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名士为凰 > 后记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先说说历史上的陈郡谢氏

淝水之战后,陈郡谢氏确实创造出了史上最大的辉煌,谢安与谢玄因此而名留青史,东晋也因为此一战之胜迎来了几十年的安定和平,北方胡族再也不敢来侵犯,然而历史似乎都会走向同一个结局,功高盖主的命运何其相似,因此一役,功名太盛的谢安最终还是遭到了当时的君主孝武帝的猜忌,幸得中郎将桓伊在一次宴会上唱了一首怨歌借古讽谏,谢家才避免一难,但之后,谢安还是为了消除孝武帝的忌惮而辞官避祸于广陵,谢玄最终也上疏解除职务,后被调任为会稽内史。

在东晋一朝,谢家可谓满门称贵,显赫朝堂,后刘裕称帝,建立南朝,谢家依旧是最煊赫的士族,是金陵城中最亮丽的风景线。

然而从东晋到南朝,战『乱』似乎从未停止,陈郡谢氏也与琅琊王氏一起辅佐当时的王朝渡过一次又一次的危机,二百年间,谢家所出的诗人、政冶家、音乐家、书法家可谓数不胜数,谢家人也一直保持着一种不欲不争的韬晦之明,不专权树私,不居功自傲,宁做隐士而不取天下而自立,但依然也没有逃过盛极必衰的命运。

二百年之后,一个叫谢贞的人从北地回到金陵,他所看到的金陵城已是人迹罕至,千里绝烟,早已不复往昔之繁华绮丽,金陵王气不存。

他是谢安的第九世孙,也是最后一个在晋书史上留名的陈郡谢氏子弟,便在他十六岁的时候,恰逢候景之『乱』,鲜卑化羯人出身的候景,曾想与王谢两大族的女郎联姻,却被梁帝婉言拒绝,被告知王谢两大族的子弟身份高贵,恐不会答应。

梁武帝太清二年,手握重兵的候景在寿阳起兵作『乱』,太清三年,终至攻破台城,金陵沦陷,候景称帝,那时的金陵城中便只剩下三千人了。

而夺得帝位的候景因竟因联姻之事怨恨王谢两大世族,在破城之后的第一件事竟是将王谢两大世族诛灭,从此乌衣子弟在金陵城中绝迹。

谢贞便是这其中极少数存活下来的人,之后跟着难民一起被掳至北方,受尽颠沛流离之苦,二十年之后,当他再次回到金陵城的时候,已是满心疮痍,他想到了自己延续了二百多年的家族,想到那些族人留在史上被人称颂家喻户晓的传奇,更想到了昔日那些乌衣子弟的风流与才情,以及那些书法,骈文,诗词,音乐、清淡就像是盛开在树上最美丽的花瓣,风一吹过,便纷纷飘落。

然而他们骨子里所流淌的风华与骄傲却不会随之散去,谢贞在死的时候已将一切悲欢离合与名利看得极淡,只嘱咐亲友以“以溥板周身,载以灵车,覆以苇席,坎山而埋之。”

他死时留下了一首残诗

“风定花犹落。”

倏忽再过一百年,唐太宗李世民称帝,这位明君继位之后力斥门阀士族,贬抑魏晋以来的世家五姓,推举科举,引寒门入士报效朝廷,从此魏晋风流,烟消云散,成为后世之人所津津乐道的传奇。

这是顾钰所知道的历史,她知道以自己一人之力,微小的力量并不能改变这大致的历史走向,但也想尝试着去扭转谢家抑或是大晋朝的命运,至少能换来数十年的和平。

诛灭天师道,阻止桓氏取晋称帝,以后就不会有天师道叛『乱』,也就没有刘裕的崛起,就不会有南朝的建立,至于二百年后的候景之『乱』……

顾钰笑了笑,打开车帘,看了看开在路边的丹桂,一阵风拂过,花落如雨,香气正浓。

不知不觉中,她也喃喃道了句:“风定花犹落。”

