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你为什么相信信任一个可能不存在的人,又不想相信自己?”尼古拉斯的脸上充满了狡猾的笑容。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Tanier喃喃自语,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成为上帝的信徒,也许是因为牧师的缘故,也许我相信只有这样才能生存下去。

“人们不能受命运的束缚。我们应该主宰命运。你是非凡的。毕竟,没有上帝对你,只有国王。现在,你不再需要借口逃避,因为你已经明白了如何战斗反对命运,不是尼古拉斯试图把他拉出他用鼓励的话语为自己挖的深坑。

显然,他成功了。

“是的,也许我真的应该开始做自己。我不是别人,我不需要依赖别人来生存。我是SanilRoland。”这个成年男孩将在他的生命中第一次表现出如此清晰的表达。直到这个时候,他的眼睛是纯蓝色,蓝色透明,蓝色,不敢直视。

他一直需要的不是开明,而是一个明确的答案。如果没有这个答案,他将永远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也许在别人的眼里,尼古拉斯给了他答案,这样他就可以不假思索地来,但是桑尼尔是一个比其他人更聪明,更容易迷路的孩子。他需要的是一个简单的人。给他一个指南。

“最后,”尼古拉斯和萨尼突然到达了一个巨大的火坑,巨大的火焰燃烧的深洞似乎连接到了地面。“杀我。”

“为什么?”Sanier叹了口气-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果你杀了我,你可以去。”尼古拉斯轻描淡写地说。

“这是你的使命吗?由古代精灵创造的能量体。”Tanier站在火坑里,火焰在他的眼睛里跳了起来。

“是。”尼古拉斯点点头。

“如果我推你下去,你就会消失掉了。”撒尼尔陈述着事实。

“这是我的结局,我早已准备好了迎接这一天。”尼古拉斯站在火坑边,闭上了眼睛。

“呵。”撒尼尔轻笑了一声,抬起脚,跳了下去,夜幕上的群星倒影在他的眼中。

“你......”尼古拉斯正大了眼,看着撒尼尔不断跌落的身影,他的眼睛中除了惊讶还有赞赏。

“这是我欠你的。”撒尼尔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但他知道,如果自己杀了这个所谓的尼古拉斯,他将再次步入阴影。

“......唉,”尼古拉斯无奈地笑了笑,“你赢了。”

“现在,你可以走了。”尼古拉斯说完,撒尼尔“噌”的从沙发上坐起来,外面的天空露出一抹鱼肚白。

“是你杀了他还是他杀了你?”霍尔斯特德开口问。

“我自己跳了下去。”撒尼尔看向窗外,淡淡的笑着。

“很明智的做法,当初,我就是因为那没有被磨灭的意思仇恨而杀死了他,结果,我至今仍然无法走出那份仇恨,”霍尔斯特德看着自己的儿子,“我总是想起我把他推下去时他看着我的眼神。”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父亲,我想我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撒尼尔与霍尔斯特德对视着。

“那就好,这次的圣战应该已经提前了吧。”霍尔斯特德被关在那里没过多久,但之前他也是被人封印起来,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的,所以他只能凭猜测这样问。

“是的,圣战的全面爆发指日可待,估计明年初春,整个世界将陷入一片混战。”撒尼尔点点头。

“嗯,你有把握在这次圣战中做出些什么了吗?”霍尔斯特德问。

撒尼尔便把自己的想法大致和霍尔斯特德说了一遍:“首先我们需要等待更多的国家陷入斗争,然后我会和德古拉密会以及玫瑰十字议会方面联手拉拢过来更多的帝国,并展示出一定的实力,以吸引那些小公国,同时,我还要将几乎没有与外界来往过的秘密的精灵之陆——米尔慕兹大陆和少于外来往的封密之陆——莫兰多奇大陆,一起拽入这场圣战。”

“当然,自然祭坛方面我也要进最大的努力把他们扯进来;接下来,我们的计划就到了第二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逼迫光明圣殿放出被誉为光明神赐之兽的‘圣战的独裁者加拉赫’然后利用可能是‘王座的执掌者菲茨罗伊’与‘十三尾灾星希赛尔’的后代的强大魔兽的实力杀死这只魔兽,以动摇光明信徒,甚至光明圣殿的教徒们。”

“这样做是有一定危险性的,毕竟,我们不知道这两只魔兽到底是谁厉害,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如果杀死了加拉赫,能不能动摇光明圣殿的内部,这就是在赌了,但只能去赌,不然我们将没有胜算。”

