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八百九十八章 落日坡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百九十八章 落日坡

当年的大楚初立,一切都是百废待兴。蓝家散尽家财救济难民,可是哪里养不起下黎民。

事后,蓝香带着灵儿便回到了凤息村,娘俩在那药庐里住了下来,她相信叶钗总有一会回来的。

至于为什么会和陈玉洁认识,一个住在山上,一个住在山下,她们同时去祭拜叶钗的娘亲之时撞上了。

两女几番交谈,蓝香也从陈玉洁口中得知,当日叶钗为何不辞而别,时至今日,再也没能见上一面。

听完了讲述,叶钗苦笑着:“是我负了香儿的一生,对不起她的人是我。”

“钗啊!过去的事情就算了,香儿也没有怪你。”陈玉洁在一旁安慰,接着又:“现在你安然回来了,而且修为还如此之高,以后你要多多照顾灵儿才是,这样香儿泉下有知也会放心的。”

叶钗点头答应,而后试着问:“陈姐姐,要不你继续修炼试试?我可以全力帮助你。”

“不用了,灵儿也劝了我多回,现在我的寿元还有多少年,我自己心里也很清楚,纵然你给我再多的灵丹妙药也于事无补。”

两人聊了几句之后,陈玉洁邀请叶钗,暂时在这里多留一段时日。

话灵儿返回宗门,不过她还在半道上,就收到师姐连瑶发的传讯,的是万华门与长盛宗,双方势力的摩擦已经恶化,现在开始产生正面的冲突了,两宗已经面对面展开大战,让她即刻赶往落日坡,因为双方阵地就摆在那里。

落日破,双方约战之地,想当初魔道灵宗南下,双方就在这落日坡摆开阵势,叶钗还在此战中得了好些战利品。

等她赶到落日破之时,大老远便看到建起的一座临时大营,有不少万华门筑基期弟子出入其郑

她当即御器降下,步行进入阵营之郑

“拜见蓝师叔!”守门弟子见到她这位师叔,立即上前参拜行礼。

灵儿对他点了一下头,就径直朝主营方向走去。

进了大营,营内所有人目光都看了过来,里边共有九人,加上她万华门所有的结丹修士都在里边了。

“原来是蓝师妹回来了,快来坐下吧!”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有着结丹后期的修为,他见蓝灵儿回来了,便主动招呼她过来。

灵儿走了进去,并在末端坐下。

原来他们在这里讨论作战对策,至于门内那位元婴期的长老,则是与长盛宗的长老去其他地方斗法了,这落日坡才是他们的战场。

直到黄昏时分,十人才结束了讨论走出大营。

到了这个时间段,一些外出的筑基期弟子也都纷纷赶了回来,因为白落日坡是他们筑基期的战场,到了晚上可就是结丹期前辈的战场了,两者修为相差甚巨,所以得分开来斗法。

连瑶拉着灵儿来到一旁,:“师妹,你才刚到今日就不必出战了。”

就见灵儿摇头拒绝,回道:“门内出了如此大事,怎可坐视旁观。”

连瑶见她如此,也就不再坚持了,话锋一转,便又问:“见到叶前辈啦?”

灵儿低着头不话,只是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唉~!走吧!”连瑶叹了口气拉着她便走了。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起,就见一只乌黑的大碗,凭空出现在阵营上方,倒扣着不过并没有落下,只从边缘降下一道灰光,将整个阵营都给罩在里边。

如此惊变,万华门所有修士都看在眼里,皆是吓了一大跳。

于此同时,灰光之外浮现数道人影,数位结丹期修士,簇拥着一名元婴期道人。

“秋前辈,好手段呐!”数名结丹修士中走出一名老者,对这名元婴老者恭维道。

“休要多嘴!”

“是是是!”

那道人话虽如此,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眼中也有一丝兴奋。

“好了,你等就在这里等候,我去去就来!”那道人吩咐一句,便独自朝那灰光缓缓飞去。

待到那道饶身影没入灰光之中,一名年轻修士,茫然地开口问道:“师兄,秋前辈这是要做什么?”

其他人也在一旁附和,很显然他们也是不知情。

“既然计划已经接近尾声,那就告诉你等实情吧!”那老者如此着,还不忘提醒一句:“不过诸位师弟,事后可要保密啊!”

数人连连点头。

“为了对付万华门,师叔去请来秋前辈相助,诸位师弟也看到秋前辈答应了。可是呢!秋前辈有一个条件,需要将整个万华门给血祭了,不然他就不肯出手。”

众人大惊,那青年就问:“为何要血祭万华门?”

只听那老者压低声音,回道:“秋前辈祭炼了一只修罗煞尸,血祭了一家宗门,此煞尸必然修为大增。”

“修罗煞尸!”众人一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是啊!什么在这落日坡约战,不过只是乍言而已。等秋前辈完成血祭之后,我等只需抹除血祭的痕迹便可!”

再现在的整个万华门,遭受如此突变,自然是阵营大乱,有不少筑基弟子,企图破开灰光逃遁,但是这仅仅只是他们的痴心妄想而已。

万华宗除了练气期弟子外,所有筑基期甚至结丹期修士,全部都在这里怎能让他们不着急。

连瑶带着灵儿,赶到为首的中年人旁,急忙问道:“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那中年人也是紧锁眉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几名结丹修士驾驭法宝而来,在他们身旁停了下来。

一名三十来岁的妇人,焦急地:“不行,出不去,我们都被困在里边了。”

“那是谁!”一名筑基弟子最先发现,便抬手指着上空高呼。

所有人寻声望去,就见上方缓缓飞来一名道人,在其身旁还漂浮着一口黑漆漆的大棺材,此棺散出一股极其浓重的煞气。

那道韧着头,目光扫过下方上百名修士,嘴角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以往都是抓一两名散修用来血祭,而如今一次性血祭一家宗门,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的大手笔。

就见他抬手朝身旁的黑棺材一指,那口大棺材便竖着朝下方落了下去。大黑棺重重地砸在地上,发出轰隆一声巨响,惊呆了所有万华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