“娘亲,你在说什么呢?”一声稚嫩而清脆的声音陡地打破了她的沉思。

顾钰将视线拉回,看向眼前还梳着垂髫髻的童子,粉嘟嘟的脸颊煞是可爱,霎时间,她的眸中也溢出满满的欢喜与慈爱。

这便是她与谢玄所生下的第一个孩子,谢玄给他取名为谢瑛。

“阿瑛,你阿娘是在考你学问呢,风定花犹落,后面是什么?”谢玄走过来,抚了抚孩子的小脑袋,看着顾钰一笑。

“可是阿耶从未教过我这句诗啊?娘亲,这句诗的后面应该是什么?”小孩子睁大了眼睛望向顾钰问。

谢玄似乎才想起什么,也看向顾钰问道:“对啊,这句诗我怎么也好像没有听说过,这难道是阿钰自已所创的?”

顾钰笑了笑,没回答,反倒是小孩子嗔声嗔气道:“原来阿耶也不知道,那瑛儿若是接上了,是不是也能如阿耶和娘亲一般厉害了。”

小孩子的话总是那么天真童趣,谢玄与顾钰又相视一笑,异口同声道:“当然啦!阿瑛能接上吗?”

孩童的目光闪亮,望了望远处层峦叠翠的山林,又冲着另一处喊道:“阿姐,你也来帮我想想。”

另一辆车轿旁,一个与他一般大年龄的垂髫少女正怯生生的立在一旁,好似不敢走近。

“安,过来,和弟弟一起玩。”谢玄唤了一句。

语气十分清朗而温和,那孩子似鼓足了勇气,才慢慢的走过来,唤了声:“阿耶,娘亲。”

“阿姐,阿姐,你也来帮我想想,风定花犹落,后面应该接什么?”

女孩子望了望山林,喃喃道:“鸟鸣,鸟鸣……”

“鸟鸣山更幽!”男孩子接道,又望向谢玄与顾钰,“娘亲,阿耶,我接的对不对?”

谢玄与顾钰同时一怔,似乎都有些意外诧异,两人都还没说什么时,路边竟然多了一些围观的人群。

“风定花犹落,鸟鸣山更幽,这是好诗啊!竟然连五六岁的稚儿都能作出如此好诗来,看来这两位贵人来历定然不凡啊!”

“是啊!别说是这稚儿的诗了,你们看那一对夫『妇』,男子如琼枝玉树气宇不凡,女人,虽然只看得到一张侧颜,可也依然感觉到美得惊人啊!”

“是啊,大家可有曾听说过,最近有什么贵人受到朝廷的调令来到我们这会稽郡来?”

“这倒是没听说过,最近建康城最大的新闻莫过于褚皇后的薨逝吧!诶,真是可惜了,听说陛下甚爱褚皇后,而这位褚皇后在陛下病重期间,冶理朝政,竟是私毫不输于男子,改革弊新,内冶国家,外御强敌,现在国力强盛,天下太平,再也没有胡人来袭,怎么突然间就薨逝了呢?”

“是啊,陛下为了她三日不上朝,追封为崇德皇后,而且还在百官面前留下一句话,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封后呢!”

“可惜,真是可惜了!”

“还有那位谢七郎君,以八万兵马打败了秦王百万大军,取得如此之功勋,以及盛名,便是封个王爵来做也不为过啊!”

“嘘这话你可不能『乱』说,你这么说,岂不是将谢七郎君与桓大司马相提并论了?而据我所知,谢家人风流蕴藉,根本无心于帝位。休要再胡言『乱』语。”

一行人正议论着,等到再转头去看时,却不知那辆马车已不知何时离去。

而就在顾钰与谢玄命车夫悄然打马离开之时,不远处的山林之中,一名身着黑衣头戴帏帽的男子正一瞬不瞬的望了他们许久,直到两辆马车消失在曲折的道路尽头,他都依然岿然不动。

“郎君,我们,是不是还要跟上去?”一名女子的声音小心翼翼的打断道。

男子这才应了声:“不必了,这就是我说的,人活着比什么都好,至少还可以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