“如果这场赌注是我们赢了的话,那么我们接下来就将与光明圣殿、皇家贵族评议院、光明长老院、卢西尼守卫队等,可能比我们强大的多的庞然大物们展开正面斗争。”

“我并不觉得我们一定会赢,所以我们必须使些手段动摇他们的内部,而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处他们内部,权利较大的人物便至关重要了,但我并不能确定他的忠心,我只能再去赌一场,赌这个人的贪欲到底有多大。”

“当然,我不能将全部的砝码都压在这一个人的身上,所以,我们要在第二个阶段取得胜利的基础上,尽可能的整合世界上的每一股势力,即使是那些比起帝国来微不足道的公国,我们也要将他们抓在手中,而这股似乎很单薄的势力则是为了能给予敌方一定压迫性而存在的。”

“如果以上三个阶段能够顺利成功的话,胜利就将在望,可秘密议会积蓄的千年的底蕴还是令我感到遥不可及的。所以,我将会悄悄的抽身出来,看着那些秘密议会相互厮杀,但又假装依然在奋战中,最后,就要看我们之间谁留存下的实力强大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我失败的可能性比另外两方的都要大,但我有永恒的生命作为依仗,如果我败了,我就去死亡海上的狱岛,在那里积攒力量,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后等我淡出了他们的视线,仍可以重来。”

撒尼尔说完后,霍尔斯特德笑了:

“看来你是做好了与命运抗争的准备了啊。”

“没错。”

几个小时后,莫兰迪带着凯瑟琳等人以及两位导师回到了自己位于帝都的别墅中,却只看到了悠闲地喝着茶的撒尼尔以及冲着自己呵呵的笑着的艾米丽,以及布满恐怖裂纹的大厅。

“撒尼尔,那个敌人呢?”莫兰迪焦急地问。

“死了。”撒尼尔摊摊手。

“死了?”莫兰迪不可置信的问,其他看到过罗尔夫强大实力的人也都是如此的表情。

“死了。”撒尼尔表示非常确定。

“发生了什么事?”莫兰迪坐下来询问道。

“没什么,不过是这里的仆人都死光了而已。”撒尼尔耸耸肩。

“塞维斯和妮卡呢?”卡茜问道。

撒尼尔没有回答,眼睛注视着手中的茶杯。

“抱歉。”卡茜顿时知道了两人的去处。

“祖父,有个人想见见您,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撒尼尔移开了话题。

“好,现在吗?”莫兰迪看看站在门口的两位导师,两人知趣的离开。

“岳父先生。”还没等撒尼尔答话,一个充满磁性而冷峻的声音便从楼梯上传了下来,随之一同出现的还有那张酷似撒尼尔的脸。

“霍...霍尔斯特德?”莫兰迪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

“好久不见。”霍尔斯特德从楼梯上走下来站定,略微施礼。

“我的孩子,你竟然没死!”莫兰迪走过去大力地拥抱了霍尔斯特德。

“是啊。”霍尔斯特德淡淡的笑了一下。

弗纳撇着嘴角,用眼神示意撒尼尔,走向了外面的花园。

“大家回去休息吧,已经没事了。”撒尼尔交代了一句便跟着弗纳走了出去。

众人虽然神态不同,但都走向了自己的房间,莉莲和阿纳斯则是去了厨房,两个女孩子准备弄些水果,做些糕点给大家,于是妮丝和卡茜也去给她们帮忙。

“撒尼尔,我不会问你你父亲的事,我只想知道你具体想怎样安排阿纳斯和她的孩子,她的肚子可是越来越大了。”弗纳背对着撒尼尔,这样问道,他其实是有了一丝不忍,毕竟阿纳斯一向乖巧温顺,从不忤逆,大家都很喜欢她。

“把她们以某种方式送到我的敌人那里去,让他们以为抓住了我的把柄,等他们渐渐松懈下来时再反扑,或者送到那些我需要的人那里去以此达成联盟。”撒尼尔的话很简单。

“就这样?”弗纳挑挑眉毛,转过身来。

厨房中,阿纳斯端着自己精心准备的果盘,快速地走出来到花园中,想让撒尼尔好好品尝、放松一下。

“你以为那女人和她的孩子还有什么别的用处吗?”撒尼尔笑着问。

“那他们的生死你还管不管了?”弗纳随便提了一句。

“无所谓的啊,正因为她的生死对于我来说没什么重要性,所以我才会把她们送过去,那样即使事情败露,我的敌人把她们杀死也无所谓了。”撒尼尔耸耸肩。

“......”弗纳忽然不说话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忽然看到了站在撒尼尔身后的阿纳斯,撒尼尔顺着他的目光扭过头去,看到阿纳斯后他也并没有觉得尴尬愧疚或是怎样。

