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八百六十章 神识化形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百六十章 神识化形

一行四人飞遁在绵延起伏的山峦上空,接下来就返回风月谷,如再无意外事情发生的话,就静等夺气之战的到来。

当然了,叶钗还有些琐事,必须得在大战开启之前完成,神念珠自然是首要的任务,再者就是灵属之器,如果身上真具备太初石以及太异石的话,那他真希望能够炼制出一柄灵属之器。

一个多月之后,四人回到了风月谷,启云吩咐两女,可随意在谷内建造自己的府邸,但前提是不得影响洛师叔清修。还有就是,对叶钗在灵城引来雷劫之事很是挂心。

对此呢!叶钗表示只是一时大意,以后只要心一些,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花飞舞也不想离师父太远,便在附近定居了下来,白虹与她本就要好,所以两女就住在了一起。

因为花飞舞要冲击金丹境界,叶钗在给了她一些灵丹之后,便进入了闭关模式,先彻底炼化了神念珠再。

不过在此之前,他有些事情必须要了解清楚,那就是紫霄神雷的问题,神雷竟然会引来雷劫,这对他以后的行动,受到了大大的限制。

然而紫宵所给他的回答,也并不是很明确,他也不知道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最后只提醒了一句,日后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借用他的力量。

数之后,密室中的叶钗,闭目盘腿而坐,双掌重叠做向上拖起状,在他的掌心之上漂浮这一滴红色液体,不停地变换形状而滚动着。

根据玄狐所给的玉简介绍,是想要彻底炼化神念珠,必须先要炼出一种叫做血灵珠的珠子。

当初白灵探查白虹的生死,所用之物便是这血灵珠。

而炼制这血灵珠,必须使用本人精血,在配合一门血灵秘术,便可凝成这血灵珠了。届时只要有此珠的配合,便可完全将神念珠炼化收为己用。

三年之后,启云与白虹并肩而战,他们的目光投向面前的一座院落,谷内的灵气朝着院落汇聚而来,到处皆是星星点点灵光,即使是用肉眼都可看得真牵

今是花飞舞凝结金丹的日子,而要下已经到了重要关头,不容有丝毫差错。

然而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山坳之内,突然闪出一阵光亮,将整个山坳都给笼罩在内,几乎都快凝成了实质化,眼前顿时一片白茫,若非山坳中有禁制守护,还不得强行撑爆了。

“他这是怎么了?”白虹清楚那是叶钗的府邸,吃惊之余,向一旁的启云询问。

“神识化形。”启云看着光亮,呢喃着回白虹的话。

“神识化形!神识不是无形之物嘛!怎么还可以化形?”白虹不是很能理解。

就听启云回道:“这可不然,当神识强大到一定程度,便可化形凝成实体。”

“原来如此!”白虹点点头。

“不好!”

启云惊呼一声,身形随之一闪,便出现在了山坳的一侧,双手连连掐动法诀,同也使出了神识化形的神通,形成一面巨墙立在身前。

他眼见山坳的禁制即将奔溃,担心会影响到正在凝丹的花飞舞,便急忙赶来阻止,而他自知无法压下这股神念之力,仅仅只护住了一面。

下一刻,不出他预料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山坳禁制瞬间散碎,神念之力立即扩散开来。

首当其冲的自然便是启云,他只觉一股巨力涌来,压得他频频后退,身形几乎都不能自己,一股窒息之感临身。

“师弟快停手!”强忍着压力的启云呼喊一声,神识化为之下,两者相互冲撞,炸出无比绚烂的灵光。

他为了不让身后花飞舞受到伤害,硬是咬牙抵挡,一股无形的威压朝两侧扩散而去。

然而叶钗好似没有听他的呼喊,不停地释放自己的神念之力。

启云顿感压力倍增,身形一步步向后退着,眼看便要波及到了花飞舞。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形从而降,直接落到了山坳的上空。

此人已经出现,扩散的神念之力立即一顿,恶劣的情况不在发生。

启云顿觉周身一轻,抬头看去,原来是师叔洛云岳出手了。

此时的洛云岳也是眉头紧皱,以他的化神期的神念之力,也仅仅只能维持不再扩散而已,想要完全压下,这一时之间却也难以做到。

发出如此强大的神念之力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叶钗啊!他刚刚完全炼化了神念珠,便不由自主地完全爆发了出来。事发如此突然,若非洛云岳及时赶到,还不得影响到花飞舞结丹啊!

两人足足僵持了半刻钟的时间,叶钗的神念之力这才缓缓收敛,光亮也逐渐暗淡了下去,洛云岳这才放心收手。

叶钗飞遁出府邸,炼化了神念珠,他只觉精神一片大好。

以前初步炼化神念珠之时,他的神识便与元婴后期修士相当,如今完全炼化了神念珠,却能力压元婴后期的启云,甚至能与化神修士比肩了,这怎么不让他觉得舒爽。

“原来是师叔啊!”叶钗心情大好,见到了洛云岳便笑着上前搭话。

“你还在这高兴,你差点害死花姐姐了知道吗!”白虹见他如此,心中不由得来气,立即回了一嘴。

叶钗神色肃然,这才发现花飞舞正在凝结金丹,不经尴尬地一笑。

启云上下打量叶钗,啧啧称奇道:“那神念珠果真是逆之宝啊!”

白虹听后,一扬首,高傲地回道:“那是当然了,那可是我们狐族先祖留下来的宝贝,以后我也会和他一样强大的。”

“叶师侄,狐族的神念珠师叔也曾听过,听那是不外传的宝物,能否将其炼化只能看造化,怎的,会落入师侄之手啊?”洛云岳对此颇为好奇,于是便开口问了一句。

还没等叶钗回答,白虹却抢先一步,恨恨地道:“他就是一个偷,把我们家的宝物给偷走了。”

叶钗笑了一笑,由于心情大好,他也没有生气,反而点头回了一句:“偷就偷吧!不过好像是你送我去偷的吧!”

白虹嘴角冷哼一声,那件事情可是流萤谷事件的开端,她也不想去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