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绝色美女的超级兵王 > 第670章 多管闲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百万,离开小月。”干

二姨从包内拿出了一张支票和一支笔,然后便是在那张支票上写了个一百万,然后便是甩到叶莽面前。

叶莽低头看着这张支票,随后便是摇了摇头,将支票推了回去。“

二姨,有些东西,可不是钱能买得到的。”

干二姨眉头微微一皱,望着叶莽的眼神越发阴冷。

“叶先生,这一百万可是你干保安一辈子都难攒到的钱,已经足够你活下半辈子了。”

听到这话,叶莽心中一阵冷笑。如

果让干二姨知道自己的红旗保安公司月入账多少的话,她还敢说这话吗?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叶莽伸出手将那张支票拿了回来。而

看到这一幕,干二姨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起该怎么把叶莽赶走的事情了。一

旁站着的陈建仁心中则是阴险地想着:“果然就只是个当保安的料,一会我叫人来把支票抢回去,让你人财两空!”“

二姨,这一百万的确是能让一个普通人过下半辈子了,但,没有了冰月的日子,这个下辈子我另可不要!”叶

莽淡淡地说着,说完,他便是将支票撕成粉碎。见

到如此叶莽这番举动,干二姨眼睛一眯,冷声说着:“叶先生,别太贪得无厌了啊,我给你一百万已经很客气了,要是换作其他人,我早就轰出去了!”“

二姨,叶莽他是我男朋友,他怎么样,貌似还轮不到你来管吧!”冷冰月看着干二姨,说道。干

二姨看向冷冰月,缓声说道:“小月,你二姨也是担心你被这个家伙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怎么给骗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二姨我比你清楚!”

冷冰月毫不客气地回道。“

小月,这家伙只是一个保安部部长,你也不想想看他接近你,是真的爱你吗?”干二姨以一种长辈般的语气说着。

“是啊小月,这家伙就只是一个公司的破保安而已,他接近你决定是为了冷家的家产。”一

旁的陈建仁走了过来,很是不善地看着叶莽,道:“叶莽,如果你觉得一百万不够的话,我给你两百万,离开小月!如何?”

“两百万,没想到陈兄弟还挺有钱的啊。”叶莽突然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笑声在陈建仁听起来就像是讥讽他一样似的。陈

建仁心中一阵怒火,想着叶莽这个破保安也敢在自己面前装架子,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只要你肯离开小月,这张卡里的那两百五十万就是你的了。”陈

建仁说着,便是从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随手甩到叶莽面前。

叶莽拿起那张银行卡,而陈建仁见状,便是立即说道:“既然你选择了那两百五十万,那么就请离开吧,你已经跟小月没有任何关系,这场饭会,不是你这个外人能参加的!”

听着陈建仁这话里的鄙夷之意,叶莽心中冷冷地笑了笑,他抬头看向陈建仁,道:“陈兄弟,可别搞错了,我可什么都还没有说呢,你这两百五十万,对于普通人来说,还真的是很有诱『惑』力,但是呢,我觉得这两百五,还是还给陈兄弟你最合适。”说

着,叶莽便是随手一甩,手中的银行卡刷得一下便『插』到了陈建仁面前的木制餐桌上。

“你!很好,你是不是觉得你哄骗了小月的心就能跟我争了?”陈建仁见叶莽就是不肯离开冷冰月,也不在对叶莽客气,无论是语气还是态度都如同是对待一个厌恶至极的乞丐似的。

“不不不,陈兄弟你别误会了,我可没有哄骗冰月的心,再说了,比起哄骗,我还不如陈兄弟你呢,你说是吧?”叶莽双手交叠,望着陈建仁笑呵呵地说着。“

你别『乱』说!我对小月的心是真心实意的,绝无半点哄骗之意!”陈

建仁迅速说着,然后便是看向冷冰月,道:“小月,你还看不出来吗?这家伙就是一个无赖,他就是为了你冷家的家产才靠近你的,你别被他骗了啊!”“

抱歉,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冷冰月也没有对陈建仁客气过,说话也是没有去看陈建仁,完全是把陈建仁当做一缕客气给无视了。

“冷云,小月可是你的女儿,你身为她父亲就不管管吗!”干二姨看向坐在一旁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冷云问道。

冷云本来是抱着观望的心态在一旁坐着的,叶莽是什么样的人,他绝对清楚,在看到干二姨和陈建仁打算用钱让叶莽离开冷冰月的时候,他心中更是不屑地冷笑了几下。这

个世界上,有些东西可不是钱能买得来了。

再或者,在干二姨和陈建仁准备用钱让叶莽离开冷冰月的时候,他已经是对这二人无感了。他

的女儿可不是金钱交易的货品,干二姨和陈建仁的行为,在他看来,就是对他女儿的一种侮辱!“

小月已经长大了,她做什么,我做父亲的也管不着,只要她能觉得幸福就行了。”

面对干二姨的询问,冷云缓缓地说着,随后便是看向干二姨,道:“不过说起来,二姨你未免太管闲事了吧?”“

你!算了,我不管了,等你女儿被这个家伙骗的时候,可别想着后悔!”干

二姨见冷云的态度,便是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是无用了,便是甩手不再说话。叶

莽见冷云直接是一句话将干二姨怼得无话可说,便是笑了笑,随后他便是看向陈建仁。

“陈兄弟,你说你对冷月是真心的对吧?”“

对啊,你想干嘛?”陈建仁一愣地说着。

“呵呵,没干嘛,只不过呢,陈兄弟,我这个人啊,耳朵特别灵,一个人有没有说谎,我一听就听得出来了。”叶莽『露』出一副神秘地笑容,就怎么看着陈建仁。被

叶莽怎么看着,陈建仁感觉浑身不自在了起来,开始转移着话题:“既然叶先生你不打算离开小月,那我也不说什么了,我会证明,我比你更优秀,也会揭开你的真面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