阿纳斯手中的盘子掉落下来,各色果子滚得到处都是: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阿纳斯含着泪,哽咽着,弗纳则是识趣的退开。

“......嗯。”撒尼尔看着这个自己最初爱的女人,她的追问只换来了他低低的一声嗯。

“回答我!求求你回答我,我不要这样微不足道的语气词!”阿纳斯几乎是咆哮着。

“我爱过你,只是爱过,最初,你是我最爱的人,是我心中的所有,现在,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我也早已心有所属,那个人却并不是你。”撒尼尔走过去,用手指缓缓滑过阿纳斯的发鬓。

“你真的对我用过真心?那现在呢?即使你最爱的那个人不是我,那你心中还有我吗?即使只有一点点也无所谓。”阿纳斯的声音温柔了许多,她却在不住地颤抖着,她恐惧听到答案,又无比期待着。

“......”撒尼尔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那么淡漠地看着她,“也许是因为我太过懦弱,也许是我爱你爱的不够深,但当我在你祖父的书房中看到你和你的那个未婚夫杰克·埃尔默因站在一起时,我对于你的一切情感便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阿纳斯不住地后退,她的衣裙带散了旁边早已枯萎的花朵的花瓣,那些褶皱干枯的花瓣在风中飘散着,如同阿纳斯散乱的心。

“怎么会,怎么会......”

“事实如此,我不能去欺骗你。”撒尼尔说。

“......”阿纳斯垂着首,流着泪,久久不语,当她抬起头来时,脸上带着无法被忽略的泪痕和明媚多人眼球的笑容:

“如果这对你有帮助的话,我回去的,这条命,约翰·埃尔默因的这个孩子,都任你使用。”

撒尼尔望着她,依旧是面色平淡,他的手微微抬起又放下,他想把她拥入怀中,可他怕自己一旦这么做,就会不忍再利用她,不忍再把她推入火坑。

......

帝都,威尼斯商团格林尼斯帝国主分部。

安娜·赖斯坐在桌边静静的批阅着各种各样的文件。现在的安娜早已成长为一位坚强睿智的经商妇人。

丈夫数周前辞世,她便挑起了商团的重担,使得这个位列卡德维尔大陆第二大商团的威尼斯商团没有因为失去掌舵人而变得四分五裂。

自然,安娜的上位,历程艰难,但她仍然顽强地挺了过来,顺利地客服了一切困难与阻挠,成为受商团中上上下下所有人尊敬的“威尼斯夫人”,而安娜也改名为安娜·威尼斯。

安娜忽然停住了手中不断滑动的笔,因为她看到了这样一条提议:与位高权重却并没有经营任何项目的贝恩公爵联手合作,扩大商团在格林尼斯帝国的影响力,进而扩大商团的势力。

看到这个名字——贝恩公爵,安娜不禁想起了,那个令自己迷恋的神一般的男子......

撒尼尔和阿纳斯先后离开了花园,阿纳斯去了厨房,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尽心的烤制着糕点,撒尼尔则也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在沙发上悠闲地沏着茶。

“这样好吗?”弗纳在撒尼尔身边坐下。

“有什么不好的?她已经选择了这样,不是我逼她的。”撒尼尔淡淡的回答。

“......哼,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弗纳自嘲地笑着,他发现自己似乎对于阿纳斯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

“你喜欢她的吧。”撒尼尔随口说道。

“大家都很喜欢她。”弗纳回答。

“别人我不知道,只是你,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从来不会关心别人的,别人的一切仿佛和你都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在事情完成之前千万不要太放纵自己的心了。我答应你,如果一切结束了阿纳斯没有死的话,你就可以带她走,过你想要的生活。”撒尼尔递给弗纳了一杯茶,这个三十岁出头的家伙从没有过这样的重视某一个人。

“怎么会呢?我这个人啊,注定了就是要孤老一生的。”弗纳自嘲的笑笑,把那茶水如同白开水一样喝了下去。

“没有什么是注定的,命运觉不能左右我们。”撒尼尔说完,弗纳就走开了,没错,他是挺喜欢阿纳斯的,但是他不适合这个。

“撒尼尔。”莫兰迪和霍尔斯特德从书房中走出来——两个人似乎谈了些很重要的事情。

“祖父,父亲。”撒尼尔抬起头。

“有些事情我们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只有等到局面稳定下来后我们才可以告诉你这些事,明白吗?”莫兰迪的一番话让撒尼尔听得是云里雾里的。

