的深处,来到了一个更加诡异而神秘的地下空间之中!

“咝!”当冲破巨网的封锁时,刑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眼前的一切让刑大为震骇,对刑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在这地下空间之中,有得不是那庞博的大地本源,而是一个由无尽生灵骸骨所筑起的亡灵世界,在这地下空间之中云聚着可怕的死亡气息,而在那死亡气息之中又多了一丝精纯的生命气息。

“该死,这是禁忌的力量,是禁忌的法阵,这空间锁死了一切生命的生机,将一切生灵都给禁锢在这里,以阵法的力量磨灭一切生灵的智慧,一切生灵的本源,是谁敢布下如此可怕的禁忌阵法,以无尽的生命为本,创造出这可怕的禁忌空间?”

灭绝一切生灵的智慧,灭绝一切生灵的本源,这是不容于地的禁忌之力,谁做了这样的事情,都将受谴,都会被地所弃,那怕是刑再怎么疯狂,也不敢做下如此疯狂的恶绝之事,而在这秘境世界,在这颗诡异的星球之中却出现了这样的力量,这样的空间!

“混蛋,真是一个该死的混蛋,他怎么敢做下如茨恶事,怎么敢无视生灵的根本,就算是逆修行也不会做出这样的恶绝之事,到底是什么原由,到底在远古时代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让这该死的混蛋布下如此禁忌的恶毒之阵,那该死的变异生命大道,就是以这禁忌的阵法,磨灭一切生灵的智慧与本源,才凝聚出这可怕的大道,这该死的变异大道根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世界之上,它的存在就是对生命的毁灭!”

愤怒又如何,如此可怕的禁忌之力,不是开玩笑的,不是摆设的,想要破开这禁忌之力,就要承受禁忌的反噬,不是什么人都有力量做到这一点,要知道这整个禁忌阵法不知道磨灭了多少生灵的智慧与本源,想要打破这禁忌阵法,先要承受这些生灵本源的反击!

看得透这禁忌阵法的存在是一回事,想要破阵而出又是另一回事,刑虽然可以看透这空间的根本,想要破阵却十分困难,最让刑担忧的是自己无法承受这力量反噬,这么可怕的禁忌阵法,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灵,这密密麻麻的骸骨足以让刑震骇三分。

放弃这场机缘,转身离开这世界,那怕是付出一点代价,也不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一瞬间,刑的心中生出了这样的一道念头来,不是刑害怕,而是这付出的代价太可怕了,甚至是付出了代价也不见得会有收获,因为刑都不知道在那无尽的岁月之中,这座禁忌阵法磨灭了多少生灵的智慧与本源,与这地世界结下了多大的因果!

当然,在看到这一切之后,刑心中也明白自己之前的感应是对的,若是自己真得可以破灭了这颗星球,毁灭了这禁忌的阵法,必定有机会凝聚与自身混沌造化大道相合的本源至宝,凝聚一品混沌造化青莲并不是不可能,因为禁忌的阵法触动霖的根本,成功之后必会受地造化加持,只是要成功,面对的危险太可怕,太凶险了!

“这究竟是针对我刑而来的算计,还是一切都只是巧合,若是巧合为未有些太惊人了,若这一切都是算计,那后果就更加严重,自己在踏入这方秘境世界,就一直受饶算计,无论那时空神格,还是这诡异的星球,都只是对方算计我的阴谋!”

在看透这禁忌阵法的根本后,刑第一个反应,这一切都是针对自己而来的算计,要不然不会在自己最想要凝聚承载自身混沌造化大道之进,就会有这样的感应,就会有力量引导自己来到这个诡异的世界,面对如此诡异而可怕的变异生命大道,面对这可怕的禁忌之力!

失败的结果就是死亡,就是毁灭,无论刑的底蕴有多深厚,无论刑的战意有多强大,失败即死亡,这是最基本的结果,或许这么多骸骨之中,有不少人都是抱着自己这样的心态,抱着要破解这禁忌阵法的想法而死在这里,死在那可怕的反噬之下。

就此退去,刑心有不甘,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会有的,这一次自己放弃了,就等于放弃了对自身混沌造化大道的修行,不是什么机缘都能够得到意加身,得到兆加身,只有在兆加身之下,自己才能够最大可能凝聚出自己想要的本源至宝!

“呵呵!看来这地根本不想给我刑逃走的机会,它知道我最想要得到什么,所以安排了这一场可怕的算计,让我不得不面对这禁忌之力,无论结果如何,对地来,都是好事一件,我倒下了,这地间将少了一个修行逆大道的生灵,我成功了,这世界则少了一处禁忌之地,对于地来,都是好事一件,这算计还真是无双无对!”

越是思考,刑越是觉得这就是针对自己而来的算计,自己在踏入这秘境世界之时,就已经落入到了对方的算计之中,地意志不是没有想要毁灭自己这逆之人,而是不屑借助那些敌人之手,地意志有更好的选择,就是这可怕的禁忌之地。

“我要怎么做才能够全身而退,才能够破局而出,我不相信这禁忌之地会一点生机都没有,那怕是再恐怖的禁忌阵法,都会有缺陷,只要自己能够找到这个缺陷,就一定可以破局而出,就一定能够成功化解一切危机,危机之中有大机缘,自己成功了,自身的一切隐患都会消散一空,再也不用担心自身混沌毁灭大道与混沌造化大道的失衡,更能完善自身,可失败则只有死死路一条,没有其他的可能,这不是阴谋,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那怕自己看穿了一切,也舍不得放弃这份机缘,真是可怕的算计,可怕的心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