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擎天仙路 > 第七百九十六章 以一敌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七百九十六章 以一敌三

叶钗双手交叉一斩,使得两柄血刃相互一击,高空中传来一声惊呼,可他丝毫也没有顾忌当做耳旁风一般,就这样两柄血刃一齐断作四截了。

与此同时,狂风大作,怪风来的很是突然,而且一吹还就是两股,卷得上空黑雾白气都涌动了起来,而且还极为的有规律。

一股搅动黑雾,一股卷动白气,使得它们相互交织,形成一个黑白分明的阴阳图,仿佛地初开,分化阴阳,不停地在上空旋转,场面看起来颇为壮观。

而叶钗脚下的棋盘上,莫名出现了一些一些黑白棋子,以某种局势排列而成,而他呢!就站在这些棋子的中央。

叶钗对于棋艺也没有研究,但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对方施展的棋局幻术而已,对于破解幻术之流,他都是用最直截帘的办法。

就见他双眼金芒一片,抬头朝着空看去,随即定格在上空某处卷动地白雾,周身血芒一闪,化作一抹血光,便要朝着那个方向便激射而去。

可就在这时,棋盘之上的黑白棋子突然灵光一闪,上空凭空浮现一张棋盘,棋盘格局与下方一模一样,就好像一面镜子倒印出的景象。

叶钗在猝不及防之下,一头还就撞了上去,震得棋盘灵光乱颤,随即前后左右又浮现四张棋盘,这才明白对方施展的幻棋术,不单单只是幻术还有困人之效。

叶钗见此,顿时一阵恼怒,右手握拳猛的便朝上方的棋盘砸了过去,他将摧神发挥到了极致,就见整个棋盘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紧接着棋盘犹如镜子般轰然破碎。

击碎了棋盘,叶钗左手一挥,袖中飞出一团头颅般大的血色光球,朝着先前锁定之处便甩了出去。

血色光球速度也是飞快之极,转眼间便没入了黑雾白气之中,顿时血色圆球炸裂了开来,闪耀出一抹耀眼的血芒,无数道血色剑芒在黑雾白气中穿梭,传来一阵阵剑芒的破空之声。

原来叶钗方才使出的血色光球,正是无数剑芒的承载体,在他法诀的催使之下,解体化为万道剑芒。

对方若只是一名元婴修士,这些剑芒倒也足够应对,但是对方可是三名元婴修士,这可就大大地分散剑芒的威力了,自然对他们够不成威胁了。

其实叶钗也心知如此,但有储搁就足够他化被动为主动了。想到这里,他身形一闪人便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黑雾白气中的广棋子三人,撑开各自的护盾,将不计其数的血色剑芒阻挡在外。其中有一名元婴初期修士脸色煞白,此人状态不佳,那是因为先前他的本命法宝,被叶钗给毁聊缘故。

血色剑芒中,广棋子察觉出不对,脸色骤然一变,大喊一声:“齐师弟心!”

喊罢,便要飞遁上前,去搭救他的一名师弟,可周围所有的血色剑芒,犹如认准了他一般,一齐朝他攻了过去,广棋子面对如此多的剑芒也是不敢大意,自然放弃了搭救的打算。

那脸色苍白的齐师弟,被广棋子这么一喊,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便反应过来想到远遁而走。

但是就这片刻的功夫,就见自己的护盾之外出现了一张男子的面孔,并且朝着他诡异地一笑。

几乎与比同时,护体遁光碎裂了开来,紧接着腹之处传来一阵剧痛,他微微低头一看,就见对方一直散发着血芒的手掌,穿透了自己的腹部。

齐修士也是果断之人,就见他灵盖灵光一闪,第一时间元婴出窍,放弃了自己的身躯,紧接着施展出瞬移的神通,与面前之人拉开距离。

叶钗也早就料到了对方会元婴出窍,手掌一个横切,将齐修士的身体斩为两节,随即目中金光再次一闪,扫过方圆百丈之内的范围,就见身侧一个方向有灵力波动荡起。

当下想也不想,另一只手朝那个方向虚空就是一抓,就见一只血色大手,与齐姓修士的元婴一同浮现,正好被他抓了个正着。

元婴修士的元婴,会施展瞬移之术遁逃,导致元婴修士很难被杀死。叶钗在不久之前,就眼睁睁地看着对手的元婴施展瞬移逃脱。对此呢!他用那个死婴专门做了一番研究,最终发现自己的灵目神通可以看到灵力波动,如此也就能准确看到元婴瞬移的位置了。

也不知道广棋子施展了什么术法,瞬间冲出了血色剑芒的包围,发生了如此变故,空中的黑雾白气也都散了开来,发现众多剑芒没有追来,这才在远处停了下来,回头朝叶钗看去。

这一看之下,他的一张老脸顿时难看了下来,就见叶钗也在冷冷地看着他,而且对方的手上还抓着齐修士的元婴,万道剑芒停留在周身上下,占了老大一片面积,难不怀疑只要对方心意一动,必将再度席卷而开啊!

广棋子身侧一道遁光飞来,在他的身旁停了下来,显出另一名元婴修士,他的脸色也不好看,忙问道:“师兄,眼下该如何是好啊?”

“没想到,这子的神通如此撩,这次真是大意了!”广棋子心中自责了一句,悔不该只带两名师弟就追赶而来。

心中虽然这么想着,但他只得苦笑一声,对着叶钗抱拳道:“叶道友误会了,误会了!本谷不过还想与道友再做一场交易而已,若是真没有赤血魔晶,那也就算了,何必如此动怒呢!还是将本谷齐师弟的元婴放了吧!道友真若杀了本谷的长老,上边的太上长老可不好交代啊!”

“哼!”叶钗发出一声冷哼,回道:“道友觉得,眼下这种话,还有意思吗?”

用化神期修士的名头来施加压力,若是放在别人身上还行,可放在叶钗的身上,还真就行不通。

“区区元婴初期修士,也敢如此放肆!”

就在此时,一声悠扬的话语,从极远出传来,叶钗扭头朝话语传来之处看去,就见边有一大片黑云,朝着他这边笼罩而来。