“是。”撒尼尔点点头,表示明白。

“贝恩公爵,”这个时候,一个年轻人站在大厅门口——这是很没有礼貌地行为,一边说着他敲了敲门,“请原谅我的无礼,刚才我在门外等了很久,也没有看到通传的侍者或是守卫,于是便自己进来了。”那年轻人娴熟的行礼,语气恭敬,充分表达出歉意。

“您好,很抱歉,仆人们回家乡去准备新年了,所以没有注意到您的到来。”撒尼尔朝那看上去很眼生但给人的感觉却很熟悉的年轻人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问好了。

莫兰迪和霍尔斯特德这时早已离开这里,所以大厅中只剩下了撒尼尔和那年轻人。

“恕我冒昧,请问您是?”撒尼尔试探着问。

“啊,我都把这事给忘了,实在抱歉,在下是古尼拉·琼恩,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师,希望贝恩公爵不要把我赶出去才好啊。”古尼拉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脸上是得体的微笑,但那玩世不恭的感觉确实无法隐藏的。

“请坐,”撒尼尔指了指沙发,他的眼中出现了一个模糊地影子,“不知您这次过来是有什么需要?”

“只是想和您交个朋友。”古尼拉大大方方的坐下。

“交朋友?”撒尼尔看着古尼拉。

“您不想死,我也一样呢。”古尼拉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了,撒尼尔脸色一变,这是当初在角斗场中时,尼古拉斯对自己说过的话,看来他的猜测没错,可是他不已经死了吗?

“身为高贵的魔法师,您的朋友一定不少。”撒尼尔用着曾和尼古拉斯说过的话与古尼拉交谈着。

“你知道的,他们只是些狐朋狗友,奔着利益来的罢了。”古尼拉说——这也是尼古拉斯曾说过的话,或者说,这是他自己曾说过的话。

“尼古拉斯,你玩的很有意思啊。”撒尼尔随意地说。

“请叫我古尼拉。”尼古拉斯强调着。

“不管怎样,你到底想做什么?”撒尼尔语气平淡的问。

“真是变了啊,和当初的那个小男孩儿一点也不一样了。”尼古拉斯没有回答。

“你却一点也没变,不,也许你并不是尼古拉斯也说不定,毕竟还有变形魔法、复制魔法和人造人的存在嘛。”撒尼尔淡淡的说。

“哈哈,我就是尼古拉斯本人,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塞维斯和罗尔夫那两个笨蛋,也不知道检查一下死的到底是谁就轻率地走了。”尼古拉斯像个小孩子一样。

“你有什么想法?”撒尼尔问。

“当然是和你来交朋友的。”尼古拉斯说。

“那也就是说你的目标也是光明圣殿和皇家贵族评议院他们了。”撒尼尔平静的提问着。

“嗯嗯。”尼古拉斯点头。

“唉,我还真是欠你的啊,昨天刚打发走一个,今天又找上门来一个。”撒尼尔揉着太阳穴,小声的叹了口气,并没有让尼古拉斯听到这句话。

“给个答复吧。”尼古拉斯目不转睛的看着撒尼尔。

“看在你的人造人技术、魔法师的天赋以及广博的人脉上,我暂且答应和你结盟。”撒尼尔同意了,毕竟他非常需要军队,人造人大军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就知道你会答应的。”尼古拉斯舒心地笑了。

“你是什么系的魔法师?还有谁见过你?知道你的身份?”撒尼尔问。

“黑暗系,先知、夏慕斯和一个小女孩见过我,但是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尼古拉斯如实回答。

“......”撒尼尔狐疑的盯着他看了一阵,“别告诉我给艾米丽施展达古斯寄生魔法阵的那家伙就是你。”

“哦,那个小丫头叫做艾米丽啊。”尼古拉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呼,看来这个问题也不用愁了。”撒尼尔本来还在担心先知他们那边会达古斯寄生魔法阵的黑暗魔法师的问题,现在也不用再想了。

“赶紧给我把你的面具卸了,别让别人知道你的存在,以后我会叫你拉尼斯,你既不是尼古拉斯·默多也不是古尼拉·琼恩,就是一个从其他大陆来的小侍者拉尼斯,知道了吗?对了,先知他们知道你来这里了吗?还有其他人见到你进来了吗?”撒尼尔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至于面具的问题,撒尼尔是研究过魔药的,这种涂在脸上可以使面容变化的魔法药剂他也是了解过的。

“放心吧,我是瞒着他们的,这里是郊区,本来人就不多,再加上国王吩咐过莫兰迪先生的住所周围来往的人要少些,所以没人看到我进来。”尼古拉斯伸出了大拇指,得意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