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八百五十九章 玄狐的决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百五十九章 玄狐的决定

“爹爹,您知不知道,我们祖上出了一位很厉害的先祖,叫做九鸠狐君,太祖爷爷还他也是九大灵王之一。”

一家子温存了大半个时辰,该的话也都了。末了,白虹突然提起了先祖之事。

玄狐听后脸色一怔,扭过头去与一旁的玄夜对视一眼,随即点头回道:“我族确实有这么一位大能先祖,你得到的那颗神念珠,也正是出自这位先祖之手。”

“不错啊!族史之中有记载,九鸠先祖在飞升之前留下了神念珠,并且还传下话来,是后辈中谁能让神念珠认主,日后飞升灵界便凭此宝珠寻他。”玄夜也添加了一句。

“那我以后飞升灵界,不就可以直接去找这位祖爷爷了!”白虹兴奋地回了一句。

“确实如此啊!不过你也得勤加修炼,可别到时候修为停滞不前,一辈子只能呆在下界。”玄狐如此道。

“哪有你这样的,我们虹儿以后肯定能够飞升灵界的。”身旁的妇人可就有点不乐意了。

“就是。”白虹撅着嘴回了一句,随即想起了什么,手掌一翻,灵光一闪之下多出了一面镜子,正是那面六合镜,只见她狡黠地一笑,:“这面镜子叫做六合镜,是太祖爷爷在当年留下来的宝物。”

玄狐接了过来,拿在手里不停地翻看。

“还有这个万象石,也是太祖爷爷在海王宫收藏的宝物。当初大坏人在百花仙宗结婴之时,我用这两件宝物直接掩盖了整个象,是不是很厉害啊!”白虹又取出了一块石头,邀功似得向三人着。

“万象石!”玄狐伸手又接过了白虹手中的石头,放在眼下仔细观看。

妇人见白虹如此高兴,她也感到十分心悦,:“那你也要好好谢谢鲲祖前辈!”

“太祖爷爷对我可好了,还有空也对我很好,而且他最听我的话了,就算我叫他把整个海境都送给我,他都只能点头答应,能帮他夺会海境,那都是我们的功劳。”道这里,白虹顿了一顿,让夫人仔细看自己的眉心,接着:“娘亲你看,这个鲲帝之鳞只有海境之主才能拥有,空他自己也长出一枚出来,便将太祖爷爷的这枚送给我了,所以呀!我也算是海境的半个主人。”

几人摇头苦笑,外族即便拥有海族圣物,又怎能驱使整片海境呢!不过他们并没有直接点破。

......。

眼见他们聊得差不多了,叶钗便凑上前去,道:“玄狐道友,神念珠对在下至关重要,还望道友能重新考虑。”

“神念珠!”玄夜听后眉头一皱,脸上神色微微有所变化,问道:“叶道友身上也有本族至宝!”

叶钗点头回道:“不错,当年机缘巧合之下,叶某确实得到了一颗神念珠。”

得到了叶钗的肯定,玄夜也就不话了,接而转头看向玄狐,毕竟他才是狐族的族长,如何去做得看他的意思。

而这一次的玄狐呢!并没有一口回绝,而是低头沉思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白虹,随即转头看向叶钗,道:“想要我答应也行,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叶钗顿觉有望,忙:“道友直言吧!”

“在虹儿飞升灵界之前,让她一直跟着你。”玄狐郑重地道。

“夫君,你什么呢!”妇人急忙拉了一把。

“爹爹,我不要跟他,他老是欺负我。”白虹苦着脸也是不依,直接就告起状来了。

叶钗顿觉头疼,这丫头纯粹不干好事,尽会惹麻烦上身,更加难以管教。

“道友还是换一个条件吧!”叶钗苦笑一声回道。

“我还不愿意跟着你呢!”白虹怒目而视。

叶钗也不理睬她。

“白某仅此条件,叶道友自己考虑吧!”玄狐坚决地回答。

“娘亲,虹儿不要啊!这个家伙可坏了。”白虹见父亲态度不变,立即去求自己的母亲。

“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要虹儿让外人来管教。”妇人紧握白虹的手,嘴上质问玄狐,而后有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玄夜,又:“大哥,你倒是句话呀!”

玄夜脸上一阵变换,砸了砸嘴什么都没有。

“道友一定要如此做吗?”叶钗再问一遍。

玄狐很是肯定地点零头。

“爹爹~!”

白虹苦兮兮地呼唤一声,然而玄狐并没有理会她。

“那好吧!”叶钗无奈之下,也只得答应下来。

“姓白的,虹儿不只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能如此下定!”妇人怒斥了一句。

而玄狐也不理会夫人发怒,对叶钗道:“白某还要道友答应,必定要护虹儿周全,等到了灵界便要还她自由之身。”

“行吧!反正我冒险救她,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叶钗点头都答应了下来。

“好!”玄狐应了一声,随即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了一枚玉简,直接就递给了叶钗,道:“法门就在这里边,道友切记不可外传,事后交由女便是。”

叶钗接过玉简,回道:“道友大可放心!”收好玉简,抱拳又:“叶某这就告辞了!”于是目光看向了白虹。

“爹~!”

“休要多言,你随叶道友走吧!”

白虹还想哀求,却被玄狐一口回绝了。

“我在外边等你!”叶钗放出一句话,与启云直接就走了。

四人相对无语,妇人更是哭得泪流满面。

片刻之后,无奈的白虹,当着双亲的面直接跪了下来,朝二人磕了几个头,起身朝外边走去。

“虹儿!”妇人轻唤,可以听得出来,她心中实在不忍。

白虹脚步一顿,回转过身来,含泪的脸颊笑了笑,回道:“娘亲放心,虹儿一定好好修炼,争取早日飞升灵界!”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贤弟,你为何......?”等白虹走了之后,玄夜这才问了一句。

玄狐一笑,回道:“大哥有所不知,这位叶道友颇为神秘,当年见他之时不过还是结丹初期的修为,如今才短短数十年便已然元婴大成,而虹儿也是跟了他数十载,却也得了一份大的机缘,我相信在他身上的秘密还不少,只要虹儿跟着他,不敢能夺他的造化,分一杯羹想来应该是没问题,倘若他真有心要害虹儿,相信虹儿也活不到现在。”

还别,被玄狐这么一解释,就连愤恨的妇人都宽慰了不少。

“数十年结成元婴,这未免也太不实际了吧!寻常修士恐怕境界都尚未稳固呢!”玄夜听后,也不经来了些许兴趣。

玄狐点头:“是啊!我狐族最精通幻术,可这位叶道友确实不惧任何幻术,当年我连本族至宝幻幽宝镜都拿了出来,却依然是奈何不了他,甚至我想搜他的魂都不能!”

“噢!”玄夜双眼一亮,道:“世间竟还有此奇人!”他也感到很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