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轿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除风雷两家之外,圣竟然还有第三件灵属之器。”那青年看着巨莲,嘴上喃喃自语了语句,随即目光移向叶钗,面色一肃,问道:“道友不该是无名之辈,且报上名来!”

叶钗不答,嘴上冷冷一笑,手中阵印一掐,莲中涌出万道剑芒,在上空一个盘旋之后,如长龙一般朝对面青年狂袭而去。对方既然起了杀心,那么他也没必要留守,自当百倍奉还。

青年见叶钗不与自己交涉,更不讲自己放在眼里,心中顿时有些恼怒,手中魔风旗一晃之下,瞬间化作一股魔风脱飞出去。

下一刻,那股黑色魔风再次刮起,再次形成连接地的黑色龙卷风。

灵属之器,是一种可以自行吸纳地灵气的宝物,也就是时间越是久远其威能也就越强。眼下两者皆是灵属之器,但魔风旗流传自上古时期,经过如此之长的岁月,自然要比初成的莲中剑强上许多,那万道剑芒陷在魔风之中显得迟缓无比,更无法发挥出剑阵的全部威力。

“叶道友,我们来了。”

叶钗耳边传来女子的话语,听起来有些熟悉,扭头看去,正是风家的风若焉。

在此女的身旁还站着一名少年人,是那名最接近始祖血脉的结丹修士,此少年手掐法诀,口中念念不断。

然而就在此时,魔风左右两侧青光一闪,凭空出现两柄四翼十字龋两柄旋风刃一经出现,便快速转动形成两道不亚于魔风的通龙卷风。

两道青色龙卷风,在少年的驱使之下,直接向中心挤压而去,顿时撕裂空气的刺耳之声不断,甚至连空间隐隐有些扭曲不稳。

星辰台前,两位殿主看着战团的变化,皆都露出了紧张的状态。

“那子何时拥有的灵属之器?”无情君扭头看向靖灵君,满脸严肃地问了一句。

“想知道,你自己去问他!”靖灵君面不改色地回道,他明白对方在意的不是灵属之器,而是炼制灵属之器的材料,在知道那种材料,现在是不可能找到的,几乎可以用绝迹来形容。

无情君顿时语塞,不由得对风魔世家开始担心起来,一咬牙,袖袍之下的手五指一握,直接抓碎了掌心中的一道玉符,似乎向魔阵营下了某道命令。

在战场之上,魔风旗被一对旋风刃左右压制,逐渐不支落了下风。最终魔风一声哀鸣,终究是溃散开来,魔风旗从中显露而出。

风魔世家青年见此,忙将另一件灵属之器,那口漆黑短刃给祭了出去,奈何又被月光轮所牵制。而后他抬手一招,要唤回那杆魔风旗。

此旗受到召唤,一颤之后,欲要夺路而回。

可就在这时,旗下方灵光一现,一朵金色巨莲凭空出现,莲内金光绽放,将魔风旗包裹在其中,接而九片莲瓣一同弥合,想要将魔风旗给困在里边。

“道友且慢!”

风魔世家的青年见此,情急之下开口阻扰,奈何对方根本不予理会,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巨莲合拢,魔风旗完全受缚。族中至宝丢失,此事非比一般,就算他继承先祖之宝,那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叶钗见此心中一喜,手中阵印一变,万道剑芒如群燕归巢一般,融入那巨莲之郑

就在此青年迷茫,乃至不知所措之际,一道长虹飞射而来,转瞬之间便击中了莲中剑。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莲中剑瞬间被击了个粉碎,魔风旗得意逃脱,风魔世家的青年赶忙将其招了过来。

莲中剑散碎,化作点点金芒随风飘扬,不过叶钗手一招,便将点点金芒给招了过来,在其手掌之上再次汇聚成莲中剑,不大,只有拳头般大。

一旁的风若焉见此,心中顿时诧异万分,一对美眸多看了叶钗几眼。这可是灵属之器的正主,才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神通,他们只是继承先祖的灵属之器,若是毁了可就彻底毁了。

叶钗手托这莲中剑,目光阴冷地朝那长虹袭来之处看去。

只见那里飞来团漆黑如墨的魔云,缓缓朝着他们这边飘了过来,看起来无比地诡异。

不过以叶钗现如今的神识,早就将魔云探查个遍,不过是魔云之内的八名元婴修士在作怪。

魔云飘至近前,一阵翻滚之后,漆黑云雾逐渐溃散,出现一顶极其奢华的大轿,八名元婴期修士站在大轿的两侧。

叶钗目光扫过八人,正是菱萝等八位尊者,命不凡与启云还在争斗,那还有一名魔尊不知去哪了。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那是一名满头红发的中年男子,名字好像叫做血魔魑,在幻灵岛时常与菱萝共同出入。

“多谢诸位尊者出手相助!”那风魔世家的青年,立即上前给几位拱手致谢。

那菱萝嘤嘤一笑,道:“你应该谢圣尊才是,我们可没那么大的本事。”

“是,多谢圣尊相助!”那青年又对大轿躬身一拜。

“行了,你退下吧!”大轿之内,传出一段女子的话语。

“谨遵圣尊之命!”青年又朝大轿行了一礼,他自然不敢不从便退走了。魔风旗暂时耗光了魔气,那口飞刃明显奈何不了叶钗,他留在这里也是无用。

启云与命不凡难分胜负,便一同罢手,启云回到叶钗身旁,命不凡则退回大轿边上。

圣一方飞来几道遁光,在叶钗身旁停了下来,正是当初获得证道殿资格的八人,除了进阶化神的神龙真人之外,所有人再一次齐聚了。

“轿内何人?”启云高喊问道。

“在圣尊大人面前,休要放肆!”一名魔尊上前一步怒道。

圣尊!魔大陆何时出了一名圣尊,几人大惑不解,不由得面面相觑。

叶钗的目光,定格在中间的大轿之上,令他感到诧异的是,他竟然看不出里边坐着的是谁,就连他的神识也都完全阻隔在外,根本探不进一丝一毫,看来这顶大轿也是一件顶级宝物。

叶钗心中极度诧异,甚至不知为何,自己的眉梢狂跳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